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1 意外的一幕

第十篇一方諸侯第十一章意外的一幕 下載: 是,師傅。 李朝身形模糊,化為一道流光朝中軍大營極速趕去。而此刻,那被裴三一句話氣的說不出話來的摩尼寺白眉老僧,則是強忍怒氣走回摩尼寺,禹皇門,贏氏家族三方虛境強者聚集地。 雖然過去他們彼此經常斗個高低,可今天他們的目的是一樣的。 師伯。”白眉老僧看著胖乎乎少年僧人,難忍怒氣道“這裴三,好生囂張!這六字真言,他明明使用的是我摩尼寺絕學,竟然還在我等面前使用,真是” 師伯,現在怎么辦?”旁邊魁梧僧人雙眸中電光閃爍,也看向少年僧人。 少年僧人沒說話,而是走向贏氏家族,笑看向秦十七,笑瞇瞇地說道:“秦兄,剛才你和這輩三也比試過了。你說,這裴三的實力到底如何?我等終究不是洞虛強者,也難以分清。” 禹皇門的人也看著秦十七。 他們都清楚,這秦十七必傲的很,不至干為裴三撒謊。 “他的實力,我沒探清。”秦十七低沉道“雖然我和他僅僅是切磋比試,并未拼命。也都沒使出最強招可現在看來,這裴三所學駁雜萬分。放眼九此我從未聽說過,有誰分心數道,還能達到洞虛境界的。” 既學刀法,又學劍法,再學佛宗絕學,再去研究野獸一道,分心那么多門,這樣的人有。 可是,這樣的人能達到先天,就算不錯了。更別說虛境。至于洞虛均界古往今來,都未曾聽過,有誰分心那么多修煉之法,還能達到洞虛的。分心兩道的人,達到洞虛的是有。 只是裂三,精通的未免太多。 駁雜難精。”秦十七冷漠道“可他卻達到洞虛境界。我只能說,他應該不比我弱。”畢竟這次不是拼命,秦十七也不會不顧性命去廝殺。 不比我弱。”秦十七這個判斷,讓禹皇門,摩尼寺的人眉頭都皺起來。 他們都知道這秦十七,可不是剛踏入洞虛境界。就算在九州歷史上的洞虛強者中,秦十七怕都是比較厲害的一個。 “各位,準備如何?”禹皇門的,站在禹童海身側的那名黑發老者掃向贏氏家族,摩尼寺的人。 皆不能抗,又能如何?”那胖乎乎的少年僧人微笑道。 觀戰。”秦十七口中吐出這兩個字。 顯然,禹皇門,摩尼寺,贏氏家族都統一了決定他們放手不管了。假使今天裴三只是一個剛剛踏入洞虛境界的,摩尼寺等三大勢力肯定會聯手直接將其滅掉,禁止再出現一個能威脅他們的勢力。 可是,裴三實力太強。真的硬拼,得不償失。 哼,暫且讓他得意又如何?”禹蠻海瞇起眼,嗤笑一聲“當年的東北王洪天,可是征服大半個九州,可后來還是龜縮在幽州一地,到如今更是面臨滅城之禍。數千年來,崛起于一時,出現一個洞虛強者,然而占領兩三州的,并非沒有。可破滅的破滅,收縮地盤的收縮地盤。” ,這天神宮,且讓他橫行百年,百年后,再去看他,是不是還這么橫。”禹童海瞥了一眼遠處天神宮的人。 禹皇門的人,經常會說這樣的話,待得百年之后再去看他。 因為他禹皇門乃是最古老的宗派最有資格說這話。 “更何況,今天禹皇門想要滅洪天城,可不是件容易事。”禹童海露出一絲神秘笑容“這洪天城可也有數千年歷史,作為堪稱最彪悍瘋狂的宗派,可不是好惹的。”其他虛境強者們也看向遙遠處的大軍前方戰場。 浩浩蕩蕩的大軍陣前,一名先天境界強者獨自一人在陣前,遙看著遠處洪天城,朗聲喊道:“洪天城,我天神宮無盡大軍,已經將你城池重重包圍,你們無路可逃。現在只有兩條路投降,或者死亡!” 給你等十息功夫,十息之后,若不投降,便開始攻城!” “十!” 九!” 一道道聲音,仿佛巨大的鼓聲敲擊在整個洪天城所有弟子心中。 滕青止,李語二人站在一起,銀發紫衣的李航也笑站在身側,大軍前方叫陣的時候,天神宮宮主裴三,卻來到滕青山處。 “呼和。”裴三笑看著滕青讓。 “宮主。”滕青山迎上去。 “等會兒就要交戰。”裴三一笑道“幽燕之地的人,寧死不屈。要滅洪天城怕要費一些事。而這洪天城也有兩名虛境強者,而且洪天城歷史悠久,除了祖師東北王外,還誕生過一位洞虛強者。 所以,這洪天城內辜少有兩套神甲。其中就有僅次于至高戰甲的“洪天神甲,。” 呼和,你將刀囂借于我一用,等殺死那兩名虛境強者,奪得兩套神甲。洪天神甲我有重要用處,而另外一套神甲,就作為借用你刀篪的謝禮,如何?”裴三語出驚人。 借一次六足刀篪,獲得一套神甲? 當然,前提是得得到神甲。 “當然可以。”滕青山看向李珺,李珺立即發出一聲低吼。 