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2 六耳鉆地鼠

九鼎記第十篇一方諸侯第十二章六耳鉆地鼠玄幻小說玄幻天空 第十篇一方諸侯第十二章六耳鉆地鼠 九鼎記第十篇一方諸侯第十二章六耳鉆地鼠 雪,疾風吹,卷起無盡沙塵。玄幻天空 洪天城外,連綿排裂開大道驚人的三里之長,足足數十排的騎兵,一個個都抱著必死之心。哀兵并不可怕,可是當哀兵本身實力就搶,而且數量有如此多,戰甲,戰馬也都是上等配備。還有兩大虛境統領。 這樣的哀兵就可怕了! 這一刻七萬八千三百六十二名騎兵的戰意彷佛凝結為一體,所有人心中都在怒吼咆哮,要將來犯之敵殺死!殺一個保本,殺兩個賺了,殺十個,死了也就笑著死! “戰!”“戰!”“戰!” 七萬八千三百六十二道吼聲,震撼人心。 天神宮中軍大營中,雪蓮教主,騰青山,李珺等人都在這。 “不好。”雪蓮教主秀美一簇,“我天神宮大軍士氣受到影響了。” 橫的怕不要命的。 天神宮大軍十七焉能不降? “看。”騰青山遙看前方,“那大和尚天神到了陣前。” 兩軍對峙陣前,一身臧紅長袍的大和尚笑瞇瞇地站在陣前,一張口,聲音變仿佛天地間不斷震蕩的轟隆雷聲:“洪天城幸存的孩子們,這短短數月,天神宮南北合攻洪天城,一路摧枯拉朽,到如今,也只剩下這最后一座城池,這數月來,洪天城死的人已經夠多了。你們的妻子、兒子在等你們,放下刀兵吧。” 天神的聲音,有著一股奇異的魔力,朝人腦子里鉆。 即使之前,抱有必死之心的洪天城軍士依舊有不少人收到影響,響起了兒子、孫子。 “滾!” 手持雙劍的血紅戰甲禿頭漢子猛地一聲暴喝,聲音好似砸在人心臟上,他怒瞪雙目,仿佛一尊戰神,“蘇蒙克,你天神山大軍短短數月,殺死我洪天城不知道多少弟子。現在來裝好人。你這禿驢,滾!!” 在他身側的另外一名手持戰刀的禿頂壯漢,也瞪眼暴喝道:“我洪天城漢子,是天地間最頂天立地的漢子。我等,生是洪天城的人。死,是洪天城的鬼!” “我洪天城近日已經準備好了。” “七萬八千三百六十二位兄弟,還有我皺天長。”手持長刀禿頂壯漢嘶吼道 以及我兄長尤石金,我兄弟二人,帶領七萬八千三百六十二為兄弟,已經準備好為洪天成殉葬,近日不殺夠 敵人血,在沒有面目去見師祖?” “師祖有言————生若位男即殺人,不教男軀裹女心。xhsky.net: 殺!殺!殺! 殺!進八萬名騎兵一個個低沉的喝著,雙目好想瘋狂的孤狼般 忽然,“轟隆隆陣前大地震顫,隨即土地猛地爆開,同時一道龐然大物從這地底冒出,這怪物全身盡皆十一根根刺 乍一看,有點類似于刺猬似的。他的腦袋完全是尖的,最明顯的那六只耳朵。顯得很是小巧,時而活動者。 這怪物高達三丈,那尖腦袋上一雙烏溜溜眼睛正朝四方看著。 ”吼,一道震撼人心靈的怒吼從這怪物喉嚨中傳出 “哈哈……” “哈哈……” 洪天城的兩名虛境強者,此刻卻是發出朗朗大笑,站在了這怪物的身側。這類似刺猬的怪物也是站在兩大虛境強者中央,陰冷地目光掃過天神宮一群人,再戰天神宮大軍中的裴三,李朝等人臉色都變了。 “竟然是六耳鉆地鼠!” “它竟然也來了。” 裴三等人臉色變。而在遠處搖搖觀戰的一群虛境強者們則是嘖嘖贊嘆起來。 “竟然是六耳鉆地鼠。”在中軍當中的滕青山,也是大吃一驚,“這六耳鉆地鼠,可是九州大地上四大神獸之一。這洪天城這次看來耗費了不少代價,才將這六耳鉆地鼠邀請過來。” 九州大地上,虛境妖獸大多隱匿各處,很少出來。 可是—— 虛境妖獸當中還是有例外的,這些例外的虛境妖獸他們不甘心于在深山老林。也不甘心乾匿在某處。他們隨心所欲,他們想要做他們喜歡的十七。比如——吃人!比如殺了等事情。 九州大地上,有四頭名氣極大,連普通后天高手都知道的四大神獸。 說是‘神獸’,是普通人畏懼它們的強大,所以才將它們認定為神獸。其實,這四大神獸其實也只是虛境妖獸……論實力,不一定就比其他虛境妖獸強。 妖獸有很多種類,其中能被公認為‘神獸’的,只是極少數。只有實力是在是強,才會被成為神獸。 