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9 各方聚

第二十九章各方聚 九鼎記第二十九章各方聚 哦,說來聽聽?”黃天勤眼睛一亮。想殺荊意,可不是容易事。 禹童海微笑道:“師伯,要殺這荊意,讓這荊意無路可逃。最需要,裂風龍隼,和,六耳鉆地鼠,。” “不行。 ”黃天勤當即搖頭“六耳鉆地鼠我們是能請來。不過……裂風擅長飛行,六耳鉆地鼠擅長鉆地。都只擅長一樣。那荊意的那頭,據傳叫,刀篪,的妖獸。如果先是靠飛行,甩掉六耳鉆地鼠。和裂風龍隼糾纏在一起。待得甩掉六耳鉆地鼠后。這刀篪妖獸再鉆地逃跑,裂風龍隼也沒辦法追。” 六足刀篪,厲害就厲害在這地方。 兩方面都擅長。 完全可以先鉆地,和六耳鉆地鼠一逃一追。甩掉根本找不到它們的裂風龍隼,再鉆出地表,迅速飛走。 “師伯,哈哈,我還沒說完。殺這荊意,是最需要這裂風龍隼和六耳鉆地鼠。但是那叫刀篪的妖獸,如果幫助荊意,我們會很麻煩。所以我們還需要請一個人。”禹童海微笑道“天下第一神箭一申公屠!” “哦,你是說?”黃天勤心中一動。 旁邊柳夏也點頭道:“對,完好的妖獸,刀篪”幫助那荊意,我們的確沒法殺荊意。所以,只能先殺刀篪,或者先傷刀篪。再去殺荊意。” 九州大地的虛境強者,洞虛強者,的確有傷害虛境妖獸的辦法。 速度追不上,就靠遠攻! 如果是洞虛強者,洞虛強者運用自己的世界之力,攻擊力本來就極強,使用暗器,威力依舊極大。若是虛境強者使用暗器,恐怕難傷虛境妖獸。可洞虛強者不同當初天神宮宮主,裴三,靠飛刀絕技,一刀就震掉尤石金手中一根鐵鋼。 能震掉虛境大成強者手中兵器,可知其威力可怕! 而后又靠飛刀,傷了,六耳鉆地鼠”令六耳鉆地鼠跑的慢。 “洞虛強者很難請。不過這天下第一神箭,申公屠,、我們還是能請的。”禹童海自信道“申公屠的神箭,威力極大,特別是,破虛箭”連洞虛強者都得小心。就算是虛境妖獸,也能一箭貫穿!” 破虛箭威力極為可怕。 當初滕青山是靠,開山神斧,擋住一箭,依舊被震得往后拋飛兩里,而后將城墻撞出個大窟窿才停下,滕青山雙手都震得流血,這,破虛箭,威力可想而知。 “有申公屠出手,就容易多了。”黃天勤笑了。 “不是容易,是絕對能完成。”禹童海哈哈笑道。 我聽說妖獸刀篪擅長閃躲,曾極速飛行時,一化二?”黃天勤說道。 “擅長閃躲又如何?”禹童海心中早想好了,便侃侃而談”師伯,如果申公屠在遠處射箭,當然沒十足把握射死,射傷這刀篪妖獸。可是,如果彼此距離近,這申公屠怎可能還射不中?” 破虛箭速度驚人,一般即使一兩里,也是瞬間即到。 “到時候,讓申公屠在裂風龍隼背上,裂風龍隼飛過去,迅速靠近刀篪。相距數十丈時,破虛箭的速度,這刀篪妖獸絕對躲不開。” 離童海自信笑道……,刀篪若從地底逃,就讓申公屠在六耳鉆地鼠背上追。總之,這刀篪無路可逃。” 柳夏點頭,同時看向黃衣少年黃天勤,。 黃天勤也滿意笑了。 兩大妖獸配合天下第一神箭,絕對是必殺之局。 “好!” 黃天勤站了起來,柳夏,禹童海也連站起。 “柳夏,你懂獸語,帶著龍焱果去~趟戎州,找六耳鉆地鼠。請它幫忙一趟,一定要請來。”黃天勤鄭重道。 師伯你放心,六耳鉆地鼠和我交忙甚厚,這次又是去對付那刀篪妖獸。六耳鉆地鼠和那刀篪妖獸有仇怨,定會出馬。”柳夏微笑道。 “嗯。” “童海。”黃天晴看向禹童海“去射日神山邀請申公屠、就交給你了。”射日神山的申公兄弟二人,箭法都是天下數一數二。不過兄弟二人中,老大申公屠要稍微強些。 “我禹皇門請他,他求之不得,豈敢不來?”禹童海眉宇間有著一絲傲色。 “事不宜遲,現在你二人就出發。”黃天勤一聲令下,禹童海,柳夏兩大虛境強者當即離開。 禹皇門辦事速度極快,特別是柳夏,離開后僅僅數個時辰,便帶著,六耳鉆地鼠,一道從萬丈高空俯沖而下,回到那熊瞎子山脈當中。 在熊瞎子山脈后山一片空地上,一身黃衣的黃天勤笑看著已經降落下的六耳鉆地鼠和柳夏。 “吼~”六耳鉆地鼠一落地,便發出一聲親切吼聲。 黃天勤,也張口發出一聲吼聲。 一人一妖獸竟然也交談了幾句。 這種獸語,對常人而言是需要天賦的,一般百萬人中都難以找到一個會學獸語的。可是,對虛境強者而言,只要一名虛境強者真的愿意耗費時間去學,同時又有人愿意教,幾乎都能學成。 這是為何! 因為獸語和人的語言發音本質上不同,所以一般人總覺得別扭。根本不懂,好像一樣的吼聲,到底哪里有區別。 他們不懂。就算懂,可是~般人,對嗓音控制細微程度不夠,無,法發出精確的獸語。 可虛境強者不同! 虛境強者們可以,傳音”可以偷聽到領域內聲音,靠的就是對聲波的感應。他們能清晰感應到每一句話引起的震動傳播,將這種震動傳播照搬,在對方耳邊產生。這就是傳音一虛境強者這份手段,自然也能去感應獸語!清晰的感應到每一句獸語的不同。 所以,虛境強者們學習獸語,難度要小很多。 可是得有人教! 各大宗派無不將懂得獸語當成至寶,豈會外傳?如焱氏家族到如今,都沒有一個懂得獸語的。 “六耳鉆地鼠的傷勢,看來,已經好了。”黃天勤笑著在六耳鉆地鼠周圍看了看。 “妖獸恢復傷勢速度,可比我們快多了。”柳夏一笑“他知道這次,是要對付當初追殺他的人類和妖獸。一點都沒和我談判、索要更多龍焱果。收下我送的那些龍焱果后,就直接跟我來了。” “現在,就等童海了。”黃天勤靜靜等待。 天下第一神箭‘申公屠,顯然比較難請些,大概又過了一個時辰,禹童海才回到熊瞎子山脈。 “來了。”黃天勤,柳夏二人仰頭看向南方。 只見兩道流光從天際飛來,劃過一道曲線,落在了黃天勤二人身前,正是禹童海和穿著獸皮一頭黑發,背負著一張神弓的申公屠。 “申公兄。”黃天勤笑著迎接過來。 “哈哈,黃兄。”申公屠走過來,笑著道“你們禹皇門不動則已,動必定驚人啊。這荊意擁有那頭刀篪妖獸,最是難纏。上次我和那鐵瞎子聯手,都拿那荊意一點辦法沒有,心底一直憋火。這次,就看黃兄你們禹皇門幫我出這口氣了。” “這次殺荊意,十拿九穩。”黃天勤淡笑道。 “師伯。”旁邊的禹童海傳音給黃天勤“請這申公屠,我許了不少好處。這是小事。不過,他去殺那妖獸刀篪,所使用的破虛箭,我答應他用掉的破虛箭,我們禹皇門給他補足。 破虛箭煉制極難,射日神山內只有極少量破虛箭。 “申公兄。”黃天勤看著申公屠。 “嗯?”申公屠有些疑惑。 “這次你帶了幾支破虛箭?”黃天勤開口道。 “老規矩,三支。”申公屠笑道。 “三支少了。”黃天勤說道“等我們出發,去殺荊意的時候,先去你們炎州一趟,你多取幾根破虛箭,以防萬一。” “黃兄,我這破虛箭,乃是天下第一神箭,殺敵三支足夠。如果三支殺不死敵人,再多也無用。”申公壓可舍得消耗這等寶貝,黃天勤眉頭一皺:“我讓你多帶幾支,放心,事后,我禹皇門一律為你補足破虛箭。” 古老的禹皇門,是財大氣粗。 “哈哈,行。”申公屠答應的極為暢快,心中則是暗道:“既然補足,難得暢快使用一次破虛箭,就暢快用吧。荊意老兄,這次,就,對不起你了。”申公屠還記得當初在江寧郡城下吃癟的情形。 這仇,得報! “現在六耳鉆地鼠,還有申公兄已到。”黃天勤哈哈笑道“童海,柳夏,申公兄,你們三人,以及六耳鉆地鼠,裂風龍隼一道出發。相信定是馬到功成!” 禹童海,柳夏乃是禹皇門的虛境大成強者,都精通《九鼎天書》。 同樣掌控十成天地之力,可透過神典中絕招,禹童海二人卻能發揮近乎十二成天地之力。這已經是虛境大成強者的一個最強極限發揮。 禹童海,柳夏二人中一個,單對單都能輕易對付滕青山。 再加上禹皇時代就存在的裂風龍隼,以及天下第一神箭,申公屠,輔助,“事不宜遲,你等現在就出發。” 黃天勤鄭重道,我在這,靜等你等功成歸來。” 禹童海,柳夏、申公屠三人拱手告別,隨后帶著六耳鉆地鼠、裂風龍隼,破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