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3 刁難

后半夜,六足刀篪正在青州高空飛著。 夜風很涼。 “到了。”滕青山擁著李珺,俯瞰下方無盡大地,李珺則是出一聲吼聲,聽到吼聲的六足刀篪立即朝下方俯沖而去,宛若一道閃電,直接降臨到青州虎躍郡的雪蓮教總壇。 雪蓮教總壇,李珺的住處。 嗖! 李珺,六足刀篪突兀出現在豪奢院子內,不少夜間正在巡邏的親衛們一驚。 “什么人!” 拎著燈籠的親衛們立即靠近,李珺眉頭一皺輕聲喝道:“是我。” 靠近的十余名親衛這方看清,來人竟然是代教主夫婦二人以及一頭可怕妖獸,親衛們連單膝跪地行禮:“殿下。” “將花若叫過來。”李珺吩咐道,花若是李珺的副手。 “是。” 立即有兩名親衛跑開,其他親衛們也都立即走遠,在庭院周圍繼續巡邏。 “青山?”李珺疑惑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皺眉搖頭道“這總壇內,只有你師傅雪蓮教主以及那頭雷電神鷹。并無其他虛境強者,更別說裴三了。”在降臨一瞬間,那幅散足足三十四里范圍的領域,令他對總壇了解的清楚。 “那怎么辦?”李珺一怔。 這次來,滕青山就是專門找裴三的。 “別急,你先看看情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滕青山很清楚,歸元宗查探到的只是蛛絲馬跡,想要知道天神宮真正動向通過雪蓮教這,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有知道真正目的計劃,才能確定如何去勸說裴三。 僅僅片刻。 一名穿著銀色衣衫,腰旬扎著一根紫色絲帶,顯得英姿颯爽的女子跑過來,看到書房大門敞開,內有燈亮,連進入書房,一見李珺和滕青山,連恭敬行禮:“殿下,大人。” 花若。”坐在書桌前的李珺詢問道“這些天我不在,教內可生什么大事?” “教內好像調遣了血蓮軍。”花若恭敬回答道,同時微微皺眉,“好像也調遣些兵馬至于詳細情況如何,我也不知。殿下知道,來往密信我是沒權看的。” 李珺從腰間取出一塊紫色紅牌,朝花若扔去,吩咐道:“花若,你帶我令牌,去一下藏庫,將最近一月所有的密信原件都取來,我要看。” 是,殿下。一花若手持令牌,連恭敬離去,前往藏庫。 雪蓮教總壇,另外一座豪奢庭院當中,正住著雪蓮教主裴雪蓮”以及那頭雷電神鷹。 “塵叔。” 如今還是深夜,裴雪蓮卻是坐在雷電神鷹身側,疑惑聳“塵叔有人來了么?”剛才她還在睡覺,可是雷電神鷹的鳴叫聲卻是直接在她耳邊響起,裴雪蓮知道,只有特殊情況,這和她父親如兄弟般的雷電神鷹才會打擾她睡覺。 僅僅片刻“砰!”砰!曰“砰!” 敲門聲響起。 “進來。”裴雪蓮說道。 只見一名中年婦人走進來,連恭敬行禮:“稟報教主,圣女殿下已經回來了。” 小珺這孩子,我還以為她都忘記,她是我雪蓮教代教主。”裴雪蓮又喜又氣“整天跟她男人在一起,都快忘記我這師傅了。” “教主,圣女殿下剛剛吩咐她麾下的花若,去倉庫將最近一個月的密信都取去了。”中年婦人低聲道“就在剛才和圣女殿下一道回來的,還有呼和客卿,以及那頭全身漆黑,血色雙瞳的妖獸。” “呼和?” 裴雪蓮露出一絲冷笑“這家伙竟然舍得送他妻子來,嗚取了近一個月的密信”小珺是想繼續幫我代管雪蓮教,不對,要管雪蓮教也,不必急著半夜回來。如此焦急肯定是有事情難道是因為爹他準備進攻揚州?” 心中瞬間動過諸般念頭,裴雪蓮瞥了眼中年婦人:“你先退下。” “是,教主。” 中年婦人離開后。 裴雪蓮直接躍上了那頭雷電神鷹背上,單手一指,正是指向李珺所住的地方。 李珺的書房當中。 燭光搖曳,滕青山和李珺二人都翻閱著一個月來的條條密信。 “原來如此。”滕青山看著手中密信“上次我就奇怪,天神宮要滅洪天城,為何死了那么多軍士。原來,是舍不得這支大草原上最精英的神衛軍,。”諸葛元洪那得到的情報太稀少。 而眼前這些密信,將一切都說的很清楚。 “什么。”李珺翻閱到一張紙,驚呼起來。 “怎么了?滕青山也靠近看向李珺手中紙張,屠元衛?一萬兩千名屠元衛?