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6 劍宗宗主(完畢)

“古雍,快,朝北邊逃。”瞎子劍圣連傳音給古雍。 滕青山在瞎子劍圣前面一兩丈處,如果古雍亂跑,結果顯然是滕青山一斧頭實實地劈在古雍身上,古雍雖然有神甲護體,可是……頭盔的臉部是露出來的,以滕青山手段,斧頭絕對會劈在古雍臉上。 瞎子劍圣在滕青山北邊,古雍朝北跑……如此一來,可以拉近和瞎子劍圣距離。 “是,師祖。” 遠處的古雍臨危不亂,瞬間判斷出最佳方向,朝北邊略偏西一點的方向飛竄,他僅僅竄出十余丈,兩道流光幾乎同一刻降臨。 “老東西,真狡猾。”滕青山氣的眉心直跳,古雍的一跑,令滕青山領先點的優勢就沒了,“不過,你跑的速度,及得上我的攻擊的斧刃流光速度嗎?”滕青山在距離古雍還有數十丈的時候。 “咻!” 毫不留情滕青山就是狠狠地一斧頭劈出,只見一道半圓形斧刃流光迅疾籠罩古雍,瞎子劍圣臉色大變幾乎條件反射似的就是一刺棍,一道黑色光線射穿斧刃流光。斧刃流光碎裂開,可依舊籠罩古雍。 而在奔跑的時候古雍就已經低頭,同時雙臂橫在臉部前。 “蓬!”碎裂開的七八道斧刃流光劈在古雍身上, 古雍仿佛一個沙包拋飛了起來,一口鮮血從古雍口中噴出。 “嗖。” 瞎子劍圣一把抱住古雍,同時立即升空,懸浮在半空。 “沒事吧?”瞎子劍圣連道。 “沒事,幸好有神甲。”古雍這才緩了一口氣,面色蒼白和瞎子劍圣一起懸浮在半空當中,他驚嘆地看了看身上神甲,“師祖,這神甲果然厲害,那荊意攻擊根本沒在鎧甲上留下痕跡。我也只是受到震傷罷了。” 那股沖擊力雖大,可古雍也是先天金丹強者,真元護體,單純透過神甲后削弱的沖擊力,能震傷古雍就算不錯了。 …… 滕青山站在地面上,周圍遠處大量青湖島軍士根本不敢靠近。 滕青山抬頭看向半空中懸浮的瞎子劍圣,怒聲喝道:“鐵五,嚇得不敢下來了?”聲音仿佛響雷般,連周圍不少青湖島軍士都痛苦捂住耳朵。 “哼。”瞎子劍圣沒理會滕青山。 “這古雍竟然沒死。”滕青山目光卻落在古雍身上,“我的離體斧光,就算被瞎子劍圣一棍刺得破裂開,也絕非先天金丹能抗住。就算十個先天金丹也要完蛋。”最吸引滕青山注意的是—— 古雍身上的銀色戰甲! “竟然沒一點傷痕?虛境強者的攻擊,都沒辦法在上面留一點傷痕?”滕青山視力極好,即使古雍在高空近兩百丈,滕青山依舊看清。 “這是什么鎧甲。”滕青山從未見過這等鎧甲,他也明白……古雍沒死,就靠的這等鎧甲。 滕青山回頭看了一眼,露出一絲笑容。 此刻江寧郡城城墻上,歸元宗的軍隊牢牢守著,而青湖島的軍隊竟然已經退下城頭,暫時停戰了。其實也不得不停戰……歸元宗的‘龍崗衛’就等同于青湖島的‘金鱗衛’。而且龍崗衛數量上還更多! 去攻城,就是送死。 三方軍隊,自然選擇暫時停戰。 不擔心歸元宗這邊,滕青山心思就放在了古雍身上鎧甲上:“這到底是什么鎧甲。” “鐵五,沒想到你竟然自己沒穿,將這等寶甲給古雍穿,對他還真看重啊。”滕青山傳音道。 在半空中,一身黑衣的瞎子冷笑傳音道:“哼,怎么,眼紅了?恐怕就是你天神宮,最多拿出一兩副神甲吧。你沒資格分到吧?” “神甲?”滕青山從瞎子劍圣一句話中就推斷出—— 神甲很稀少。 天神宮如此勢力,按照瞎子劍圣說的,估計才有一兩副神甲。 其實這瞎子劍圣,以為滕青山出身天神宮……關于‘神甲’的常識肯定知道,所以談話中也沒注意保密。 “你青湖島,這神甲哪來的?”滕青山傳音道。 “哼,不是取自你天神宮就行。”在半空中的瞎子劍圣此刻沒時間和滕青山廢話,他正在觀察著歸元宗軍隊以及自家青湖島的軍隊,同時也和三方大軍的其中兩位將軍傳音交談。將軍只需要說話,即使相隔數十里,瞎子劍圣也能聽到。 “嗯?” 瞎子劍圣聽到在領域范圍內的兩位將軍的回報,不由大吃一驚,“如此厲害的軍隊?這歸元宗有這么厲害的軍隊?不,應該是天神宮的!” “天神宮這等可怕宗派,才能培養出如此精英,如此數量的軍隊吧。”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這天神宮早有預謀,竟然早就派遣一支精英軍隊在江寧郡城了。一旦天神宮真的進攻我揚州,到時候里應外合,揚州真的要被天神宮給占領。”瞎子劍圣如此推斷。 他不認為,一個只統領一郡之地的歸元宗能有如此多一流武者! …… 人在半空,滕青山根本無法飛行,可是瞎子劍圣也沒法去殺諸葛元洪等人。 因為—— 虛境強者一躍就過百丈高,而江寧郡城城墻才多高一點?