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5 傳于有緣人(四章完畢)

盤膝坐在六足刀篪上的滕青山,在追前面逃跑的六耳鉆地鼠的同時,同時默默記錄著:“上方十三里處有大量生命氣息,可能是蛇窩。左側五里處,也有三道比較強的生命氣息。可能是地底某種生物。” 所在的地底深度、大概方位,滕青山都在默默記載。 “哼,這尤石金扔飛的神甲部件,一個個停留的大概方位我都記住。”滕青山暗道,“現在沒時間來拿。等事情了結……有了空閑,就從這地底走上一遭。耗費點時間湊齊一套神甲,就是洞虛強者,也會搶著來做吧。” 一路上,滕青山默默記下一處處參照物。 甚至于偶爾,滕青山也會揮劈一斧頭,在地底巖石層中留下一些印記,當參照物。 有了大量的參照物,回頭很容易就找到這條路線。 “這可是另外一個腿甲。”尤石金聲音傳來,又是一道包裹著天地之力的神甲部件,在距離滕青山大概百丈距離飛過,隨即停留在地底某一處。 滕青山沒去追,心底則是默默記住大概位置。 尤石金在扔出神甲部件‘腿甲’的時候,身體猛地顫抖,臉色蒼白無一絲血色。 “噗!” 一口血霧噴出,尤石金露出一絲苦笑:“沒想到我已經脆弱的,聚集一些天地之力扔神甲部件,都要喪命的地步。”尤石金感覺得到,剛才他接連扔出神甲部件,已經令他體內臟腑情況愈加惡化。 一陣陣眩暈,令尤石金一咬牙。 “不管如何,就算死,洪天神甲也絕對不能落到天神宮手里。否則,我就是洪天城的罪人。”尤石金在六耳鉆地鼠背上的同時,強忍著內傷迅速地將身上的血色戰甲‘洪天神甲’給脫了下來。 一整套的洪天神甲擺放整齊。 “我洪天城祖師,是曾征服大半個九州的絕世人物。”尤石金深吸一口氣,“祖師,后輩弟子沒能保住基業,愧對祖師。祖師……你若有靈,希望這一套洪天神甲,能被真正的有緣人得到吧!” 心中念道著,尤石金捧著整整一套‘洪天神甲’的雙臂朝旁邊一揮,這一次,他沒有使用天地之力,而純粹靠身體的力量。 噗哧! 一整套的‘洪天神甲’直接砸進旁邊的泥沙土壤中,悄無聲息地被泥沙完全掩埋。這僅次于至高神甲的絕世寶物‘洪天神甲’就這么藏在這,除了尤石金,沒人知道。 因為沒有使用天地之力包裹,在后面追的滕青山,也沒一絲察覺。 畢竟不管是洪天神甲,還是開山神斧,在本質上都是一件器物。虛境強者的領域根本感應不到它們。 嗤!嗤嗤! 六耳鉆地鼠突然鉆地速度開始提升,甚至于一直提升到和六足刀篪相當的程度。 “這六耳鉆地鼠。”已經很是衰弱的尤石金苦笑一下,“之前受傷,一直都不肯全力趕路。歇息了這么久……到現在,才略微提速。”尤石金雖然暗恨六耳鉆地鼠一開始不加速,可他也知道…… 之前六耳鉆地鼠受傷較重,現在估計才穩定下來。 此時的六耳鉆地鼠,也僅僅將速度提升到和六足刀篪相當罷了,顯然,不想傷勢惡化。 “罷了,罷了。” “洪天神甲埋于地底深處數十里,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次出世。”尤石金手上如今只剩下一下最后一劍深綠色神甲的外甲,尤石金努力地穿上這件外甲,“天長,大哥來見你了。” 穿著外甲,尤石金他那個在六耳鉆地鼠身上,閉上眼睛感受著神的緩緩消散。 …… 之前察覺六耳鉆地鼠速度提升,滕青山就覺得不妙。 “嗯,這尤石金的氣息在變弱。”滕青山一驚,領域當中清晰能夠感應到,原本猶如太陽般耀眼的靈魂氣息正以極快的速度不斷削弱,很快變得和一般先天高手一個層次,繼續削弱…… 直至,完全消失在感應當中。 “死了。” “尤石金死了。”滕青山心中暗自嘆息一聲。 對這尤石金,滕青山是很有好感的。在他感覺中,洪天城的兄弟二人是真正的血姓漢子……不過九州大地世道本就如此,成王敗寇,九州大地上恐怕時刻都在上演各種各樣的故事。 “怪,只怪你洪天城不夠強。若是你洪天城有洞虛強者。或者,有一頭虛境大成的妖獸,都足以令天神宮忌憚。” “九州大地,不管是常年被強盜馬賊威脅的普通山莊。還是在八大宗派壓迫下的歸元宗這等次一等宗派,乃至洪天城,都一樣,都需要變強。普通的山莊出現一個后天極限高手,能保證一個山莊安全。歸元宗有兩個虛境強者,就足以震懾青湖島。而洪天城,要更進一步。需要洞虛或者虛境大成的妖獸才能穩固地位。” “要占多高的地位,就要有多強的實力。” “否則,結果就是被人滅掉。” 