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30 劫難降臨

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三十章劫難降臨 更多精彩,盡在云霧之上,那金燦燦的陽光普照無邊那高聳入云的射日神山巔之上,裂風龍阜巨大的身體懸浮在高空,微微扇動中雙翼,絨毛之下那黑褐色的鱗片在陽光照射下發出讓人心寒的暗金色冷光。在其旁邊,全身滿是尖刺的六耳鉆地鼠,以及背負著一柄戰斧的柳夏,背負著一柄利劍的禹童海都懸浮而立,恍若神靈。 一道流光從射日神山山巔飛出,而后停在二人二虛境妖獸一旁,正是背負著一柄神弓的申公屠,他背后的箭囊中已經放著足足十六根箭矢。 “哈哈,柳夏兄,童海兄,破虛箭我足足帶了六根。就連次一等的,裂虛箭,我也是帶了足足十根。”申公屠那洪亮的聲音響起。 “看來,有申公兄出馬,我們二人恐怕都不需要出手了。”柳夏也微笑說道。 申公屠眼眸中掠過一絲自信之色:“當年這裂風龍隼可是陪伴過禹皇,的神獸,飛行速度九州天下第一。 而六耳鉆地鼠,也是九州中虛境妖獸鉆地第一。有它們輔助……、再配合我這六根破虛箭。別說是虛境大成,就算是洞虛強者。我這六根破虛箭,殺不死他也得讓其重傷殘廢!若是虛境大成,六根破虛箭都殺不死,那我就只能自殺,去找我射日神山祖師請罪去了。” “申公兄說笑了。”柳夏、禹童海也都笑了口破虛箭威力驚人,代表射日神山一個極致的棄術。 更被天下虛境強者們尊稱為,天下第一箭”這絕時是能威脅到洞虛強者的箭法。滕肯山也曾經和不少虛境強者交手,接住對方全力攻擊,最多后退個十余丈,二三十丈算是很厲害了。 可破虛箭,卻讓滕青山倒飛兩里地,且將城墻撞得顫抖。 威力……,……,極度可怕! “不過柳夏兄,童海兄,你們可都是修煉《九鼎天書》的大成強者。任何一個都足以殺死荊意。”申公屠一笑道“這次,就看我等三人,誰先殺死荊意,誰又先殺死那頭刀就妖獸。” “好,就看誰先殺死。”禹童海哈哈一笑。 “或許,是裂風呢,裂風可比我等實力還要強些。”柳復也笑起來。 在茁金絕時自信的談笑聲中。 三人以及兩虛境妖獸,直接化作一團巨大的流光,在九天之上,飛速地朝東北方飛去。 “聽說那虛境強者,荊意”和天神宮決裂了?看來這荊意是真的很重視歸元宗。嗯,有這荊意在揚州,單單對我揚州而言,是好事。 抵擋天神宮又多了一份力量。可是不管如何,揚州境內,這歸元宗和我青湖島,總有一天分出個生死。荊意保護歸元宗,時我青湖島而言,終究不是好事。” “而且有他在歸元宗,我肯湖島想調遣軍隊,統一抵擋天神宮將來的入侵,都麻煩。” 瞎子劍圣,知道了荊意和天神宮一些詳細訊息后,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 忽然“鐵瞎子。”一道爽朗聲音在瞎子劍圣耳邊響起。 “嗯?”瞎子劍圣一驚,他清晰感覺到青湖島上空有著五道強大的氣息,每一道氣息都不比他瞎子劍圣弱,甚至于有著一團仿佛道道青綠色厲芒聚集的氣息,都讓瞎子劍圣感到震驚。 “那氣息,是禹皇門的裂風龍隼。”瞎子劍圣大驚。 “鐵瞎子,你趕緊準備好,現在我陪禹皇門的人去殺死荊意和那頭妖獸。你肯湖島速速準備好。待得我等滅掉荊意,你就可以直接揮軍,,踏平歸元宗了。”那聲音在瞎子劍圣耳邊響起“鐵瞎子,這可算是你欠我一個人情啊。” 瞎子劍圣表情怪異,被這突然的消息給蒙住了。 禹皇門和申公屠,聯手要除掉荊意? “哈哈……申公兄,這人情,我記住了。”瞎子劍圣連一聲傳音,興奮之極。 而高空中那三人兩妖獸,已然飛出了三十四里范圍,正極速朝那江寧郡方向趕去。 “滅歸元宗數次,每次都沒成功。” 瞎子劍圣激動萬分“就是因為這荊意在其中破壞,阻攔。如今,禹皇門出手了。哈哈……禹皇門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定功成。” “鐵攀!”瞎子劍圣連大喝一聲。 “師祖。” 在不遠處靜修的鐵攀嚇得一跳,連跑過來,心中則是疑惑不解: “師祖什么時候這么高興,失態了?” “鐵攀,你速速去準備一下,不出意外,今晚便可以揮軍而上,踏平歸元宗。”