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5 松陽山

服裝:妝容:數碼: »»»第二十五章松陽山 諸神島 其他操作 版本信息 插件版本:V7.0 插件郭鑫 插件升級: 適用系統:DZ7.2 支持網站: 《九鼎記》我吃西紅柿第二十五章松陽山 龍炫烽 背景顏色 文字顏色 “真有身孕?”雪蓮教主一聽,一怔,隨即情不自禁摸了摸自己眼皮,裝作一副揉眼睛沙子一樣,旁邊裴浩心中暗笑不已,他這個侄女一般丟面子難堪的時候都會去揉眼睛摸眼皮。 此刻的雪蓮教主,的確難堪啊。 “這雪蓮教主真是……”滕青山心中暗笑。 不過雪蓮教主應變也極快,揉完眼睛后,一副驚訝表情看向李珺,笑罵道:“小珺,你有了身孕,這樣的大事竟然也不告訴師傅。你還有沒有將我當成你師傅。” “師傅,之前我……”李珺有些尷尬。 之前在雪蓮教總壇的時候,雪蓮教主一番訓斥滕青山,滕青山又回敬一些話,而后拉著李珺就走。哪有時間,哪有適合時機,讓李珺說‘我有身孕’這樣的話? “小珺你有身孕,養胎最重要。你暫時不當代教主這事情,我同意了。不過,等你孩子生下來后,我雪蓮教的代教主,還是要你當。”雪蓮教主瞥了一眼滕青山,嘴里還說著,“我裴雪蓮的弟子當不當代教主,她丈夫說話可做不得準。” 滕青山只是笑笑,還不至于和雪蓮教主斗氣。 “裴浩兄。”滕青山看向裴浩,“我是有要事要見宮主,煩請你告訴我,宮主他到底在哪!” “我爹閉關,你為何要見?”雪蓮教主皺眉道。 “自然是有重要事。”滕青山不想和這些人多說,說了也是浪費時間。 “那就不可以見。” 雪蓮教主也和滕肯山叫起勁,“我爹閉關,乃是重要大事。如果我爹正在頓悟的緊要關頭,被你打斷了,那怎么辦?你賠得起我爹的損失?”被雪蓮教主這么一說,裴浩也有些猶豫了。 的確,若是在頓悟關口被打斷,就麻煩了。 “哼!” 滕肯山臉色一沉,再也懶得勸說了,直接道,“雪蓮教主,你應該知道……你爹他欠我一個人情,還欠我一個重謝的承諾。” 雪蓮教主、裴浩等人都是一怔,這事情他們都知道。 “我現在,就是要你爹還人情!” 滕青山冷漠道,“怎么……你不會不讓你爹還人情吧?” 人情債最是難還,現在滕青山指出來說要裴三還人情,在場的人個個都是有身份的,自然不會賴皮……一時間裴浩、獸王‘烏侯’、天神‘蘇蒙特’幾人彼此相視。而后還是裴浩笑著道:“既然呼和兄,有重要事情要請宮主出手,也好……嗯,烏侯,你就隨呼和兄走一趟,去見你師傅。” 獸王‘烏侯’笑著走過來:“呼和,請吧。” 滕青山微笑點頭。 “小珺,我們走。”滕青山和李珺一道上了六足刀篪,而獸王‘烏侯’則是盤膝坐在六足刀篪背部前端。 三人在刀篪背上的確略顯擁擠。 幸好,滕青山和李珺是夫妻,二人依偎在一起。 “吼~~”六足刀篪低吼一聲,立即沖天而起,直接朝北方飛去。 仰頭看著六足刀篪離去,那天神‘蘇蒙特’離開去,庭院中也只剩下裴浩和雪蓮教主,以及那在庭院角落的雷電神鷹。 “雪蓮,你這次是怎么回事?”周圍無人,裴浩才皺眉訓道,“你不是不懂得規矩……怎么這次這么失態。”雖然裴雪蓮脾氣蠻橫,可也是一教之主,這么多年下來,應該懂得不少規矩的。 “五叔。”裴雪蓮哼了一聲,“失態?哼,對這呼和還用給他好臉色看?” “當初,爹想方設法要讓這呼和加入我天神宮。可是呢,這呼和百般拒絕。”裴雪蓮冷笑一聲,“而后我讓小珺當我雪蓮教代教主,也算拉攏這呼和……之后,我待這呼和,至少還是有笑臉的吧。” “可是……” 裴雪蓮眼眸中寒光一閃,“可是這呼和,在洪天城外,讓那六足刀篪根本不盡全力……否則,大師兄豈會斷臂?” 的確,當時裴三和雷電神鷹都想方設法阻攔,而六足刀篪并沒拼命施展出尖刺。在六足刀篪眼里……它的朋友只有滕青山和李珺,而且以它智慧也知道,天神宮的人和滕青山并非一路。所以當時它雖然幫忙,卻沒盡全力。 “就算盡力,那尖刺,也不可能射穿尤石金身上的洪天神甲。”裴浩辨駁道。 “不管如何,六足刀篪沒盡力。”裴雪蓮冷笑一聲,“單單這事,我還不至于遷怒于他。