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53 打的你怕

“轟!” 腳踏大地,滕青山猛地朝高空一躍,以他的身體力量加上對天地之力艸控,這一躍足足躍起過百丈高,而同時遠處的六足刀篪早領會滕青山的意思,嗖的一聲,六足刀篪雙翼一震便劃過一道弧線,以驚人的速度朝滕青山飛了過來。 滕青山很輕松落在六足刀篪身上。 “荊意,休逃!”瞎子劍圣惱怒怒喝一聲,化作一道黑色流光飛了過來。 六足刀篪那血紅色雙眸中掠過一絲不屑,雙翼一震,就在高空中來了一個高難度的近乎對折的飛行曲線,令瞎子劍圣根本沒法追,而后六足刀篪化作一道黑色幻影,迅速地朝遠處的黑發獵人‘申公屠’撲去。 “哈哈,鐵五,慢慢追。”滕青山笑聲回蕩在瞎子劍圣耳邊。 “這頭妖獸的飛行速度,實在太快。”瞎子劍圣灰白眸子中厲芒直閃。 站在六足刀篪背上,滕青山目光如電。 “咱們一個個解決。” 一對一,自己不可能殺死這個射曰神山的虛境高手。可是……二對一,還是有點信心的。 “嗯,還想用弓箭?”滕青山一看那申公屠拉開弓弦,便嗤笑一聲。 六足刀篪血紅色雙眸中也是寒光一閃,只見它兩對雙翼開始高速顫動,一時間半空當中,仿佛瞬間出現了兩個并行飛行的六足刀篪……這一幕,讓原本準備射出一箭的申公屠愣了愣。 “不好。”黑發獵人‘申公屠’面色一變,以六足刀篪飛行的速度和詭異程度,在高速飛行過程中,申公屠也沒把握一箭射中。 “哼,刀篪在高速當中進行曲線交替飛行的本領,就是小青。怕也做不到刀篪這程度。”滕青山暗道,“刀篪有兩對翅翼,而且翅翼非常的薄,才能保證如此高頻率變幻。”自從六足刀篪突破成虛境后。 和六足刀篪的切磋、配合,早嘗試過不少次。 畢竟,九州大地上各大宗派高手眾多,滕青山自然要做好充足準備。 “嗷唔~~”申公屠連低吼一聲。 嗖! 那銀色巨狼也竄了過來,呆在申公屠身側。而高空當中乘坐著六足刀篪的滕青山已經俯沖而下,就在這個時候,滕青山猛地躍沖過來,同時雙手高高舉起了手中的開山神斧,施展開《開山三十六式》第十八式。 “嗯?”申公屠拔出腰間短刀,面對滕青山這一斧,他根本只能硬抗,因為他有感覺就算他退開數丈,斧頭依舊會臨頭……所以,還不如站在原地,蓄勢硬抗。 和箭法比,他的刀法要差很多。 “不過我虛境大成,難道,還比不過一個沒虛境大成的?”申公屠目光一寒,他的短刀一直放在腰部位置,死死盯著滕青山這一斧頭。 嗤嗤~~ 斧頭未到,空間已經震蕩開,滕青山粗壯的雙臂攜著天地之力之威,揮出了他如今所能施展的最強一斧! “給我破!”滕青山怒喝道。 “就在這時候。”申公屠瞬間揮刀! 哐! 一道流光亮起,和開山神斧的斧刃流光撞擊在一起,申公屠和滕青山同時被震飛開去。而在滕青山和申公屠交手的同一刻——欲要攻擊申公屠的‘六足刀篪’則是被銀色巨狼‘射曰天狼’給攔下。 “嗷~~”銀色巨狼嘶吼著。 “吼~~”六足刀篪血紅雙眸盯著對手,低吼一聲就沖上去。 當六足刀篪靠近銀色巨狼的時候,銀色巨狼身體猛地一竄,同時額頭的尖角突兀地射出了一道銀色厲芒,這道銀色厲芒就好似一道雷電霹靂,以驚人速度劈向六足刀篪。可六足刀篪僅僅一揮一支刀臂。 哐的一聲,銀色厲芒震散開,六足刀篪略微一頓,就繼續追殺過去。 銀色巨狼靈活地在原地連續三次跳躍,留下一竄幻影,隨后猛地朝六足刀篪撲來,帶著一股腥風,銀色巨狼的兩只前爪閃爍著冰冷光澤迅疾地撕裂向六足刀篪,或許是銀色巨狼撲的速度太快。 或許是六足刀篪太自信。 六足刀篪竟然不閃躲,直接迎上去舞動四條刀臂狂劈銀色巨狼! 鏘鏘!嗤—— 刀臂和銀色巨狼的雙爪撞擊發出刺耳的撞擊聲,甚至于產生電光、火星,可是六足刀篪占據了手臂多的優勢,即使銀色巨狼努力閃躲,依舊有一條刀臂劈在了銀色巨狼的前肢皮毛上。 銀色巨狼的皮毛堅韌之極,可是鋒利的刀臂還是艱難地劃出一道傷口,紅色的血液滲透出來一絲,銀色巨狼已經封閉住傷口。 “嗷,嗷唔~~” 銀色巨狼發瘋一般,和六足刀篪近距離瘋狂廝殺。看似瘋狂的動作,每一招都快似閃電而且都巧妙之極,其中蘊含了借力卸力等,各種偷襲更是防不勝防。“蓬!”六足刀篪被銀色巨狼一尾巴抽在身上,抽的拋飛起來。 “嗷~~”身上已經有四五道傷口的銀色巨狼興奮地猛地一竄。 可是在半空中的六足刀篪四翼一震,就迅速恢復平衡,六足刀篪血紅雙眸中滿是怒色,他終于惱怒了,直接一個俯沖,四條上臂加上一雙下肢,六柄‘戰刀’竟然同時揮舞著劈向銀色巨狼。 咻!咻! 在兩者交戰瞬間,還有兩根尖刺射出,銀色巨狼狼皮實在太堅韌,尖刺僅僅勉強刺進去一半,隨后被六足刀篪控制著又飛回來。 可是—— 六足刀篪的那六柄‘戰刀’卻很可怕,只見瘋狂舞動的六柄戰刀,蘊含著六足刀篪苦修數千年參悟的刀法,看似混亂,實則就連瞎子劍圣這樣掌控天地之力要多很多的虛境大成強者都要吃大虧。 “刀篪發瘋了。”滕青山瞥了一眼,不由暗驚。 一旦六足刀篪發瘋,就會靠四翼控制平衡,六柄戰刀會全力進攻。這樣的六足刀篪很可怕,連滕青山也甘拜下風。 果然—— 噗哧!噗哧! 骨子里充滿野姓的兩頭虛境妖獸在正面廝殺中,銀色巨狼身上傷口越來越多,特別是銀色巨狼身上原先某一道傷口,竟然被六足刀篪再一次劈砍進去,一下子,就令銀色巨狼身上出現一道大傷口。 “嗷唔~~”之前還發瘋的銀色巨狼,立即嘶嚎一聲,掉頭就逃,化為一道銀色流光,迅速逃竄而去。 小傷口這銀色巨狼不怕,可是,六足刀篪竟然兩刀劈在同一處……銀色巨狼害怕了。它其實全身皮毛肌肉都在不斷地蠕動閃躲,想要在銀色巨狼那龐大身軀上同時砍中一個地方兩刀,幾乎不可能。 可惜六足刀篪有六柄刀,一不小心,銀色巨狼中招了。 “吼~~”六足刀篪興奮騰空而起,它身上黑色鱗甲上竟然也有一些劃痕裂縫,顯然銀色巨狼的利爪也不是好惹的。 嗖! 六足刀篪破空飛去,在地面上跑的銀色巨狼論速度,怎么及得上飛行的六足刀篪? “鐵五,你這個臭瞎子,快,快幫天狼。”被滕青山糾纏住的申公屠焦急傳音。 說來緩慢,銀色巨狼和六足刀篪近身戰,恐怕一眨眼就交手數百次,所以銀色巨狼和六足刀篪近身戰,才耗費僅僅一個呼吸功夫罷了。 嗖! “這個申公屠真急了,如果這頭妖狼死在這,和射曰神山仇就大了。”瞎子劍圣不敢遲疑,對射曰神山而言,這一頭妖狼比一名虛境強者還要重要。 瞎子劍圣正趕過去,可是—— “嗷~~”地面上跑不掉的銀色巨狼猛地朝地底一鉆,施展開它拿手的鉆地本領。當年未突破虛境的時候,銀色巨狼靠鉆地這一招,可是躲過不少飛行妖獸追殺。這一次,它同樣施展開這一招! 鉆地! “吼~~”六足刀篪興奮嘶吼一聲,猛地朝地底鉆去。 一進入地底! 只見六足刀篪的六條刀臂的兩條前臂聚攏在最前方,中臂和下肢都彎曲著收攏靠近身體,只見六足刀篪刀臂上的根根尖刺開始瘋狂行動了起來,一瞬間,六足刀篪就好像一頭有著六百多條腿的‘蜈蚣’。 六百多條尖刺竟然形成螺旋形,仿佛一電鉆似的。 嗖! 如果說虛境人類強者是靠蠻力去沖,走獸是靠四條爪子瘋狂朝里竄,那么,這六足刀篪就是一個‘電鉆’,靠控制著根根尖刺的方向,形成可怕的旋轉力道。再加上天地之力地加速。 快到極致! 僅僅一瞬間,前面逃跑的銀色巨狼,就被六足刀篪趕上了。 “嗷唔~~嗷唔~~”銀色巨狼驚恐之極,它的領域清晰發現六足刀篪在趕過來,銀色巨狼沒想到——一頭飛行妖獸,竟然鉆地這么可怕。絕對是它見過鉆地最可怕的一頭妖獸。 失策! 嗖! 銀色巨狼要朝地表上竄。 “吼~~”可惜,六足刀篪已經追上來了。 …… 此刻,被滕青山纏住根本沒法全力去幫銀色巨狼的申公屠,急得滿臉通紅,傳音喝道:“鐵五,到地底,快,快!!!” 去晚了! 一旦銀色巨狼完蛋,申公屠肯定要恨死瞎子劍圣。 “我鉆地去戰?”本來在地面上,準備等銀色巨狼出來的瞎子劍圣,只能一咬牙朝地底竄。 “嗷唔~~”一身痛苦的驚恐叫聲從地底傳上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