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32 毀滅之道

九鼎記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三十二章毀滅之道 一L百度 肩下貫穿,箭,胸口中央又被貫穿一箭,特別是這第二箭,已然刺穿六足刀篪的內腑要害。不過作為生命力極其強大的妖獸,只要不是泥丸宮被刺穿,就不可能當場斃命,它能繼續堅持。 六足刀篪嘶吼一聲,鮮血不斷從口中逸出,同時拼命地朝滕青山方向靠近而去。 “刀篪!”不遠處,滕青山也拼命趕來。 “哈哈,孽畜,你還不死?”只見沙上崩裂,那宛如錐子的巨型妖獸,六耳鉆地鼠,背上,正是那威風凜凜的申公屠。手中已經取出了一根暗金色的,裂虛箭”在申公屠眼中此刻已經快死的六足刀篪是沒資格再讓他消耗一根破虛箭的。 “這孽畜,即使我不動手,以其內腑重創,怕是過不了多久,它都會斃命。”再一次拉開神弓。 那暗金色的裂虛箭搭在弓弦之上,神弓被拉成滿圓,申公屠眉頭微皺:“這荊意跑的倒是快,不過,也好。柳夏,禹童海二人已到。 到時候,三方聯手,讓這荊意逃無可逃。荊意啊荊意,你為了這頭妖獸還真是不要自己性命了。”嗤嗤~~暗金色的裂虛箭箭頭處,開始隱隱有螺旋狀的空間裂紋不斷旋轉,申公屠不再分心,任憑滕青山和六足刀篪匯合,他一心沉浸在其中,氣勢也趕來越強。 “轟隆,撞碎一塊地底大巖石,宛如一顆隕石般滕青山就沿著一條直線,沖到了六足刀篪身前。 “嗤嗤~~”雄厚的天地之力瘋狂充斥在滕青山周圍,將周圍數丈范圍泥土給死死撐起,如今出現在滕青山視線范圍內的,正是已經受到重創的六足刀篪,那兩根破虛箭本身更是有了裂痕。 屬于刀篪的綠色鮮血,也染紅它的嘴角,胸前。 六足刀篪那血紅色眸子看著滕青山。 “刀篪。”滕青山看到六足刀篪胸前那根冒出的箭頭,原本已經充斥胸膛的憤怒噴薄欲出,一時間,他心中充滿著無盡的殺意,毀滅之意一切都水到渠成,一直苦練三體式琢磨,死之道”卻總是覺得差一點的滕青山。 此刻瞬間突破那層阻礙。 “轟~~”滕青山周圍天地之力猛地震蕩,幾乎瞬間,一股濃郁的黑色之力,混雜著大地之力環繞在滕青山身體周圍。火行之道,金行之道以及部分水行之道,直接融合成,死之道”又稱,毀滅之道,。 自然,滕青山原本掌控的火行之力,金行之力也直接融合化為,占據整個天地之力足足五成的,死之力,。 瞬間,從原本掌控天地之力六成,升到掌控天地之力七成! 加上滕青山本身身體力量堪比一成天地之力。也就是八成!再通過《開山三十六式》爆發出最強絕招,絕對能達到九成半,接近十成的可怕威力。 “毀滅之道,原來如此”殺!”殺盡一切阻撓之人,要讓他們都死!!!”滕青山自從得到裴三指導以來,心境一直比較平靜,從未如此的憤怒殺戮之心。當悟得,毀滅之道,一瞬間,滕青山才知道,這毀滅死之道,最需要的就是堅決果斷的毀滅之心! 殺盡一切!毀滅一切! 可就在這時候他清晰感應到,就在大概二十余丈外,和六耳鉆地鼠在一起的申公屠,雙手當中已經聚集了一道可怕的天地之力。 可以判斷,他又要射箭了。”滕青山怒的眼角欲要瞪裂。 六耳鉆地鼠還在朝這靠近。 雙方距離不斷縮小,二十余丈,十余丈,吼~~”六足刀篪拼命欲要躲閃。 “申公屠,受死!!!”滕青山暴喝一聲,不但不和六足刀篪逃跑,反而轉身朝申公屠方向猛地沖去,原本是一追一逃,雙方距離縮小的比較慢。當六耳鉆地鼠和滕青山相向對沖時。 十余丈距離,僅僅一瞬! “嗯?”申公屠冷漠的雙眼暴睜,仿佛電光閃爍,沒有絲毫猶豫,他輕輕松開右手。 “找死!”一道暗金色光箭瞬間穿破泥石阻礙,只聽得“哐當”一聲! 如此近距離的可怕一箭,滕青山反應再快也無法用,開山神斧,來擋住這一箭不過,滕青山也沒想過用開山神斧來阻擋! “殺我,想殺我,就憑你!!!”滕青山在中箭的同時,手中開山神斧也瘋狂地揮劈而出,帶著一抹黑暗斧刃殘光的巨斧單單蘊含的可怕氣息,就令申公屠大吃一驚: “不對……”他只能連將手中神弓朝面前一舉硬擋這一擊。 蓬的一聲,申公屠整個人就被劈的倒飛開去。 而滕青山僅僅是微微后退兩步。 “哼!”