小珺上次來找你我的,是叫曹巖的屠元衛緩領。這屠元衛到底是什么?” “青山,這屠元衛是我天神宮直屬的軍隊,也是整個天神宮最精英的軍隊,能夠成為屠元衛軍士的,最起碼也是一流武者。本來、屠元衛的軍士并不多。據我所知,也才三四千人。怎么現在” 一流武者?”滕青山很清楚一流武者的可怕。 一流武者一躍便是十丈,就算是堅固城墻,只要在城墻上一些匕,箭矢之類,可借力。一流武者們即可連續兩次彈跳就直接越進城內,高大城墻在一流武者眼里根本就沒什么用。 一般數百名一流武者,一個沖鋒,即可輕易且迅打開缺口。 當初在大延山,滕青山將兩鼎北海之靈交給師傅諸葛元洪,后,諸葛元洪更是驚嘆有這兩鼎北海之靈,一萬余名一流武者組成的軍隊,足以橫掃整個揚州。 “原先不多,現在多了?”滕青山心中一動”“小珺,應該是獸王在大延山一役中得到了北海之靈。” “北海之靈?”李珺恍然。 滕青山看著這些密信,皺眉道“十萬神衛軍,四萬雪蓮軍。單單這十四萬精英軍士,就堪比過百萬大軍。再加上最精英的一萬兩千名屠元衛,更是比百萬大軍更可怕。這十五萬兩千人足以橫掃揚州。更何況,還有你雪蓮教一直訓練準備的八十萬軍隊。” “難怪,天神宮敢這么做。”滕青山心中隱隱寒。 如此大軍沖擊,揚州,根本無抵擋。除非,將“火鎏鐵戰甲,讓歸元宗的,龍崗衛,軍士都穿上。 一流武者配上火鎏鐵戰甲形成先天鐵騎軍隊。才能擋住屠元衛,甚至千擊敗屠元衛。畢竟雙方戰甲層次相差很大。 我全力一劍能殺死你,你全力一劍都刺不破鎧甲。 雙方怎么斗? 可是火鎏鐵戰甲,現在還沒到暴露時候。 嗯?”滕青山一轉頭。 “怎么了?”李珺一驚。 “你師傅來了。”滕青山放下密信,遙看門外庭院中,李珺也立即走到書桌外,迎接她的師傅,雪蓮教主,。 刷! 雷電神鷹和雪蓮教主同時出現在庭院當中。 “呦”雪蓮教主笑盈盈地走來,呼和客卿,你不是說小珺身體有恙,不讓小珺再管我教中事情了嗎?今天怎么大半夜趕過來,要看近一個月的密信。我現在可是一頭霧水,呼和客卿難不成你不關心小珺身體了?” 雪蓮教主的話語中帶著刺。 “教主。”滕青山淡笑道“的確是有要事,才著急趕過來。” “哦,什么事能讓呼和客卿你稱上,要事,?”雪蓮教主一副驚詫表情“說來聽聽,看我能不能幫呼和客卿你。” 滕青山也不拐彎抹角“雪蓮教主,不知道,宮主現在在哪?我有要事要見他。” “我爹,他現在忙,沒時間見你。”雪蓮教主一句話就否決了。 “師傅,,李珺低聲喊一聲。 “哼。”雪蓮教主喝斥一聲”你這孩子,是越來越不聽話了。” “嫁出去的徒兒是潑出去的水嘛。”李珺嘻嘻一笑說道,雪蓮教主這時表情才略微好看點,李珺又低聲道:“師傅,呼和他真的有事情要見宮主。師傅你就幫幫忙告訴呼和宮主現在在哪。” 雪蓮教主臉色沉下來,心中一陣怒氣上涌。 從小到大,雪蓮教主的確是沒受過氣。 她對李珺是非常疼愛的,可現在李珺明顯站在滕青山這邊其實所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說,李珺這么做自然是很正常的。可是,雪蓮教主并非一般人。她可是天神宮宮主女兒。一生下來就沒受過氣。 從第一次見滕青山不舒服開始,特別上次,滕青山弄走洪天神甲,更是讓她對滕青山起了惡感。 現在,徒弟又幫滕青山,讓雪蓮教主生出一種自己寶貝徒兒被滕青山給搶奪去的感覺。 雪蓮教主一甩袖,怒哼道:“小珺,你現在是越來趕不聽師傅話了。一心只幫這個呼和。” “呼和。” 雪蓮教主冷視著滕青山,隱隱有著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你深更半夜趕過來,不說我也知道你現在肯定是在查我天神宮要進攻揚州的事。實話告訴你,對,我天神宮是要進攻揚州。而且就在近期!” “這進攻揚州的事,就是我和蘇蒙特大和尚他們幾人調兵遣將的。” 雪蓮教主冷冷道:“事情我都告訴你了,以后想知道什么,盡管問。別老是靠小珺,來偷偷摸摸查我天神宮的秘密情報。” (第二章到協~繼續寫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