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9 虛境的六足刀篪(瘋狂戰吧)

仿佛汪洋大海般聚集的金行天地之力,令滕青山也感到心顫,整個內院練武場被鋒利的銳金之氣攪得草地粉碎,甚至于還有不少碎裂的石子濺飛開去,仿佛一顆顆暗器朝四面八方亂飛。 外院練武場上,九百多名少年正在練習著猴拳,一個個上蹦下跳。 忽然—— “吼~~”內院中傳來的響徹天地的吼聲,讓這些少年們嚇得一跳,連他們的總師傅‘滕獸’也吃了一驚,回頭一看,只見內院中彌漫著道道金光,而且,時而還有著顆顆碎石子崩飛出來。 “小心。” 滕獸猛地竄到一名少年身前,一拳就打碎了一顆石子,這九百多名少年還有些懵懂,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 噗!一顆石子砸在一名少年肚子上,少年立即‘啊’的一聲痛叫,一絲鮮血從嘴角溢出。 “都趴下!”滕獸猛地一聲吼。 這一個半月來,這群少年習慣了聽滕獸命令,沒有絲毫猶豫,所有少年全部趴下。 嗖!嗖!嗖! 一顆顆石子、碎石頭從內院崩飛出來,迅疾地從趴在地上的眾多少年上方飛過,這群少年們一個個嚇得不敢爬起,雙手護著腦袋,一雙雙烏溜溜的眼睛,都小心盯著飛射出來的顆顆石子。 片刻—— 安靜了下來,石子沒有了。 “咦,剛才怎么回事?” “好像內院里有金光呢。” “沒石頭飛出來了。” 這群少年們一個個小心翼翼地抬頭張望著,而此刻滕獸卻是連喝斥道:“停止練拳,都回你們住的地方歇息去。” “是,師傅。” 九百多名少年齊聲喊道,聲音很亮。隨后九百多人興奮地一窩蜂地朝住的地方跑去,一個個唧唧咋咋。 “你沒事吧?”滕獸竄到一名少年面前,這少年正是那唯一一個倒霉地被石子砸傷的。 “沒事。”少年咬著嘴唇,臉上發白。 “來人,快來人,讓大夫看看。”滕獸連招呼在不遠處一直侯著的護衛、仆人,立即來了兩名護衛將這少年給抬送到府內的大夫住處。 滕獸則是轉頭就朝內院跑去,心底疑惑著:“剛才怎么回事,那吼聲,似乎是六足刀篪的吼聲。” 內院中已經是一片狼藉,不但練武場變成一片廢墟,連不遠處的房子都是處處‘傷痕’。滕獸跑進來來到滕青山身側,驚詫地連問道:“師傅,剛才……怎么回事?這個大金蛋又是……” 在練武場上,正有著一個巨大的金蛋!足足有十余丈長,數丈高的橢圓形金蛋。 “這是六足刀篪。”滕青山說道。 “六足刀篪?它怎么變成這樣,難道?”滕獸也猜到了。 “恩,應該是。” 滕青山目不轉睛盯著這橢圓形金蛋,剛才那一幕,他是看的清清楚楚。無盡的金光瘋狂聚集、收斂,將六足刀篪包裹成一顆橢圓形金蛋。仔細看,這顆巨型金蛋上還有著絲絲鋒利的銳金之氣騰繞。 “六足刀篪要突破虛境了?”滕獸露出一臉喜色。 “等會兒就知道了。”滕青山聲音平靜,可他的眼神暴露了,他此刻也很是激動。 回到九州大地的曰子,雖然也幫到了歸元宗,可是依舊憋屈的很。 畢竟,自己的實力還是不夠,如果有一頭妖獸幫忙就完全不同了,可是不死鳳凰‘小青’正在學習她母親的一些屬于不死鳳凰的絕學,按照那鳳凰之母說的,短則半載,長則一年。 這是一個虛數,其實到現在早超過半年了,可那天云山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不過—— 期盼的不死鳳凰‘小青’沒到,可是六足刀篪竟然突破了,這的確是一個意外驚喜。六足刀篪可就是居住在地底的生物,論飛行速度它比當初未突破的青鸞要慢一些,可是論鉆地! 這可是六足刀篪的老本行,未突破虛境時的青鸞,在鉆地上也不及六足刀篪。 “妖獸突破到虛境,都會大變樣。青鸞變成不死鳳凰,那巨型龍龜也變成體格小的金色龍龜,不知道,六足刀篪變成什么樣。”滕青山盯著眼前那銳金之氣騰繞的巨型金蛋,心中期盼著。 在這種期盼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滕青山只覺得,這巨型金蛋的色彩漸漸暗淡下來,愈加的稀薄。 突然,那巨型金蛋以一種迅疾的速度猛地收縮,好似心臟收縮一般! “嗤!”