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33 六千年的恩怨

第三十三章六千年的恩怨 互加粉 怎么可能”,不可能,它的翅翼不可能完好。”柳夏禹童海二人也完全驚住了,當初申公屠射傷六足刀篪的時候,他們可是親眼看到的。可是現在,六足刀篪背上包括翅翼上一點傷口都沒有。 胸口的鱗甲整整齊齊,沒一點破損,更別提傷口。 “不死草,就算是剛剛死去,只要神還未消散,都能瞬間救活的天地間一等一的靈寶。這藥效豈是兒戲?”滕青山心中同樣也有著陣陣興奮,這不死草第一次使用,功效就是如此的驚人。 “刀篪,走!”滕清山連指引方向,六足刀篪得意嘶吼一聲,兩對翅翼猛地掀動便劃過一個近乎完美的弧線朝遠處飆射而去。 嗖!嗖!嗖! 申公屠禹童海柳夏三人幾乎同時躍上了裂風龍隼的背上,(,快追!”禹童海急切道,而柳夏也是低聲發出鳴叫之聲,裂風龍隼直接化為一道讓人目眩的流光,迅速地拉近和滕青山一方的距離。 在山林中,那頭六耳鉆如鼠也是飛奔著。 “真是夠快。”滕青山不用回頭,都能清晰感應身后極速靠近的四股虛境氣息,眼看著即將追上。 雖比刀篪略慢一絲,可也展露出如今九州大地飛行速度第一的飛行虛境妖獸實力。 “不好。”在六足刀篪背上的滕清山面色微變“這頭裂風龍隼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單論直線速度,遠比刀篪要快的多。刀篪就算領先一點,也會被其迅速追上。就算刀篪來一個瞬間改變方向。可是裂風龍隼改變方向也是極快,只是略差一絲罷了,幾乎一個呼吸就能彌補這點距離。”而且”“一旦雙方距離近,那在裂風龍隼背上的申公屠,就可以發出,破虛箭,。”滕青山很清楚破虛箭的可怕,雖然如今悟得,死之道”實力提升不少。可是在破虛箭面前,就算自己能靠開山神斧擋住,依舊要被擊飛! 一旦自己被擊飛,面臨諸多虛境圍攻的刀篪,將陷入絕境。 “到底該怎么辦,怎么辦?”滕青山心中焦急萬分。 呼呼六足刀篪也清楚自身危機,他不敢直線飛行,只能在雙方距離縮小到五六十丈時就立即來一次突然變向。甚至于來麻花型的極速變向,或是是近乎垂直的瞬間變向,靠靈活性努力保持雙方距離。 “不好。”滕青山已經感應到,那在裂風龍隼背上站立著的申公屠,已經張弓搭箭,而那根箭矢正是最讓人心驚的,破虛箭,。 “六足刀篪再靈活,也只能拉開五六十丈距離罷了。”滕青山心急如火燎”而對申公屠而言,五六十丈距離完全能發揮其可怕箭道。唉如果能讓六足刀篪再飛片刻,就能將下方那頭六耳鉆地鼠,甩到三十四里之外的。”六足刀篪逃命方法鉆地! 可前提是,將,六耳鉆地鼠,甩遠遠的。可惜禹皇門的人并不笨,他們不會這么和滕青山浪費時間。所以,申公屠要再次射出破虛箭了。 “荊意,你逃不掉的!”,還是束手就擒,交出不死草吧。”禹童海和柳夏幾乎一前一后傳音,他們都不是蠢笨之人,發現六足刀篪竟然變得毫發無傷后一時間,他們腦海中只能想到一件天地靈寶不死草,!雖然這天地間,還有云夢白果有此奇效。 可是,九州大地的人,卻只知道不死草有此奇效。 一根不死草,可增兩百年壽命,可讓剛死神未消散掉的人瞬間復活。如此珍寶禹童海和柳夏也心動了。九州大地歷史上出現的不死草太少太少,唯有傳說中不死鳳凰才會有不死草。 就連天神宮裴三,都曾專門去找不死鳳凰,只為索要到一株不死,草。 可以想象其珍貴。 “就憑你們,也想得不死草,做夢!”滕青山手持開山神斧,站在六足刀篪背上,轉身對著追殺而來的裂風龍隼。而裂風龍隼很是突兀地微微一個下沉,令裂風龍隼高度比六足刀籬俊不少。 就在這一瞬間“哼!”申公屠目光一寒,右手一松。 只感覺到半空中留下一道金光殘影。 “夠陰險。”滕青山領域中清晰感應到,那股代表著“破虛箭,的凌厲天地之力,從斜下方直接射向六足刀篪的下腹部位置。 如果從上方射箭,很容易被滕青山擋住。 雖然一箭足以將滕清山震飛,可是畢竟這次帶的,破虛箭,僅僅六根,之前用了三根,卻沒殺死六足刀篪,現在申公屠再也不敢大意了,他的一切目的就是重傷或者殺死六足刀篪。