嗖!” 大地猛地一震,一道幻影穿出地表, 地表裂出,道大坑,幻影落在地上,詐某蒼身漆黑,四條刀臂,兩備刀足的六足刀篪,那血紅色雙瞳掃過在場幾人,而后向李君發出聲聲低吼。 李珺也和它交談。 嗯,它同意了。”裴三微笑道,裴三是懂得獸語的。獸王就是他教的。 裴三也朝六足刀蔬發出一聲聲低吼。 六足刀麓看了滕青山一眼,滕青山點點頭。 嗖!嗖! 裴三和六足刀魔司時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原地。 “哈哈荊意兄。”旁邊李航忍不住笑道”荊意兄你有這一頭妖獸刀篪,可真是守著一寶藏啊。你看島皇門,贏氏家族,摩尼寺,這次他們來,對于洪天城的神甲可都有爭奪之心。而你呢,不需要出手,就能得到一套。”“爭奪神甲?”滕青山不由瞥一眼禹皇門等幾方人馬。 “當然。”李航一笑”今天他們來,能攔住天神宮則攔住,若攔不住,自然是趁火打劫!否則,禹皇門的人,將那頭虛境妖獸,裂風龍隼,帶來干什么?裂風龍隼,據我所知,應該是九州大地飛行最快的虛境妖獸。哦,或許傳說中的不死鳳凰能超過它。可不死鳳凰已經數千年沒出現過了。”裂風龍隼?”滕青山看了遠處那頭,流線型的飛禽類妖獸,單看其體型就是很擅長飛行的一類。 “這頭裂風龍長,可是當年禹皇在的時候,就跟著禹皇的。后來禹皇不在了,裂風龍阜也就住在了禹皇門,一直到如今。”李航說道。 “熄?”滕青山,李珺,李航目光忽然都落在遙遠處洪天城處。 “一!”當喊出最后一個數字時。 “轟隆隆幾”洪天城的東城門轟然開啟,這令看到這一幕的許多人都驚訝起來,難不成這洪天城要投降?否則開城門干什么。 城門打開。 吐!吐!咕! 密集馬蹄聲響起,只見一名名穿著黑色重甲騎士們,騎著一匹匹披著黑色披甲的戰馬魚貫而出,大量的騎士從城內出來,沒有一個4人說話,所有騎士都并然有序地在城墻外排列整齊。 洪天城以鐵騎聞名于世,這洪天城四方城墻外都是平緩地帶,有利于騎兵沖刺。 一排就三里長口足足排了數十排。 單單這東城門外,就足有兩三萬騎兵吧。”滕青山即使遙遙看著,都感覺到一股逼人的氣勢。上萬人一般就好似人山人海口這排列三里遠,足足數十排,就仿佛可怕的洪水不斷在蓄積著,一旦決堤這兩三萬騎兵,最前面十排盡皆是黑色重甲,戰馬也是披著黑色披甲。 中央十余排的騎兵,盡皆是血色戰甲,戰馬也披著血色披甲。 最后面的一排排騎兵,則是深綠色戰甲,戰馬也披著深綠色披甲。 兩三萬騎兵沒有一個人說話,寂靜如死人一般。他們身上最相似的地方就是左右人的左臂上都扎著白布,一雙雙眼神比惡狼眼睛還可怕那眼神中有著煞氣,有著死氣,也有著吞噬一切的瘋狂。 兩道流光從洪天城內飛出。 “轟!”轟!”仿佛兩塊隕石般,這兩道流光砸在騎兵軍陣最前方,站立地筆直。 其中一人穿著一身血紅色神甲,手持著兩根鐵銅。 而另外一人,則穿著一身青色神甲,手持一柄戰刀。二人的左臂上同樣扎著白布。這二人只有前腦袋上有著一撮頭發。 天神宮!”手持鐵銅,一身血紅神甲的禿頭漢子聲音滾滾,仿佛雷神的聲音,我兄弟二人在此!”重讓騎一萬一千零二人!東城墻下盡皆穿著黑色重甲的其中一名騎兵高聲道。 “血色騎七千六百一十八人!”東城墻下,穿著血色戰甲的一名騎兵高聲道。 “鐵燕騎六千二百六十七人!”東城墻下,穿著深綠色戰甲的一名騎兵高聲道。 此刻,在其他三面城墻下習樣有著一道道聲音。 這些騎兵當中許多人都已經是滿臉皺紋,老人有很多。 我洪天城所有弟子早已遣散,這些都是自愿留下愿意與洪天城共存亡的。重山騎,血色騎,鐵燕騎,三騎大軍,共七萬八千三百六十二鐵騎。”那血色神甲禿頭漢子聲音震天”七萬八千三百六十二位兄弟,以及我兄弟二人,誓與洪天城共存亡!”“誓與洪天城共存亡!”一個個騎兵嘶吼著,其中有老人,有壯漢。 誓與洪天城共存亡!”誓與洪天城共存亡!”吼聲震天,仿佛天地都在這近八萬騎兵面前顫栗。 戰吧,沒人能輕易滅我洪天城!”那血色神甲禿頭壯漢嘶吼道。 戰!”戰!”近八萬人吼聲震天,吼聲猶如滔天巨浪席卷整個天地,甚至于令天神宮一方大軍不少軍士心底發寒。視死如歸的軍侍,是最可怕的。 ps:三章完畢 舉報:/ 如果您是《九鼎記》作品的者但不愿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