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31 破虛箭索命箭

九鼎記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三十一章破虛箭,索命箭! 就如今詐是八月份,大趾山中植被樹木最景茂盛,而天空啦鯽弓密布,雷聲陣陣,可卻光打雷不下雨,一時間整個大延山都顯得極為沉悶。在大延山中都隱隱聽到許多野獸焦躁的吼聲。 六足刀囂貼著大延山地表,靈活地在大延山內急速飛逃。 “這禹皇門還真是睚眥讓報。”滕青山很清楚,自己已經到了生死關頭“不好,那裂風龍隼好快!”領域當中,滕青山清晰感應到那承載著三名虛境強者的裂風龍隼幾乎眨眼功夫,就已經追上來了。 而那頭六耳鉆地鼠,也在山林中急速追來。 滕青山輕頭看去,不由面色大變一只見后方百丈外,那巨大的裂風龍隼身體上,站在裂風龍隼背部最前面的就是射日神讓…”申公屠”此刻申公屠已經拉開那柄古樸的神弓,成滿月狀,隱隱的道道彩光流竄在弓體之上。 那根讓滕青山熟悉的箭矢,特別箭矢的箭頭的冰冷寒光,更讓他心底一陣冰寒。 申公屠正冷冷盯著滕青山。 “不好,三破虛箭!”滕青山連指弓六足刀蔬“刀麓,地底!”可是他不通獸語,這指引的速度明顯不及申公屠射箭的速度。 拉弓搭箭,申公與氣勢升到巔株。 在申公屠身后的禹童海露出一絲冷笑:“荊意,看你還不死。”“嚷!”申公屠雙目如電,右手一松開弓弦,頓時那道破虛箭仿佛瞬移一般直接消失在弓弦上。即使以滕青山的眼力,反應速度,也根本沒看見箭矢本體,只看到那道破虛箭在半空中留下的金光殘影憑借領域對那道聚集著可怕天地之力刪箭的感應,幾乎條件反射的,滕青山略微上前一步,開山神斧擋在身前。 “哐!”破虛箭直接轟擊在開山神斧上,瞬間那根可怕的破虛箭本身就直接震成了寄粉。同時滕青山握住開山神斧的雙手就震得虎口裂開鮮血流出。 “轟隆隆~剛”自己根本就沒一點反抗能力,在這破虛箭蘊含的雄渾可怕的力道面前,只感到耳邊狂風呼嘯,自己整個人就完全不受控制地倒飛出了六足刀就背部,只聽得“蓬!”“蓬!”“蓬!…,一連竄爆響,一棵棵粗壯的大樹被撞斷,大量的植被被橫掃而過,擦著一座小山的邊緣,撞碎出不少巨石后,滕青江…才~翻身停下。 “竟然沒死。”這荊意的斧頭,怕是洞虛強者練就的斧頭。”禹童海和柳夏二人看著滕青山倒飛出去,都吃了一驚。禹皇門的祖師“禹皇,就是用斧頭的,所以禹皇門后代虛境強者中使用斧頭的有不少。 對于比較厲害的斧頭兵器,禹皇門雖然本身就有不少,多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可能多搜集一件,他們還是比較喜歡的。 “等會兒,定要取來。”柳夏心中默默道。 “上一箭擊飛這荊意,這次,就殺這妖獸刀麓。”在滕青山倒飛出去,六足刀篇朝滕青山飛去的同時,申公屠再次張弓搭箭,又是一根破虛箭!一箭震飛滕青山,第二箭再去殺六足刀籬。 這牟在他封劃當中。 “呼。”滕青山才站穩,回頭一看。 “嗷~~”六足刀篇連朝滕青山飛竄而來,那雙血紅眸子盯著滕青山,有著一絲焦急。作為一個很是傲氣卻也很孤獨的妖獸,六足刀篇很少認同妖獸,更別說認同人類了。可一旦認同了。 六足刀麓就會將其當成真正朋友,伏伴! 它要救滕青山! “刀籬,,小心。”滕青山臉色大變,連疾呼傳音道。 舁已經再次張弓搭箭的申公屠,冰冷的眼神死死盯著下方六足刀篇,彩光在他手中的弓體上環繞,而后朝破虛箭上聚集,破虛箭本身隱隱泛起金光,冰冷的箭頭更是有著讓人膽寒的冷光。 申公屠嘴角微微上翹,右手松開。 破虛箭瞬間消失在弓弦上。 感應到身后一股凌厲氣息迅速籠罩而來,早有防備的六足刀籬瞬間兩對翅翼一震,身體瞬間一化二。 “噗哧!”一根破虛箭瞬間射穿六足刀籬的前左翼,同時刺穿左邊部分身體的黝黑鱗甲,而后箭頭在六足刀籬肩部下方露出! “吼~~”一聲痛苦的嘶吼聲,六足刀蔬不由自主猛地一歪,直接撞擊在一旁大樹上,撞地大樹爆裂成碎木渣。而比刀刃還鋒利的翅翼舌過一些樹木,植物時,直接將樹木植物給削斷。 “刀籬!”滕青山面色大變。 “快,快入地。”滕青山嘶吼著,連指向地面。 而此刻在高空中,裂風龍隼背上的申公屠已經再次拉開神弓,顯然欲要射出第三箭。 “嗤嗤~~”六足刀篇也不笨,在身體撞倒塌大量樹木植被后,立即六條刀嘩翹瓶揮舞,汛謙消失在地表。