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九章虛境強者們的盛宴

九鼎記下載: 九鼎記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九章虛境強者們的盛宴 “也是前些日子剛認識。”騰青山一笑說道。”呼和,快思念沒見了吧。“站在裴三身側,一身藏紅色神跑的大和尚瞇著眼,笑呵呵看著騰青山。 天生。騰青山笑著點頭,四年了。 雖然騰青山在和天神說這位天神交談,可是在場的虛境強者們,都感覺到天神宮一方和贏氏家族一方隱隱的對立,特別是微笑著的裴三已經冷峻著臉的金袍男子。這二人的氣勢隱隱對抗上了。 這是“神”的對抗騰青山感覺到莫名的壓力,心中暗驚。 荊意兄。贏氏家族“贏海桐”走過來,根本不看裴三,而是笑咪咪看著騰青山,“來,我給你介紹一下。” 騰青山歉意看向了大和尚一眼,便走過去。 贏海桐指向同樣一身暗紫色長袍,顯得干瘦的男子:“這位,是我家族的太上長老王通。”這名身形干瘦的虛境強者王通向騰青山露出了一絲笑容,顯得很是友好:“荊意,我雖然在家族內很少出門,可也聽說過你的大名。” “過獎。”滕青山笑著應道。 “這位。”贏海桐又將滕青山引到那金袍男子面前。 站在金袍男子面前,滕青山不由屏息……這可是洞虛級別存在。 看這金袍男子面孔,顯然是很少笑,所以整個人顯得極為冷漠。不過當滕青山走過來的時候,這位金袍男子卻難得地露出了一絲笑容,嘴角努力上翹起來……一看,就讓人覺得這人笑容很別扭。 “荊意,我叫泰十七。”金袍男子笑看著滕青山說道:“你不妨叫我一聲泰兄即可。” “這人笑容好別扭。”滕青山心中暗道,他看得出來,眼前這個叫‘泰十七’的超級強者很少笑,可能都忘記該怎么去笑。所以笑容才顯得別扭……可是正因為別扭,滕青山感覺得到,這個超級強者對自己的善意、友好之意。 畢竟,這種孤傲的絕世強者,是不屑做虛假的。 他既然笑,就是真的對你有好感。 “泰兄。”滕青山心中認定,這個泰十七能當朋友。 “荊意,聽說我這位師弟,上次去請荊意你加入我贏氏家族,你有難處”這金袍男子,此刻再也不管裴三,注意力都在滕青山身上,“我贏氏家族對荊意你,的確是很有誠意,你還請考慮考慮,如何” 滕青山心中感嘆…… 這堂堂洞虛強者,對自己卻沒絲毫傲慢,反而若此禮待。 ”秦兄。“滕青山思忖一下,面對這洞虛強者‘秦十七’期待目光。只能說道。”我暫時沒想過要加入任何一個宗派,就算是天神宮,我也僅僅是擔任客卿一職罷了。如果哪天我想加入宗派,會第一個選擇你們,如何“ “我們贏氏家族可是第一個,秦兄這話我記住了。”秦十七絲毫不怒,反而更開心。 就在這個時候io嗖!嗖! 一道幻影降臨在旁邊,這是一頭讓人心驚的飛禽類妖獸,這飛禽妖獸全身大概有三丈多長,從嘴尖到尾羽,身體成流線型,體表有著薄薄一層絨毛,在絨毛之下就是黑褐色的一塊塊仿佛龍鱗般的鱗片,這頭飛禽妖獸一雙眸子為綠色、 在這飛禽妖獸背上還有著兩個人,一個是滕青山認識的禹皇門虛境強者‘禹海童’。而另外一名虛境強者滕青山不認識、 “估計,也是禹皇門的、。‘滕青山仔細看了眼那飛禽類虛境妖獸,”傳說中,禹皇門就有虛境妖獸,難道,就是眼前這一頭 ”哈哈……秦十七!“一雙掃帚眉的禹童海,哈哈笑著跳下虛驚神獸,”你說 荊意兄要加入宗派,會第一個加入你們贏氏家族這你可能錯了。當初荊意兄 可是和我說過,要加入宗派,第一個會加入我禹皇門。“ 秦十七冷著一張臉,瞥了一眼這禹童海,沒說什么。 騰青山眉頭微皺,:”這禹童海。怎么這么說話” 不管對禹皇門,還是對贏氏家族,騰青山都只是應復之詞罷了,而且在這兩 大宗派中,若說有好感,騰青山對于一直態度友善的贏氏家族很有好感,對于表面友善, 可骨子里面有著傲氣的禹皇門卻無好感。 “荊意兄,我說的可對”禹童海笑著走到滕青山身側。 禹皇門在這九州大地上囂張慣了,就算待虛驚強者或許平等對待,可是說話做事,骨子里都會有一種傲氣!