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8 歸去

“哈哈。”裴三笑著迎上去,“看來呼和客卿是馬到功成,取得了兩套神甲。身上穿著的這套應該就是‘洪天神甲’……嗯,這套神甲很是配呼和客卿氣質。”滕青山前世是殺手,今生也是磨難不少。 整個人氣質很是凌厲,與殺戮氣息很濃的洪天神甲很是相配。 “宮主謬贊了。”滕青山看向那宴席,“看來宮主和各位都在慶賀在幽州取得的大勝啊。” 旁邊雪蓮教主插嘴,清脆地笑聲響起:“是取得了大勝,將整個幽州都占下,以后,東部青州、東北幽州以及北方大草原連為一體。這當然是喜事。不過啊,這次滅洪天城,最可惡地是讓那尤石金帶著神甲給逃了。幸好,呼和客卿又幫我們追回神甲。” “小蓮。”裴三眉頭一皺。 雪蓮教主是裴三的女兒,從小嬌慣的很。倔起來,裴三的話都不管用。 “呼和客卿,你來這,是送神甲來的?”雪蓮教主笑瞇瞇道,“哦……這次呼和客卿立了大功,我們天神宮會記住的。”這一番話說的滕青山表情不太好看,其實這次洪天城一役,雪蓮教主心情很不好! 特別是大師兄李朝的斷臂,這李朝和雪蓮教主從小一同長大,親如兄妹。 雪蓮教主早就一肚子火。 而且因為是裴三女兒,李朝等人又讓著她,裴三因為妻子的死,對這個女兒很虧欠,所以更是寵溺。令雪蓮教主從小霸道慣了……在她看來,這荊意竟然這個時候奪神甲,不是虎口奪食嗎? 在她天神宮手上搶寶貝嗎? 加上今天一肚子火,自然就發泄了。 “雪蓮教主,你的意思是我送神甲,立功?”滕青山眉頭一皺,“我立什么功?”說著,滕青山看向天神宮宮主‘裴三’,雪蓮教主這番霸道、陰損的話,令他很是惱怒,如果天神宮宮主‘裴三’也是如此之人。 大不了,當場走人! 畢竟—— 若非六足刀篪,天神宮這次將更被動,更別說得到神甲了。 “呼和客卿,你當然是立了大功。”裴三走了一步,擋在雪蓮教主身前,笑著道,“我讓你去追六足刀篪時,已經說了。兩套神甲追到后,你自己選一套。另外一套給我天神宮,我天神宮自有重謝。” “呼和客卿,看來,你自己選的是洪天神甲。哈哈,都穿上身了。” 裴三看向滕青山手中抱著的那套深綠色神甲:“這套神甲,就是你要送的?” 頓時,在場的天神‘蘇蒙特’,劍宗宗主‘李朝’,獸王‘烏侯’、裴浩,以及那雪蓮教主一個個都看著滕青山……包括裴三本人。顯然裴三這句話表明了——他們天神宮是肯定要一套神甲。 滕青山取洪天神甲,他們取另外一套,這是底線。 如果滕青山太過貪心,裴三恐怕也會很不高興。裴三一旦不高興,后果就嚴重了。 交是不交? “宮主。”滕青山微笑道,“事先已經說定,我當然同意。我有了洪天神甲,這套神甲也沒用……不過——” “不過什么?” 裴三等人都看著滕青山。 “不過,這一套神甲欠缺上半身外甲。”滕青山搖頭道,“說起來,這尤石金是想方設法不讓我得到神甲,甚至于早就和禹皇門勾結。我也是耗費九牛二虎之力。才奪得神甲。其中那上半身外甲,被禹皇門禹童海二人奪去。” “為了得到神甲,我也是和禹皇門結下仇怨。”滕青山無奈一笑道。 “禹皇門?” 裴三淡然一笑,“看到六耳鉆地鼠,我就猜到和禹皇門有關。那六耳鉆地鼠最喜歡的‘龍焱果’,禹皇門擁有的最多。為了神甲結下仇怨……你放心,別看禹皇門有時候張狂。可是,禹皇門謹小慎微,因為我天神宮摻雜其中,他們是不會出手的。” “至于這神甲,差一外甲也沒事。”裴三不在乎道,“神甲外甲,本來就很少穿。” “宮主。”滕青山笑著遞過去。 裴三見狀,才露出滿意笑容,在旁邊的天神‘蘇蒙特’、裴浩等人一個個也暗松一口氣,露出一絲笑容。 “阿侯。”裴三轉頭吩咐道。 “師傅。”獸王‘烏侯’連上前一步。 “這套深綠色神甲,據我所知,是洪天城的一位洞虛級先輩‘燕舞山’留下的神甲,從今天起,歸你。”裴三捧著這一套神甲鄭重遞過去,獸王‘烏侯’激動地雙目發亮,深吸一口氣激動接過來。 對虛境強者而言,能令他們心動的寶貝太少太少。神甲正是其中之一。 “原來,裴三索要神甲,是給徒弟穿。”