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43 扯虎皮

第九篇青山歸來第四十三章扯虎皮(第二更) “荊意,希望你別逼我,否則……”瞎子劍圣此刻心中怒火熊熊,苦至于令周圍空間都隱隱有黑色流光浮生幻滅。 “師祖,怎么了?”古雍吃了一驚。 其他三名將軍也是心底一驚。 瞎子劍圣卻是冰冷地吩咐道:“吳將軍,你去叫陣。” “是。”其中一位穿著暗紅色戰甲的男子恭敬應道,而后迅速地朝大軍陣前沖去。 青湖島兵臨城下,整個江寧郡城不由人心惶惶,畢竟歸元宗內沒幾人知道有‘荊意’存在,大家心中都不安得很。 城墻上。 諸葛元洪和滕青山站在一起,在諸葛元洪身側,也聚焦了倪長老、燕長老,甚至于負責東城墻的黑甲軍第一統領‘滕青虎’,諸葛元洪的兒子諸葛云。 “這人是誰?竟然站在我爹身旁?”諸葛云有些疑惑,低聲詢問旁邊的滕青虎。 “我也不認識。”滕青虎也疑惑,“連燕長老他們不敢和他并列。” 突然,站在滕青山、諸葛元洪身側的兩位執法長老幾乎同時掉頭,瞪了一眼二人。 “這位可是前輩高手,別沒大沒小。”倪長老低聲呵斥道。 諸葛云和滕青虎連閉嘴,而此時滕青山轉頭,朝二人笑了笑,而后又繼續和諸葛元洪低聲交談了。 “嗯,看,有人沖到軍陣前了。”諸葛元洪低聲道。 滕青山俯瞰下方,只見一名穿著暗紅色戰鎧的男子飛速地沖在軍隊當中,很快就沖到最前面,獨自一人在陣前,很是顯眼。 “歸元宗的人,都聽好了。” 吳將軍站在青湖島大軍陣前,遙看江寧郡城城墻大聲喝道,聲音滾滾,幾乎傳遍整個江寧郡城。 “我青湖島大軍已到,只待一聲令下,便可踏平你歸元宗,你等還是乖乖開城門投降,我青湖島也可少造殺戮,讓你歸元宗少死些人,如若頑抗……今天,我青湖島就讓你歸元宗成為一片焦土!” “是投降,還是頑抗,選擇吧。”吳將軍洪聲道。 華音一落,江寧郡城墻上便微微有些騷動了。 就在這時—— 深厚背負著一柄開山神斧,上前一步,扶著城墻,面朝下方千軍萬馬,微微一笑,滕青山便傳音道:“鐵五兄,就歸元宗偏安一隅,你何必逼它呢?依我看,大家坐在一起談談,此事就這么罷了,如何?” 青湖島軍營當中。 正冷漠站著的瞎子劍圣眉頭一皺,也傳音道:“荊意兄,這是我們青湖島和歸元宗的事情。我看,荊意兄你還是別管這閑事吧若荊意兄你不管這事,我青湖島當然會記住荊意兄的這次人情。” 一道聲音傳遞過來:“鐵五,歸元宗當年對我有大恩,雖然這么多年過去,可是我不是忘本之人,絕對不可能看著歸元宗就此覆滅。” 瞎子劍圣面色一沉,傳音道:“荊意,你這話什么意思?要為這歸元宗,和我死磕不成?” “不敢,鐵五兄你可是虛境大成的強者。我怎敢和你死磕?”騰青山聲音傳來,“不過鐵五兄,得饒人處且饒人,據我所知,你也殺了歸元宗的虛境強者。如今的歸元宗,對你們青湖島也沒威脅,就這么放手吧。” “哼,斬草不除根,后患無窮!”瞎子劍圣傳音道。 就在這時候,那吳將軍已經跑回軍陣當中,連詢問道:“太上長老,這歸元宗不投降,我們該進攻了把?” “別急” 瞎子劍圣冷哼一聲。 “鐵五兄弟,你青島湖要滅歸原宗,還不是擔心……天神宮攻打揚州的時候,歸原宗會和天神宮勾結?我在這里作擔保,擔保到時候歸原宗乖乖在江寧郡,絕對不會拖你青島湖的后退,若是歸原宗這么做,不用你動手,我親自來觸覺歸原宗宗主,執法長老等人,如何?” 瞎子劍圣眉頭皺起,傳音道“荊意!這不是討價還價,著歸原宗和青島湖有大仇,這一次,我青島湖是勢要滅掉整個歸原宗。你出面,如果想救某個人,我給你面子,可以答應,可是如果要讓我退兵,絕對不可能!” “哼!鐵五!” “我荊意是有恩報恩的人,當年歸原宗對我大恩,我粉身也難報!我也告訴你,這一次,歸原宗,我保定了!你若是要進攻!滅掉歸原宗,我保證,數月之內,也讓你青島湖化為廢墟!讓你揚州陷入烽火之中!” 這一番話,惹得瞎子劍圣大怒,眉毛直跳! “荊意!你敢威脅我?讓我青島湖化為一片廢墟?就憑你?”瞎子劍圣已經怒發沖冠,臉都隱隱漲紅。 “哼,鐵五,我也實話跟你說了,我并非無門無派……” 瞎子劍圣聽的心中一驚。 “我乃天神宮之人”這一句話,地確讓之前憋了一獨自火的瞎子劍圣,完全冷靜下來了。其實當初騰青山大鬧青湖島,這瞎子劍圣就懷疑,這個叫荊意的虛境強者過去竟然沒一點蹤跡,很可能就是天神宮的人。 畢竟天神宮也是神秘的很。 當初就怎么懷疑,現在聽到這答案,瞎子劍圣腦中瞬間想到諸多可能。 “怎么,不相信?哼……鐵五,你在青湖島派出軍隊的時候,我也已經下令派出大軍,如今我天神宮軍隊,怕已越過揚州,青州邊界,進入你揚州境內……當初滅逍遙宮輕而易舉,我天神宮滅你青湖島,也并非難事。” 這一番話,的確嚇住了瞎子劍圣。 和天神宮一比,滅歸元宗的確是小事。 “天神宮軍隊,已經進入我揚州境內?”瞎子劍圣傳音道。 “你別懷疑,據我估計,你青湖島的人早該發現,估計過會兒,你就能收到迷信。”騰青山傳音道…… 城墻上。 騰青山俯瞰著下方大軍,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他感覺到,此刻的瞎子劍圣已經有些心亂,繼續傳音道:“是滅歸元宗,讓你青湖島也受大難。還是饒了這連虛境都沒有的歸元宗……兩條路,你自己選。” 許久,瞎子劍圣那邊都沒傳來聲音…… 青湖島大軍以及城墻上的歸元宗大軍都疑惑了,之前青湖島還叫陣,可是怎么這么長時間,都沒下命令攻城。 “怎么回事?怪了。” “沒動靜,這青湖島,到底在耍什么陰謀?”青虎也有些驚詫,笑道,“說不定和上次一樣,等會兒,就嚇得自動退軍了。”諸葛元洪,燕長老,倪長老三人都看向騰青山,騰青山朝他們露出一絲笑容:“青湖島那邊正在猶豫,是否開戰……等會兒就知道了。” 忽然ˉ “先鋒營警戒,其他人歇息。”一道道聲音,在青湖島大軍中響起,一直精神緊繃著的青湖島軍士們一個個都一屁股坐在地上,都歇息彼此閑聊起來。在北面城墻下,西城墻下的青湖島大軍也同樣歇息。 暫時歇息,停戰。 見到這一幕,城墻上歸元宗的成千上萬名弟子,兵衛們立即歡呼起來。 顯然,青湖島剛才還在很威風地要挾,逼歸元宗選擇。現在竟然歇息了,顯然是有所變故。 遙遠的幽州。 一座亭閣內,裴三正悠閑躺著,夢杜鵑在身后為他輕捶著肩。黑袍黑發白眉的冷峻男子站在一旁. “阿朝。”裴三淡笑道,“信你也看到了,既然這是哪李珺小姑娘親手寫來的,看來我們這位呼和客卿,很重視這歸元宗……恩,阿朝你就跑一趟,去那歸元宗,將這青湖島的大軍趕走就是。” “是!師傅”冷峻男子恭敬應聲。 隨即,黑袍白眉男子化作一道劍光,劃過天空,消失不見。 “這呼和,前幾年還未入虛境,現如今,據說還悟了不止一道。”裴三微笑著,“等解決了洪天城的事,也該去看看我們這位客卿……杜鵑,你說,該不該去?” “洪天城,的確有些手段。”裴三微笑著道,“恩,看來只能暴露天神山,好迅速將洪天城攻破了。” 清湖島大軍,在江寧郡城外一駐扎就是一個多時辰,原本還緊張的歸元宗軍士不少都 有些放松了,太陽都升的老高了。 清湖島軍營中。 三位將軍以及古雍,正待在瞎子劍圣旁安靜坐下,他們已經等了一個多時辰了。 “將軍,將軍,又緊急密信,”一道聲音傳來,在場五人都呼的站了起來。 “哪的信?”瞎子劍圣喝道。 “北邊楚郡的。”那名軍士恭敬道,同時奉上信件。楚郡處于揚州最北方,喝青州交接 古雍接過展開一看,面色大變。 “師祖,”古雍到,“信上說。在邊界,有近乎二十萬的天神宮大軍,已經進入我揚州。 正在朝楚郡郡城前進。”“還真是。” 瞎子劍圣色難看,原本他還懷疑‘荊意’的話,可現在知道這消息,“這荊意,還真是天神宮的。”瞎子劍圣再沉穩,此刻也有些心亂。 “太上長老?天神宮進攻我揚州了?”旁邊三位將軍也嚇得面色發白。 那可是摧枯拉朽般就滅了逍遙宮的天神宮啊。 “師祖,現在我們打不打這歸元宗?”古雍不由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