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二章一套神甲

·您現在的位置:正文 站內搜索: 九鼎記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二章一套神甲 這禹童海總算說出了他的目的邀請荊意加入禹皇門,當然真實目的是要讓六足刀篪,為他禹皇門所用。 “大禮?”滕青山眉毛一掀。 禹童海微笑著,很是自信地說道:“想必荊意兄你也聽說過‘神甲’,和那青湖島鐵瞎子、射日神山申公屠交手的時候,你也該嘗過這神甲的威力吧。” 滕青山心中一動。 神甲? 禹童海繼續說著:“我們禹皇門神甲也極其稀少,不過,只要荊意兄你加入我禹皇門,即使令我禹皇門其他太上長老沒得神甲穿,也會讓荊意兄你擁有一套神甲,有了神甲,虛境強者交戰可要安全的多了。” “神甲到底是什么?”滕青山突然開口。 禹童海一怔,似乎愣住了。 “荊,荊意兄,你不知?”禹童海有些尷尬。 瀾叔21:26:18 滕青山倒是很坦然地點頭道:“禹老兄,我無門無派,對這神甲也未研究探查過。還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這神甲防御很強。” “哦。”禹童海瞇著眼笑著點頭,“荊意兄,這么和你說。虛境強者,當虛境大成之后,一旦突破,就踏入洞虛境界。這點你該知道。” 滕青山點頭。 “這洞虛境界,身體內會產生一‘虛空’,這里的虛空,也就是天地、世界的意思。”禹童海笑道,“以神為核心,在體內泥丸宮中誕生一虛空。到那時,洞虛強者使用的并非九州天地之力。而是他自己的世界之力。” 滕青山心中一動,牢牢記在心里。 自己的世界之力? 當初在大延山地底水宮,禹皇留下影像中也說過,洞虛強者體內會產生一個很粗略的“世界天地”,洞虛強者修煉的過程,就是完善“世界天地”的過程。當有一天,自己體內的“世界天地”能夠抵抗住九州大地的壓迫排擠時。 世界天地便完善了。 那時,也就是至強者境界了。 “洞虛強者,受到九州大地壓迫。可他們卻能使用自己的世界之力。”禹童海接著道,“這世界之力,擁有很神奇的能力。比如,用這世界之力長期煉化一件鎧甲,耗費數十年乃至數百年,這件鎧甲將比九州大地上任何一種礦石材料要堅硬數十倍數百倍。” 騰青山暗自點頭。 其實,如《天山三十六式》的石刻,如李太白留下的“神仙玉壁”,如禹皇留下的整座水宮。這些都是他們隨意留下,并未認真煉化。可是石刻、玉壁、水宮都擁有著自動修復的能力。 而開山神斧,作為禹皇的貼身兵器,更是堅硬到極致。 之前那射日神山申公屠使用破虛箭要殺自己,卻被開山神斧斧面硬 是擋住,而開山神斧卻無傷分毫。 “這洞虛強者,耗費數千年乃至數百年,用世界之力煉就的貼身戰甲,就是神甲 禹童海解釋說道,”這神甲,防御兩極為驚人,一般虛驚強者都極難破開神甲, 除非神甲是比較低等的神甲。“ ”哦。低等的神甲?“騰青山好奇道。 禹童海很熱心地笑道,‘荊意兄,神甲的還壞。一和神甲本身材質略有關系,不過既然是通許強者,身上鎧甲材質都不會差。 這但關系并不算太大。二,和神甲煉化時間長短有關。煉化數十年,和煉化了兩三百年,神甲威力當然不同。這第三,也和洞虛強者本身實力有關。這洞虛強和之間,實力也有高低。有剛剛進入洞虛境界的,也有洞虛巔峰,里至強者只差一步的。” “比如像洪天城,當年的東北王‘洪天’留下的一套神甲,洪天神甲,在諸多神甲中數一數二。”禹童海解釋道。 藤青山心中完全明白了。 “禹老兄,這四大至強者也應該留有神甲吧?”騰青山開口道。 神甲啊。” “如果真有一套神甲,和虛境強者交手...”想想那場景滕青山久期待的很。 可惜,神甲太稀少,連最古老的禹皇門,都不敢說讓門內所有虛境強者都穿上神甲。 就在這時—— “恩?鐵攀?青湖島\&鐵攀\&?他可是青湖島的島主,咱媽來我宜城了,久不怕我殺了他?”滕青山有些疑惑,他領域當中清晰發現,在宜城城外官道上,鐵攀正騎著一匹上等戰馬獨自一人朝宜城城門趕去。 鐵攀的一頭金發,名氣可是很大的。九州大地上人稱“金毛雄獅”鐵攀,然而今天,鐵攀確實將一頭金發剪掉,只剩下三寸長。而且還用一頂帽子戴在頭上,從表面看根本看不出他有金發。 進入宜城后,鐵攀輕車熟路地就牽著戰馬,來到了滕青山的居住府邸前。 “來者何人。”府邸守衛喝道。 “這是我的名帖,請傳稟一下,我想見荊意前輩。”鐵樊說著從懷里取出一份準備好的名帖,名貼上還有一張銀票。 守衛一看,眼睛一亮,便笑著接過:“嗯,等一下,我幫你講名帖送進去,不過……想見荊意前輩的人很多。荊意前輩是不是見你,我可不敢打包票。”守衛看在銀票面子上,特意多說了兩句。 隨即,這名守衛朝旁邊另外一名守衛示意了一個眼神,便立刻跑進了府邸當中。 內院中。 “師傅,師傅。”滕獸跑了進來。 滕青山將手中輪回槍一扔,便插在不遠處兵器加上。 “師傅,你知道誰過來了?”滕獸笑著拿著一封名帖。 “清湖島島主‘鐵樊’,對吧?”滕青山笑著走過去,滕獸一廳一怔:“都忘了師傅是能發現周圍三十四里的。” “你讓他進來吧,我倒要看看,他這青湖島島主,跑到我這干什么。”滕青山吩咐道。 “是。” 滕獸連跑出去。 滕青山則是走到亭臺下,坐了下來,為自己倒下一杯茶,悠閑地飲了一口。而這個時候,鐵樊已經出現在了內院門口,此時的鐵攀除掉了帽子,那精短的金色短發顯得人挺彪悍,可是他整個人走路都很謹慎,不敢像在青湖島般龍行虎步。 “鐵攀,拜見荊意前輩。”鐵樊站在亭子外,恭敬行禮。 滕青山端著茶杯,斜瞥了一眼,忽然目光一寒,冷聲道:“你也好膽,竟然敢來我這,那鐵瞎子,也不怕我殺了你?” ·本欄最新內容 ·站內熱點文章 ·站內推薦內容 此欄目下沒有推薦文章 ·相關內容 20052009翼云網06328811142合作伙伴:左岸傳媒廣告搶登電話:5780008 山亭同城聊天QQ群:4982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