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五章九州鼎

您現在的位置:»»/ “宮主,這事讓我和小珺,去問問刀篪它再說吧。”騰青山當即起身,說做就做,就和李珺直接朝六足刀篪的住處走去。 亭子中。 “爹,為這事欠一個人情?”雪蓮教主裴雪蓮看著他爹,在雪蓮教主看來,她爹是整個九州大了不起的人物,最才華橫溢的人物。就算去其他宗派,用一個人情請來虛境妖獸絕非難事。 即使裴三不想向其他宗派低頭,可是,裴三懂得獸語! 獸王烏侯的本領,可都是裴三傳的。 既然懂得獸語,裴三完全可以去找一些閑散獨立的虛境妖獸。以洞虛強者身份,以一個人情,請虛境妖獸幫忙。恐怕就是虛境大成的妖獸,十有也會同意吧。 可是— 裴三竟然請這個叫呼和的。 裴三笑看了她一眼,傳音道:“小蓮,對,我的確是有其他辦法。可是,這欠人情也是講究技巧的。有時候欠人情不是壞事……現在,我欠這個呼和一個人情。就很自然,他和我關系會親近不少。即使無法拉他進入我天神宮,可他和我天神宮關系會更近。” 雪蓮教主恍然。 “施恩與人,恩德過大反而成仇人。同樣道理,欠人人情,反而成更好的朋友。”裴三轉頭看向六足刀篪的屋子,“希望這呼和,能勸服那頭妖獸。逍遙宮那個老賊,就跟跳蚤一樣總是跳出來煩人。”…… 屋內。 騰青山控制天地之力,將周圍空間凝結,讓這里的聲音不傳出去。 “呼和大哥,一個人情?”李珺有些開心看向騰青山,“這可是好事。” “嗯,得到他一個人情,的確好處不少。”滕青山點頭哦,“小珺,你跟刀篪說說吧。”其實以自己對這六足刀篪性格的了解,這事情六足刀篪十有會同意,因為……六足刀篪就是好戰的妖獸。 “后吼吼”李珺喉嚨中發出的吼聲,時高時低,那聲音有著一定的節奏。 六足刀篪盯著李珺,血紅雙瞳中也有著開心。 顯然很久沒看到李俊了,也朝李珺發出聲聲低吼,聊了起來。 片刻后—— “呼和大哥。”李珺依舊謹慎的而很,裴三他們就在外面,她可不敢喊青山,“六足刀篪說了,讓它幫忙殺人這事情簡單。它同意了,不過——” “不過什么?”滕青山一怔。 李珺嘻嘻一笑:“六足刀篪說,和高手廝殺它高興。不過……如果敵人太強,就別讓它去了,它還不想死呢。” “哈哈。”滕青山笑起來,“小珺,告訴它,以后領域感應中像感應到外面那人一般的‘黑洞’,就得小心警惕,其他別管,掉頭就逃。那可是洞虛強者。” 和滕青山一樣,這六足刀篪也是第一次感應到洞虛強者。 “嗯。”李珺連提醒六足刀篪一次。 以后再感應到‘黑洞’,六足刀篪就會知道……對方是洞虛強者。 “宮主,這事情已經談妥。”滕青山和李珺一道坐下,“刀篪他同意了。” “哦i,既然如此。” 裴三直接站了起來,“呼和,李珺,你們準備一下。帶著這六足刀篪隨我一同去幽州吧。” “東北幽州,現在?”騰青山有些錯愕。 “當然是現在。”旁邊的雪蓮教主說道,“呼和客卿,那逍遙宮老宮主狡猾的很,誰知道他什么時候偷襲?我們只能守株待兔。如果你在這宜城,等我們發現逍遙宮老宮主,他早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你跟我們一起,還有那個叫做六足刀篪的妖獸也是。到時候,逍遙宮老宮主一出現,你們出手,將其擊殺。”雪蓮教主眸子里掠過一絲寒光。 騰青山完全明白對方意思了。 “蛤蛤,也好,反正我在宜城暫時也沒事。”騰青山笑著點頭。“而且如今天神大軍,在幽州據說勢如破竹,已經占領大半個幽州。估計過段日子,就要攻占那洪天城了吧。此戰,定要好好看看。” “嗯。”裴三笑著點頭,“那現在就走吧。” 騰青山帶著裝著開山神斧的木盒,以及李珺,還有六足刀篪,也跟著裴三、雪蓮教主一道離開了宜城。在離開之前,騰青山也囑咐了大徒弟‘騰獸’一些事。 達到虛境后的六足刀篪體型不大,特別是背部寬度較窄,所以,六足刀篪背上也就勉強坐上三人罷了。 此時雪蓮教主李裙滕青山都坐在六足刀篪背上,唯有裴三在一旁一同御空飛行。幸好六足刀篪減慢速度保持和裴三同速,否則,六足刀篪早將裴三給甩遠了。雖然裂三實力強,可飛行速度還是及不上虛境飛行妖獸。 萬丈高空,云層之上。 四人一妖獸,正朝北方飛著。 ,呼和。”裴三在一旁,邊飛邊笑著開口道”李珺將來,是我天神宮雪蓮教的教主。而呼和你也是無門無派我裴三,以天神宮宮主身份,今天請你加入我天神宮。你看,可否?” 滕清山一怔轉頭看去,裂三看過來的目光中飽含著誠意。