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34 火燒天云山

九鼎記第三十四章火燒天云山第三篇黑甲軍統領 熱門作品推薦: 懈酬。”不好,泣裂風走茸追來了一,滕青“個一驚“世哭裂風水隼,面對這頭傳說中的,紫淅,妖龍,竟然根本不做理會。”本以為名氣極大的妖龍紫淅,能夠阻攔住裂風龍隼片刻,自己和六足刀籬就可以逃離甩掉對方。 畢竟,只要甩開三十四里,讓對方感應不到即可。 可惜,這次,禹皇門有著必殺滕青山之心。 “呦,憤怒的尖嘯聲響起,極速追來的裂風龍阜雙眸放射出怒芒,尖嘴中再次噴發出一道道無形氣刃,強勁的氣刃按照一定的規律瞬間可次籠罩六足刀篇周圍范圍,令其根本無法閃躲。 “又來這一招。”滕青山面色一變。 哐!哐!哐! 一連竄撞擊下響,六足刀籬的靈活速度受到影響,雙方距離瞬間縮小到三十余文范圍。 “荊意,休想逃跑,今日,你必死。” 申公屠冷厲的聲音傳入滕青山耳中。 高高站在裂風龍隼背上的申公屠,手中神弓已經拉的滿遠,第五根破虛箭已經搭在了弦上,七彩流光正不斷沿著弓體流轉,破虛箭本身也隱隱有了冷金色光芒,申公屠面色陡然一肅。 “轟隆隆幾幾” 一道令天地毖顫的冰藍色寒芒從被云霧之氣環繞的紫淅妖龍口中猛地噴發而出,這道寒芒飛出的一瞬間,空間都仿佛完全被冰凍,在裂風龍耳背上的申公屠柳夏乍禹童海三人更是感覺氣溫瞬間下降到一個令他們都不自禁一顫的可怕溫度。 這種瞬間極低溫,令裂風龍隼猛地一個旋身,也影響到欲要射出,破虛箭,的申公屠,裂風龍隼旋身后,張口就是一道無形的,空氣尖刺,。 “噗”的很小的聲音,空氣尖刺和這一道冰藍色寒芒撞得粉碎爆裂開。 “嘩啦啦劃” 只碎裂的冰藍色寒芒四處逸開,一時間因為暴雨天地間存有的水氣都被完全凍結,且朝四面八方幅散開去,連下方的一株株大樹的樹冠瞬間結成冰霜,而后不斷朝下方蔓延,一棵大樹瞬間被白之霜覆蓋,連不少在風中搖擺的花草也瞬間凍結固定。 咯嚓所有被凍結的樹木植被瞬間化為飛灰。 “這頭妖龍是怎么回事?”在裂風龍隼背上的申公屠,有些惱怒,可感應到那強大之極的靈魂氣息,申公屠卻根本不敢向這一頭紫淅妖龍發出攻擊。須知,這可是當年能和禹皇一戰的可怕妖獸,部落時代就」 存在的怪物。 雖說禹皇那時還乖達到至強者,可妖龍,紫淅,還是夠可怕了,大名早就記載在不少古老宗派書籍中。 “呦”裂風龍鶯只是扭頭怒視了一眼妖龍紫淅,就繼續最快速度朝六足刀麓追去。 “吼吼幾” 妖龍紫淅的晶白色的龍須震顫,巨大的金色瞳孔中滿是憤怒,在云霧之氣環繞中,飛速追向裂風龍隼,它的速度乍一看,似乎不比裂風龍耳低。 “這頭裂風龍隼,是死盯著我們了。” 滕清山清晰感應到,妖龍紫淅追逐裂風龍隼,而裂風龍隼追逐自己。 滕清山勢不妙,忽然福至心靈“嗯?妖龍追裂風龍隼,裂風龍隼追我們。 這裂風龍隼面對妖龍避而不戰,不過,對,對,我,是能逼得它不得不戰的。好主意,有可能能成。”連指引一叮,手勢。 正是讓妖獸刀篇折返的手勢。 六足刀囂也極為聰慧,滕青山意思他瞬間明白了。 “呼!” 接連做了三次急速轉折,在保持和裂風龍隼距離的同時,六足刀籬就已經從妖龍紫淅身側大概數十丈一飛而過。 “麻煩了。” “糟糕!” 在裂風龍隼背上的禹童海三人同時臉色大變。 “這個荊意真是狡猾,竟然折返躲到妖龍后方去,裂風龍隼要去追,必須繞過妖龍。以妖龍速度很容易就能攔截住。”柳夏皺著眉頭,旁動禹童海更是急了“柳師兄,現在怎么辦?” 此刻半空中,六足刀麓和裂風龍隼兩大虛境妖獸中間,卻是夾著妖龍,紫淅,。 “嗷吼”紫淅妖龍低沉的吼聲在山林間不斷回蕩,而它本身則是瞬間飛撲向裂風龍隼,裂風龍隼則是憤怒不滿地高亢鳴叫一聲,竟然妄圖憑借空中閃躲的優勢,努力去繞開紫淅妖龍。 裂風龍隼劃過一詭異弧線,躲過紫淅妖龍的龍爪。 “好。”在不遠處時刻注意這的滕清山露出喜色“這龍尾,厲害!” 就在裂風龍隼就要繞開紫淅妖龍瞬間,紫淅妖龍的龍尾仿佛一條巨鐵鞭猛地揮抽起來,這一揮動龍尾就仿佛天地都顫栗了,只能模糊看到半空中遺留的殘影,龍尾便狠狠抽在躲閃不及裂風龍隼背上。 “嗤”裂風龍懊蜘4的幾片絨羔飄飛一體表此許鱗片更丑氟裂出條各裂痕煞鰍。 裂風龍阜被抽的僅僅一個俯沖,而后立即斜著上沖再次朝滕青山沖去。 “現在可輪不到你們來殺我。”滕清山冷然一笑,六足刀麓非常聰慧地再一次故重施,在裂風龍隼追來的時候,六足刀蔬卻是劃過一條圓弧,躲到了妖龍,紫淅,另外一側近百丈處。 六足刀麓繞開飛行,妖龍紫淅并不阻攔。 可是裂風龍隼欲要繞開,憤怒的妖龍紫淅卻是無情阻攔。 所以,六足刀篇可以輕易地躲開,讓自己一方和裂風龍隼方,中間始終夾雜著這讓人頭疼的妖龍紫淅。 “荊意!!!” 氣的發狂的禹童海,傳音道“,總是躲在妖龍身后算什么,你還是虛境強者?” “禹童海,你腦子被踢了,難不成,讓我不躲給你殺不成?”在妖龍紫淅另外一方,刀篇背上的滕清山卻是傳音冷笑道,他也感覺到,能說出這話,說明這禹童海顯然已經氣得快瘋了。 滕清山總只躲在妖龍紫淅背后,他們怎么殺三這樣下去,只會是他們不斷受到妖龍紫淅地攻擊。 “老鷹抓小雞?”熊青山腦海中瞬間閃過一抹情景!那是前世小時候在孤兒院時,玩老鷹做小雞的游戲”現在,也是老鷹抓小雞。禹皇門的人是老鷹,妖龍紫淅是保護小雞的母雞。不過,這母雞比老鷹更強。” 眼看著大延山匕空的局勢開始僵持起來,可是忽然“吼吼吼”柳夏在裂風龍隼背上,向不遠處的妖龍紫淅發出聲聲低吼。 妖龍紫淅雙眸中的憤怒之意漸漸平靜下來。 “吼八吼吼吼幾”柳夏連向妖龍紫淅勸說。 “不好。” 滕清山心中一驚,遙看著兩百丈外顯得很微小的柳夏”這柳夏懂得等語,說不定,能調節裂風龍隼和妖龍暫時的矛盾。”現在滕青讓,很焦急如果直線逃跑,裂風龍隼完全可以靠靈活繞過妖龍,而后一路直線追。 根本逃不掉。 所以,只能不斷地躲到妖龍紫淅身后。 宜城境內。 一名清袍發老者,正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朝宜城北面城墻沖去,短短兩三里地,這名后天極限強者僅僅十息功夫就竄上了城墻上,而此刻在城墻上正站著數名面有焦急之色的高手。 啪!啪!啪! 暴雨傾盆,城樓上站著的幾人,都成了落湯雞。 “宗主。”青袍發老者急切沖過采。 “嗯?”本來一直關注著北方大延山動靜的諸葛元洪,立即轉頭看過來。 而此刻,大延山方向,正時而就響起一陣陣或是高亢鳴叫,或是憤怒嘶吼,同時這宜城周圍地界的暴雨更加的大。 “稟報宗主,清州傳來消息,火燒天云山了!”青袍發老者連喊道,說完這一句話,清袍發老者才摸掉額頭的汗珠,松了一口氣。諸葛匠,洪牟有嚴令一旦發現火燒天云山,必須以最快最快速度,不惜一切代價,立即告訴他和荊意前輩。 稟報完后,青袍老者才感覺到自己身上舁已經潮濕透了。 “火燒天云山?”諸葛元洪一怔。 “火燒天云山?” 在其身側的李語滕尊都是大吃一驚,隨即狂喜。 諸葛元洪猛地轉身,看著北方大延山,深吸一口氣,吐氣開聲口“火燒天云山!” “火燒天云山了!” “火燒天云山了!”諸葛元洪一口氣連喊三聲,已經達到先天金丹極限的諸葛元洪,這聲音就仿佛滾滾雷聲不斷朝北方傳遞而去,在大延山山林當中也是一次次回蕩開。半夢文字 在大延山上空,柳夏誠懇地向妖龍紫淅說出一聲聲勸說,他乃是禹皇門的人,而對于禹皇,妖龍紫淅心底還是很欽佩的。不管是其胸襟,還是其無可匹敵的實力。加上這柳夏說話的確能強。 拉關系扯交情分析此剎情勢等總之一句話“妖龍前輩,你可千萬別被這兩個賊給利用了啊。” “吼”妖龍紫淅發出一聲充滿威嚴的吼聲,同時還看了裂風龍隼眼,隨后便朝地底飛去。 “不好。”滕青山臉色大變。 “逃。” 六足刀篇瞬間飆射開去,而裂風龍隼也是同時追逐過去。 “荊意,看除了妖龍,還有誰能救你!”禹童海傳音道。 忽然“火燒天云山了!” 那滾滾聲音不斷傳開,逃逸中的滕青山清晰聽到,眼眸中瞬間爆射出前所未有的精芒:“終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