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一章禹童海

江寧郡城,諸葛元洪書房中,房內僅僅滕青山和諸葛元洪二人。 “哈哈,無憂,我歸元宗無憂矣。”諸葛元洪忍不住開懷大笑。 “師傅,對,那青湖島是不敢在來找我歸元宗麻煩。可是,將來那天神宮要攻打揚州……還是有許多麻煩。”滕青山皺眉說道,雖然自信,可至少滕青山沒認為自己能夠令天神宮放棄整個揚州。 或許,單單放棄一個江寧郡給‘歸元宗’,這是可能的。 只是—— 滕青山同樣有著野心,將來內家拳一脈要發揚光大,一個江寧郡怎么夠? “算不上麻煩。你和天神宮也有些來往,因為青山你,這天神宮將江寧郡留給你,只要天神宮宮主不傻,肯定會答應。”諸葛元洪淡笑道,“我也知道,青山你認為這一郡之地不夠發展。” “不過,別急。有多大的肚子,吃多少的米飯。”諸葛元洪笑看滕青山,“等青山你有一曰,能縱橫九州無可匹敵時,再擴張不遲。相信到時候,火鎏鐵鎧甲、北海之靈就能完全發揮作用了。” “嗯。”滕青山思忖著點頭,“也只能如此了。” “不過青山,這次你和射曰神山、青湖島一共三位虛境一戰。事情一結束,我所料不錯的話,這九州大地,恐怕有不少宗派要來找你。”諸葛元洪說道,“找我干什么?”滕青山話剛出口就笑了。 他不笨,也知道師傅的意思了。 “對,連射曰神山的那頭妖狼,都成了香餑餑。”滕青山笑著道,“刀篪,不管是飛行、鉆地等等,都要比這妖狼強的多。” “哈哈,想讓我幫忙不是難事,得看好處夠不夠。”滕青山怪笑道。 “你啊。”諸葛元洪搖頭一笑。 師傅二人笑聲回蕩在書房內,顯然今天是令人開心的一天。當天下午時分,滕青山就乘坐六足刀篪回了宜城。 宜城,那超大府邸中。 此時,已經是江寧郡北城墻下五大虛境一戰后的第二天上午時分,滕青山所住府邸的外院練武場上,九百余名少年分成兩部分,其中一部分有四十五人,另外一部分則有八百多人。那八百多名少年時而用羨慕眼光看著那四十五人。 “師傅,這就是練出內勁的四十五個。”滕獸站在滕青山身側。 “哦,這才兩三天吧,上次說有四十二個,現在就有四十五個了。”滕青山滿意地點點頭,看向那四十五名少年。 只見四十五名少年正反反復復練習著三體式,同時控制著呼吸吐納等等,很明顯,這四十五名少年的動作、吐納等,要比旁邊八百多名少年要好的多。甚至于有一種美感,有節奏的美感。 這四十五名少年,見滕青山到來,更是一個個愈加認真地練習。 “不錯,有點味道。”滕青山臉都笑開了花。 這些,可都是種子啊。 內家拳一脈的種子,別看現在年紀都小,可是十幾二十年后,這些人將會是內家拳一脈的中堅人物。看到這些少年,滕青山隱約看到數十年后,整個九州大地上掀起了一片修煉內家拳的狂潮。 “嗯?”滕青山目光落在其中一個少年身上。 滕獸見到這一幕,連介紹道:“師傅,這個少年叫滕洪侯,雖然是年紀最大的一個,可也是這一批少年當中練習三體式練的最好,猴拳也練的極好。也是第一個練出內勁的。” “我當然知道。”滕青山在心中暗道,“這滕洪侯可是我的侄子,估計在滕家莊的時候,洪侯也練過虎拳,有點基礎。” 滕洪侯見滕青山盯著他看,激動地動作都變形了,他只知道……眼前這位人是傳說中的‘荊意’,雖然他歲數不大,對于荊意知曉的不清楚。可從他叔‘滕青虎’那得知,荊意可是整個九州大地最巔峰的人物呢。 而且,當初滕青山一跺腳令大地開裂的場景,他永遠不會忘記。 “這孩子。”滕青山忽然眉頭一皺,抬頭看天。 “阿獸,你負責教導他們,我回內院了。”滕青山吩咐一聲,就朝內院走去。 …… 此刻,天空當中一道流光破空飛來,當飛到宜城上空的時候,速度驟減,化為一道人影,此人一身翠藍色長袍,大拇指上還有著一綠色扳指,頭發花白,最怪異地是有一雙掃帚眉,掃帚眉下一雙小眼睛笑瞇瞇的。 整個人就仿佛一個富家翁。 “嗯?”這老者小眼睛看向下方宜城,眉頭微皺,“這個荊意,還真是擺譜,發現我來,竟然不出來迎接——不過也對,或許他以為我只是路過。” 