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17 洪天城內

“我一路找過來,根本沒發現洪天神甲。” 滕青山在地底深處,獨自一人思索起來。而六足刀篪則是懶散趴在泥土中耷拉著眼睛看看滕青山,見滕青山一時半會沒動靜,六足刀篪竟然閉上眼睛開始直接歇息了。 “這洪天神甲,肯定是地底路線經過的某處。”滕青山皺著眉頭,“到底,那尤石金會將洪天神甲藏在哪呢?” “會不會,一開始扔神器部件的時候是放煙霧彈,趁機扔出洪天神甲?”滕青山一時間無法確定,尤石金扔出洪天神甲的大概地點,如果真的要找,那范圍實在太大太大,找尋難度太高。 “假如我是尤石金。自知快死了,肯定是想要將洪天神甲,送到洪天城幸存者手上。” 滕青山思索著,“發現有人在后面追,肯定是想要甩掉敵人!所以,就想起用另外一套次一等的神甲,來誘惑敵人,令敵人追不到……后來,傷勢越來越重。自知無法將洪天神甲交出去。肯定是不想讓我發現,讓我得到。” “所以,扔出洪天神甲,絕對不會用天地之力包裹。那樣會被我發現,他不敢冒險。”滕青山愈加確定。 “那么,一開始用神甲部件誘惑時,洪天神甲應該還沒丟。那時,他還想著堅持,堅持到能送出洪天神甲。” “嗯,我記得到后面,尤石金說話都說不清,顯然已經重傷。那時候竟然還和我對話。應該是迷惑我。” “那么——” “尤石金扔出洪天神甲。應該就是那一段路程左右。” “扔出洪天神甲后,沒多久,尤石金就死了。”滕青山心中瞬間確定大概位置,“也就是說,那一段距離可能姓最大。” 雖然沒十成把握,可也顧不了太多。 “刀篪,刀篪。”滕青山立即喊醒六足刀篪。 六足刀篪睜開惺忪的眼皮,血紅色雙瞳無奈看一眼滕青山。 “走,回頭。”滕青山指向返回方向,六足刀篪任勞任怨讓滕青山躍上它的背部,而后六足刀篪化作了一道巨型電鉆輕易撕裂地底巖石、土壤,以驚人的速度朝西南方前進。 “這是我拿到那臂甲的地方。” 一邊前進,根據自己留下了神斧劈下的印記,以及一些特殊的參照物,滕青山迅速判定一處處方位。 “停!”滕青山又跳下六足刀篪,看到身前被開山神斧斜劈出的接連兩道斧刃,“就從這里開始仔細搜……估計得搜三四十里地底路程。”一想到那僅次于至高神甲的‘洪天神甲’,滕青山就充滿干勁。 “刀篪。”滕青山也連招呼六足刀篪這個‘苦力’。 “吼~~”六足刀篪不滿低吼一聲,六條刀臂也發出道道刀芒。 咻!咻!咻! 劍芒、刀芒將路徑周圍的土壤、巖石層一次次貫穿,滕青山和六足刀篪體表都有天地之力籠罩,將土壤、水滴等都隔絕在外。就這么的,滕青山和六足刀篪開始了辛苦地神甲尋找。 …… 在地底找尋許久。 “根本不確定準確位置,只能一寸寸地方尋找。”滕青山雙手不斷射出道道劍芒,假如不小心,漏掉一塊區域,說不定洪天神甲就在那一塊區域。畢竟是在地底……即使近在數丈,被泥土巖石阻礙,眼睛也看不到。 六足刀篪也有些疲倦了,六條刀臂隨意揮著,刀芒四射。 噗!噗!噗! 貫穿泥土巖石的聲音不斷響起,聽得滕青山都麻木了。 “哐當!” 一聲清脆的聲響突兀響起。 “嗯?”滕青山一下子精神起來,眼睛完全亮了。 六足刀篪那三角頭顱也猛地扭頭,看向聲音傳來方向。一人一妖獸彼此相視一眼,眼眸中都有些喜色。 滕青山是喜悅,可能找到洪天神甲了。 六足刀篪是喜悅,不需要做這等礦工苦力了。 嗖! 滕青山和六足刀篪同時朝聲音源處穿去,輕易撞碎了一層層巖石,終于沖到了目的地。 “這是——” 滕青山死死盯著眼前這夾在在土壤碎石中的散亂開的各個部件,只見頭盔、內甲、戰靴等都分散在周圍,每一神甲部件都是血色的,整個神甲仿佛有著一股奇異的魔力,單單眼睛看著都不由熱血沸騰,有一種欲要嗜殺的感覺。 “這就是洪天神甲,僅次于至高戰甲的洪天神甲。”滕青山連蹲下來,將一個個部件迅速收齊。 僅僅三息功夫,一套洪天神甲就完全收齊了。 “尤石金當初,的確是將這一套神甲放在一起的。”