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24 閉關

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二十四章閉關 偷偷摸摸? 這一番話說的滕青山臉色難看,如果是劍宗宗主李朝”獸王,烏侯,等人,恐怕對于發飆的雪蓮教主,只會笑笑就過去了。李朝等人都知道雪蓮教主這蠻橫的脾氣,可他們和雪蓮教主關系親近,從小一起長大,好似親兄妹一般,自然可以當作沒聽到。 可滕青山,和這雪蓮教主關系還沒親近到彼此嗤笑怒罵的程度。 “師傅。”李珺連道。 “小珺,你給我閉嘴。”雪蓮教主微微揚起下巴,看著滕青山一 眼“呼和,你要記住你只是我天神宮客卿,可不是我天神宮的人。這些情報你還沒資格看。” “雪蓮教主,我就不打擾了。” 滕青山強忍怒氣,一拱手轉頭就要帶著小珺走。 “別急著走。”雪蓮教主露出一絲勝利的笑容“呼和,我只是以小珺師傅的身份說你幾句。你也是一代人杰。別做這種偷偷摸摸事情,丟份!之前說小珺身體有恙不讓她管事。現在,又讓她幫忙找情報。真是我到現在,也沒看出小珺身體有啥恙。” 滕青山轉頭看著雪蓮教主,冷哼哼一聲。 “雪蓮教主,你是宮主女兒,又是李珺師傅,我敬你。”滕青山目光冰冷“不過。你的話說的對,我不是你天神宮的人,我是客卿! 所以,你也別在我面前意氣指使,我可不是你仆人。” “就算在宮主面前,我也是客卿。”滕青山雙目凌厲。 雪靠教主一窒:“你一” 這些年,誰敢跟她頂嘴? 至于情報當初還不是你天神宮讓小珺當代教主?代教主自然有翻閱情報的權力,我是她丈夫,她告訴我難道不對?”滕青山很清楚當初天神宮讓李珺擔任代教主,就是想將他一起綁在天神宮這條大船上。 “你,你”雪蓮教主想說什么,可滕青山站在理上,她氣的不知道該怎么辯駁。 “還有。”滕青山冷漠道“小珺她的確身體現在需要調養,她如今已經有了身孕,所以,我才讓她暫時別管雪蓮教的事。既然,小,珺管你雪蓮教的事,知道你雪蓮教的情報,而后告訴我,惹得你這么不高興。 那也沒其他辦法,」小珺是我妻子,我是她男人。她當然得告訴我。” “為了不泄露你天神宮情報,又不讓小珺難做,從今天起“這代教主”小珺就不當了。” 滕青山一拱手“雪蓮教主話盡于此,找宮主的事也不勞煩你了。告辭!” 說完,滕青山抓著想說什么的李珺,直接躍上六足刀篪。 走!” 滕青山指向東方。 “吼~~”六足刀篪嘶吼一聲,迅速騰空而起。 “這,這個呼和,這個呼和!”雪蓮教主氣的臉都漲紅了,胸部不斷起伏,喘息著“這家伙太,太,,這么多年,誰敢這么和她說話。 身孕?說小珺有身孕?我就沒看到小珺肚子變大。” 撒謊,也不找個好點的理由。” 雪蓮教主氣的站在原地好一會兒,待得怒氣漸漸消散,雪蓮教主腦袋才清醒靈光起來。 雪蓮教主抬頭看向東方:“他是去的東邊?哼哼看來腦子不笨,知道跑到那去找我爹。不過你想見我爹,我就讓你見不到。 一個閑散虛境,也敢在我面前這么囂張。”雪蓮教主氣的牙癢癢的。 跟著她爹這么久,眼光自然光了。一個虛境強者,雪蓮教主的確沒放在眼里。 此刻她還沒意識到是她自己囂張。 “塵叔,走。” 雪蓮教也是躍上雷電神鷹,遙指向東方。”呦,雷電神鷹鳴叫一聲,朝東方迅速飛去。 高空當中。 六足刀篪正破空飛行,周圍一片狂風呼嘯,滕青山和李珺依靠在上面。 “小珺,我不會讓你難做的。大不了,以后我盡量避免和你師傅她見面。這不就成了?” 滕青山笑著拉著李珺的手”不過說實話,你這個師傅,實在看我不慣。而且我也看不慣她你這個師傅年紀也很大了。不過我怎么看她好像一點做人都不懂,好像從沒感受過人情冷暖似的。” “師傅她是宮主女兒,自然高高在上,一直沒受過什么委屈吧。” 李珺猜測道。 滕青山心中無奈。 和那雪蓮教主接觸次數雖少可卻很容易就看出”這雪蓮教主是一個沒什么城府的人,對喜歡的人很喜歡,比如對李珺。不過就算對喜歡的人,說訓斥就訓斥。完全自我為中心。 對誰不滿也是表露在外表說話也是一點不留情面。 雖然之前那般難堪,讓滕青山也是一肚子火。可是他卻明白,這種不管憤怒、喜歡,不滿都表露在外表沒一點城府的人,并沒有什么威脅。 “小珺有這樣的師傅,總比,有一個陰險一肚子陰謀詭計的師傅,要好的多。”滕青山自嘲一笑。 小珺,前面就到了。”滕青山開口道。 “宮主會在那嗎?”李珺不確定道。 “我也不清楚。”滕青山搖頭“不過,按照之前看的情報,血蓮軍,神衛軍,屠元衛,這三支最重要軍隊都集結在這。那么,就算宮主裴三不在這,那天神蘇蒙特,等人,至少也在這。蘇蒙特等人至少不像雪蓮教主那樣會斗氣。” 之前,沒從雪蓮教主口中套出裴三在那。 滕青山心中一動,便來到這。 這是一座森嚴的巨大軍營,神衛軍,血蓮軍以及屠元衛,如今都駐扎在這。 當滕青山、李珺乘坐六足刀篪俯沖而下的時候,此時天際已經有了一絲蒙蒙亮,在東方天空邊緣更是有了一絲魚肚白。 滕青山和李珺降臨在一座挺雅致的庭院當中。 “哈哈,呼和兄,什么風把你吹來了?”一身白袍的裴浩,笑吟吟走了出來。裴浩比他哥,裴三,少了一絲傲氣,多了一絲敦厚。 “裴浩兄。”滕青山笑著拱手。 嗖!嗖! 仿佛瞬移一般,兩道流光出現在庭院當中,化為二人,正是穿著寬松黃色僧袍的大和尚,蘇蒙特,以及外披一件青色袍子內穿神甲的獸王,烏侯,。二人一出現,都笑著向滕青山拱手:“呼和兄。” 蘇蒙特,烏侯兄。”滕青山笑著拱手。 “哈哈恭喜啊呼和。”烏侯目光落在李珺身上“看來,要當爹了。”如今李珺腹中胎兒已經有了心跳,脈搏,也有了一絲生命氣息,雖然極為微弱。可是在場的可都是虛境強者,當然感應得到。 “呼和兄,這可是大喜事。”裴浩也哈哈笑起來,那大和尚也笑的瞇起眼。 “正因為小珺她有了身孕,所以這段時間我一直在陪著小珺。不過這次是有要事,才趕過來。”滕青山拱手道“三位我想問問,宮主他現在在哪。我有要事要見他。” “宮主?” 大和尚,蘇蒙特,和烏侯相視一眼,同時看向裴浩。裴浩笑著開口道:“呼和,我三哥他現在正在幽州一個隱秘之地靜修,因為這次攻打揚州,要等那八十萬大軍集結。所以,大概還要大半個月時間。” “而且,攻打剛開始,也不需要三哥出面。待得到后期,才需要三哥出面。”裴浩微笑著“所以,三哥他趁此機會,準備閉關一個月。三哥閉關期間,是不允許任何人打擾的,呼和你想見宮主,還真有點麻煩。” “閉關?” 滕青山一怔,有些無奈。 他也知道,虛境強者們幾乎每天都修煉就算妻子“小珺,懷孕,除了照顧小珺,滕青山就是練拳。這已經深入他們的骨子里! 而裴三,作為洞虛強者。自然也渴望著能夠達到最高的至強者境界! 九州大地有史以來,洞虛強者有很多,或許洞虛強者在某一階段的數百年中名氣極大,可是待得數千年后,后代人們回憶起來,最多嘖嘖贊嘆幾句罷了。人們最崇拜地還是至強者! 四大至強者禹皇,秦嶺天帝,李太白,釋迦祖師。哪一個的名字不是猶如太陽一般耀眼? 洞虛強者們誰不想突破,達到至強者境界? “裴三閉關一個月。”滕青山皺眉,他能理解,如果是他也不會浪費時間,可是,他現在可急著要見裴三。攻打揚州的命令,是裴三發出的。自己現在就算和獸王,裴浩等人說,獸王等人也無法做主。必須去找裴三。 “不知,宮主現在在哪?”滕青山盯著裴浩。 “這””裴浩有些遲疑。 忽然,裴浩,獸王,烏侯”天神,蘇蒙特”包括滕青山都抬頭看天,只見一道電光一閃就落在庭院當中,體型龐大的雷電神鷹將庭院角落一塊地方給完全占據了,顯得雍容的雪蓮教主一躍而下。 “我就知道你在這。”雪蓮教主看了一眼滕青山,隨后跑到裴浩身側。 “五叔,這個呼和是想見爹吧?”雪蓮教主開口道,裴浩點點頭,雪蓮教主又接著道,爹現在閉關,你們可都知道,爹閉關是禁止任何人打擾的。所以你們誰都不準告訴這呼和。” 雪蓮教主說著目光看向天神蘇蒙特,和獸王烏侯,這兩名虛境強者不由相視無奈一笑。 “教主……”滕青山皺眉,開口。 “哼。”雪蓮教主見滕青山吃癟模樣,不由覺得暢快“喊教主也沒用,剛才還說小珺有身孕,你以為我這么好騙?”說著,雪蓮教主目光洱故意在李珺腹部掃視兩下。 旁邊的裴浩拉了拉雪蓮教主。 “嗯,五叔?”雪蓮教主有些疑惑轉頭。 裴浩有些哭笑不得的低聲道!”雪蓮啊,這個李珺,是真有身孕,我們都能夠感應到她腹部內微弱的生命氣息。” (第三章到~剛繼續寫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