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51 開胃菜

·您現在的位置:正文 站內搜索: 九鼎記第九篇青山歸來第五十一章開胃菜 黑夜。 滕青山拿著諸葛元洪遞過來的密信,面色大變,怒極而笑:“哈哈,這青湖島的人還真是不死心啊,看來上次我們沒下狠手。也好……不打疼這群畜生,他們不知道害怕。”滕青山怒啊! 按照情報上說,江寧郡北邊邊界的銀蛟軍全部出去!那可是三萬銀蛟軍啊! “是想快攻,一舉滅我歸元宗。讓天神宮沒法營救。”諸葛元洪推斷出來。 “師傅,交給我。”滕青山大步朝練武場而去,“等天亮之后,師傅再回歸元宗不遲。” 練武場上,那一柄開山神斧正插在地面上,滕青山一把拿過。 “刀箎。”滕青山回頭喊了一聲。 只見練武場旁邊一座大屋子中,一道黑影猛地從特意改大的‘大門’中竄出,最后懸浮在滕青山上方,正是身體只有兩丈(五米)長的六足刀箎,即使達到虛境后身體變小,它依舊比狂風鷹要大不少。 “走。”滕青山躍上六足刀箎背部,將開山神斧別在后背腰間,手指指向東方。 六足刀篪兩對羽翼輕輕一震便破空而去,滕青山甚至于沒感覺到意思撲面的勁風。 在夜空當中,六足刀篪迅即趕往江寧郡成。 “怪事。”滕青山坐在六足刀篪背上,吃驚地發現……六足刀機的背部上竟然形成一個無形的氣罩,令在另組刀篪背部的滕青山不受絲毫驚風吹拂,“原來如此。”滕青山仔細一觀察才發現。 這六足刀篪兩對翅翼,前面一對翅翼剛好令氣流朝斜上方刮。 三百里路程。 盞茶功夫都沒有,滕青山僅僅是驚奇一番六足刀篪翅翼的特殊,江寧郡城就已經出現在了視野中。 “好快,不愧是虛鏡飛行妖獸。”滕青山驚嘆不已。 “刀篪,下去。”滕青山一拍六足刀篪背,指引方向。 雖然天還未亮,可是剛剛得到消息的歸元宗,已經召集那些在熟睡中的歸元宗軍士、弟子們起床,趕緊去城墻上守衛。 北面城墻上。 “荊意前輩,這支銀蛟軍是從北方而來,肯定是從北邊這條官道過來” 諸葛云指向北方,同時略有心悸的看了一眼騰青山身側的把那可怕的怪物。,。。 其實疼青山當來的時候特別是六足刀爖現身,的確是讓許多人驚恐。 六足刀爖模樣太過嚇人。 比傳說的惡魔,還令人心悸。 “嗯、”騰青山目視北方,“藏鋒,龍崗衛準備好了吧。” “前輩,六千龍崗衛兄弟,盡皆準備號,:藏鋒連一挺胸膛,她可是知道眼前人是 虛靜強者”荊意、 此刻燕長老、倪長老等一群人都圍在騰青山身后,可對于騰青山身側同樣站立這的高 兩丈的六足刀爖,大家都特意的隔著點距離, “三萬銀蛟軍,我們定會打的他們落花流水、藏鋒自信道他卻不知,今天若無騰青山擋著 單單那一頭射日天狼就對龍崗位進行屠殺。 騰青山冷笑著看著北方,“都歇息,把兵器擦亮,別急,慢慢等,等道清湖島來的時候,在好好殺? ”對,慢慢殺。“ 所有人都信心十足,因為……有虛境強者‘荊意’在他們身側。 咚咚咚,咚咚咚。 大地震動,密集的馬蹄聲仿佛砸在人心臟上,只見北城墻下,那連綿朝北方的管道上正有著大量的騎兵飛奔而來,神駿的戰馬、勇武的騎士,成千上萬飛奔著,仿佛決堤地池水澎湃而來。 “來了。”滕青山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青湖島這種偷襲行為讓滕青山非常惱怒,畢竟一旦他離開江寧郡,比如是去青州見李珺……一旦這種時候,青湖島偷襲,他趕不及。青湖島不就滅了歸元宗?在江寧郡的滕氏宗族不是一樣要遭難? 青虎、諸葛云、妹妹小青、父母…… 如果這群人死了。 滕青山就真的要憤怒發狂了。 “絕對不容許偷襲這種事,再發生!”滕青山目光發寒。 “律律” “律律” 大量的騎兵迅速地在北城墻下集結,一個個都跳下戰馬,牽著馬,井然有序地集結好,這些騎兵可都是銀蛟軍,雖然乘馬趕路兩個時辰比較累,可對他們影響不大。 嗖!嗖!嗖! 高空中三道幻影俯沖而下。 “三個?”厚實城墻之上,諸葛云等人嚇得一跳。 滕青山卻是看著在銀蛟軍軍陣當中的三道影子,愈加憤怒。 “哈哈……”軍陣對面傳來笑聲,“荊意,沒想到上次我饒你不死,這一次,你竟然又留在這歸元宗。我給你一次機會……你現在給我快點滾開。我還能饒你不死,否則——只能將你一并殺了。” 瞎子劍圣語氣中有著明顯的高高在上,這次他有十足把握。 “殺我?”滕青山手持開山神斧,怒極而笑,“鐵瞎子,也不看看你有幾分本事,也敢說大話。” “荊意,你以為你多了一頭妖獸,就贏定了?”鐵瞎子懸浮在大軍上空。 “快點”旁邊的黑發獵人催促道。此次一戰,必須快! 瞎子劍圣一揮手,同時身體瞬間出現在距城墻不足之丈處,口中喝道:“沖進江寧郡城,滅掉歸元宗,給我殺!”說著,瞎子劍圣就猛地一揮手中細鐵棍,只見一連九道黑影,接連朝江寧郡城的城墻射去。速度之快,城墻上的滕青山根本來不及阻攔。 “轟隆隆!” 厚實的城門,在瞎子劍圣的攻擊之下,轟然爆炸開,碎裂地鐵塊亂飛,城墻震得咔嚓、咔嚓裂開一道道大縫。在城門后的歸元宗不少軍士當場被砸死不少,一時間慘叫聲、凄厲喊聲不斷,鮮血染紅城門。 就這么一瞬間——城門已破! “殺!” “殺!” 激烈地鼓聲也猛地響起,只見銀蛟軍早已經翻身上馬的大量軍士,駕著戰馬瘋狂朝城門里沖。 城樓上,面色冷漠的騰青山和高達兩丈的六足刀篪,仿佛兩道隕石,同時彈射下城墻。 “刀篪。”騰青山低喝一聲。 還在半空未曾落地的六足刀篪,只見它的四條刀臂上傳出‘咯嗤、咯嗤’的密集聲,只見一根根只有一尺長,仿佛匕首一樣的尖刺瘋狂地朝六足刀篪刀臂上飛出,每一條刀臂上都有著密密麻麻的刀篪過百根! 四條手臂上飛出四百多根尖刺! ”殺!” 雙眸泛紅的銀蛟軍軍士們騎馬飛奔,可當他們距離城墻還足足有三十丈的時候,一根根速度快的已經化為幻影的‘尖刺’破空襲來! 撲哧! 撲哧! 仿佛羊肉串,一根尖刺刺穿第一個軍士后,又射穿第二個,第三個......沿著一條直線,尖刺一口氣直射到底! 而且不是一根尖刺! 是四百多根尖刺! 嗡嗡嗡嗡 有四百多根尖刺組成的死亡區域籠罩向沖殺而來的銀蛟軍戰士,撲哧撲哧聲,密集的仿佛下雨聲般的穿破鎧甲,骨肉的聲音響起,整齊劃一的沖在最前面的數千名銀蛟軍軍士接連轟然摔下馬匹! 數千人從馬上摔下,這一幕壯觀之極! “轟轟轟”只聽見仿佛一顆顆大石頭砸在地上,眾多騎士一個個摔下馬坐在地上,因為腳扣在馬鐙上,拖累的不少戰馬彼此相撞,一時間人仰馬翻,數千人倒在地上以及混亂的馬匹完全堵住了后面想要沖的軍事的路。 “啊!” “救命,救我。” 大哥。“ 凄厲喊聲從倒下的數千人中隱隱傳來,尖刺貫穿身體,除了部分倒霉的是射穿要害當場慘死外,其余絕大部分只是重傷,不過,尖刺造成的傷口卻是不斷的流出鮮血,一時間血腥氣彌漫開來。 寂靜!一片寂靜! 不然是城墻上歸元宗軍士,還是遠處沒來得及沖的銀絞軍軍士,都呆滯的看著只是一兩個呼吸工夫,就衣服全部倒地的數千名軍士。 這可是精英的銀蛟軍啊! 一個呼吸的工夫,全完了! “惡魔,惡魔。” “不可能,不可能。” “這,這,是神,是神嗎?” 后面沒沖刺的銀蛟軍完全崩潰了,甚至于有少部分人尖叫起來,當即策馬回身就逃。這根本就不是戰爭,是屠殺!一邊倒的屠殺! “律律”戰場上一時間只有那些倒在地上軍事的痛苦喊叫聲,以及大量馬匹的嘶鳴聲。 震驚。 不但普通人震驚,就連懸浮在半空的瞎子劍圣、黑發獵人也震驚了,幾乎所有人目光都投向刺客易經落地,站在那大堆實體、重傷軍士前方的一人一妖獸人影。 嗖!嗖!嗖! 密集的尖刺從遠處又轉個彎,飛回六足刀篪身邊,盡皆沒入四條刀臂上。 “刀篪,謝謝了。”滕青山看向身側六足刀篪一眼,六足刀篪這個能力,滕青山早就知道……須知那放出的兩三根暗器尖刺,專門控制兩三根的時候,連虛境強者都是能威脅的。淡然一口氣發出四百多支,對‘神’的消耗較大,而且威力也弱上不少。 可屠戮軍隊,絕對是最佳、最快的! “荊意,你——”瞎子劍圣氣的臉色發黑,想說什么,卻不知該說什么。 “鐵瞎子,你不是說要饒我不死,要滅歸元宗嗎?”滕青山的聲音,在黎明的早晨,幾乎響徹整個戰場,不斷在天地間回蕩,“我歸元宗可是數十萬人啊,你現在的銀蛟軍才死了幾千人,開胃菜而已。開胃菜味道不錯吧,想再嘗一次?” ·本欄最新內容 ·站內熱點文章 ·站內推薦內容 此欄目下沒有推薦文章 ·相關內容 20052009翼云網06328811142合作伙伴:左岸傳媒廣告搶登電話:5780008 山亭同城聊天QQ群:4982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