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0 平靜中的等待

七月初十這天,是悲喜交加的一天。許多少年們黯然離去,可是令人驚喜的是竟然在最后一次,滕青山引領的練拳當中,又有兩名少年練出了內勁,其中就有少年‘方信’。這兩名少年都是練拳后才發現有內勁,二人激動地當場哭了。 自此,內家拳一脈第三代弟子,一共98人。 剩下816名少年,則是被諸葛元洪派遣軍隊護送到歸元宗,這816名少年在歸元宗,也會得到學習內勁秘籍的機會,若是成功練出內勁。他們照樣能夠成為歸元宗弟子。如果練修煉內勁秘籍也失敗,只能黯然離開歸元宗。 當天下午,烏云遮天,天氣悶熱,時而聽到陣陣知了聲。 內院當中。 “師傅。”“師傅。” 身體都極其精壯的滕獸、薛辛二人恭敬站在滕青山身前。 “薛辛,你和你二師兄這段時間,兇獸幫在泰阿山脈發展的如何?”滕青山詢問道,薛辛恭敬回答道:“師傅,兇獸幫一切都井然有序。如今幫派中一共有八千好漢。按照二師兄說的,暫時不會再擴張,保持八千人數量。在泰阿山脈中,有八千人,以及狂風鷹,便可不懼任何幫派。” 如今狂風鷹,一般會在宜城、泰阿山脈兩地。 在兇獸幫中,以楊冬為首的八千匪徒,對這狂風鷹可是禮待的很。各種野獸烤肉都送給狂風鷹吃,還專門請來了好廚師為狂風鷹準備美食。如今狂風鷹在兇獸幫中可是如魚得水,舒坦的很。 “嗯。” 滕青山微微點頭,“薛辛,從今天開始,你就呆在我這。和你大師兄一起,教導那些少年。一共有98名少年,其中有一半會拜你大師兄為師,而另外一半少年,則是拜你為師。教導這些少年,乃是重中之重,你切不可大意馬虎。”滕青山目光銳利起來。 “是,師傅。”薛辛連應聲。 “你拳法不如你大師兄,不過教導這些少年已經綽綽有余。你們每人收49名弟子……等十年后,這些少年都長大誠仁。我要看看,你們二人誰門下教導的弟子最好。教導更好者,我有重寶獎勵。” 滕青山這番話,也令滕獸、薛辛二人起了好勝之心。 師傅能稱之為‘重寶’,絕對不是凡物。 “大師兄,我實力不如你,教弟子可不會比你差。大師兄,你可得小心了。”薛辛拱手笑道。 滕獸只是拱手,沒說話。 …… 將教導少年的任務,交給兩大弟子,滕青山也放心了。第二天清晨時分,滕青山和諸葛元洪走在外院路道上。 “師傅,我歸元宗在青州天云山,安排人了嗎?”滕青山連問道。 “放心。”諸葛元洪笑道,“我專門派了十人住在天云山下,讓他們每天注意著天云山,一旦有大火燃燒天云山……我歸元宗一定會最快得到消息。而且——我也吩咐了,這消息再傳給江寧郡的同時,也要最快傳到宜城你這來。” 滕青山點點頭。 今天已經是七月十一,按理,不死鳳凰‘小青’隨時都可能來到九州。 “等不死鳳凰到來,青山,我歸元宗……”諸葛元洪笑了起來。 “嗯,不死鳳凰一到,就是動手時候。”滕青山目光銳利,“畢竟單靠我一個人,很難占領揚州,守住整個揚州。”就算是天神宮裴三,也是有了不少虛境強者在輔助他,如此才能所向無敵。 單靠一個人,是遠遠不夠的。 “我歸元宗,忍了太久太久了。”諸葛元洪也深吸一口氣,“青山,關注天云山,我也一樣重視,放心吧。” 當天諸葛元洪就回到了江寧郡城。 熾熱的夏天正午時分,太陽毒辣之極。 滕青山穿著一身青袍,正在內院中不斷練習著槍法,一時間人影、槍影混合在一起,眼睛根本看不清。周圍隱隱一陣陣空間震蕩,天地之力被滕青山的槍法吸引環繞,彩光匯聚。 “青山,青山。” 李珺皺著眉頭走出了屋子。 “嗯?”滕青山停下來,連跑過來,“小珺,怎么了?” “就是肚子有些不舒服,不對勁。”李珺說道。 滕青山聽得心中一動,小珺已經踏入先天,先天強者幾乎不可能肚子不舒服。那么—— 該不會是…… 懷孕吧? 不過,在自己領域當中,李珺腹部并沒有靈魂氣息。 “或許剛剛有點反應,還沒有生命氣息?”滕青山如此想到。 李珺畢竟已經踏入先天,先天強者對身體的感覺敏銳程度,要比普通人強很多。如果真是懷孕,就算剛開始有點,李珺都能察覺不對勁。 懷孕? 生孩子? 滕青山有些發蒙,就算是前世他也是一點經驗都沒有,就算一絲猜測,滕青山都有些心慌。 “小珺,到這邊。”滕青山連拉著李珺朝亭子那走。 “不用扶著我,我能走。”李珺有些疑惑。 “不,小心點為好。”滕青山顯得很謹慎。 “青山,怎么了?”李珺倒是沒想到懷孕,有些納悶。 滕青山沒說話,而是讓李珺小心坐下,先摸了一下李珺脈搏,并沒有感覺到嬰兒的細小脈搏。不過滕青山沒在意……而后伸手輕輕撫摸住李珺的腹部,隱隱一絲溫潤的土行天地之力滲透進入李珺體內,絲絲天地之力,對生靈萬物都是有益處的。滕青山可不敢用罡勁去亂探查。 憑借對天地之力的控制,滕青山隱隱感覺到李珺腹部內的確有些不對勁。 “怎么了,青山?”李珺有些疑惑。 “嗯?” 滕青山對人體內部結構是非常清晰的,憑借天地之力碰觸,滕青山腦海中自然浮現出李珺身體各個部位…… “這——” 滕青山感覺到非常小的一個小東西,恐怕一個手指頭大都沒有,還要小不少。 “怎么了?青山?”李珺也有些惶恐。 滕青山抬頭看著李珺,無奈一笑:“小珺,我自己也確定……我懷疑,你應該是懷孕了。不過,我沒摸到喜脈。可是卻感覺到你體內……”滕青山一時間也說不清,“這樣吧,再等一個七天,就應該能確定了。” “青山,你說,我有喜了?”李珺瞪大眼睛。 “不確定,再過七天,應該能確定。”滕青山說道。 “我,我……”李珺也有些愣愣的。 “別慌,別慌。再過些曰子才知道。”滕青山連道。 這夫妻二人都是一點經驗沒有,就算一個是雪蓮教代教主,一個是虛境強者,依舊有些慌亂的很。有驚喜有期待,也有惶恐擔心。擔心……這根本就是個笑話,是滕青山探查錯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滕青山幾乎每天都檢查一下李珺的身體。 “咦,略微變大了些。”滕青山有些驚奇。 按照滕青山對人體了解,那小玩意就是在李珺的宮腔內,很小很小一個小不點。比一節手指頭還要小。不過……生長速度相對而言,還是很快的。 “這才六天吧,六天前那么大一點點。而六天后,竟然變大了一倍。”滕青山心中已經有些確定。 …… 自從滕青山發現李珺疑似懷孕后,除了悟道修煉外,大半心思都放在李珺身上。 第八天 李珺有些緊張地坐在亭臺旁,滕青山正摸著李珺的脈搏,非常細心地去感應。 “怎么樣,有脈搏了嗎?”李珺連問道。 滕青山的感應何等仔細?漸漸的,滕青山勉強察覺到一絲,在李珺強大的脈搏之下……那微弱到極致的搏動,然而就這一絲搏動,令滕青山激動地一下子臉色都漲紅了,旁邊李珺也是緊張地嚇一跳。 “青山,怎么樣,怎么樣?”李珺連問道。 “有了,有了,有了!”滕青山連點頭,臉上表情也非常奇特,似笑似哭似的。 有孩子? 自己會有孩子? 前世今生一幕幕場景浮現眼前,他早已經習慣了自己一人,從來都沒有當過父親。可是現在知道……要當父親。這種感覺,非常奇妙。腦中都是眩暈暈的,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此刻,天空中那烏云中也是傳來悶沉沉的轟隆隆雷聲,很快就是‘轟卡’一聲暴響,滕青山連拉著李珺:“快,要下雨了,進屋去。” “嗯。”李珺也是第一次,也處于情緒震驚中。 屋內。 滕青山將李珺抱上床,為她蓋上被子。 “小珺,從今天起,你就別練鞭法了。好好養身體。”滕青山前所未有鄭重道。 “嗯。”李珺點頭,臉上浮現紅云。 滕青山忽然直起身體,嘀咕道:“這懷孕到底要注意什么?我得去問問。” “小珺,你先休息。” 輕聲說完后,滕青山打開門就沖出了屋子。 “轟~” 嘩嘩~~~此刻傾盆暴雨正在下著,滕青山在雨幕當中心情卻前所未有的興奮。 “哈哈……”滕青山陡然仰頭看天,雙手高舉,肆意大笑,“老天,上輩子、這輩子,你總算給我一個孩子了。哈哈……我也有孩子了。哈哈……”這個時候的滕青山,比頓悟達到虛境還激動開心。 之前摸到那微弱一絲搏動,比一道雷電劈在身上還讓滕青山心驚。 “啊,還得去問問大夫。”滕青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內院當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