滕青山愈加清晰認識這一點,自己實力如今還不夠,要靠修煉恐怕還要數十年,而現在最快增加己方勢力的就是:“小青和我分開已經大半年,離一年也近了。按理說,小青在最近也該到了。” “嗯,上升了?” 滕青山面色微變,有些驚喜,“六耳鉆地鼠,竟然朝地表鉆?”到了地表,六足刀篪飛行速度是絕對超過六耳鉆地鼠的。 銅陵山脈,位于幽州的西南邊陲,是一座方圓四十余里的普通山脈。 高空當中,巨大的虛境妖獸‘裂風龍隼’雙翼展開,以驚人的速度在高空穿梭。在裂風龍隼背上,正有著兩人,正是禹童海和另外一名一襲寬松長袍的方臉中年人,二人正笑著彼此交談。 “童海,之前六足鉆地鼠逃跑的時候,我就傳音給它,告訴它,讓它逃到銅鈴山脈與我等匯合。六足鉆地鼠當時也已經應下。”方臉中年人微笑道。 “哈哈,柳師兄,那個尤石金,當時帶著足足兩套神甲啊。他身上的血色神甲可是傳說中的‘洪天神甲’。如果我禹皇門得到,真是——”禹童海顯得很是期待,“哈哈,那我等可就立了大功了。” 當初,洪天城耗費大代價,從禹皇門請人去將六耳鉆地鼠請來。 其中,請六耳鉆地鼠的,就是這位方臉中年人‘柳夏’。 “看著吧,六耳鉆地鼠,會將那尤石金帶到銅鈴山脈的。” 此刻,裂風龍隼從云霧當中俯沖而下,直接降臨到那銅鈴山脈當中,選了其中一座山峰上歇息。 高山之上,禹童海和柳夏,這兩大虛境強者并肩而立。 “師兄,若是那尤石金一點傷都沒有,咱們要殺他,有點麻煩啊。”禹童海皺眉道。 “放心,到時候請‘裂風’一道幫忙,哼,你我二人聯手,難道一個尤石金都殺不死?”柳夏自信一笑,“殺了他,兩套神甲就都是我們禹皇門的。安心等……馬上,人就到了。” 雖然之前,禹皇門曾經幫過洪天城,可也是看在洪天城送出那么多寶物面子上。 如今? 痛打落水狗、落井下石這種事情,誰不會做? “來了!”柳夏露出一絲喜色。 “嗯?六耳鉆地鼠怎么就它一個氣息,那尤石金的氣息呢?”柳夏有些疑惑。 “難道死了?”禹童海有些懷疑,“中了裴三一掌就死,那洪天神甲不會這么弱吧。”他卻不知……不是洪天神甲弱,而是裴三這一掌威力太大太大。 嗖!嗖! 當即柳夏和禹童海,直接從高山上朝下方極速飛去,去迎接六耳鉆地鼠。 “不好。”柳夏和禹童海面色一變。 他們清晰感應到,在六耳鉆地鼠下方,還有著兩道氣息迅速往上沖。 “是荊意和那頭鉆地很厲害的妖獸。”禹童海面色一變。 “他們竟然追上了。” 柳夏立即仰頭鳴叫一聲,那頭在山上歇息的裂風龍隼立即俯沖而下,禹童海和柳夏二人直接躍上裂風龍隼的背部……裂風龍隼智慧極高,它也靜靜地在地表以上懸空等待著,隨時準備俯沖。 六耳鉆地鼠的氣息、荊意、六足刀篪的氣息急劇靠近。 地底二十里、地底十里、地底兩里—— “蓬!” 地表上的山石直接被撞得粉碎,六足刀篪全身騰繞著天地之力沖了出來。早就在上方靜靜等待的裂風龍隼和禹童海、柳夏,同時朝下方撲去。 “吼~~”六耳鉆地鼠立即向柳夏嘶吼一聲,同時背部尖刺固定住的尤石金尸體被它身上尖刺猛地一彈。 “嗖!” 尤石金尸體立即拋飛而起,禹童海、柳夏幾乎同時抓住這具尸體。 而此刻地表巖石再次爆裂開,只見手持開山神斧的滕青山半站在六足刀篪背上也沖過來。 “不。”禹童海、柳夏二人抓著尤石金的尸體,完全傻眼了,只見尤石金身上僅僅穿著深綠色上半身的外甲罷了,別說是‘洪天神甲’,就算這次一等的神甲,也只剩下一個外甲。 “不可能。”禹童海二人連翻開外甲,朝尸體里面看,希望能看到洪天神甲的‘內甲’。 可是,依舊沒有。 “嗯?”在六足刀篪背上,懸浮在不遠處的滕青山也皺眉看著這一幕,“不對,這尤石金逃的時候,我親眼看到他穿著洪天神甲,這一路上……難道?”滕青山心中大驚,“對,他一定是在半路扔一件件次一等神甲部件的時候,悄悄將洪天神甲給扔到一處了。幸好,我將追逃路線大概都記住了。” “沒有,沒有。” “洪天神甲上的一個部件都沒有。” 禹童海、柳夏二人有些紅眼了。 “不可能沒有,他帶著兩套神甲鉆進地底的。”禹童海、柳夏二人幾乎同時盯向不遠處滕青山。 “荊意!” 禹童海猛地暴喝一聲,“別以為將洪天神甲藏起來,我們就不知道是你拿的。速速將洪天神甲交出來,這事情就作罷。如若不然,休怪我禹童海不念你我情誼!”在禹皇門眼里,荊意又算什么? “快,交出來。”柳夏也是暴喝一聲。 那頭裂風龍隼陰冷的綠色眸子,也盯著滕青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