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22 禹皇門

九鼎記第二十二章禹皇門!第三篇黑甲軍統領 熱門作品推薦: 深夜時分,今夜又無月色,幾乎是伸手不五指。可滕青山的一雙眸子死死盯著雙手中的那一疊紙張,看完一張又翻下一張,主要觀看諸葛元洪已經圈出的一些情報,越看,滕青山表情越是難看:“沒想到這裴三野心這么大,剛剛艱難滅掉幽州洪天城,如今竟然就準備進攻揚州!” 本來這些天,滕青山心情極好,陪著妻子靜等孩子出世。 可誰想,這個關頭出現了這事。 “。”滕青山合上紙張,看向一旁諸葛元洪“按照情報上描述,的確,這天神宮的確是要動手,進攻揚州了。你說我們現在怎么辦是好?” “能怎么辦?” 諸葛元洪搖頭,一力降十會,這天神宮既然決定出兵。我歸元宗別談我歸元宗,就算是青湖島。也根本攔不住。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走青山你這一條路。青山,你和這天神宮的虛境強者們”””” 嗯,他們我都認識。”滕青山點頭,隨即搖頭“其他人還好,不過天神宮宮主的女兒,也就是雪蓮教教主,對我不怎么待。” 諸葛元洪點點頭。 其實在極速趕路過程中,他只就思量過到底該怎么辦,怎么應付這一場劫難,心中也有了一些計劃。 “青山。”諸葛元洪鄭重道。 “,你說,我聽著。”滕青山也仔細聆聽。 諸葛元洪鄭重道:“現在,我們想用力量阻攔天神宮是不可能。所以,就需要青山你出馬。青山…你最好帶著李珺,去一趟青州。 和別的人談沒用,要就天神宮宮主。和這宮主裴三,親自談!” “怎么談?”滕青山也焦急的很。 裴三這人可不是一般人。 而且能夠隱忍數百年,一遭爆發,先滅青州逍遙宮,再滅幽州洪天城,如今更是要南下揚州。如此威勢,自己三言兩句難道就能攔住? “這談判,首先,你得弄清楚。這輩三為何要如此匆忙進攻。 進攻的目的又是什么。是想滿足野心,還是別有目的總之,你得知道,他要干什么!而后從他的角度來勸說他讓他明白,如今出兵是大不利的。” 而且青山你應該看得出來。” 諸葛元洪皺眉道“如果正常想要占領更多地盤,讓他天神宮更加輝煌,影響力更盛。根本不必如此焦急,因為青州,幽州,沒十幾二十年,天神宮根本沒法將青州,幽州兩地六億子民和他們在一起。 如今他們進攻靠的都是數百年暗中積蓄的實力。” 最穩妥辦法,他們歇息個十幾二十年。在青州和幽州,都訓練出忠誠的數百萬大軍。” “而后,以青州,幽咐,大草原三地之優勢,過千萬大軍,橫掃揚州,炎洲,甚至于可以和摩尼寺一較高下。” 滕青山微微點頭。 青州,幽州剛被攻克,可逍遙宮,洪天城歷史都很悠久,各個城池、各個地方都安插著他們的人馬,早已經是盤根錯節根深蒂固。就,算是現在,都有逍遙宮,洪天城許多外圍人馬,在青州,幽州各地。 天神宮想要真正意義上掌控兩地,的確需要十幾二十年來經營。 “打下地盤,又不好好去經營,那打下再多地盤又有何用?”諸葛元洪皺眉道“所以,我懷疑這天神宮或許有其他目的。當然也不排除天神宮自信十足,想一鼓作氣連占三州。” 滕青山連點頭。 “行,,我這就準備一下,馬上就帶小珺去一趟青州。”滕青山連應道。 “嗯,此事刻不容緩。”諸葛元洪嘆息一聲“青山,如果如果這天神宮,答應讓我歸元宗留在江寧郡。那么,也就行了。我不想你和這天神宮決裂。” 滕青山點頭。 他知道事情輕重,不過他也有制勝法寶。 “小珺,小珺。”滕青山連跑進層,告訴李珺如今的情況,李珺知道后也是大吃一驚,她可是很清楚滕青山的計劃,所以沒多做猶豫,李珺就立即穿上衣服,起床后和滕青山一道離開。 八月初一,當天深夜時分,滕青山穿著一身洪天神甲,帶著李珺和六足刀篪離開了宜城,朝北方飛去,趕往青州。 而滕青山這一去,也決定揚州近三億人命運。九州繁華之地,揚州”到底成為誰的天下?而整個揚州近三億子民中,卻一個個過著自己的日子,他們絲毫不知道,揚州如今陷入最危險的局面當中。 