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0 絕境

九鼎記第九篇青山歸來第四十章絕境(第三更)分類:時間:2010022810:04發布人:最佳外援來源:21CN 天神宮在幽州陷入泥潭,吃過苦頭,肯定不想再揚州,再吃苦頭。結交‘歸元宗’可能性很大。 “天神宮雖然有幾個虛境強者,可是,在這種汪洋大海搬的群狼戰術下,也沒辦法。”滕青山催促道,“小珺……你趕緊命人,將這消息通知天神宮。現在時間很緊,若遲了,就晚了。” 那三地駐軍,離歸元宗最遠的也就七八百里罷了。 李珺立即走到書桌前坐下,取出毛筆、紙張,滕青山則上前幫忙研磨。短短一封密信,李珺迅速寫好,吹干后,卷好。 大聲朝外面喝道:“來人。” 一名親衛連跑進來,恭敬跪下。 “這封密信十萬火急,以最快速度傳給宮主。”李珺命令道,“馬上就去,快1 “是。”親衛恭敬接下,而后飛竄出去, 滕青山這才暗松一口氣……這一封信,是寄托了一絲希望。不過希望也不能完全寄托在天神宮身上。 “青山,我還想到一個辦法。”李珺眼睛一亮。 “嗯?”滕青山有些期待看向李珺,“什么辦法?” “青山,我可以讓我雪蓮教,在青州和揚州邊界,正在訓練的新軍,以練兵之名,故意朝揚州前進,嚇唬嚇唬青湖島。”李珺笑道。 滕青山聽到李珺說的,不由眼睛一亮:“妙。” “那瞎子劍圣,如果收到消息,知道天神宮軍隊,進入揚州境內,肯定會被嚇祝”滕青山眼睛發亮,可是轉瞬,滕青山便皺眉看向李珺:“小珺……私自調遣軍隊進入揚州境內,一旦天神宮宮主知道,怕是要懲罰你吧。” 李珺一笑,“我是代教主,本來有權調遣軍隊。至于進入揚州境內……哼,我從我師傅談話中就知道,我天神宮對揚州是有野心的,至于青湖島,宮主他們沒放在眼里,我只是調遣軍隊進入揚州,并沒真的進攻,去嚇嚇是小事。” “如果真的懲罰我,大不了,這代教主不做了。”李珺嬉笑道。 滕青山不由伸手,輕輕撫摸了一下李珺的臉,心中有著一絲內疚,而李珺則輕輕的將腦袋埋在滕青山懷里。 “小珺,我該走了。”滕青山放開李珺。 李珺抬頭,凝視著滕青山:“青山,你……小心。” “嗯”滕青山點頭,就朝外面走。 “記住,這次事情結束,一定要來青州看我,我在這等你。”李珺連焦急喊道,眼眸中隱隱都有些淚花,滕青山背影微微一顫,而后便打開房門,化為一道虹光消失不見。 李珺走到書房門口,雙眸隱現淚光,仰頭看天。 她知道,歸元宗有事滕青山一定會去!她阻擋不了……在李珺心中,她不管什么歸元宗,她只知道她的男人要安全地回來。 “喉”李珺朝著天際一聲吼叫。 夜空中,站在六足刀篪背上的滕青山,聽著六足刀篪也朝下面吼,知道是李珺的緣故。 “不管如何。”滕青山看向南方,雙眸光芒隱隱,“才一次一定要保住歸元宗1 六足刀篪劃破夜空,極速朝南方歸元宗方向飛去。 夜空中,滕青山站在六足刀篪背上,俯瞰著下方。只見漆黑一片的蒼茫大地上正有著一條蜿蜒連綿下去的“火龍”,火龍是有無數軍士高舉的火把聚集而成,單單看“火龍”長度就能想象軍隊人數之多。 “這應該就是北邊駐地,前往江寧郡城的軍隊。”滕青山觀察著,“北邊駐地,離江寧郡城最近……竟然都連夜趕路。”“看來,青湖島這次應該下了死命……估計命令是以最快速度趕來江寧郡城。”滕青山猜測。 六足刀篪從高空,迅速超越這一支龐大軍隊。 有天地之力輔助的六足刀篪速度,是軍隊的上百倍,幾個呼吸功夫,滕青山就看到了下方那巨大的,城墻上滿是火把的城池——江寧郡城。 “師傅!我到了。”滕青山傳音道。 “青山。”在江寧郡城,歸元宗中的諸葛元洪清晰聽到。 “師傅,選一個地方,我要讓六足刀篪降落。”滕青山傳音道,如今已經知道青湖島大軍逼近的歸元宗內,顯得非常混亂。平常這個時候,許多弟子都睡覺了,可今天,恐怕連孩子都睡不著。 整個歸元宗內,處處,人影處處。 “我在師祖的府邸,你讓妖獸來這。”諸葛元洪開口的聲音,滕青山也能清晰聽到。 六足刀篪在滕青山指引下,化為一道殘影,在黑夜中幾乎沒人看到,六足刀篪就落到武長老的府邸當中。 