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8 備戰

九鼎記第二十八章備戰 宜城,滕青山府邸內。地處南方的揚州,即使是初秋時節這下午時分依舊有著夏日的悶熱。可是諸葛元洪卻是獨自一人默默站在內院的池塘旁,他這一站,已經足足有數個時辰了。 “不知上天,能否讓我歸元宗逃過這一大劫!”諸葛元洪心中默默道。 這九州大地上,每當有絕對的豪杰人物崛起,一般都會帶來血雨腥風。這次天神宮崛起,對整個九州大地而言都可以算是一個震蕩,劫難。不知道多少古老宗派,要在這次劫難中覆滅。 “青山,,諸葛元洪默默等候著。 忽然嗖! 一道流光帶著一陣勁風猛地沖擊到內院特武場上,掀起不少灰塵。 諸葛元洪轉頭一看,來人正是乘坐著六足刀篪的滕青山和李珺夫妻二人,可是一看到他這最驕傲的徒弟,滕青山”表情,諸葛元洪心中就疙瘩一下。 “師傅。”滕青山和李珺都躍下刀篪,走了過來。 “來,這邊坐。”諸葛元洪引領滕青山到一旁亭下桌旁坐下。 “青山,你去天神宮,那天神宮主到底怎么說?”諸葛元洪凝視著滕青山。 滕青山心中發苦……師傅的希望他當然知道,可惜,自己是讓師傅失望了。滕青山深吸一口氣,低沉道:“師傅,這天神宮隱忍數百年,就為了如今一朝爆發!我去勸說那裴三。不過這天神宮主,裴三,根本不聽。” “他不是欠你一個人情和一個重謝承諾嗎?”諸葛元洪心中早有準備,只是眉頭皺起。 “他說,一個人情加一個重謝承諾,只能抵一郡之地。而且,只能是最北邊的楚郡。或者最南邊的南蠻郡。”滕青山眉宇間盡是愁意“也就是說如果答應,歸元家必須遷徙離開江寧。” 諸葛元洪猛地站起,身體都不受控制隱隱發顫。 “師傅,滕青山一驚。 自己對歸元宗感情或許有,但是絕對沒有師傅等人深,自己重視歸元宗,是重視歸元宗內的一些朋友,如對他有恩的諸葛元洪還有妹婿諸葛云,以及他覺得虧欠的青姑娘,以及過去并肩作戰的黑甲軍兄弟。 可是諸葛元洪不同! 諸葛家族,在歸元宗中都是一個很古老的家族,一代代傳承下來,諸葛家族子弟子和歸元家完全糾纏在一起。而諸葛元洪更是從小被培養,如今更是歸元宗的家主。可以這么說為了歸元宗,他死都愿意! “我沒事。”諸葛元洪低沉道,可臉色卻明顯略顯蒼白。 “青山。”諸葛元洪又開口。 “師傅。”滕青山仔細聆聽。 “那個裴三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歸元宗想要留在江寧郡,想要保住江寧郡這一塊土地。只有~條路戰,對嗎?”諸葛元洪轉頭,凝視滕青山。 滕青山略微遲疑,可還是重重點頭“對!” 如果戰,有幾成把握?”諸葛元洪低沉道。 “想要擊潰天神宮不太可能。”滕青山皺眉道“不過,我估計不死鳳凰“小青,現在也該學得她母親絕技,該來了!就算戰爭開始”小青還沒來,我也會乘坐刀篪去一趟鳳凰之島。請小青,甚至于,將她母親請過來。” “有小青在,擊潰天神宮不可能。可是,保住歸元宗,有九成把握。”滕青山只是保守說法。 “若她母親來,擊潰天神宮都有可能!保住歸元宗,更是絕對沒問題。”滕青山說的很有力。 諸葛元洪蒼白臉上,露出一絲輕松。 伸出手諸葛元洪輕輕拍了拍滕青山肩部,低沉道:“能有九成把握,還有何奢求?既然這樣青山,那我們就迎戰吧!” “嗯。”滕青山心中也滋生出一絲火焰,充滿戰意的火焰。 這次,虧青山你了。”諸葛元洪看著滕青山。 在血雨腥風,風雨飄搖之際,九洲大地可能會有不少宗派因此而覆滅,可是同樣,在這種戰火不斷的時候,也是真正英雄豪杰崛起成名的時候,這種時候,也會有宗派趁此機會崛起。 劫難來臨,有人覆滅,有人強大。 靠的就是人! 而這次劫難,歸元宗有滕青山! 從這一天開始,整個歸元宗就開始暗中進行準備,作為一個有著千年歷史的古老宗派,作為地處揚州中心富饒之地的宗派,而且還坐擁紫金礦藏等,歸元宗的人力物力還是非常強大。 一旦進入備戰狀態,整個揚州幾乎每一個小城,乃至一些山莊,都有著歸元宗的探子。 歸元宗,已經準備好一切! 如果說整個九州大地上,如今最恐懼天神宮的,無疑就是青湖島! 再滅掉洪天城后,重要略有點頭腦的人都能明白,如今天神宮一旦要擴張,只有,個方向”南下進攻揚州。