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16 隨你們

山風呼嘯,禹皇門兩大虛境強者和一頭號稱九州速度第一的妖獸‘裂風龍隼’,都虎視眈眈盯著滕青山。 “吼~~”同樣懸浮著的六足刀篪朝禹皇門一方發出低沉的憤怒吼聲,血紅色雙瞳冷冷掃過對手。滕青山左手捧著半套深綠色神甲,右手則是握著開山神斧,微笑地站在六足刀篪上。 “哈哈,兩位。”滕青山哈哈一笑,“你們難道不覺得你們的問話可笑?” “如果我真的得到了洪天神甲,何苦一路還追著那六耳鉆地鼠?難道,就為了得到尤石金尸體不成?”滕青山侃侃而談,絲毫不見緊張。 “哼!” 禹童海掃帚眉下小眼睛瞇起,宛如毒蛇般盯著滕青山,“其他我們不知,但是我們只知道……之前這尤石金帶著兩套神甲逃入地底。而只有你是一路追殺過來。現在尤石金死了,洪天神甲消失,不是你拿,又是誰拿的?” “荊意,速速交出洪天神甲,別再狡辯。”柳夏冷聲道。 兩大虛境強者,盛氣凌人,威逼滕青山。 “我說沒有就沒有。”滕青山臉色一沉。 禹童海和柳夏相視一眼。 他們很清楚,眼前的妖獸‘六足刀篪’是懂得鉆地的,而如今六耳鉆地鼠早就逃遠了……他們如果來硬的,眼前的‘荊意’完全可以乘著六足刀篪迅速地鉆地離去。他們根本一點辦法沒有。 想對付荊意,也只能事后再想辦法。 那樣麻煩就大了。 “兩位,我就先告辭了。”滕青山一拱手,就要走。 “且慢!” 柳夏連高喝一聲。 “還有何事?”滕青山站在六足刀篪背上,轉頭看著柳夏。 “荊意。”柳夏微笑著說道,“從古到今,自禹皇立我禹皇門來,我禹皇門也受到過不少次挑釁,遠的如五千余年前的虛境強者‘洪山嘯’,近的如數百年前的‘鄭戎’,有記載的共有十二位虛境,除了一個遠遁海外,其他十一位虛境盡皆斃命。” 滕青山瞳孔一縮。 柳夏的意思再明白不過……得罪禹皇門就是死! “荊意,交出洪天神甲,你和我禹皇門還是朋友。”禹童海也微笑道,柳夏、禹童海二人就這么看著滕青山,顯得那般友好。 可是威脅之意,卻是裸的! “挑釁你們禹皇門的有十二位?”滕青山皺眉疑惑道,“據我所知,當年秦嶺天帝統一天下的時候,你們禹皇門可是連山門都丟了。還是后來秦嶺天帝離世后,你們才得已在禹城重建禹皇門的吧。” 禹童海、柳夏二人臉色微變。 秦嶺天帝統一天下,禹皇門自然也是銷聲匿跡,唯有秦嶺天帝離世,才能再次重建。 “而且,當年的東北王‘洪天城’征服大半個九州。你們禹皇門可是龜縮在禹州,根本不敢管。任憑東北王的軍隊,從你們禹州境內經過。”滕青山疑惑道,“不知道,浩浩蕩蕩的大軍,通過你禹州境內。算不算對你禹皇門的挑釁?” 禹童海、柳夏二人更是難看。 歷史上挑釁禹皇門的當然有,而且禹皇門也拿對方沒辦法。這些人不是洞虛級別強者,就是至強者。禹皇門也沒法擊殺別人。 “荊意,你是什么意思?”柳夏目光一寒。 禹童海也怒喝道:“洪天神甲,你到底交是不交?” “禹皇門,我無意與你們為敵。”滕青山淡漠說道,禹童海、柳夏表情略微放松,滕青山又接著道:“不過,我也在這說了,洪天神甲我連一個部件都沒得到。你們愛信不信!至于你們禹皇門是否要對我開戰……” 滕青山咧嘴一笑。 “隨你們!” “你們若欺人太甚,我也會舍命奉陪。”滕青山冷視禹童海、柳夏二人一眼,“兩位,荊意告辭了!” “刀篪,走。” 滕青山一指引方向,六足刀篪立即猛地朝地底竄去。 嗤嗤~~~ 山石仿佛豆腐一樣脆弱,直接被六足刀篪給鉆透,只是一眨眼,滕青山和六足刀篪已經到地底深處數里處,僅僅片刻,就已經完全脫離出柳夏、禹童海二人的領域范圍。 銅鈴山脈上。 柳夏和禹童海二人相識,眼中都有著怒氣。 “這個荊意,實在是囂張。”柳夏沉聲道。 “哼,若他不是有那頭叫‘刀篪’的奇特厲害妖獸,剛才,就直接能宰殺了他。”禹童海也猶有不甘,“這荊意也是運氣好,能得到一頭既能飛行,又擅長鉆地的妖獸。不過——這事,絕對不能就這么算了。” “柳師兄,我等回去,告訴師伯,師伯定有辦法。”禹童海哼聲道。 柳夏卻是搖頭:“這事不能急……現在我們和荊意雖然撕破臉,可至少還沒動手。不動手則已,一動手則必定要擊殺他。否則,后患無窮!