低頭一看胸前,只是外衣破損,可是在外衣內的那件洪天神甲的內家,上面僅僅是有,個白點“都不是破虛箭,也妄圖想傷我?一身穿僅次于至高神甲的,洪天神甲”滕青山信心十足。 被滕青山一斧頭劈飛開去的申公屠心中完全震驚了,他和滕青山,交過手,雖然他在防御上較差,可他依舊自認為滕青山實力并不比他強。可是剛才那一幕”滕青山那一斧頭威力,明顯比當初在江寧郡城下那一戰要強的多。 “柳夏兄,童海兄,這荊意似乎突破了。比之那鐵瞎子,估計也相差無幾。”申公屠焦急傳音。 而此時,柳夏,禹童海二人已經迫近滕青山了。 “他就算是鐵瞎子,沒了這頭妖獸刀篪的幫助,也是必死無疑。” 禹童海自信十足的傳音給申公屠。 禹童海柳夏二人,都能發揮出近乎十二成天地之力威力。 如此實力,天空有裂風龍隼,地底有六耳鉆地鼠。 而滕青山一方的六足刀篷,已經重創,上天入地,盡皆無路可逃。 滕青山在一斧頭劈退申公屠后,就立即追趕到六足刀篪身側,清晰感應到六足刀篪的氣息竟然有了一絲減弱。 “真的傷到要害了。” 滕青山大驚見滕青山過來,六足刀篪扭頭,三角頭顱上那血紅雙眸盯著滕青山,而此時的滕青山顧不得其他,閃電般直接從懷中取出了一玉盒,打開玉盒就迅速取出其中兩株不死草中的一株,這不死草,生有七葉,隱隱有七彩光暈流轉。 單單靠近不死草深吸一口氣,都感覺到身體似乎都輕松不少。 不死草,自己是隨身攜帶。 就是以防萬一。 “還好帶著。” “刀篪。”滕青山哪還顧得了不死草是否重要,直接將這一株不死草直接扔向六足刀篪,六足刀篪血紅雙眸中有著一絲渴望,對生的渴望,連張開嘴巴一口就將整株不死草給完全吞下。 這一吞下,幾乎是瞬間,六足刀篪的氣息明顯一漲。 “果真奇效。”滕青山連躍上六足刀篪背部,同時指向上方。 六足刀篪中氣十足的嘶叫一聲,立即朝上方極速鉆出。 那頭六耳鉆地鼠很是膽小謹慎,當申公屠被劈飛后,它也沒有去和滕青山,六足刀篪死戰。而是朝申公屠靠近過去,再次讓申公屠上了他的背部。就這么一瞬間,滕肯山已經讓六足刀篪服用了一株不死,草! 也不怪六耳鉆地鼠,上次去幫洪天城,那大虧它記得。 它今天任務就是幫忙追逐,而非廝殺,它自然不會以身冒險。 嗖!嗖! 禹童海和柳夏,幾乎是看到極速沖向上方的六足刀篪的一抹影子。 只差一點,他倆就追上了。 “怎么這么快,這六足刀篪氣息就強子不少?” “不清楚,別管其他,現在這頭刀篪妖獸重傷,趕緊趁機解決。” 禹童海和柳夏二人飛速朝上方鉆去。 啪!啪!啪! 那烏云密布的老天此刻已經下起了暴雨,大延山內也滿是雨水,而在高空當中,正高高盤旋著一頭巨型飛禽妖獸,一頭跟隨過禹皇的虛境妖獸,裂風龍隼”它正冷眼盯著下方,嘴巴已經張開。 蓬心潮濕的山地猛地爆開,在山地上的兩棵緊挨著的大樹直接被上搖地倒塌開去,砸倒一片。 背負著滕青山的六足刀篪,以非常飄逸的動作極速沖出。 而半空中那頭裂風龍隼,也就在這時候,那尖嘴中一道無形的尖刺瞬間就急射下來。”嗷吼”六足刀篪顯得極為興奮,竟然在山林間玩了一個讓人心驚地閃動動作,瞬間在原地出現了三道六足刀篪影子。 噗哧! 無形尖刺擦著六足刀篪的鱗甲邊緣,射入山地,在地表留下一各深不可測的細小深洞,但是緊接著這極為狹窄的深洞就被掩埋了。 蓬蓬蓬踏在六耳鉆地鼠背上的申公屠,以及柳夏,禹童海,他們幾乎是同時沖出地表。 “這刀篪的翅翼不是被我,怎么可能……”一出來,申公屠就看到那施展出驚人閃躲的六足刀篪,完全驚呆了。 咔!咔! 只見半空中六足刀篪身上,插在它身上的破虛箭自然斷裂而后掉落下來,而它鱗甲上竟然連傷口都看不到了。 “嗷吼~~”興奮的嘶吼聲響徹在大延山上空。 (第一章到今天一天起點年會作者都在外,到不久前才回來。 番茄剛忙好第一更……年會期間,有時候實在沒辦法,大家諒解。嗯,今天定有第二更。)( 來幫幫吧主 我要改改簽名啦,汗 頂一下,謝謝你幫我更新了, 放個周末來活動一下的,順便請個小吧唄 201031321:13211.136.115.8樓 201031321:24211.139.146.9樓 手機黨,拜謝! 頂下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