而揚州就是青湖島的地盤,雖說歸元宗也是揚州的,可畢竟歸元宗還在揚州腹地。 就算天神宮開戰,恐怕也要打上數月,天神宮大軍才能殺到距離北部邊境近兩千里江寧。 青湖島,劍刃山上。 因為如今處于非常時期,所以整個青湖島的權力中心變成了劍刃山,連青湖島島主‘鐵攀,也是住在劍刃山上來處理各種情報消息。 瞎子劍圣更是第一時間知道各種有關天神宮的情報。 論情報人員數量,滲透之廣,最驚恐的青湖島,要比歸元宗要強很多。 所以,情報也更詳細。半夢超速更新。 “呼。”鐵攀看著手中情報,長松一口氣。 “鐵攀,這天神宮要用兵了?”不遠處盤膝靜坐的瞎子劍圣突然開口。 坐在亭子下翻閱著大量情報的鐵攀,轉頭笑道:“師祖,前段時間我們懷疑這天神宮要用兵,不過現在看來,根本不是。我們懷疑的兩支軍隊也都是正常的調防,整編。至少,到如今邊界可沒有集結軍隊。!”瞎子劍圣也松一口氣。 天神宮要打揚州,那么,最起碼要在邊界集結軍隊。現在根本沒看到集結軍隊,自然不必擔心。 也對,天神宮的草原大軍已經慢慢退回大草原。看來,這天神宮滅掉逍遙宮,洪天城,也是傷筋動骨。得好好休養生息,好好經營青州,幽州二地。”瞎子劍圣沙啞聲音響起,不過鐵攀,你千萬不能大意。現在他不動手,那將來動手,將更可怕。所以”必須給我將天神宮所有動靜探查清楚。”我青湖島,也得做好準備。”天神宮的存在,就像一座大山,壓得青湖島不敢有一絲松懈。 揚州的兩大宗派都那般緊張,可是作為九州大地上最古老的禹皇門卻是一點都不緊張,弟子們依舊和過去一樣瀟灑自在,悠閑的很。 在他們看來,天神宮強大又如何?難不成敢攻打禹皇門不成? 所有禹皇門弟子都有著莫名的自信。 禹城城外,熊瞎子山脈深處。 吼傾”一頭頭黑熊,或者高達兩丈的成年巨型黑熊,或者憨態可掬的小黑熊,一個個正或走,或爬,在那十余座宮殿周圍玩鬧著,在這些黑熊當中,時而就有一些俊男美女走過。 在這,野獸和人類卻相處的非常好。 十余座宮殿中最高的圣殿當中。 禹童海和柳夏二人仿佛一道風正朝圣殿第七層飛去,沿著樓梯打著旋,很快就飛到第七層。 “師伯實在太謹慎了。前兩天,情報上都說了,天神宮已經將荊意的容卿之名除掉。師伯還是擔心……”禹童海心中不滿,可當飛到第七層的時候,他臉上立即浮現出笑容,不敢表現一絲不滿。 第七層,是如今禹皇門輩份最高的,黃天勤,的靜修居所。 “坐。”盤膝坐在那一身黃色袍子,鬢角生白發的少年模樣虛境強者,黃天勤,盤膝而坐,淡然開口。 柳夏和禹童海相視一眼,也都坐下。 “查清了?”黃天勤開口道。 “嗯。”禹童海點頭道“師伯,前兩天情報不詳細,現在已經完全搞明白了。那荊意可能脾氣太過執拗,和天神宮宮主‘裴三,對上,令裴三大怒。撤去其客卿之位,甚至于連荊意的妻子,李珺,的圣女之位,也被除掉。”“哦?”黃天勤微微點頭,知道因為何事,荊意和裴三對上?”不知。”禹童海搖頭,隨即一笑,不過師祖,那裴三可是天神宮宮主,洞虛強者。肯定很是孤傲……上次那荊意,奪得兩套神甲。卻將好的留給自己,送次一等的給天神宮。肯定引起裴三的不快。以荊意個性”雙方崩掉,也不奇怪。”“師伯,這兩套神甲,本該是我禹皇門的。”柳夏也低沉道“若非這荊意追逐,六耳鉆地鼠帶著尤石金過來,自然落到我們手上。可恨,這荊意身為虛境強者,卻不要臉。硬是說,沒得到神甲。”黃天勤臉上露出一絲冷笑,輕聲道:“奪我禹皇門之寶,絕不能姑息。”禹蠻海,柳夏也都連贊同。 “不動手則罷。”黃天勤冰冷道“若動手”必定要讓這荊意毫無還手之力,一舉除掉。”“這荊意有一頭善于飛行、鉆地的妖獸。你們可有應對之法?”黃天勤看向二人。 旁邊禹童海眼睛瞇起,自信道:“師伯,我有十成把握之法,除掉荊意,奪得洪天神甲。” 201031119:50211.140.18.5樓 201031120:14211.137.199.7樓 201031120:19220.166.4.8樓 201031120:21211.136.28.9樓 松楓島,你就讓我好好的愛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