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41 土行之道(完畢)

漆黑的夜,滕青山默默站在外公‘滕云龍’屋子外的陰暗處。 忽然—— “青虎?”滕青山一眼看到,遠處的一個穿著重甲的漢子正抱著一個嬰兒,他身側還跟著一名眼睛紅腫的少婦,如今的青虎和四年前比完全不同了。 “爹,娘。”青虎站在滕云龍旁邊一棟屋子前,那屋子門打開,一對夫婦走了出來,正是滕青虎他爹‘滕永杭’夫妻二人 “青虎,你也要去?”滕永杭低沉道。 “嗯,我是黑甲軍統領,這種時候豈能退縮?”青虎將懷中嬰兒遞給旁邊的妻子,而后砰的一聲,重重跪下,重重磕了三個響頭,抬頭道,“爹,娘,請恕兒不孝。媳婦,我不在,你要照顧好爹娘。” 旁邊的少婦咬咬嘴唇,抱著嬰兒,重重點頭:“知道,青虎哥。” “吱呀!” 旁邊滕云龍屋子門開啟,滕云龍以及推著輪椅的袁蘭一道出來了。 “爺爺。”青虎也轉頭看向滕云龍。 “嗯。”滕云龍看著自己孫子,朗聲笑起來,“好……記住,你是《地榜》上的烈火槍‘滕青虎’,你是我滕家的男兒,去吧……家里的事,族里定會照顧好。”聲音朗朗,可是滕云龍眼角隱隱有淚花。 青虎向滕云龍,也重重磕頭,而后呼的起身。 “媳婦。”青虎輕輕抱了一下妻子,隨后又抱住嬰兒,低頭吻著嬰兒小臉蛋,一滴淚水滾落,落在他的孩子臉上。 呼! 將嬰兒放回妻子懷里,青虎手持一桿銀色長槍,便頭也不回,大步而去。 “嗚嗚……”那少婦抱著嬰兒,忍不住哭出聲來。 滕青山默默看著這一幕,又看看自己坐在輪椅上的父親,還有推著輪椅的母親。 “爹娘,你們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們死的,不會。” 滕青山目視著父母,身形模糊,便消失不見。 青湖島和歸元宗若真正廝殺起來,那么……身為黑甲軍統領,青虎當然要身先士卒。在人山人海中即使實力再強,怕也要殞命。 歸元宗,校場上。 滕青山走在歸元宗內,眼睛一眼能看到那校場,當初滕青山是黑甲軍統領時,也是在那領軍。 被支支火把照亮的校場上,一名名黑甲軍漢子穿著重甲,手持著兵器,一個個正大笑著彼此取笑著。 “哈哈,看你那丑樣,不就青湖島那些兵衛們,殺他們老子跟切瓜似的。” “統領,我們這第一領第三營第一百人隊,所有兄弟全部到齊!”高昂的聲音響起。 “我們第一領第一營第二百人隊,所有兄弟也都齊了,一個不差。”又是一道渾厚的聲音喊起。 …… 滕青山默默看著那一個個看似滿不在乎,可大多眼睛都隱隱紅腫的漢子。這么多黑甲軍軍士當中,有很多滕青山都認識……許多都是和滕青山稱兄道弟過的。 “我們第一領第二營第三百人隊,所有兄弟,全到了。” “……,全到。” 一聲聲吼聲,讓滕青山心中有一種莫名的震撼,雖然他是虛境強者,高高在上的虛境,可是在聽到這么多黑甲軍兄弟的一句句聲音,心境還是被震撼了。 就在這時候—— “老統領。” “師傅你怎么來了?” “老統領,殺那青湖島,有我們就夠了。” “哈哈,怎么,以為我一條手臂就不行了?”一道爽朗大笑聲響起。 滕青山心中一顫,仔細看著遠處那人,那是一個獨臂老者……正是滕青山當初加入黑甲軍時的前輩——第一統領‘冀鴻’,冀鴻當初在黑火靈果爭奪中斷了右臂,便讓出了統領一位,讓滕青山繼任。 “冀鴻統領……”滕青山看著這位銀發獨臂老人,比四年前,冀鴻更加蒼老了些。 冀鴻扛著一柄戰刀,哈哈笑著:“青湖島也想滅我歸元宗,做夢!” “我冀鴻,小時候穿著開襠褲,在這歸元宗尿尿玩泥巴。” “在歸元宗我學刀,在歸元宗生兒育女,在歸元宗教徒弟的……這片土地,是我們歸元宗的!誰也奪不走!”冀鴻面色有些猙獰,“誰想奪走它,我就殺了他!” 冀鴻低頭,抓起一片土,露出了一絲恬靜地笑容。 “冀師兄,怎么,我們不是在這尿尿玩泥巴,在這娶妻生子的?”只見一群數十個頭發銀白,精神卻很矍鑠的老者,個個穿著鎧甲,或是持劍或是拿著刀槍,一個個氣勢比黑甲軍氣勢還強。 “這龍崗,我是從小在這玩,死,這龍崗這地方,也是我歸元宗的。”一個老者轉頭看著南邊龍崗。 歸元宗的弟子們,眷戀著這片大地。 