所以瞎子劍圣恐怕一旦下降到數十丈,滕青山一個跳躍就在半空進攻他了,一旦被滕青山牽制住……瞎子劍圣也非常頭疼。 有古雍要保護,他沒法全心和滕青山廝殺。 “撤!”瞎子劍圣氣的臉色陰沉,恨恨傳音下令。 頓時—— 在領域范圍內的兩名將軍得到命令,不由松了一口氣,東城墻下、北城墻下的兩方軍隊開始撤退,而緊接著得到消息的西邊城墻下的青湖島軍隊也撤退了。 看著下方的滕青山,瞎子劍圣傳音冷哼一聲:“哼,荊意,今天算你好運。” “走。” 帶著古雍,瞎子劍圣立即破空飛走。 …… 在云霧當中,只有古雍、瞎子劍圣二人。 “師祖,這荊意這么厲害,師祖都擊殺不了他?”古雍可是看到,之前瞎子劍圣將他扔飛后,進攻荊意,也沒殺死對方,甚至于都沒傷到。 “他當然不是我對手。”瞎子劍圣自信道,“今天,我要保護你,所以,根本沒法盡全力!至于……剛才我扔飛你,進攻這荊意。是我進攻招式不對……我當時以最快招式,這也是我最擅長招式,只要他一招擋不住,就必死。” “可是,他的防御招式,竟然比我的招式還精妙。”瞎子劍圣嘆息。 “所以,比招式精妙,比快等,根本沒用。” “真正殺他,不需要用精妙招式,只需要,用最強的攻擊力攻擊他!我十成天地之力,聚集在一劍!以力壓人……即使他能勉強擋住,肯定露出破綻,我即可趁機殺死他。”瞎子劍圣說道。 以力壓人,瞎子劍圣過去不喜歡,因為他是精于劍法的。 可是—— 誰想遇到一個招式比他還精妙的滕青山。其實也不怪瞎子劍圣,他瞎子劍圣再厲害,怎能和創出《開山三十六式》的禹皇比? “可惜,這次你在旁邊,我不敢再冒一次險。”瞎子劍圣說道。 瞎子劍圣攜帶著古雍,化作一道流光,朝青湖島方向飛去。 江寧郡城城墻上,大量的歸元宗軍士、弟子們,都在忙著救治傷者、搬尸體,絕大多數人臉上都有些劫后余生的興奮,激動。 他們歸元宗,竟然又一次從八大宗派之一的‘青湖島’攻擊下獲得勝利。 “保住了。” 滕青山掉頭,朝城門處走去,歸元宗許多弟子、軍士看向滕青山的目光中都有著崇拜、敬意,也有……感激!看到過兩大虛境一戰的他們都知道,正因為這‘荊意’前輩才擋住青湖島那個可怕黑衣瞎子。 嗖! 滕青山一躍仿佛一道利箭,就落在了城墻上。 “荊意前輩。”頓時周圍一群人,包括燕長老、倪長老、臧鋒等人都來感謝。甚至于激動地燕長老都跪了下來。 “不用,不用。”滕青山連扶起燕長老。 這些是他滕青山該做的。 因為他是歸元宗一員! 旁邊的諸葛元洪微笑看著滕青山一幕,他隱隱看到當年‘入宗考核’時,滕青山第一次加入歸元宗時,曾和滄江劍圣的弟子岳松一戰。那時候……諸葛元洪就判定——滕青山的前途無量。 “前途無量,果真無量。”諸葛元洪唏噓不已,“天眼劍圣啊,據傳,虛境大成的強者啊。” 就在這時候…… “小云。”一道靚麗身影出現在城墻上,懷中正抱著一對小孩,迅速跑向諸葛云。 滕青山看著那熟悉的身影,妹妹…… 自己的妹妹,青雨! “青雨。”已經脫掉鎧甲,身上被包扎,面色蒼白的諸葛云立即眼睛一亮,也連跑過去。 “爹,爹。” 奶聲奶氣的聲音,也從青雨抱著的兩個孩子嘴里傳出。 青雨眼睛都紅腫了,她看著諸葛云包扎的白布上的映紅的血跡,都快哭了:“小云,你……” “沒事,沒事的,都過去了。”諸葛云也抱著一個孩子,眼中隱現淚花,“能看到青雨,能看到孩子……就算殘廢,我也甘心了。” 滕青山在一旁,默默看著自己最疼愛的妹妹,忽然覺得——自己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只要能看到妹妹開心的笑容。 只要能看到族人們爽朗的笑容,就都是值得的。 忽然一只手搭在滕青山肩上,滕青山轉頭一看,正是諸葛元洪。諸葛元洪向他微微一笑:“一切都過去了,歸元宗保住了,都好了。” “嗯,都好了。”滕青山點頭一笑。 忽然心有所覺,抬頭看天。 只見一道劍光破空而來,直接朝滕青山方向射來。 “荊意前輩,小心。”那倪長老第一個驚呼道,他們都知道……能飛的虛境強者,在虛境中都是巔峰的存在。 “沒事。”滕青山笑著迎過去。 只見那道劍光落在滕青山前方化為一人影,正是一身黑袍白眉冷峻的劍宗宗主。 “呼和兄,怎么回事?青湖島人呢?”他有些疑惑。 裴三可是給他下令,讓他來趕走青湖島軍隊,保住歸元宗的。 “李兄,青湖島的人已經走了。”滕青山笑著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