“吼”六足刀篪嘶吼一聲,六條刀臂幾乎同時揮舞。 “鏘!”一聲震天巨響,六足刀篪整個身體都被震得朝上方極速飛高近百丈。在六足刀篪背上的滕青山透過菏如蟬翼的翅翼,朝下方掃視了眼,只見六足刀篪的其中一條中位刀臂已經被破虛箭給貫穿,破虛箭本身隱隱碎裂。 咔嚓咔嚓碎裂的破虛箭,朝下方墜落。 “刀篪的刀臂受傷,這樣一來,刀篪鉆地速度肯定銳減。”滕清山很清楚,就算一頭狼如果瘸了一條腿,還有三條腿完好。并非說,速度還有過去的七八成。而是速度恐怕連過去一半都沒有。 而六足刀篪,一條刀臂重創,那么過去完美的鉆地根根尖刺,缺少一環,不再完美,速度自然銳減。 “吼”六足刀篪卻發出得慧地嘶吼之聲。 “這頭妖獸刀篪的六肢,怎么,這么堅硬?”射出這一箭的申公屠也是嚇了一大跳,之前他曾兩次射穿六足刀篪,而那兩次,破虛箭都貫穿了六足刀篪的身體,可惜,他不知道,六足刀篪全身最堅硬的就,是那六條刀臂! 那六條刀臂,甚至于敢和滕青山開山神斧硬拼。 一是滕清山塵力不夠,開山神斧在他手里也就相當于一件比較鋒利的神兵罷了。 二也是六足刀篪刀臂實在夠堅硬。 破虛箭威力極大,也只是勉強射穿一根刀臂,力量就完全消散了。 “刀臂受傷,對鉆地有影響,可是對飛行卻沒影響。”滕青山瞬間明白六足刀篪喜悅的原因”那申公屠身后箭囊中還有兩根破虛箭,其他都是次一等的神箭。現在,還需要扛過兩次。”此刻,不敢有絲毫大意,手持開山神斧,隨時準備幫忙阻擋。 能擋住一次,就消耗對方一根破虛箭。 “呦裂風龍隼忽然發出有些憤怒的鳴叫聲,一時間,一道道無形的氣刃從裂風龍隼尖嘴中射出,足足數十道氣刃瞬間覆蓋前方六足刀篪所有轉移逃跑路線,沒有閃躲辦法,只能去硬抗! “哐!哐!哐!”一連竄脆響,六足刀篪和滕青山的開山神斧上發出數聲脆響,六足刀篪的速度靈活性一下子受到干擾。 “嗚嗷”一聲低沉地讓整個大延山山林顫栗的吼聲從地底中傳出,原本還極速追殺六足刀篪的裂風龍隼,立即警惕地看向不遠處地表處,只聽得轟隆一聲巨響,大地爆裂開,一道模糊殘影閃過。 原本暴雨傾盆,可此刻,方圓近十里內的暴雨竟然瞬間停止。 在烏云這種,竟然出現了朦朧的巨大云團,在云團當中,一道蜿蜒龐大好似巨蛇類柔軟身軀正在緩緩游動,在云團當中,一時間,時而看到一此黑紫色足有斗大的龍鱗,時而看到那駭人的龍爪,時而就是那擺動的龍尾,突然,巨大的長著兩根分叉龍角的龍首從云團中伸出,晶白色龍須垂下,那雙暗金色瞳孔正看著下方半空中的裂風龍隼。 裂風龍隼也抬頭,盯著這頭突兀出現的妖龍。 “呦”裂風龍隼瞬間尖叫一聲,體表原本的絨毛瞬間猛地貼在鱗甲上,從柔軟的絨毛瞬間變得堅硬無比,裂風龍隼那雙綠色眸子周圍也隱隱空間隱隱震蕩。兩大都活了超過六千年的可怕妖獸,此刻對峙著。 “吼”妖龍紫淅金色瞳孔中更是有著一絲威嚴被侵犯后的暴怒。 當年裂風龍隼跟隨禹皇,治理天下河道,曾和妖龍紫淅一戰。雖然妖龍紫淅最后無奈向禹皇低頭,可對于實力不如自己,卻和禹皇聯手欺負自己的裂風龍隼。這妖龍紫淅是一直很敵對的。 只是妖龍有妖龍的尊嚴,禹皇死后,它還不至于違背當初諾言去找裂風龍隼麻煩。 可今天,裂風龍隼竟然在它老巢頭須耀武揚威,它豈能再忍? “吼,妖龍紫淅猛地從高空云團中俯沖而出,那比裂風龍隼足足大了數倍的龐大身體讓人心顫。 而遠處見此良機的滕清山,不由大喜,連低聲道“刀篪,我們走。”同時指引方向。 六足刀篪也不傻,那還顧得了觀戰,當即就要遠遠逃跑。 “呦”裂風龍隼時孰注意著六足刀篪,此刻見狀不由高亢鳴叫一聲,立即劃,過一道弧線,竟然避開妖龍紫淅,朝遠處六足刀篪追去。 妖龍紫淅頓時憤怒之極。 它親自出手,這頭賤鳥竟然敢無視它去追另外一頭虛境妖獸?這種連交手都不交手的無視,讓妖龍紫淅憤怒嘶吼一聲,聲震長空,而后化為陰道模糊幻影,竟然帶著隱約的云霧,瞬間便追了過去。 (兩章完畢!今天跑了一整天,真是夠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