北辰 如果滕青山真的孤家寡人,沒有野心,加入天神宮的確是一件好事,可是他還有許多事要做,歸元宗也需要他撐著,他豈能進入天神宮受別人調遣? “讓宮主失望了。”滕青山婉拒道,“想必以天神宮情報,早知道,我那住處有不少少年在。我今生就想要將我所學所感悟的,一代代傳下去。” 裴三眉毛一掀,只是淡笑著說了一句:“開宗立派,是好事。”便不再多說了。 他何等身份? 正式邀請對方既然拒絕了,裴三就不會再胡攪蠻纏。 飛行了許久,終于進入幽州地界。 “就是下方。”裴三身體周圍灰蒙蒙流光陡然大漲,將滕青山、雪蓮教主、李珺一同包裹進去,“我們下去。”直接裹挾著幾人,一道朝下方俯沖,六足刀篪也跟在身后……然而此刻—— 裴三臉色變了,深深看了身側滕青山一眼。 這世上能令裴三臉色大變的事情很少很少了。 因為,剛才裴三趁將滕青山、雪蓮教主、等人一道裹挾下去的時候,也瞬間仔細探查了一下滕青山全身! 洞虛強者想要探查,是需要放出一絲自己的世界之力。在虛境強者感應中,這一絲世界之力就是黑漆漆的一道絲線。之前裴三去請滕青山辦事,自然不會說,用一道世界之力絲線去探查滕青山,那樣太失禮了。 一直到現在,趁俯沖的時候,看似隨意地用自己世界之力裹挾幾人一道下去的瞬間,將滕青山觀察個透徹! “他,他竟然……”裴三心中震驚的很。 他并非是為滕青山木盒中的開山神父震驚,因為世界之力僅僅是像眼睛般觀察罷了,而不能分析物質實質。所以,在他觀察中,開山神 斧僅僅是一柄厲害點的兵器。模樣和數年前不一樣。 他并沒看出開山神斧特殊。 真正令他震驚的 滕青山懷中的一個玉盒,以及一個小鼎! 玉盒中放著兩株不死草,滕青山胸前戴著的正是九州鼎。不死草……滕青山隨身攜帶兩株不死草,也是以防廝殺戰斗時出現什么意外,好急救使用。畢竟不死草是在關鍵時刻救命的。 比如李珺被人刺穿要害眼看就要死了,是不可能等滕青山跑回去取不死草的。隨身攜帶很重要! 小鼎,更是滕青山一直以來都貼身攜帶的。 “不死草?他竟然有不死草?” “九州鼎?連這等寶物他也有?”裴三完全震驚了。 “這不死草,也只有北海當中那頭不死鳳凰才有。當年,我跑遍蠻荒之地,走遍九州,最終才在北海當中找到那頭不死鳳凰!這不死鳳凰,可是跟隨過至強者李太白的,連我,也只能從她那得到一株不死草!” 裴三很清楚那頭不死鳳凰的可怕! 不死鳳凰,單論天賦,在虛境妖獸中就已經是最巔峰的。能和不死鳳凰比肩的極少極少。 而且,這頭不死鳳凰又是虛境大成,這已經是妖獸中的極限了。 其次,這頭不死鳳凰,又跟隨國至強者‘李太白’,李太白自然幫助不死鳳凰,給不死鳳凰指出道路,如何利用自己的優勢,施展出最強威力。 加上不死鳳凰自己又參悟數千年,如今的不死鳳凰,的確堪稱虛境妖獸中最可怕的存在。裴三雖然自傲,可是和不死鳳凰短暫的交手后,雙方都感到對方不好惹,加上裴三客氣,不死鳳凰這才給了一株不死草。 兩株不死草對,這個呼和,的確是出海漂泊過。”裴三肯定,“既然能得到兩株不死草,以他實力,用強肯定不能。以不死鳳凰的速度……除非至強者,否則沒人能對那頭不死鳳凰用強。” “那就代表,他跟不死鳳凰關系極好。否則不死鳳凰豈會值得給他兩株不死草,那我也就得到一株罷了。”裴三暗道,他卻不知……滕青山得到的是九株。 “還有九州鼎。” 裴三暗吧,“難怪,這個呼和修煉如此速度驚人。即使他天賦驚人,若無九州鼎,恐怕修煉速度要慢上數倍。” 一行四人和六足刀箎已經落地。 “爹,你在想什么呢?”雪蓮教主見裴三似乎走神了,這一幕在他爹身上,她記憶中也就發生過少數幾次罷了。 “沒什么。”裴三笑看向滕青山,“呼和。” “嗯?宮主?”滕青山一怔。 裴三自己似乎不在意地摸了下胸口位置,只見一個小鼎從其衣袍中露出。 滕青山瞳孔一縮,盯著裴三胸前—— 前世自己帶過一次九州鼎,今生自己又戴著,絕對不會認錯。眼前裴三胸前這枚小鼎…… “九州鼎,和我一樣的九州鼎。”滕青山真的有些驚住了。 (第二章到,告訴大家一個秘密——今天3月4日,是番茄的生日嗯,今日生日,番茄將在章節爆發中度過,繼續去寫第三章 如果您喜歡這本書, 如果您想下次在接著看這本書, 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于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