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6 撕破臉

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二十六章撕破臉? 滕青山讓李珺、六足刀篪呆在外面,他背負著開山神斧和裴三一道進入洞窟內。 沿著深邃洞窟走了許久,來到一間靜室中,隱隱有一絲光亮從墻壁縫隙中映射進來。 “坐。”裴三盤膝而坐在低矮石桌前。 滕青山坐在裴三對面。 說吧,什么事?”裴三淡笑道。 “宮主。”滕青山皺眉道“聽說宮主你調遣大軍,特別還調遣了神衛軍,血蓮軍以及屠元衛,準備南下攻擊揚州?”有此事。”裴三點頭。 “宮主這三支精英軍隊的確強大,特別是屠元衛一萬兩千名一流武者。這是一股非常恐怖實力。如果我料得不錯,這屠元衛應該是靠,北海之靈,才建造出來的吧。”滕青山笑道“當年大延山一役,據傳可有不少“北海之靈,出世。” 當年北海之靈引起各大宗派爭奪,雖然是秘密,可是對虛境強者而言,卻算不上秘密。 “正是。”裴三依舊點頭。 “宮主,屠元衛實力很強。天神宮的人馬實力,我也得豎起大拇指。”滕青山這番話令裴三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人都喜歡聽好話,可滕青山話題一轉:“可是,據我所知,當年得到北海之靈的,應該不止宮主你這一方吧。”裴三眉頭微皺。 “此次宮主一滅青州逍遙宮,二滅幽州洪天城。如今更要進攻揚洲!你說天下人怎么想?且不說其他宗派,首先,這揚州青湖島肯定是誓死抵抗。而兔死狐悲恐怕那射日神山知道,青湖島一完蛋,他們射日神山也會接著完蛋。所以,射日神止的兩大虛境強者,一大虛境妖獸。去幫助瞎子劍圣,一點不奇怪。”滕青山鄭重說道。 裴三笑著點頭:“對。” “宮主,你如今已經有北部大草原,幽州,青州三地,統領的子民近十億之多。禹皇門,贏氏家族,摩尼寺早已經戒備。宮主滅揚州,又意在炎洲恐怕,最南邊的摩尼寺也會忍不住吧。” “論兵馬!” 當年得到北海之靈的,有幾家。人家也能造就出強大的一流武者組成的軍隊。加上禹皇門,摩尼寺等輔助射日神山,青湖島。那么,出現一支超過萬人的一流武者軍隊,并不奇怪。” 論虛境強者。” “射日神山和青湖島,就是四個!摩尼寺,禹皇門如果容忍就算了,可是如果他們不忍了,爆發了!那么恐怕就不單單是四個虛境了。而是七個八個,乃至超過十個虛境強者!” “兵馬不比你少,又占據地利。如果摩尼寺等也出手,恐怕滕青山嘆息一聲”宮主上次李朝兄斷臂。敵人僅僅是洪天城罷了。可若是這次再攻打揚州,一旦摩尼寺等爆發恐怕天神宮也得有虛境隕落,甚至于不止一個。宮主,你忍心如此?” 裴三眉頭一皺,李朝的斷臂的確是裴三心中一根刺。 李朝從小被裴三培養,幾乎當成兒子一樣看待。李朝斷臂,裴三也是暴怒不已。 必須得承認滕青山這番話刺中裴三要害。 “宮主,如果你忍上十幾二十年。”滕青山又道“以青州,幽洲,大草原之地域廣闊,人口數量,十幾二十年后,根基扎實。三州之地湊出千萬大軍,都不是難事。到時候千萬大軍南下一路摧枯拉朽,何人能擋?” “就算摩尼寺,論地盤根基,也不及天神宮。” “而十幾二十年后,若宮主再有所突破。到時候,實力更強。率領大軍縱橫天下,把握要提高數倍。” “若是隱忍過百年,以三州之地之繁華,天神宮再增加兩三個虛境,也并非不可能。到時候,天神宮勢更大,比之摩尼寺都更勝一籌。 不戰便已經勝了。”滕青山笑道“宮主,你自己考量。 是現在去拼的頭破血流傷筋動骨,甚至于死掉數名虛境。還是隱忍待得實力鞏固,一路摧枯拉朽獲得大勝。兩者,宮主自己選。”裴三皺眉。 滕青山說的的確很有道理,不過裴三的思考角度和滕青山不同,他想要做的事情,也不是滕青山所能想的。 “哈哈,呼和。”裴三忽然笑了。 “宮主選好了?”滕青山倒是冷靜。 輩三笑看著滕青山:“虛境強者常年閉關,這談判辯駁一般不擅長。不過我觀呼和你,對于勸說,談判上頗為精通啊。我承認我都被你說的有些信心動搖了。” 滕青山心中一驚。 情況不妙! “呼和你來勸我,應該是為歸元宗吧。我聽說,你和歸元宗頗有交情。”裴三不回答,反問道。 “對,歸元宗當年對我有恩。”滕青山回答道。 裴三點頭:“知恩圖報是好事。