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47 內家之始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檻桿。查看文章九鼎記第九篇青山歸來第四十七章內家之始2010030211:00 走了? 黑袍白眉男子看向四周,這城墻上滿是血跡,還有許多刀槍劈刺的缺口,而城墻之下,更是有著大量的尸體,很顯然江寧郡 城剛剛遭受了一場劫難,他不由暗驚,那瞎子劍圣鐵五,據傳早已經虛境大成,在虛境大成中也算是一等一人物。竟然無功而 返?這荊意他—— 諸葛宗主,這位是我好友,不遠萬里而來。滕青山看向諸葛元洪,笑道,我先回住處招待他了。 也好。諸葛元洪微笑點頭,不過,慶功宴,荊意前輩你一定要來。 被自己師傅稱呼荊意前輩,滕青山也有些尷尬,不過,這是沒辦法的事。 荊意前輩,這次多虧前輩在。倪長老,燕長老等人看向滕青山目光中滿是尊敬,感激。 面對虛境強者,他們當然感激。 滕青山只能一笑,連帶著黑袍白眉男子,迅速離開城墻。 歸元宗,武長老府邸。 兩道流光落在府邸當中,化為二人,一白袍滕青山,一黑袍劍宗宗主李朝。 李兄,請坐。滕青山引領李朝到不遠處亭下,這次,麻煩李兄老遠跑一趟了。 哈哈。一向冷漠的劍宗宗主此刻卻是開懷大笑,呼和兄,你就別取笑我了。這次歸元宗能趕走青湖島,我雖然老遠跑 來,可是,卻沒起一點用。難怪呼和兄你敢化名‘荊意’去惹那瞎子劍圣‘鐵五’,原來是藝高人膽大啊。 知道滕青山能獨力趕走瞎子劍圣,這劍宗宗主李朝心中也起了心思。 李兄。滕青山連道,我只是戰前偶有突破……否則,我豈會讓小珺寫信給宮主。 嗯。李朝點頭。 他也發現滕青山的氣息和上次遇到的不同了,不過通過氣息判定實力,很難完全判定。比如瞎子劍圣的氣息是黑色混沌一片 ,而有的虛境大成,氣息卻可能是五顏六色等彩色,這跟許多人的悟道有關。 有人,先悟兩三種小道,而后又將這兩三種小道融合,悟得一種大道,比如生之道。 氣息只能模糊判定一個人的實力。 李朝驚嘆詢問道:呼和兄弟,你的進步速度實在是驚人啊,據我所知,當年你在大草原的時候還未踏入虛境,這才幾年… …怕是離虛境大成都近了。 李兄,你看到我現在風光,看不到未突破之前的狼狽啊。滕青山笑著搖頭,我因為沒有師門,所以,這突破虛境的時 候,犯了一個大錯。 大錯?李朝一怔。 嗯。滕青山點頭,我并不是鉆研一道,而是兼修數道,時而修煉這個,時而修煉那個。 李朝連道:這就太不該了!人的壽命有限,而道無窮。分散精力兼修幾種‘道’,恐怕待到壽命大限,都一道不成啊。 我沒師門,沒人教我啊。滕青山笑著搖頭,我就盲目一個人修煉,在出海苦修的日子里,我完全專心于修煉,我都不 知道,修煉到何番境地才是踏入虛境。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總算有一道大成了! 一道大成,我才明白,我過去走了彎路。 如果我專心一道,最起碼也節省數十年時間。滕青山說道。 嗯。李朝也點頭贊同,他哪知道,滕青山在撒著大謊。 滕青山繼續道:不過有失也有得,我其他幾道,都臨近突破了。一道成后,很快,第二道也突破。這次,和那鐵瞎子一戰 之前,機緣巧合之下,我也得到突破,再悟一道。幸好那鐵瞎子帶著‘古雍’,這個古雍,可是青湖島最有希望達到虛境的。鐵 瞎子只有二十年壽命,古雍的命對他而言,可比滅歸元宗還重要。所以,和我大戰的時候,他要分心照顧古雍。 哦,明白。李朝恍然。 他一直很驚訝,畢竟瞎子劍圣,乃是成名已久的虛鏡大成。這個客卿‘呼和’怎么能這么快就趕跑了呢? 原來,是因為古雍。 天神宮有計劃要進攻揚州,當然對清湖島很了解,知道‘古雍’在清湖島的意義。 既然事情已了,我就不叨擾了。李朝站了起來。 這次真是麻煩李兄了。滕青山也站起來。 李朝哈哈一笑:什么麻煩?不麻煩。等我天神宮滅掉‘洪天城’,我到時候會清閑很多。你有時候盡管去找我。你可是有 一個代教主的妻子,你妻子她很清楚我什么時候居住在哪。 而且,我師父也很想見你一見,到時候,你和我師父也能見見。李朝說道。 宮主?滕青山心中一驚。 這個開創天神宮的可怕任務,雖然未見過,滕青山還是很忌憚的。 短短數百年,就傳出不下于‘摩尼寺’的基業,如此風華絕代人物……在滕青山的感覺中,恐怕放眼九州大地、端木大陸, 現如今,這位天神宮宮主要排第一! 