這名氣極大的九州四大神獸,它們都是自由的,不受人類控制的。可是它們有著自己的……而且,他們的智慧絲毫不比人類差。所以,人類就可以通過,來請這些妖獸幫忙出山。 如果說邀請妖獸出山,四大神獸中最難度最低的就是“六耳鉆地鼠” 這六耳鉆地鼠,老巢是在九州西南戎州。不過這六耳鉆地鼠,極為的喜歡吃......他最喜歡吃的一種水果“龍炎果”,可這種龍炎果價位的珍貴稀少,采摘非常的困難。六耳鉆地鼠雖然強大也就一個罷了。很難找到龍炎果。 一般送過去足夠的龍炎果,就可以請六耳鉆地鼠辦事。 虛境妖獸雖然貪婪,殘忍,可是有一點卻是肯定的守信!他們都很孤傲,虛境妖獸說到做到。這一次洪天城面臨滅城之禍,便專門上禹皇門,耗費大量天地靈寶,請禹皇門幫忙,換的不少龍炎果。 而后,通過龍炎果,加上禹皇門內又有懂得獸語的人。 去和六耳鉆地鼠交談。如此,才請來了六耳鉆地鼠! 六耳鉆地鼠別的不厲害,最厲害的一點—— 鉆地! 號稱九州大地鉆地速度第一。 “哈哈,有了六耳鉆地鼠。這裴三想要滅掉洪天城,也難了。”摩尼寺那位胖乎乎的少年僧人竟然仿佛孩子一樣笑了起來,一點沒高僧風范。 “六耳鉆地鼠,鉆地極為了得。那洪天城兄弟二人,有六耳鉆地鼠輔助。完全能可以輕易出現在戰場任何一處。如此以來,天神宮就處于了劣勢。”贏氏家族的三大強者也是饒有興致觀戰。 天神宮吃虧,他們才高興。 “大家慢慢看,看天神宮如何應付。”那禹童海咧嘴一笑,和身側的另外一名虛境強者交流了一下眼神。這六耳鉆地鼠,可就是他們禹皇門幫忙,洪天城才請來的。他們當然清楚。 軍陣之前,雙方大軍遙遙相對。 裴三臉色難看起來,冷冷盯著遠處,那傲然而立的洪天城兩兄弟。 “竟然被他們請來了六耳鉆地鼠。”裴三脾氣再好,也有些惱怒了。 “師傅,怎么辦?”此刻已經穿上一身鎧甲的李朝傳音問道,這身神甲正是那逍遙宮老宮主死后被他得到的。 “哈哈,天神宮。你們不是要滅我洪天城嗎?”那手持鐵锏,一身血色戰甲禿頂漢子哈哈大笑,“想滅我洪天城,就做好,被我洪天城狠狠咬一口的準備。我兄弟二人,還有這六耳鉆地鼠就在這,要戰,來吧!” “哈哈,戰吧。”另外一名叫鄒天長的漢子也大笑。 “吼” 六耳鉆地鼠也是仰頭嘶吼一聲。 頓時,洪天城大軍發出滔天的一片喊聲“戰”之聲,顯然士氣已經升到巔峰。 “焰天長,尤石金。”裴三要看遠處。冰冷的聲音確實響徹整個戰場,“你們紅天成今天必滅,到了此時還想反咬一口?真是做夢。” 一臉煞氣的裴三一揮手,喝道:“攻!” 頓時—— “咚!”“咚!”“咚!”•••• 數面大鼓在洪天城的四面八方都敲響,鼓聲震天,天神宮所有軍士們一個個都握緊手中兵器,一個個死死看著前方。在如此大軍沖殺面前,他們都知道……不想死,就一往無前,直接往前沖! “沖!” “沖!” 天神宮一支支軍隊,在各自軍官命令下,彷佛開閘的洪水瘋狂朝洪天城方向沖去。 “兄弟們!”血色戰甲男子猛地一仰頭,臉部青筋暴露,嘶吼道,“我尤石金,今天和七萬八千三百六十二位兄弟,一同殺敵,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殺十個,哈哈,咱們就算贏了。” “殺!”“殺!”“殺!” 在洪天城四面城墻下,近八萬名騎兵一個個揮舞著手中兵器,駕著戰馬瘋狂朝前方沖去。仿佛三色鋼鐵洪流,瘋狂沖殺過去。 “吼”六耳鉆地鼠也是嘶吼一聲,兩大虛境強者幾乎同時躍上六耳鉆地鼠的背部。 嗤嗤! 六耳鉆地鼠徐素地帶著兩大虛境強者,瞬間鉆入打的當中。僅僅一眨眼功夫,在三里地外,天神宮大軍內部,“轟隆隆”大地裂開,只見六耳鉆地鼠帶著兩大虛境強者同時冒出。 “殺死他們。”一襲白袍的裴三,一身神甲的李朝,以及手持著一根金色鐵杵,穿著戰靴的一身藏紅色長袍的大和尚。這三大強者一躍便到了六足刀篪背上。 六足刀篪雙翼一震,便已經飛過去。 血腥廝殺,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