這里,是他們的根! …… 悄無聲息中,滕青山已經消失不見,來到了武長老的府邸,府邸中唯有地底的‘六足刀篪’,沒別人。 滕青山盤膝坐在空曠練武場上。 “那一股眷戀。” “眷戀著這片土地,在這片土地上出生、成長、娶妻生子、衰老……也愿為這片土地戰死。” 滕青山在接連受到‘滕氏宗族’‘黑甲軍’以及那群歸元宗老者們的影響,精神也進入了特殊狀態下……滕青山精神很自然地就和大地完全聯系起來,在滕青山心中有著一股股濃濃的眷戀。 眷戀著這片大地,這大地,好似他的母親。 漸漸的…… 滕青山身體上漸漸浮現土黃色光芒,可滕青山自己卻恍若未覺。 “大地……”滕青山不知不覺中仿佛化身為大地。 他感覺到小草的破土而出生長以及枯萎,還有來年的再次長成…… 他也感覺到,這片大地上一個個歡笑的生命有咿呀學語的嬰兒,有活潑的孩童,有苦學武功的少年,也有走天下闖四方的青年,也有成家立業的中年,有陪子孫玩鬧的老人。 他也感覺到,小草、花兒、樹木還有人類,對這片土地的眷戀。 …… 沉浸在感悟中的滕青山,不知不覺便開始練起了拳法,《土行之拳》一招招拳法,卻比過去多了一種特殊的韻味,第一招第二招……當滕青山打出第八拳后,自然而然又轉為第一拳。 如此連綿下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轟隆隆~~”滕青山沒有控制絲毫天地之力,可是這拳法卻引起了大地的震動。 嗖! 一道人影落在庭院中,正是諸葛元洪,他吃驚地看著滕青山練拳:“青山他……”同時,又是接連兩道人影落下,正是歸元宗的執法長老——燕長老和倪長老。 面容冷峻的倪長老,吃驚看著練拳中的滕青山:“宗主,這人是?” “我也沒見過。”燕長老也皺眉道。 “他是我歸元宗客人。”諸葛元洪仔細盯著滕青山的拳法,“別說話,看他的拳法。” 滕青山沉浸在拳法中,完全不知有人靠近。 “轟隆~~”土地裂開,一巨大的猙獰的三角形頭顱冒出,一雙巨大的刀腿也伸出,六足刀篪冷冷看了諸葛元洪三人一眼后,就盯著滕青山的拳法了。雖然六足刀篪主研究金行之道,可是它常年在土中,對土行之道也略有些領悟。 此刻觀看滕青山練拳,六足刀篪激動的很。 “這是——”倪長老、燕長老二人被六足刀篪,嚇得一跳。 “是這位客人的妖獸。”諸葛元洪依舊看著滕青山練拳。 ……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地間終于隱隱有了一絲光亮,已然是黎明時分了。 滕青山再一次打出拳法,第一拳第二拳……第八拳! 而這一次,當打出第八拳后,滕青山左手下壓,右手順勢就是一拳。在觀看的諸葛元洪三人眼里,滕青山這一拳仿佛化為無邊的大地,無所不包。 安靜下來。 收勢,滕青山平靜站好。諸葛元洪三人就這么看著滕青山。 道道土黃色流光環繞著滕青山,漸漸的,滕青山睜開眼睛,眼角隱隱有著一絲淚花,只是雙眸前所未有的耀眼:“大地之土,對著長在它之上的萬物生靈,都是包容、隨順、滋養來對待,她對萬物生靈包容滋養,就等于是萬物生靈的母親,而萬物生靈也對生他養他的大地眷戀。” “大地之德厚,故而能養育萬物。” 滕青山心境前所未有的平靜,走在大地上,他都能感覺到大地傳遞來的力量。 自此—— 滕青山的《土行之拳》終創出第九拳,繼火行之道、金行之道之后,土行之道,也終于功成! “難怪我這第九拳,那么久都創不出。我原先只知道大地厚重,追求厚重追求力量……如此,怎能創出第九拳,悟出大地之道、土行之道?”滕青山心中豁然開朗。 “嘩~~”從東方也傳來喧嘩聲。 “嗯?”諸葛元洪三人都朝東方看去。 “不好,最后一方軍隊也到了。”面容冷峻的倪長老說道。 “三方軍隊一到,現在也天亮。怕是要開戰了。”燕長老也肅容道。 “荊意前輩,我們就先去城墻上了。”諸葛元洪看向滕青山說道。 “荊意?” 燕長老和倪長老二人,大吃一驚,彼此相視,露出喜色。 滕青山則是開口道:“你們先去城墻,我等會兒到!”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