滕青山暗道,“難怪,不強求洪天神甲……若是他自己穿,估計要求更高,會索要洪天神甲吧。不過,他是洞虛級存在。可以自己煉化神甲。” “自己煉化的神甲,當然比歷史上其他洞虛強者留下的神甲,更適合自己。” 滕青山目光掃過裴三身上,并沒看到神甲:“估計是穿在衣服內。” “呼和。” “嗯。”滕青山看向裴三。 裴三看向滕青山,微笑著:“我之前說過,你將一套神甲給予我天神宮,我天神宮定要重謝。說吧……需要什么重謝?” “什么重謝?”滕青山思忖起來。 “說吧,我天神宮可不像你一樣小氣。”雪蓮教主看一眼滕青山……其實自從滕青山和李珺從端木大陸歸來,第一次見到雪蓮教主,雪蓮教主對滕青山就有些不待見。現在,更是沒多少好感。 滕青山看了雪蓮教主一眼,忽然咧嘴一笑:“宮主,要不天神宮攻打下揚州,然后,將揚州送與我如何?” 裴三一怔。 其他虛境強者們也被滕青山這個提法嚇住了。 攻打下揚州?送與他? 那可是九州之一,而且堪稱最繁華的兩州之一,唯有禹州能與其相比啊。 “你這……”裴三也不由搖頭笑了起來,“荊意啊荊意,你可知道,要攻占一州耗費多少人力物力?我天神宮也是準備了數百年,到如今,才能摧枯拉朽般攻破青州、幽州。即使如此,單單這次攻占幽州,我天神宮一方死傷軍士超過百萬!金銀更是不計其數。” “而且,阿朝也為此斷臂!” “上次滅掉逍遙宮,雖然早滲透青州很久。可是那逍遙宮老賊的報復,依舊令我天神宮損失極大。” 裴三笑看著滕青山:“要想我送你揚州也成,你送與我五套神甲,加上五株不死草,加上上次我欠你的人情,如何?” “五套神甲,五株不死草?再加上人情?”滕青山一驚。 其實之前提那個說法,只是一個玩笑罷了。 一州之地,說送就送。恐怕也只有至強者才有如此魄力。裴三再厲害,也舍不得送出一州。為了占領一州,代價太大太大。 “宮主,五套神甲、五株不死草?殺了我也湊不出啊。”滕青山搖頭笑道,“至于重謝?一時間,我還真沒想到。” “既然沒想到,等你想到再說吧。”裴三笑道。 滕青山點頭,隨即拱手道:“宮主,我離開宜城也有些曰子,我就先告辭了!還有……我準備帶小珺一道回去。宮主,各位……不必送了。” 在裴三等人目送下,滕青山乘著六足刀篪迅速飛離院落,去城內另外一住所帶走了妻子‘李珺’。 當夜,便趕往揚州江寧郡宜城。 夜空高處。 六足刀篪破空飛行。 滕青山盤膝坐在六足刀篪上,李珺則是半躺在滕青山懷里仰頭看著天空星辰。 “青山,你真送了一套神甲?”李珺有些吃驚,猛地坐起。 “當然。” 滕青山搖頭一笑,“如果不送,你那師傅雪蓮教主,恐怕會生撕了我。” “我知道,你是因為我。”李珺轉頭看著滕青山,歉意道,“如果不是我,青山你估計根本不需要和天神宮攪在一起,師傅這個人我知道……有些霸道。青山,送出神甲,是不是心里不舒服?” “不舒服?” 滕青山不在乎笑道,“小珺,有舍才有得!我舍棄了一套暫時根本沒用處的神甲,至少再次得到天神宮一個重謝承諾。而且,禹皇門那些麻煩……我完全可以借此,拉著天神宮一起去應付禹皇門的人。” “現在,是我滕青山打根基的時候!” “在這九州大地,我的根基太薄弱。既然是打根基,自然要付出些。”滕青山一笑,“一毛不拔,實力又不夠,還想混的風生水起?這是做夢!” 李珺點點頭。 “青山,那等小青一來,我們就不需要這樣了吧?”李珺眼睛放光,“我雖然當這雪蓮教代教主,當的威風。可是,我總感覺,是被天神宮扣住的人質,天神宮借以來震懾你、影響你。” 滕青山伸手,將李珺攬入懷里:“別急,快了,很快,沒人能影響我們。” “明天七月初九。距離那914名孩子練內家拳也是三月之期。該知道,我內家拳一脈第三代弟子有多少了。”滕青山輕聲說道,內家拳一代唯有滕青山一人,二代自然是滕獸他們,三代就是這些少年。 坐在六足刀篪上,飛行于九天之上,仰頭看著漫天星辰。 隱約間,似乎看到未來,內家拳修煉者如這星辰般不計其數。 “一定會有這一天的。”滕青山心中默默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