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21 危急

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二十一章危急! 府邸內專門配備了大夫。 這大夫來檢查一次卻根本沒發現李珺有,喜脈”不過待得三天后,嬰兒胚胎又長大些,這大夫總算摸到了喜脈。頓時,整個府邸都陷入一股歡慶氣氛當中,滕青山每天也是笑呵呵的。 諸葛元洪知道后,更是親自來探望。 七月二十八這天。 李珺正坐在躺椅上,笑盈盈看著正在練習,三體式”琢磨生死之道的滕青山。 “知道小珺有身孕,沒想到練拳悟道,似乎也順暢不少。”滕青止,閨著眼,回味剛才領悟到的一些奧妙。隨即睜開眼,朝練武場旁邊的李珺看去,這一看,滕青山微微一愣,安安靜靜躺著的李珺臉上有著一絲母性的光輝。 “難怪有人說,有身孕的女人是最漂亮的。”滕青山心中暗道。 隨即走過去。 “青山,練完了?”李珺笑著道“我剛才一直在想,我們的孩子出世,該叫什么好。以后又該怎么教孩子。” “名字?”滕青山思忖著說道“我是,青,字輩,我孩子就是,洪,字輩滕洪濤?滕洪寧?滕洪妍?男女都沒確定,到底該叫什么,這得好好想想。這樣,孩子出世還舁著,以后再問問我爹娘。” 李珺一怔,點頭道“對,該問問公公婆婆。” “爹和娘,他們還不知道。”滕青山一想到父母,臉上不自禁露出一絲笑容。 父親滕永凡,是一個很傳統的父親。 當年自己即將十六歲時,父親就自己趕快成親娶妻生子。而且還要多娶幾個在父親眼里,有本事的男人才能三妻四妾的。 香火傳承,在父母眼里可重的很。 “快了,到時候,在爹娘面前公布身份。再告訴他們,我娶妻了,還有孩子了。”滕青山一想到,那種情況下父母表情,不由愈加期待。 滕青山蹲下來,耳朵貼在李珺腹部。 “小珺,等以后孩子出生,如果是女的,我一定要將她教成知書達理,溫婉動人的女子。嗯,女孩不需要太強,不過最起碼也要是先天高手。如果是男的,這男人就需要更強武力將他培養成虛境強者!”滕青山便貼著李珺腹部聽著,嘴里邊說著。 李珺不由捂嘴直笑:“先天,虛境?” “怎么,你不信?”滕青山抬頭。 “信,信。”李珺連點頭。 就在這時候“砰!”“砰!”院門處傳來敲門聲。 “圣女殿下,有教內的事需要圣女殿下批閱。”一道悅耳聲音傳來。 滕青山眉頭一皺,直接走到院門口,打開院門。 只見一名綠衣少女正捧著足足有一尺厚的大量紙張站在門口,李珺是雪蓮教代教主,雪蓮教許多事情都需要她批閱。 “大人。”綠衣少女連行禮。 滕青山皺眉連道:“這些瑣事就不要再來煩你們圣女殿下了,她身體有恙。上次我不在,你們將那么多信件給她批閱。 這次我直接告訴你,將這些東西都送走。近期沒有我允許不要再來煩擾你們圣女殿下,知道嗎?” “可,可教主她”綠衣少女有些遲疑。 “圣女有恙,不能再批閱這些,你可以直接這么回稟你們教主。”滕青山吩咐道。 綠衣少女一怔,便連行禮道:“是,大人。” 捧著那厚厚一疊紙張,綠衣少女迅速離去。 幽州境內,一間陰暗的書房內,一只細蠟燭在嗤嗤燃燒著。一身黑袍的裂三正坐在書桌前,在翻閱著一本藍皮線裝本書籍。 “宮主(爹)。”外面傳來聲音。 “進來。”裴三放下書籍。 一身紫袍的裴雪蓮和一身藏紅色僧袍的大和尚并肩走了進來。 “蘇蒙特。”裴三抬頭看著大和尚,吩咐道”你天神山一脈的,神衛軍,如今應該完全進入幽州了吧。” “宮主。”天神“蘇蒙特,點頭道,神衛軍十萬軍士已經進入幽州而且,和雪蓮小姐的雪蓮教,血蓮軍,四萬人匯合。一共足足十四萬人軍士。” 裴三看向裴雪蓮。 裴雪蓮笑道:“爹,青州事情這次是我親自安排的。”小珺這小妮子現在和呼和在一起。還說,身體有恙”根本不管教內事情。在青州,這數月來一直養精蓄銳的八十萬大軍已經朝青州,揚州邊界出發。 估計一個月之內,應該能集結完畢。” “普通軍隊,速度就是慢。”裴三搖頭。 “神衛軍,血蓮軍是那么好招人的么?”。裴雪蓮撇嘴無奈道“蘇蒙特這大和尚,可是有整個大草原為根基,數百年,不過也才有神衛軍十萬!我雪蓮教在青洲也過百年,也只有四萬血蓮軍。” 