可是,那尤石金逃跑時,我爹重傷了六耳鉆地鼠,當時我爹召喚那六足刀篪去幫忙,可六足刀篪呢,卻是飛向呼和了。” 裴雪蓮冷笑連連:“這呼和,私心極重!” “從頭到尾,他根本沒將他當成我天神宮的人。就算奪得那兩套神甲,而后送與一套給我爹,可是他留下的一套,是洪天神甲!這可是僅次于至高戰甲的。”裴雪蓮不屑的很,“自那開始,我就知道,這呼和心底,早已經和我天神宮劃清界限。送與一套神甲,還博得一個重謝承諾。我真是替我爹不甘心。” 裴浩一怔。 “五叔。對于這樣,骨子里從沒想過加入我天神宮。而且,我天神宮也得不到他身上好處。對這樣的人,我還用擺笑臉?罵他幾句又怎地?不罵他,他一樣不加入我天神宮。罵他,難道他敢反了?”裴雪蓮嗤笑一聲。 裴浩暗嘆自己這個侄女,心底看得倒是清楚。 一旦認定呼和不可能加入天神宮,態度立即大變——跟我一個幫派的我罩著你,不跟我一個幫派,踩你幾腳又怎地? “你啊,這樣太得罪人。你爹說過,不要和這呼和為敵。”裴浩搖頭道。 “我真不懂,我爹到底怕他什么,一個沒虛境大成,加上一頭妖獸?我爹可是一聲令下要統領數州的人物。何必和這呼和廢話。呼和的心思,根本不在我天神宮。”裴雪蓮搖頭,忽然裴雪蓮一笑,“五叔,你猜,他這次為何來找我爹?” “應該是和此次攻打揚州有關吧。”裴浩說道。 “對。” 裴雪蓮自信笑道,“這呼和此前三番兩次幫助歸元宗,而且根據我情報,聽說,歸元宗曾經有恩于這呼和。恐怕,在這呼和心里,我天神宮的重要性,還不及這歸元宗在他心中重要性!” “我們要打揚州,他估計是擔心歸元宗,所以,來求我爹了。” 裴雪蓮冷笑,“五叔,你說,這種人怎么可能加入我天神宮。就算加入,也是進來當奸細。” 裴雪蓮說的沒錯,滕青山根本沒將自己當成天神宮一員,早點劃清界限,將來也好相處。否則雙方弄的不清不楚,將來滕青山要掌控整個揚州,和天神宮對峙,大家臉面都不大好看。 若是陰險的人。 現在加入天神宮,混的風生水起,讓天神宮沒戒心。 待得羽翼豐滿,立即一腳踹開天神宮,占據揚州。這樣當然輕松的多,可是滕青山做不到這步。 他只能做到,雙方一開始劃清界限。 幽州境內,今天早晨起了大霧,六足刀篪就在霧氣中不斷飛行著。 “看,前面那座高山,名叫松陽山,就是師傅閉關的地方。”獸王‘烏侯’遙指前方霧氣中顯得朦朧,但是高聳入云的一座大山,隨著六足刀篪極速飛行,這座松陽山在視野內也是越來越大。 “嗯?李朝兄也在這?”滕青山驚訝道,他已經感應到這松陽山內兩名虛境強者氣息。 “嗯。” 烏侯嘆息一聲,“大師兄斷了一臂,劍法受到影響。這次陪師傅一起閉關也是改變劍法,適應獨臂。”話音未落,六足刀篪已經降臨在了松陽山的半山腰上。 云霧騰繞的松陽山,景色很美。 如今剛入秋,在南方揚州還有些炎夏的熱氣,可是在這北方幽州早晨已經很冷了,山上草木上都隱隱看到冰霜。 滕青山、李珺、獸王‘烏侯’以及那六足刀篪,一道朝裴三、李朝二人閉關所在走去,人未到,可是他們已經感應到道道凌厲的劍氣,周圍大量的樹木已經倒塌,植物斷掉、莖葉亂飛…… 在半山腰空地上,一名獨臂黑發白眉男子,正施展著劍法。 一招一式,劍不快,也沒灌輸真元,可是卻有一種撕裂天地的凌厲感,周圍空間都出現道道劍氣。 “呼!”長呼一口氣,獨臂黑發白眉男子插劍入鞘,朝不遠處幾人走過來,朗聲笑道:“呼和兄,怎么來到這了……哦,恭喜。”李朝驚訝看了一眼李珺,“沒想到這些日子不見,呼和兄要當爹了。” 提到這事,滕青山心中自然而然一陣喜悅,笑看身側李珺一眼。 “李朝兄,我有事要見宮主,宮主他……”滕青山看著李朝。 “師傅他在閉關,這——”李朝有些遲疑。 忽然—— “哈哈,呼和,你即將成為人父。不在家等孩子出世,卻跑到我這,看來是有大事啊。”披散著頭發,穿著寬松月白色袍子的裴三,從陰暗洞窟中大步走了出來,一臉笑容正看著滕青山。 如果你喜歡本文,給你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