在收縮到一定程度后。 “蓬!”剩余不少銳金之氣爆散開,化為大量金行天地之力回歸天地,整個內院練武場中恢復了寂靜,可是……在練武場上多了一個特殊的怪物。 對,怪物! 這是一個直立著的類似于人體形狀的怪物,高度大概在兩丈(五米),兩條下肢就仿佛兩條腿直立著,不過這兩條下肢既是強壯有力,而且還很長,特別是下肢的迎面骨鋒利之極,就是一把刀! 除了下肢外,它還有著一對中肢,一對上肢,也就是四條手臂!其中上肢較中肢略微寬一些,這四條手臂根本就是四柄奇詭的刀!而且下肢和四條手臂邊緣還有著一根根鋒利的尖刺,每一根尖刺大概有一尺(二十五公分)長,每條肢臂上都有著一根根尖刺整齊插在上面,每條肢臂上約莫著有上百根尖刺,仿佛就是手臂袖子似的。 單從它的模樣還能辨認出和當初的六足刀篪比較像。 可是—— 如今的六足刀篪,全身的鱗甲變成了黑色,隱約還有點點金色斑點可見。那兩對羽翼收攏合在身后就仿佛披風一般,那三角形頭顱的雙眼如今更是變成血紅色,盯著它眼睛看都讓人宛如陷入血海浪濤中。 “師傅,這是六足刀篪?”滕獸咽了咽喉嚨。 滕青山看著眼前的金屬怪物,也不由暗驚,六足刀篪全身覆蓋的一層鱗甲,連四條手臂和下肢上都是這種鱗甲……滕青山有一種感覺,這種純粹漆黑色,隱約有金色斑點的鱗甲是他見過最可怕的鱗甲,鱗甲上隱約蘊含的氣息……甚至于像當年在碧寒潭遇到熟睡的妖龍‘紫淅’般讓人驚懼。 “這鱗甲,恐怕不比妖龍紫淅的鱗甲防御差。畢竟妖龍紫淅體格那么大……而六足刀篪,身體卻如此小,濃縮的是精華啊。而且六足刀篪,本來身體防御就強。那可是在青鸞火焰下也僅僅發焦而已……現在達到虛境,又縮小。這鱗甲的防御威力。” 滕青山甚至于想到…… 假如將六足刀篪的鱗甲剝下來,制成一身鎧甲,絕對防御強。不過……六足刀篪是自己朋友、伙伴。 “六足刀篪,好凌厲好龐大的氣息。”滕青山感覺到領域中,那一股銳金之氣聚集成的強大氣息。 同樣虛境大成,可是妖龍‘紫淅’的氣息要比瞎子劍圣強大的多。 一個道理,這活了數千年的六足刀篪一朝突破,達到虛境后,它的氣息也格外的強大! “吼~~”六足刀篪朝滕青山發出一聲低吼,血紅色眼睛卻透露出一股興奮以及戰意。 滕青山感覺得到刀篪的戰意,不由笑了起來:“哈哈,怎么?剛剛突破就想和我比試?來吧!”當即長槍一橫,笑著六足刀篪,六足刀篪興奮一聲低吼,兩對羽翼一震,幾乎是瞬移般就到了滕青山身側。 霍!霍! 四條鋼甲刀臂上閃爍著冰冷的光澤,直接劈向滕青山。 “好快。”滕青山措手不及,連一槍橫檔,當即便被六足刀篪狂猛力道撞飛開去。 …… 六足刀篪達到虛境后,和滕青山一戰,逼得滕青山都甘拜下風。 滕青山使用的是輪回槍,而非開山神斧,可就算如此,六足刀篪也太可怕了。按照滕青山的話說:“這六足刀篪,是最可怕的刀客!別的高手是兩只手,他是四只手,偶爾還用兩條下肢偷襲,全身鱗甲防御又強的夸張……靠兩對羽翼,小范圍內的閃轉騰挪,更是可怕。遇到這樣的對手,能怎么抗?” 嫉妒! 讓人沒法不嫉妒啊。初入虛境就這么夸張。 妖獸就是這樣,特別是天賦異秉的妖獸,比如號稱妖獸中第一的‘青鸞’,比如和青鸞也很接近的‘六足刀篪’。加上,各自又剛好是‘火行之道’‘金行之道’突破,附和它們的天賦。 有了刀篪幫手,滕青山信心十足,諸葛元洪也居住到宜城,防止瞎子劍圣偷襲。 刀篪突破后半個月。 內院中。 滕青山和諸葛元洪相對而坐。 “嗯,到現在,九百多名少年中,練出內勁的有四十二個。”滕青山回答道。 “什么,這么少?”諸葛元洪有些疑惑。 “不少了。”滕青山一笑,按照三體式和猴拳練出內勁,可比靠內勁秘籍練出內勁要難的多,“再過一個月,如果再過一個月,沒有練出內勁的,師傅就將他們帶回歸元宗吧。” 就在這時—— 外面沖進來一人,正是滕獸。畢竟別人沒資格進入內院。 “師傅,諸葛宗主,這是歸元宗剛剛派人送來的密信。”滕獸連恭敬遞過去。 “密信?”諸葛元洪打開一看,隨即,面色大變。 “怎么了?”滕青山有些疑惑。 “你看。”諸葛元洪將密信遞過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