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19 入門

第十篇一方諸侯第十九章入門 七月初十清晨,宜城,滕青山府邸外院那廣闊的練武場上。。 “洪侯哥,今天是初九了吧。” “嗯,初九。”滕洪侯點點頭,看著身側另外一名略顯消瘦的少年。在滕青山府邸這學習練拳,因為足足914名少年,所以一間屋子里都是住著六名少年,而滕洪侯和旁邊這位少年就是鄰鋪。 三個月時間,兩個少年之間就好似兄弟一般。 “阿信,別泄氣。只要有一絲希望刻沒放棄。練習三體式和猴拳的要點,我也都告訴你。你現在做的已經很好了說不定,今天練拳的時候,就能突破。”滕洪侯連鼓勵著這名消瘦少年。 方信今年九歲,可是身體卻比同齡人瘦弱。當初從江寧郡城趕路到宜城,方信就走的滿腳都是泡,他是一直咬著牙熬下來的。 可是,他的身體先天上比較弱,所以,一直沒練出內勁來。滕洪侯在每次集體練拳之后,都會給方信,開小灶”幫助這位好友。在滕洪侯幫助下,方信將猴拳,三體式練的都趕上滕洪侯了。 可是,就是沒產生內勁。 這三個月的內家拳,這名叫,方信,的少年身體素質略微提升,皮膚也被曬得黑了。 “一定能突破。” “一定能突破,我一定,一定要成為像荊意前輩一樣的強者。” 方信捏緊拳頭,心中默默道,幼年的遭遇午就令他有了對強者絕對向往之心。而這次滕青山大招收弟子,顯然是一條讓他們通往強者的康莊大道! 錯過如此機合,恐怕一輩孑都會后悔! “都七月初九了。六們來到這也三個月了。” “嗯,今天是最后一天練拳了。如果還練不出內勁,明天可就要背著包微走人了。” 有些少年在練武場上,還小聲嘀咕,他們中不少人已經放棄希望了。 “師傅來了。” “師傅來了。” 練武場上幾乎瞬間就安靜下來,沒有一個少年膽敢吭聲。而這時候,穿著長褲以及背心的滕獸,和一身白袍的滕青山以及一身紫衣的李珺一道走出內院,來到外院練武場上。如果說滕獸整個人都有著一股野獸氣息,那么,滕青山就好比藏匿在劍鞘中的一柄劍,顯得溫文爾雅。 “是荊意前輩。” “看,真是荊意前輩。”914名少年忍不住發出一陣喧嘩,可是被滕獸冷冽目光一掃,所有少年再次安靜下來。可是他們所有人都用熾熱的目光看著一身白袍,好似翩翩佳公子的滕青山。 這些少年們都知道眼前的荊意前輩,可是比傳說中厲害之極的先天強者,還要強大很多很多。 練武場最前面。 滕獸恭敬站在滕青山身側,低聲道:“師傅,這口舊名少年,到如今練出內勁的都在左邊那邊,一共是理名少年。主要是第二個月月末,以及第三個月月初,練出的內勁的人最多。到第三個月下半月,練出內勁的人已經越來越少,前天和昨天,更是沒有一個人突破。” “92人?” 滕青山目光朝下方掃去914名少年分成兩部分,練出內勁的弟子在一起練拳,沒練出內勁的弟子在一起。然而當滕青山看過來時,幾乎所有少年都可以地努力挺胸,一個個雙目都放光。 “這些少年,滕青山從這些目光中,都看出激動,崇拜以及渴望。 渴望能夠成為強者! 當初能夠報名過來,而且又從江寧郡城徒步趕到宜城。沒有向往成為強者之心,豈會受這番罪? “比我想的要好,92個”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幾乎達到十比一的比例,哦,當時歸元宗幫忙招收的時候,已經淘汰掉身體平衡,柔韌性差的少年。如果算上早先報名測試都沒成功的少年。也就是說,二十名少年中,大概有一個適合練習內家拳。” 這個比例,讓滕青山比較滿意。 畢竟在前世社會,練習內家拳要出內勁,概率比例要低非常的多。 一是前世普通人身體素質不及九州大地子民。二是前世天地靈氣不足。 這就造成了兩個世界的差別。 “四月初八!” 忽然滕青山開口,聲音不大,卻響徹在每一個少年的耳邊,所有少年都屏息仔細聆聽。 “你們都經過三百多里路的徒步趕路來到這。四月初九開始,你們一共914人就開始接受我獨有的一套拳法修煉而今天,七月初九。 是你們練習拳法的最后一天。按照事先所說” “你們今天可以和往常一樣,認真練拳。也有你們師傅,滕獸,在這教你們。” “而明天,你們914人,但凡沒有練出內勁的,就要被送回江寧。” 滕青山清冷的目光掃過每一個人心底“記住,最后一天,是留在這跟我修煉,還是離開。就這最后一天。”滕青山的聲音仿佛有著奇異魔力,在每一個少年腦海中不斷回蕩,不少少年都握緊拳頭,都升起極度的渴望。 “開始練拳。”