瞎子劍圣下令道。 “師祖,可是那荊意……”鐵攀有些遲疑,畢竟失敗了不止一次了。 “哈哈,放心。”瞎子劍圣朗聲笑道“過了今天,就沒有荊意這個人了!” 且不談青湖島已經開始準備,準備在荊意死后,直接吞掉沒有虛境強者保護的歸元宗。此刻,……三人兩妖獸,以他們驚人的速度,如今已經飛進了江寧郡境內。 “走!去宜城。那荊意就在宜城。”禹童海遙指前方。 “哈哈”各位,該大開殺戒了。” 三名虛境強者都顯得有些興奮,在九州大地上,殺一個虛境強者是很難得的事,更別提去殺一個挺風光,挺不好惹的虛境強者。 嗖!嗖!嗖! 巨大流光瞬間刮過天際,直接撲向宜城。 宜城,滕青山府邸當中。 練拳練的一身汗的滕青山,正笑著走到坐在水池旁的李珺身側,靜靜坐在池水旁的李珺,仿佛一朵靜靜盛開的蓮花。 “練完了?”李珺轉頭輕聲笑道。 “嗯。” 滕青山蹲下來,笑著將耳朵靠在李珺腹部“我來聽聽,看我滕青山的孩子現在在干什么……嘖嘖,我都能聽到血管搏動。這么小,氣息就這么強。看來,以后一定會是適合練內家拳的絕頂好苗子。” 一個虛境強者和一個先天強者生下的孩子,先天氣血一般都片較強。 “那青山你就好好教他,將拳法都交給他。”李珺也露出一絲幸福笑容。 “嗯,等這段事情過去,就沒繁忙事了口等孩子出世”我就好好教他。”滕肯山此刻心情前所豐有的寧靜,他在心底莫名的有種感激,感激老天能賜予他一個愛他一心在他身上的妻子,也賜予他子女…… 有這一切,就足夠了。 “轟隆隆”莫名的天空中隱隱有一聲聲悶雷。 “這天,說變就變?” 滕青山抬頭看天,原本一片天朗氣清的老天,如今一下子變得烏云聚集,悶雷陣陣,時而還有一陣陣勁風吹過。”嘩嘩~”連原本寧靜的池水也被吹的蕩漾起來,波浪撞擊在池邊,發出聲聲響。 忽然滕青山面色一變,他清晰感應到在他領域中西南方向,有著五股強大的氣息以一種極限速度正朝下方宜城沖來。那五股氣息之強,不提最強的裂風龍隼,其他四股氣息,也都遠遠超過他滕肯山。 而且這五股氣息他過去都感應過,瞬間判定對方身份禹皇門的柳夏,禹童海,以及射日神山的,申公屠”還有鉆地極快的六耳鉆地鼠,加上禹皇門的那頭可怕妖獸,裂風龍隼,。 “不妙。”滕肯山身體瞬間化為殘影,同時出現在練武場上,一把就抓住了那柄開山神斧。 “刀篪!” 滕青山一聲暴喝瞬間傳入在屋內的六足刀篪,六足刀篪其實在感應到五股強大氣息的時候,就立即驚醒過來。現在聽滕青山這一聲喊,立即低吼一聲,直接沖出屋子飛到練武場上去。 “這……”李珺驚住了。 “小珺,你先進屋去。”滕青山連傳音道。 同時滕青山手持開山神斧已經躍上了六足刀篪背上,幸好正常時候,滕青山身上都是穿著洪天神甲戰靴,臂甲,內甲等。除了頭盔和上身外甲,其他都已經穿在身上。根本不需要在耗費時間去穿戴。 “禹童海老兄,你等三人來我宜城是為何事?”滕青山朗朗聲音,瞬間就在來襲的禹童海,柳夏,申公屠三人耳邊響起。 那飛行速度猶如風馳電掣的三人發出了響徹天地笑聲。 整個宜城,都在這笑聲中顫栗。 “荊意,今日我等就是來取你性命!”禹董海一聲大喝瞬間響徹整個宜城,令宜城不少子民都嚇住了。 而滕青山府邸當中。 原本正在練拳的98名少年以及滕獸,薛辛二人都是大吃一驚。 “要殺青山?”同樣住在這的諸葛元洪瞬間沖出屋子,仰頭看天。 “誰來殺青山?” 已有身孕的李珺也是仰頭看天,心中完全慌亂了。他們都清楚,,如今滕青山的荊意,之名傳播在外,六足刀篪厲害更是眾人皆知。若是沒有足夠的把握,誰敢這么囂張來殺滕青山? “刀篪,走!” 滕青山雙目一寒,本來因為禹皇的關系,時這禹皇門還有的一點好感如今全部消散。 “吼~~~”六足刀篪雙翼一震以驚人速度迅速朝宜城北方飛去。 大延山幾乎橫穿大半個宜城境內,大延山的南端更靠近宜城。六足刀出雙翼一震,便已經飛出宜城范圍,進入了大延山當中。 “想殺我,就看你等有幾分本事!”滕青山的怒喝聲從大延山中傳來。 轟速度比六足刀篪明顯快一截的裂風龍隼,背負著柳夏,禹童海,申公屠三人直接沖進了大延山。至于那頭六耳鉆地鼠直接從高空極速躍下,落入大延山后,幾個竄動就完全消失在大延山內。 更多精彩,盡在 分類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