禹州最古老的城池禹城”處于九州之中心。又因為“禹揚大運河,這條要道,令禹城成為九州最繁華的城池。 而在禹城的中央,便是豪奢古老的禹皇宮殿,經過數千年的修繕,維護,擴建,整個宮殿群更顯霸氣,來禹城的商人、武者們,但凡經過這禹皇宮殿群,無不嘖嘖驚嘆。 對外,禹皇門是宣稱此處是老巢。的確,禹皇門門主等人幾乎都在這。 不過唯有禹皇門內極少數核心才知道,在禹城城外的山脈才是禹皇門根基所在,這一座山脈,被禹城郊外當地人稱之為,熊瞎子山脈”因為這山脈中有著不少黑熊族群,而且這些黑熊一般通體漆黑,雙眼瞳孔為紫色。 每一頭黑熊都有著驚人巨力,而且,這黑熊族群當中,還有妖獸存在。 所以,一般獵人根本不敢進入熊瞎子山脈,最多在邊緣打打獵罷了。 這些黑熊族群成為禹皇門根基最好的掩護,在山脈深處,有著接連十余座宮殿。禹皇門的虛境強者們,還有那,裂風龍隼,大多時候都在這。偶爾才會去城內一趟。而且這里距離城內很近。 一旦有什么動靜,他們也能迅速支援。 “,小黑。” “大黑。” 一名綠衣少女將兩顆水果朝不遠處的兩頭小黑熊扔去,這兩頭小黑熊一個略大些,一個略小。顯然都處于幼兒期兩頭憨厚的小熊抓著果子就啃,這一幕令綠衣少女不由露出笑容。 在旁邊不遠處,還有著一些巨黑熊行走在宮殿周圍,有的黑熊肥大的屁股還磨磨宮殿墻壁,顯得悠閑自得,那些黑熊大多都有兩丈高。 可是這些黑熊們,和人類相處的很好。根本不攻擊這里的人。 “師妹,師妹。”一名白袍青年迅速走來。 “師兄?”綠衣少女疑惑看著青年。 “我想柳師祖,你知道柳師祖在哪嗎?”白袍青年連道。 “師祖?我到柳師祖去圣殿了。”綠衣少女遙指不遠處,十余座宮殿中最高的一座”所以,師兄,你還是等等吧。” “圣殿?”白袍青年一驚”黃師祖不是早有嚴令,嚴禁進入圣殿嗎?出什么大事了?” 圣殿第七層中。 只三人盤膝都在上,其中禹童海和柳夏都面有急色,看著一身黃衣的英俊少年,可這英俊少年雙鬢卻是有著白發。這些天來,禹童海,柳夏二人都向找他們師伯,可是他們這位師伯在閉關,直至今日才出關。5樓 師伯,這次,可有突破?”禹童海雖然焦急,可還是說道。 “《九鼎天書》博大精深。”黃衣少年睜開雙眸,淡笑道,不過也正因為博大精深,想要超脫《九鼎天書》的束縛,達到洞虛境界,也是難上加難。先貫通《九鼎天書》,再超脫!” “此次,我略有所悟。” “或許,下次就能達至洞虛境界。”黃衣少年顯得很淡然,到了他這個層次,一次閉關能有領悟,就算不錯了。 “你們這次來?”黃衣少年看著二人。 旁邊柳夏開口道:“師伯,上次我們去洪天城,欲要阻攔那天神宮。奈何,這天神宮宮主,裴三,乃是洞虛強者。連秦十七都奈何不得,所以,我們只能放棄。眼睜睜看著天神宮滅掉洪天城。” “哦,這裴三這么強?”黃衣少年微微點頭“你們做的沒錯。” “師伯。”旁邊禹童海連道”不過這次,按照我們的計劃,那尤石金攜帶的兩套神甲應該落到我們手上。可是誰想,六耳鉆地鼠受到裴三飛刀攻擊受傷。而那荊意乘坐他的妖獸,在地底追六耳鉆地鼠。兩套神甲,被這荊意奪了。當時一我們攔住這荊意,可荊意卻說,他沒得到神甲。” “洪天神甲,被他奪了?,黃衣少年眉頭一皺。 “嗯。” 禹童海雙目銳利“師伯,根據我們的情報曾有人看到,這荊意穿著一身血色戰甲,帶走了他的妻子,李珺,。那血色戰甲就是洪天神甲,。據我們估計,另外一套神甲他應該送給了天神宮。可恨這廝在我和柳師兄面前,竟然還狡辯。” “哼!” 黃衣少年目光一寒,殺機隱現“這荊意,好大的膽子!” “師伯,我們……,禹童海則要開口。 “不過這荊意和天神宮關系密切。”黃衣少年皺眉道“別急,這天神宮愈是囂張,滅亡就很快到來。待得天神宮滅亡,再對付這荊意不遲。” 禹童海和柳夏相視一眼。 果然……” 他們這位師伯,還是這種子,沒把握事情絕對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