當即老者傳音下去:“荊意兄。” “這位老兄,你是?”滕青山聲音也傳入老者耳邊。 …… 內院當中,滕青山正站著仰頭看天,之前發現這虛境強者出現在自己領域內,滕青山就猜……或許就是來找自己的。自從之前那一戰后,自己和師傅諸葛元洪都猜出,或許有人因為刀篪的關系來找自己。 現在一看,果然。 “九州大地,虛境大成者竟然也有不少。沒想到來找我的,就是虛境大成。夠給我面子。”滕青山暗道,“不知道,他是來自哪一個宗派。” “哈哈,老夫禹童海,來自禹皇門。”聲音在滕青山耳邊響起。 “禹童海?”滕青山一驚。 對九州大地虛境強者,他知道甚少,可是,對于禹皇門當然清楚。特別對方的姓是‘禹’。 “沒想到禹皇門的禹老兄大駕光臨。”滕青山傳音笑道。 半空中的禹童海一雙小眼睛這才露出一絲滿意之色,嗖的一聲,便化作一道綠光瞬間就降落在了內院當中,化為了人影。 滕青山凝神一看,這才知道這禹童海容貌。 “掃帚眉,小眼睛?”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連迎上去。 “荊意兄,你的妖獸呢?”這禹童海開門見山,哈哈笑道,“我雖然在禹州,可也聽說你的妖獸。一直好奇的緊啊。還請召喚出來,瞧上一瞧如何?” “沒問題,來,禹老兄,這邊坐。”滕青山將禹童海引到亭臺下,二人相對坐下。 “刀篪。”滕青山回頭喊一聲。 那禹童海連轉頭看向不遠處的一間屋子,其實通過領域他早知道六足刀篪就在那屋內……只見六足刀篪出現在門前,全身漆黑一片,雙瞳血紅,兩條下肢以及四條手臂,這六肢宛如六柄戰刀。看了都讓人心寒。 禹童海特意地盯著六足刀篪刀臂上那上百根聚集起來,仿佛袖子一樣的尖刺。 他可知道—— 就這頭妖獸,靠這些尖刺瞬間解決數千名銀蛟軍軍士。 “吼~~”六足刀篪血紅色雙眸冷冷看一眼禹童海,便又回到自己的住處。 “禹老兄,刀篪他就這個脾氣,當初我和他剛結識的時候,也是大戰一場。經過數次大戰,最終才成為朋友。它這脾氣,你可別在意。”滕青山笑著說道,禹童海連搖頭道:“不在意,虛境妖獸嘛,總是有點傲氣的。” 禹童海,可見慣了驕傲的虛境妖獸。 因為,他們禹皇門內就有! “荊意兄,據我禹皇門探知,荊意兄你應該還沒有加入任何一個宗派吧。”禹童海笑看著滕青山,“在那天神宮,荊意兄你應該也只是客卿‘呼和’,我說的可對?” 滕青山臉色不變,心中卻是大驚。 知道荊意是呼和的人很少,雖然滕青山自己并沒有太重視偽裝,可是—— 能查出荊意就是呼和,這禹皇門情報能力,實在可怕。 “不愧是九州最古老的宗派。”滕青山心中暗道。 “對,我無門無派。”滕青山笑道。 “哈哈,無門無派好啊。”禹童海笑道,“無門無派,就是逍遙自在。特別是荊意兄你如今有這么厲害的一頭虛境妖獸。九州大地之廣,荊意兄你也可以縱橫,而無所畏懼啊。我也是羨慕的很。” 滕青山被這一頂頂高帽子戴的并沒頭暈,他知道,這禹童海真正目的還未說。 “不過——” “無門無派,也有無門無派的壞處。”禹童海嘆息道,“比如子子孫孫將來怎么照顧?我們虛境強者雖然有五百年壽命,可我們死后呢?畢竟——就算是傳說中的不死草,對于我們也無用。我們只能活五百年。” 滕青山微微點頭。 不死草的確對虛境強者無效,這點書籍中早有記載。人類虛境強者大限為五百歲,這是天地所限,無法逾越。對虛境強者而言,不死草恐怕唯一的功效,就是治療保命的奇效罷了。 先天強者以及后天高手、普通人,服用不死草,都可以增加兩百歲。 “而且真遇到大仇家,有這虛境妖獸也只能逃避,而無法殺敵啊。”禹童海又慨嘆道。 滕青山在一旁只是點頭。 “不過,如果加入宗派就不同了。”禹童海看著滕青山,雙眸隱隱發亮,“比如我禹皇門,我禹皇門乃是九州大地最古老宗派……傳承這么多年,好處也不需要我多說,荊意兄你也明白。” 滕青山微微點頭。 禹童海笑著繼續道:“如若荊意兄你愿意加入我禹皇門,我禹皇門可還準備了大禮。”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