呼和,實話對你說,此次對揚州用兵,早在計劃當中。自然不可更改。而且對于各種情況發生,我也是胸有成竹。”裴三臉上的微笑 讓滕青山看不透“歸元宗對我有恩。”滕青山低沉道“我不想看到它滅宗。”如果我揮軍南下,一路攻克,攻克那江寧郡的時候,你是不是會出手與我為敵?”裴三雙眸隱隱有著一絲亮光,看著滕青山。 為敵? 滕青山盯著裴三,牙齒間吐出一個字:“是!”好。”裂三微笑點頭,這才算好漢。為了恩德敢和我天神宮硬抗。”不過我再欣賞你,也沒用。”裴三淡笑道“南下侵入揚州,我天神宮計劃數百年,隱忍數百年,如今爆發就是為了占領數州。 數百年的隱忍豈會因為你這番話,豈會因為我對你的欣賞就改變?呼和,你走吧,你現在可以讓歸元宗的人盡量遣散掉,潛伏起來準備東山再起。”滕青山臉色有些難看。 “宮主,你欠我一個人情。”滕青山低沉道。 “對。”裴三點頭。 “我用這個人忙,希望宮主你不進攻揚州。”滕青山盯著裴三。 “用這人情?讓我不攻打揚州?”裴三一怔,露出一絲苦笑“看來我是作繭自縛啊。”滕青山屏息盯著裴三。 “哈哈裴三不由朗聲大笑起來,笑聲在靜室內回蕩震得不少碎石粉滾落,只見裴三猛地站起,滕青山也連站起。 裴三端起放在靜室角落的一壺酒,仰頭就喝了一口,隨即轉頭雙目如電,盯著滕青山:“呼和,你太瞧得起我裴三了。我裴三的人情,可及不上攻克揚州重要。你讓我幫你殺人可以。可是,讓我停止攻克揚州,僅僅我欠你的人情,還不夠我那么做。”“那加,你欠的一份重謝承諾呢。”滕青山紙沉道。 “還不夠。”裴三頭發猛地飄蕩起來,冷視滕青山,你到現在還沒明白?攻城略地占領一州,這乃是千秋大業。一個人情一個承諾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攻占揚州,我事在必行。你就別多費心思了。” 滕青山氣的臉色發青。 這裴三,的確是梟雄般人物,人情,承諾?盡可以用一句,人情及不上攻克揚州重要,就可以推諉過去。這種人,如果遇到滕青山讓他不愿做的事情,他也可以來一句,這人情還不值得我那么做,。 人情到底有多重,全憑裴三一張嘴了。 “不過,這人情和承諾,倒是可以換的一郡,保這歸元宗傳承,你說可好?”裴三微笑道。 “人情加重謝承諾,換取一郡之地?”滕青山略微遲疑,而后便看著裴三,“宮主,一言為定。”好。”裴三點頭“既然如此,那么,在揚州境內,在最北邊的楚郡,或者南邊靠近蠻荒的,南蠻郡”這兩郡你選一個,讓歸元宗駐留吧。”什么?”滕青山愣住了”宮主,我說的可是江寧郡!讓歸元宗呆在江寧郡。!”哈哈江寧郡?”裴三大笑著看著滕青山“呼和,你不是傻子,難道不懂?這江寧郡地處整個揚州中部,是繁華之地。而且禹揚大運河更是從中而過,如此重要位置,我豈會讓其他宗派占領?”“要選就選最北邊楚郡,或者最南邊南蠻郡。一個人情加一個承諾,也只值這兩郡中一個。”裴三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表情冷了下來。 心也冷了下來。 對一個宗派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根基! 就好像天神宮,雖然如今已經占領青州,幽州,可是根本還未經營。控制力還很簿弱。 對歸元宗也一樣,歸元家在江寧超過千年,可謂根深蒂固。就算是偏遠小山村也知道江寧的,天,是歸元宗!這種凝聚力,并非十幾二十年能成的,十幾二十年最多控制,而人心所向,卻是需要一代代,數百年乃至上千年。 舍棄江寧郡,跑到偏遠陌生的南蠻郡,或者楚郡,? “師傅當初也說過,能讓歸元宗留在江寧,也就行了。沒想到這裴三如此心狠。”滕青山氣急。 “大不了,戰就戰!”“這天神宮滅掉青州耗費數月,滅掉洪天城也是近半年時間才成。滅揚州青湖島,恐怕耗費時間要更多。不死鳳凰,,小青,按照當初約定,應該最遲還有一兩個月也該到了。戰就戰!等小青一到,以小青速度群攻能力,配合六足刀篪。有天神宮哭的。”滕青山,沒其他辦法。 只能賭! 賭,不死鳳凰,在歸元宗被攻下之前到。 “大不了,來不及的時候,我乘六足刀囂去一趟鳳凰島嶼,直接去請它們來。”滕青山做出決定。 決裂! 為了歸元宗,只能如此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