神衛軍,血蓮軍,那都是堪比銀蛟軍,黑甲軍的軍士。其中的軍士個個都擁有內勁。 輩三起身,走到窗戶前。 昏暗的燭光映照的一身黑袍的裴三更讓人心悸,低沉聲音傳來小蓮、我天神宮轄下的:屠元衛,也該出動了你親自去安排,將一萬兩千名屠元衛都調遣過去。此次,揚州務必一舉拿下!”屠元衛?”裴雪蓮聽的大喜,那大和尚,蘇蒙特,也是一驚。 天神宮麾下分好幾大支脈,而天神山支脈人手最多。 不過血蓮軍,神衛軍,都是各支脈人馬。而屠元衛,卻是直屬于天神宮的最精英軍隊。據傳,屠元衛內人人都穿著上等的戰甲,而且,每一名屠元衛軍士都是一流武者。這是一支完全由一流武者組成的軍隊! 裴雪蓮暗道“若非當年師兄去大延山一趟,這屠元衛還沒這么多。” “不過,攻打青州,幽州。爹都沒派遣屠元衛,可攻擊揚州卻一“裴雪蓮很自信,,揚州這次,肯定會被迅速攻克!”滅東部青州,靠的是天神宮在青州原先根基。 滅東北幽小,靠的是天神山那兇悍的草原大軍,海量的軍隊,加上虛境強者足以吞噬整個幽州。 “軍士們早已疲乏。”裴三站在窗前,低沉聲音傳來“而且青湖島肯定有樣學樣,會用各個小軍隊來偷襲,所以,此次滅揚州,就,用精英。雪蓮軍,神衛軍十四萬,足以抵過百萬大軍。還有屠元衛一全部是一流武者的屠元衛,一萬兩千名!沒有任何城池能夠阻攔他們。” “一擊即潰!” “讓這最精英箋隊,帶領那八十萬普通軍隊,橫掃整個揚州。” 裴三嘴角泛起~絲笑意。 仿佛整個揚州,在他裴三麾下大軍攻擊之下,已經完全崩潰。 “你們出去吧。”小蓮,那八十萬大軍務必最快趕到邊界集結。” 裴三揮手道。 “是。” 輩雪蓮,天神,蘇蒙特,二人都恭敬退去,書房內也只剩下站在窗戶前的裂三獨自一人。裴三眼睛瞇起,雙眸中有著駭人的冷芒:“摩尼寺摩尼寺,別急,很快,很快就來了。” 如今的滕青山,還沉浸在即將身為人父的喜悅當中,絲毫不知一場血雨腥風即將降臨。 江寧郡城,歸元宗諸葛元洪書房中。 “家主,這是青州傳來的緊急情報。”一名青袍銀發老者恭敬將一小疊紙張放在諸葛元洪書桌上,諸葛元洪平靜地接過,翻下來一看,隨著觀看,他的表情愈來愈難看。呼!諸葛元洪站了起來。 “你先出去。”諸葛元洪揮手道。 “是。” 青袍銀發老者退去后,諸葛元洪關上書房房門,窗戶,而后立即跑到一旁書架中,從一本厚厚書籍中取出了五張紙。 將這五張紙,和剛剛收到了六張紙放在一起。 “原來如此。”諸葛元洪看著這十一張紙張上記載的內容“看來這趕路速度極快,最新出現在青州,揚州邊界的軍隊,應該是黑甲軍一般的精英軍隊,如此,才能解釋的通。” “跡有原來這些調軍,還有如此深意。”自從青州被雪蓮教統領后,雪蓮教對于整個青州投降的大量原屬于逍遙宮的軍隊進行整編,調離原先駐地,駐扎到另外一處。正因為這段時期調遣頻繁上一次得到情報,諸葛元洪雖然覺得不太對勁,卻沒敢肯定。 可是根據兩次情報一合,諸葛元洪根據條條蛛絲馬跡,推理出一個駭人結果“天神宮,就將在近期,會對揚州發動突然進攻!”諸葛元洪額頭都隱隱冒汗。恐怕整個九洲大地絕大部分人都會認為,天神宮在滅掉逍遙宮,洪天城,占領九州之兩州后。應該會休養生息而且,各種情報也表明,原本的草原大軍很多都開始向草原撤退。沒有草原大軍,天神宮憑什么進攻其他此? 所以,天下人如今都享受著這平靜。恐怕等天神宮真的開始摧枯拉朽般進攻才會驚醒。 當晚,諸葛元洪就離開了江寧郡城,趕往宜城。 “砰!”“砰!” 敲門聲不斷響起。 “這深更半夜,師傅怎么趕過來了。 ”滕青山套上衣服,從屋子跑出來,打開了院門,外面正是眉宇間有著焦急之色的諸葛元洪。 “師傅,快進來。” 滕青山一邊弓領諸葛元洪進來,一邊詢問“什么事,讓師傅這么晚過來?”如此時候,城門都早關了,諸葛元洪是跳躍過城墻進宜城的。 “你先看看這些東西。”諸葛元洪顧不得多說,就遞過一大疊紙張“我在上面已經圈出來一些最重要的情報。” “這是“這些天一直好心情的滕青山,此刻卻是心中疙瘩一下,師傅的表情讓滕青山意識到事情恐怕很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