滕青山表情微微一變,仔細看向內甲的內部,只見洪天神甲內甲上竟然隱隱有著紋痕字跡,四個大字——洪天神甲。 “洪天城,恐怕也是擔心,這僅次于至高戰甲的‘洪天神甲’會被人當成普通戰甲,所以,刻意在里面留字吧。” 滕青山沒多想,當即唰唰地就開始穿戴起來。 套上血色戰靴,穿上內甲,神甲部件滕青山一件件穿戴起來:“嗯?這東北王‘洪天’的身材應該比我略大,穿起來顯得有點松。”心中雖然這么想,可是滕青山卻美滋滋將一套神甲完全穿好。 穿戴完畢,只有雙手、面部露在外。 “這洪天神甲結合天地之力,這防御……”滕青山體表迅速聚攏天地之力,罡勁和天地之力,流竄于神甲和身體之間。可就在這時—— “嗤嗤~~” 原本略顯寬松的洪天神甲竟然自然而然地略微縮緊一些,很舒適地貼在身上,滕青山甚至于感到,毛孔能透過神甲吸收外界空氣。甚至于此刻感覺不到神甲重量,一點都不影響各種攻擊動作。 “不愧是神甲。”滕青山施展開身法,一時間在地底出現數十道身影,而后凝結為一。 “一點都沒影響,身法還是一樣靈活。”滕青山看著身上的洪天神甲,愈加自得。 單臂抓起一側開山神斧,直接朝左臂上劈! 哐!哐!哐! 雖然沒用多大力氣,可是這接連三斧頭,左臂神甲上一點印痕都沒有。 “嘖嘖,不愧是洪天神甲。”滕青山心情愉悅。 “該去一趟洪天城了。” 滕青山身穿洪天神甲,手持開山神斧,落到六足刀篪背上。 嗤嗤~~~ 六足刀篪直接朝上方直沖,待得沖破地表后,雙翼一震,便化為一道流光迅速朝洪天城方向飛去。 六足刀篪鉆地速度是快,那也是相對其他妖獸鉆地而言。論絕對速度,自然還是飛行比鉆地要快。 當六足刀篪飛到洪天城城外的時候,已然是黑夜了,此刻的洪天城早已經恢復了寧靜。 滕青山居高臨下俯瞰下方,只見洪天城城外有著大量的軍營駐扎著,此次天神山軍隊數量太多,唯有駐扎在城外。 “好濃的血腥氣。”滕青山聞到這沖天的血腥氣,黑暗視力更是令他清晰看到下方地面上的黑褐色,那都是大量血跡的遺留,一想到洪天城那拼死、瘋狂的近八萬騎兵,“怕是都死光了。” 雖然后面滕青山沒觀察到,事實也的確如此。 那近八萬鐵騎全部死了,連重傷沒兵器的一些軍士都自殺而死,天神宮沒有得到一個俘虜。 洪天城雖然死了八萬鐵騎,可是天神宮損失更大。 “嗚嗚~~” 那連綿的軍營當中,有死去同伴的痛哭聲,有勝利后的談笑聲,也有重傷兵士的痛苦呻吟聲。再伴隨那濃郁的血腥氣,令滕青山只是嘆息一聲。 “整個九州大地,想要受災苦難最少,最好的辦法,就是維持盡量長的平靜,想要保持永久的統一,根本不可能。”滕青山沒多做停留,便乘坐六足刀篪俯沖進入洪天城城內,同時也清晰感應到—— 天神宮虛境強者們的氣息。 …… 一間雅致庭院中。 “嗯?”正聚集在一起一同晚宴的裴三、天神‘蘇蒙特’、李朝、獸王‘烏侯’、裴浩、雪蓮教主六人,都停下碗筷。 “呼和來了。”蘇蒙特微笑道。 “到現在才來,恐怕,是將得到的神甲放回去,再過來的吧。”雪蓮教主哼了一聲,“估計會謊稱,說根本沒得到神甲。” “小蓮。”裴三立即瞪了女兒一眼。 “記住,這荊意是客卿,并非我天神宮下屬。”裴三傳音給在場幾人,裴三的意思很明確……虛境強者都是尊嚴的,不是你呼來喝去的。既然不是下屬,六足刀篪是人家的,去找尋神甲,憑什么要借給你天神宮六足刀篪,讓你天神宮去找神甲? 人家自己去找,無可厚非。 “哼。”雪蓮教主沒多說什么,在雪蓮教主等人眼里,以李珺和天神宮關系,不少人潛意識里認為滕青山就是天神宮一員。所以,就應當聽命令。 畢竟,天神宮三大客卿。 其他兩位客卿,在宮主‘裴三’面前也是唯唯諾諾,完全將自己當成裴三的屬下。沒法子,天神宮太強,他們當然得依附。 “不就是有一頭刀篪。”雪蓮教主心中暗道,“想貪墨神甲之心,誰看不出?” 嗖! 一道流光降臨在庭院內,正是穿著一身血色洪天神甲,手持開山神斧,腳踏六足刀篪,單手抱著另外一套神甲的滕青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