禹童海上次邀請滕青山沒成功,心底對滕青山就有了憎惡、不滿的情緒。 在他看來…… 他禹皇門來邀請,特別還是禹童海一個虛鏡大成強者來邀請, 這荊意竟然不給面子 而且—— 他禹皇門,對荊意和六足刀篪,并不是非需要不可。所以態度上自然高高在上。 “禹老兄。”騰青山笑看著他,笑容很淳樸,“禹老兄,你說什么我說過要加入會第一個加入你們禹皇門,我怎么想不起來……” 禹童海臉色一變,面色一寒:“荊意,你——” 旁邊贏氏家族和天神宮的人臉上都有了笑意,他們誰都知道禹皇門那種‘我是九州大地第一宗派’‘我們宗派開山始祖是第一至強者禹皇’‘我們宗派是最古老宗派’那種驕傲的心態。 許多人不滿。 可是沒法子,當年禹皇給這禹皇門留下了太多依仗,所以,禹皇門至今依舊強大無比。 “難道我說過”騰青山一拍腦子,連道,“阿,真對不起,我這個人,記性不太好。禹老兄,你可別介意。” 禹童海皮笑肉不笑地應上兩聲,沒多說什么。 隨著禹皇門人到來,虛驚強者們批次之間熟悉的人也交談起來。而這時候,李朝走到騰青山身側:“呼和兄,你怎么跟禹皇門的人斗起嘴來禹皇門的人,本就是那種臭脾氣。得罪他們不是好事。” “禹皇門歷代如此”騰青山疑惑道。 算不上歷代如此,或許也有品行好的。可是——禹皇門門內教導,就是認為他們禹皇門是最古來、最正宗、最強大的宗派,門內弟子大都會受影響。李朝搖頭,不過……禹皇門的確很強。連師父都不想招惹禹皇門。 若此宗派,竟然不衰敗。騰青山不解。 他們也就對外人這樣,禹皇門內部是非常團結的。李朝傳音道。 在場的虛境強者們,很明顯的分為了幾大陣營——天神宮、禹皇門、贏氏家族這三方,還有滕青山,李航,雪鷹教的一位虛境強者這些散亂虛境強者。 “荊意兄,你看。”李航笑瞇瞇站在滕青山身側。 “看什么”滕青山不解。 李航傳音道:“你有沒有發現,禹皇門,贏氏家族雖然之間不怎么有好感,可今天……他們隱隱都有些針對天神宮。我看,他們在等最后一批人馬——摩尼寺的人馬。” “哦”滕青山忽然抬頭看天。 “摩尼寺人來了。”滕青山低聲笑道。 只見天空中三道流光一道飛來,劃過天際,而后落在了禹皇門,贏氏家族的正中央,來的三人,盡皆穿著黃色僧袍,僧袍袖子上則是有著九刀紫紋。這三個光頭和尚,其中一個雙眉皆白垂下。還有一個身材魁梧足有近一丈高,最后一個摩尼寺僧人,竟然是一個胖乎乎少年模樣僧人,看起來年紀不大。 可是—— “這三人如果我猜的不錯,應該都是虛境大成。”滕青山暗自驚嘆。 摩尼寺不愧是天下供人的第一宗派,當然禹皇門不會承認這一點。 遠處,摩尼寺的僧人們正和禹皇門、贏式家族的人們很是熟悉的交談著,這些僧人們都顯得很謙和。 “李航兄,你可知道,這泰十七怎么起的這個名字”騰青山傳音好奇問道,他對九州大地虛境強者們的了解太少太少。 李航傳音道:“荊意兄,這泰十七……說起來,這么跟你說吧。贏式家族中,但凡能夠成為贏式家族強者的,有兩種人——一種是贏式家族本身的族人。而另外一種,則是在整個雍州收過來的弟子,這些弟子加入贏式家族,只要成為贏式家族內部的人,一般被賜予泰姓。” “泰”騰青山也知道。 當年秦嶺天帝統一天下,國號就為泰。 “嗯,不過因為內部弟子太多太多。被贏式家族的負責的人,其中有一個人懶惰,隨意起了名字。從泰一,泰二……這么往下取名。一口氣當時取了八十七個名字。泰十七就是當時被取的名字。” “難道,他成為先天,成為虛境,也不改名”騰青山疑惑。 難到,他成為先天,成為虛靜,也不改名滕青山疑惑。 按理說是應該改名。也可以改名。李航笑著道,可這秦十七倔強的很,據傳說在贏氏家族他都很少理會別人的是一個很孤傲的很傲慢的人。直至成為虛無強者,他依舊是秦十七這個名字不過說起他天下誰不豎起大拇指李航贊嘆一聲 就在李航再說的時候忽然 “嗯”滕青山、李航幾乎同時轉頭看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