滕青山向滕獸吩咐一聲,便帶著李珺轉頭就走,離開了外院。 “喝!” “哈!” 回到內院中厚,滕青山清晰聽到外院中一聲聲吐氣開合聲,這些少年的氣息似乎一下子都強大不少。“青山,你剛才?”李珺笑道。 “也就弄了一些小手段罷了。”滕青山一笑,最后一句話,自己憑借強大的,神,將這一群少年半催眠,喚醒這些少年心中的渴望,放大他們心中的渴望。其實催眠術只是小術,像天神山天神,那位大和尚,蘇蒙特,單單眼神甚至于能影響先天強者。 當初在洪天城外,蘇蒙特靠聲音,竟然令洪天城心存死志的近八萬騎兵影響。后來還是,尤石金,兄弟二人靠聲音震醒手下士兵。 滕青山略施展,影響一下這些孩子也不難。 待到傍晚時分。 “師傅,師傅。”滕獸一臉驚喜之色跑過來,跑到正盤膝靜坐在內院練武場上的滕青山身側。 “什么事?”滕青山睜開眼。 “師傅,今天,又有四個少年突破了。”滕獸連道“可能是師傅那此話起作用了,竟然在最后一天還有四個人體內產生內勁。” 滕青山微微一笑。 三個月來的努力,到最后一天心理壓力當然大。而自己的半催眠,引導,更是令少年們極度渴望。有四個人突破,都在自己意料之中。 這群少年的宿含中。 那足有三丈長(八米)的床鋪,幾乎占據整個屋子一半面積,這床鋪除了最邊緣是放物品的外,一共足足有六名少年都睡在床上。 “哈哈,我成了,終于突破了。”一名俊俏的少年在宿舍內蹦跳著。 他就是今天突破的四人之一。最后一天突破,這種喜悅可想而知。 而滕洪侯此刻正陪著身體消瘦的,方信”方信蜷縮在床鋪上依靠著墻壁,淚水在眼睛中打轉。旁邊滕洪侯低聲道:“阿信,別難過。 其實”滕洪侯想說什么,可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么。 明天,他就要和方信分開了。 他們二人中,一個以后就會成為九洲大地上一位強者。而另一個或許成為九州的底層人物。 “洪侯哥,別說了。”方信搖頭,抿著嘴。 滕洪侯心中一動,連道:“明天才是最后決定誰走,今天晚上,說不定你就突破了。” “今晚?” 方信抬頭,眼睛亮起來。 七月初九這天晚上,許多少年都沒有睡覺,而是在夜色中練拳,他們都渴望在明天判定結果前,練出內勁。 七月初十清晨,炎夏的清晨很是清爽,可是口舊名少年中有的人心情很好,可是絕大多數少年心中都很難受。雖然熬夜練拳,可是這群少年中沒有一個有睡意,所有人都集結在練武場上。 一片寂靜! 在練武場上最前面,站著四個人一他們的師傅,滕獸”以及他們崇拜的荊意前輩,以及荊意前輩夫人。還有歸元宗宗主,諸葛元洪,。 “今天七月初十!” 滕青山看著口舊名少年,朗聲道“你們中練出內勁的人可以留下,可以修煉更加深奧拳法,擁有更強大的實力。而你們中沒有練出內勁的,就要回歸元宗。從昨晚到現在,可有人再練出內勁?” 不少少年朝四周觀望。 寂靜,一片寂靜。 昨晚一夜,沒有人能突破。 “果然如此。”滕青山心中暗道“精神壓力那么大,又沒有我半催眠輔助,怎么能突破?” “好,也就是說,你們當中練出內勁的一共96人,另外818人我會請歸元,宗的人遣送你們回江寧。”滕青山話剛開口,整個練武場上不少少年當場就流下了眼淚,甚至于有些少年哭出聲來。 三個月的努力! 心中成為強者的渴望! 失敗了! 畢竟除了滕洪侯外,最大的才十歲。 “男人流血不流淚。”滕獸猛地暴喝一聲,頓時令不少少年都停止哭泣。 “三個月。”滕青山開口道“你們來這三個月,今天,所有914名少年,還有你們師傅滕獸,以及我。一起再練習三體式。最后一次練習!” 滕青山擺出三體式起手式。 頓時滕獸也擺出三體式起手式,在場的914名少年一個個齊刷刷地也擺出起手式。 “喝!” “哈!” 包括滕青山在內,所有人一招一式不斷練習著,不少少年們一邊練習一邊強忍著淚水。818名少年都知道,自己失敗了。被判了,死刑”心中前所未有輕松,再無重擔,壓力。特別在此刻滕青山的帶領下,所有人拳法竟然練得前所未有的好。 在境界上,滕青山顯然比滕獸高很多。 一拳,又一拳,“最后一次了。”消瘦的少年“方信,也沉浸在拳法中,知道失敗了,沒了心理壓力,此刻他拳法在模仿滕青山情況下,竟然隱隱了一絲味道。 在他自己不知不覺中,一絲內勁,已然在他體內誕生,“喝!” “哈!” 響亮的少年們的聲音,響徹整個練武場,直沖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