而且……這個荊意和天神宮還有著非常緊密關系。” 對于天神宮,禹皇門也得小心對待。 “我們回去。”柳夏當即飛到裂風龍隼身上。 禹童海集結火行天地之力,形成一團火焰包裹住尤石金的尸體,在火焰當中,尤石金身體迅速化為飛灰,只留下那一件上半身的外甲。 禹童海低頭看看手中的一件外甲,不滿地冷哼一聲,狠狠看了地底一眼,便飛到裂風龍隼身上。 嗖! 裂風龍隼劃過一道流光,朝西南方向禹城飛去。 …… “二叔,看到了嗎?”在銅鈴山脈,裂風龍隼原先所在處一兩里外,一座山頭上,十余名獵人正傻傻看著。 “好大的神鳥,比我們家房子還大。” “還有兩個人都會飛!” 這些普通獵人們個個激動萬分。 地底當中。 遵循著之前自己留下的印記,滕青山很容易找到了之前大概追趕路線。 “刀篪,慢,不要快。”滕青山此刻已經跳下六足刀篪,和六足刀篪一道緩緩前進在地底,不斷地搜尋著周圍,邊搜尋滕青山心底還在思量著,“那禹皇門,除非有十足把握,否則絕對不會動手。” 九州大地上,虛境強者之間也是有一些潛藏的規則的。 一般,兩個超級大宗派之間,雙方都有虛境強者。兩大宗派的虛境強者彼此可以交手來了結恩怨,可是,卻是禁止去殺對方的先天弟子的。如果這樣做,雙方虛境強者都去殺對方先天弟子,那樣大家都倒霉…… 除非兩個超級宗派彼此戰爭,才會發生一個宗派虛境強者,去屠戮另外一宗派先天高手的事情。 一旦戰爭,結果肯定是其中一個宗派滅亡! 所以,兩個超級大宗派要么不開戰,要開戰,就是一個生一個死! 而超級大宗派,和閑散虛境強者之間又不同。 閑散虛境強者無牽無掛,這種人,超級大宗派最不愿意招惹。可如果一旦招惹……一是想方設法化敵為友,或者是一舉殺死,否則是后患無窮! “我現在的身份,就是一個閑散虛境強者。而且,我還有六足刀篪。” “想殺我……” 滕青山只是心中冷笑。 滕青山是最不怕挑戰的一個人,在剛先天的時候就膽敢去和青湖島一群先天高手斗起來,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他都不是輕易屈服的人。 …… 在地底,滕青山小心地搜索。 搜索起來比較困難,因為神器部件就是一件器物,虛境強者的領域根本無法探查……滕青山如果一塊地方一塊地方慢慢破開土壤、巖石來找,恐怕沒十天半月根本別想找到所有部件。 幸好—— 虛境強者有天地之力補充,體內罡勁無窮無盡。 “咻!”“咻!” 只見滕青山奔跑著行進在地底當中,背負著開山神斧,雙手則是揮舞出一道道劍光貫穿巖石、土壤,一道道劍光對虛境強者而言威力不大。可對巖石、土壤卻強大的過分,輕易撕裂開。 那半套神甲則是放在六足刀篪背上,六足刀篪用緩慢速度前進的同時,六條刀臂也是揮出一道道流光朝四面八方射去。 “這里就是那件腿甲大概停留位置,得慢點仔細找。”滕青山減慢速度,愈加仔細搜尋。 一道道劍光射出! “哐當!”滕青山聽到一道聲音。 滕青山不由露出一絲喜色。 “停。”連轉頭對身后六足刀篪喝了一聲,示意停下,而后滕青山自己迅速的朝聲音發聲處沖過去,撞碎巖石土壤,只見一只通體深綠色的腿甲在躺在碎裂巖石當中。 “找到第一件!” 滕青山不由一笑,回到六足刀篪身側,將那一只腿甲扔到了六足刀篪背上,“總算湊足了一對腿甲。” “繼續!”滕青山感到有一種探寶的樂趣。 …… 從當初洪天城處一直到銅鈴山脈,地底可是追了足足千里,而從當初尤石金開始扔神甲部件開始的地方,到停止扔神甲部件,也足足有五六百里路程。如果這五六百里,都仔仔細細地找,耗費時間肯定很驚人。 幸好,滕青山記得那幾件扔出鎧甲的大概位置。 到了大概位置那一段,就慢慢地仔細尋找,其他地方,則是迅速穿過,隨意放出一道道劍芒而已。 半天之后。 “哈哈……總算湊齊了。”滕青山看著六足刀篪背上那一整套的深綠色戰甲,包括頭盔、內甲、戰靴等,“除了那上半身的外甲外,其他都齊了。不過正常時候,根本不需要穿外甲。” 得到近乎一整套神甲,滕青山心中很是開心。 “不過……”滕青山環視周偉黑漆漆一片的密集巖石,“那洪天神甲,在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