嗯,到時候,定要一見,對宮主,我也欽佩的很。滕青山笑道。 哈哈…… 李朝一笑,隨即一拱手,便化為一道劍光朝北方飛去。 當天的慶功宴,從下午時分一直持續到深夜,顯然劫后余生,令許多人都很激動。雖然說這一次歸元宗也死了不少軍士、弟 子,可是對歸元宗而言,算不上傷筋動骨。這已經算是最好結果了。 第二天上午時分。 諸葛元洪和滕青山一道行走在江寧郡城的街道上,滕青山將二人周圍空間凝結,讓聲音無法外傳出去。 要見你父母了?諸葛元洪笑起來。 嗯,很想見。滕青山點頭。 準備好說辭了?諸葛元洪問道,不管如何……在諸葛元洪看來,如今滕青山還不能暴露身份。其實諸葛元洪的想法,滕 青山最好達到虛境大成,再有神獸不死鳳凰,那時候公開身份才是最佳時機。 安穩一下二老的心吧。騰青山點頭,這幾年,他們一直沒我音訊,一直也很焦急難受。 昨夜,騰青山其實在暗中默默觀察了父母,他看得到,父母在為他傷心。 畢竟兒離家四年多,一點音訊都沒有,父母豈能不擔心? 騰氏宗族所在,昨晚歸元宗舉行慶功宴,騰氏宗族內也舉行了慶功宴,畢竟戰勝,騰氏宗族也不需要隱匿,逃亡。昨晚的族 內慶功宴上,滕永凡夫婦當然也回來住了,在宗族這,他們也是有住處的。 宗主。 宗主。一進入宗內,不少騰氏宗族的少年,青年,婦人們緊張地向諸葛元洪恭敬行禮。 呵呵。諸葛元洪笑著打招呼。 不過宗族府邸路道上的族人,卻沒認出騰青山就是荊意,也不奇怪,騰氏宗族內加入歸元宗軍隊的人極少,那天看到騰青山 出手大戰瞎子劍圣的,更是只有騰青虎等少數幾人。 永凡兄弟。站在一座屋外,諸葛元洪便笑著喊道。 吱呀,院門打開,正是袁蘭開的門。 啊,是宗主,快請進,請進。袁蘭笑著回頭喊,凡哥,宗主來了。 哦,宗主?滕永凡雙手滾動輪子,也來到庭院鎮南關。 當滕永凡,袁蘭夫婦二人見到在諸葛元洪身側的騰青山時,都有些疑惑。騰青山的容貌,上次騰青山第一次回歸元宗時不同 ,是荊意身份的容貌,他們二人并沒認出。可是他們感覺到。。。眼前的神秘青年,有一種讓他們感到親切的氣息。 這位是?滕永凡笑道。 你們就是青山兄弟的父親母親吧。騰青山強忍激動,說道。 對。對。袁蘭立即激動起來,連騰永凡都連滾動輪椅開進過來,顯得很激動。 你認識我們家青山? 青山他怎么樣了?騰永凡還好,袁蘭的雙眸中已經有了淚花,兒在外無消息,作為母親的她是夜夜都擔心著、期盼著。 看著頭發上已有根根銀絲的父母雙親,騰青山情緒都有些不穩,他強忍地洞,說到:二老,對,我認識青山,見過他。 真的,青山他現在怎么樣了?騰永凡和袁蘭這對夫婦激動地臉都泛紅。 他很好。騰青山點頭道,如今正在海外一個寧靜的海島上潛修。他也讓我來九州的時候,告訴二老一聲,青山他很好 。希望二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騰永凡夫妻二人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 太好了,老天爺,青山他沒事。袁蘭眼淚不自禁流下。 哭啥哭,孩子好好的,哭啥哭。騰永凡連喝道。 忽然,騰永凡一怔,略遲疑地看著騰青山:青山他真的在海外島上?你,你沒騙我們? 騰青山帶念頭:青山他還將他自創的一套拳法告訴我,他說,我連這套拳法,你們就相信了。說著,騰青山立即退后兩 步,施展開‘虎拳’來,這是騰青山當年交給滕氏宗族的拳法。 一看這拳法,騰永凡、袁蘭夫妻二人都激動地步能控制。 騰永凡和袁蘭留騰青山呆了足足一個時辰,而后騰青山是在沒辦法再待下去,他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緒,連出了庭院。 青山。諸葛元洪看著騰青山。 我沒事。滕青山和諸葛元洪并肩走著,師傅,我準備收一批弟子。 恩?諸葛元洪一怔,旋即笑道,這是好事,說吧,要什么條件的,已經有內勁的歲數多大的? 不需要有內勁的,筋骨沒有什么缺陷的十歲少年即可。滕青山說道。 不需要內勁?諸葛元洪松了一口氣,這種少年要多少有多少。 先幫我找一千個吧。滕青山說道。 滕青山自認為就算面對‘瞎子劍圣’,憑借《開山三十六式》也有自保之力,所以,內家拳一脈發揚光大的事要真正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