此次吊然巾箭,可是六足期簧嘲為躲閃夠快,這破虛箭并沒有刺中要害,可是翅翼受傷,飛行速度,靈敏程度都大減。 “柳兄,童海兄。 你們和裂風龍隼去殺荊意。那妖獸,刀麂,我去解決。”申公屠自信一聲傳音。 而后嗖! 申公屠直接飛到遠處趕來的六耳鉆地鼠背上,通曉獸語的申公屠只是輕聲低吼幾句,六耳鉆地鼠便迅速鉆地,去追殺已經受創的六足刀凳。 “不好。”在不遠處的滕青山面色大變“刀焱在地底速度本來就不如六耳鉆地鼠,如今,刀囂又受傷。現在六耳鉆地鼠和申公屠聯手,申公屠!!!”滕青山恨啊,若非這申公屠,以刀麓的躲閃速度,防御程度。 一般虛境大成想殺刀蕉,都幾乎不可能。 “哈哈,荊意只,我師兄弟送你一程。”帶著一道狂風,以及波及震碎的大量樹木荊棘,裂風龍隼,柳夏,禹童海這二人一妖獸已經俯沖而來。 “想殺我。”滕青山在山林中飛速竄動,從一開始進入大延山開始,他的逃跑就是有準確目的地的。目的地正是,碧寒潭,。因為碧寒潭底有著一頭妖龍以及那金色龍龜。 “這個時候還想逃?哈哈,荊意,你要明白,我禹皇門的神甲,不是這么好拿的。”禹童海那狂笑聲直接鉆進滕青山耳朵里,而就在這時候,裂風龍隼竟然已經到了滕青山頭狽上空。,不好。”滕青山立即猛地朝地底鉆。 “咻!”一雙幽綠眸子的裂風龍隼只是微微張開尖嘴,一道無形的宛如一柄,空氣尖刺,的暗器瞬間破空而來。 “口當。”滕青山立即用開山神斧擋在斜上方。 “蓬!”的一聲。 滕青山開山神斧表面上不少花紋都已經被震散了,只有斧柄和斧背的花紋邊留著。不過此刻激戰時刻,柳夏等人哪還會關注神斧上的花紋。他們只知道滕青山已經被轟進地底深處了。 嗖!嗖! 柳夏,禹童海二人,一人手持戰斧,一人手持利劍”同時好像跳水扎進水面一般,直接扎進山地當中。 噗哧!噗哧!二人已經迅速朝地底鉆去。,之前擋破虛箭一擊,這次又擋裂風這~擊,他不死,雙臂也該震得受傷了。”禹童海傳音道”柳師君這次,就看我等二人,誰能先殺死荊意。”好。”禹童海和柳夏迅速朝地底追去。 而此刻,在地底當中還有著另外一場追逐戰。雖然六足刀麓靠著六條刀臂在地底極為的靈活,可是六耳鉆地鼠和它的速度不斷拉近,此刻已經接近到只有五十丈遠了。距離還在縮小。 “哼,孽畜,這次我看你還不死。”申公屠再一次拉開神弓,天地之力洶涌般聚集在神弓上,按照奇異的郝律彼此融合,部分形成透明之力聚集在弓弦上,而部分則形成一股金色之力聚集在破虛箭上。申公屠張弓搭箭,卻閑上了眼睛。 他清晰感應到,前方四十余丈處那道雄渾氣息。 “就是那!”不管三七二十一,申公屠這一劍,直接朝這氣息中央偏下方射去。 短短四十余丈距離,泥土沙石對破虛箭幾乎沒影響,瞬間破虛箭已經穿過,而在地底當中,六足刀蔬的瞬間閃躲速度顯然不及在半空中閃躲快。加上破虛箭距離實在太近,六足刀蔬只是勉強翅翼震動噗哧! 破虛箭直接刺穿前右翼的根部,接著刺穿鱗甲,從六足刀囂胸前部位穿透出來。 這一擊”””是近乎致命的一擊! “吼~~”六足刀篇發出一聲痛苦之極,甚系于有些凄厲的嘶吼。 汩汩~~那讓人心顫的綠色鮮血從六足刀籬的齒縫中不斷滲出,它血紅色雙眸中有著憤怒,瘋狂以及痛苦。 同樣被轟進地底,正飛速朝六足刀籬方向鉆去的滕青山,自己領域當中清晰感應到破虛箭那股可怕氣息,瞬間命中六足刀籬。 “吼~~”聽著那凄厲的悲鳴聲。 滕青山面色一變,心中仿佛被一柄劍狠狠刺中一般。 內疚! 六足刀囂跟隨自己,很少有什么需求,僅僅是看自己練拳,好去琢磨它的道。而因為自己,卻讓六足刀篇陷入絕境“刀籬,刀麓,不!”滕青山面色猙獰,心中充滿強烈的瘋狂毀滅欲望“禹皇門,禹皇門,我滕青山,和你們沒完!!!”轟! 201031221:23211.103.89.3樓 鼎,明天接著轉寫 201031221:58211.142.189.4樓 九鼎記第十篇第三十二章 201031222:31211.138.184.5樓 201031222:50211.138.250.6樓 草!你不是說一天更新最少四章么,怪不的沒票,活該 201031223:38222.84.109.7樓 加油寫啊兄弟我們班都 201031303:44211.137.119.9樓 能不能寫快點,鼎 201031308:20211.138.5.10樓 天天說欠補六章我就沒見你弄全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