武長老府邸中,僅僅只有諸葛元洪一人,待得滕青山降落下。 輕拍了拍六足刀篪,六足刀篪領會騰青山的意思,直接鉆開大地,在地底歇息去了。 “師傅,現在情況怎么樣?”騰青山看向諸葛元洪。 “幾位執法長老,知道師祖死了。一聽說清湖島大軍壓迫過來。個高都擔心。”諸葛元洪皺眉,“所以,宗派里正在緊急安排一些精英弟子,以及宗族寶貝開始轉移……畢竟,師祖的死,令大家一點信心都沒有。” 雖然歸元宗,早在九州許多地方留下宗派的種子,可是許多真正的寶貝還在宗派內的,還沒朝外送。 “嘩1北方忽然傳來喧嘩聲。 “嗯?”諸葛元洪看向北方,“清湖島北邊駐軍,到了。” “剛才我來的時候,就看到了他們。”騰青山點頭,“他們當時離郡城,也已經很近了。” “走,陪我去城墻上看看。”諸葛元洪深吸一口氣。 北邊城墻上,歸元宗大量的軍士在城墻上站好,一個個或是緊張,或是咬牙切齒,都盯著北邊遠處整不斷集結的軍隊。 騰青山和諸葛元洪并肩站在城墻上,遙看著北方不斷趕過來的軍隊。 “三方軍隊,青湖島北邊駐軍是第一個到。”諸葛元洪一笑,“青山……這一次,是我歸元宗有史以來最大的劫難。你說,能不能度過去,化險為夷?” “能。”騰青山低沉道,“一定能。” 諸葛元洪微微一笑,沒多說。 雖說幾年前,青湖島曾經來攻過一次,可那次,青湖島那瞎子劍圣并沒參加,其次,歸元宗有武長老。現在呢?瞎子劍圣殺了武長老,而后立即派軍——顯然瞎子劍圣是要一舉滅掉歸元宗(圖片上是青湖島!但肯定是番茄打錯了。) 瞎子劍圣想做的事,很難改變。 “師傅,我去看看我爹娘。”滕青山說道。 諸葛元洪轉頭:“清湖島大軍如今才來一方,而且他們急速趕路,肯定也得歇息……估計明天才會攻城。現在不急,你去吧。” “爹娘,在宗族那。”滕青山通過領域,清晰感應到爹娘所在位置,那是一座占地極廣的府邸,其中有很多滕青山熟悉的族人氣息。 一道殘影落在滕氏宗族府邸內。 滕青山站在暗影中,遙看著不遠處一戶人家。 “兒子,放心,沒事!上一次那清湖島來,還不是灰溜溜逃走?這一次絕對沒事,你老爹我可是咱們滕家在槍法師傅,黑甲軍的百夫長呢,清湖島那些小賊,你老爹我一槍一個。來,跟你爹我親一個。”一名身形高大穿著重甲,單手抱著頭盔的男子,正抱著一名少年。 旁邊一名婦人站在那,眼中隱隱有著淚花。 “媳婦,香兒呢?”這男子問道。 “爹。”不遠處傳來一聲叫聲,一名出落地很清麗的少女跑過來,緊緊抱住這黑甲軍男子,“爹,你別走,別走。” “香兒,你爹可我滕家莊有數的好漢,怎么能貪生怕死?你青山叔,當年十七歲可就殺死清湖島好幾個先天高手。咱們滕家莊的男人,走出去,哪一個不是好漢?”黑甲軍男子抹了下女兒的臉,“別哭,爹很快回來了。” “媳婦。”黑甲軍男子抱了下婦人,那婦人也緊緊抱住她的男人,淚水忍不住流下:“青浩哥,我等你回來。” 黑甲軍男子持起旁邊的一桿大鐵槍,單手拿著頭盔轉頭就走了。 “爹,爹。”那少年、少女都想追,卻被他們的母親拉著。 “青浩。”疼青山看著那黑家軍男子離去的背影。 那就是騰青浩,當年騰家莊槍法師傅“騰永湘”的兒子,如今子承父業,不單單是宗族槍法師傅,還是黑家軍百夫長。在疼青山所傳的“虎拳”以及當初留下的“朱果酒”幫助下,騰家莊的卻出現不少高手。 騰青山悄無聲息行進在宗族府邸內,滕氏宗族中,加入黑家軍的不算多,也有十幾家,片刻,騰青山就走到了老族長,外公“騰云龍”的住處。 “永凡,這是我們騰家莊的大劫埃”滕云龍蒼老的聲音,騰青山清晰聽到。 “當年青山令青湖島死了不少先天強者。那些先天強者,分數青島湖內各大家族。那些家族后代.......肯定要為他們的先輩報仇。一旦攻下江寧郡城,肯定會尋找我滕氏宗族,滅掉我滕氏宗族以給那些先天報仇。 本文地址:相關閱讀:·20100303·20100303·20100303·20100303·20100303·20100303·20100302·20100302·20100302·20100302·20100302·20100302熱圖推薦 24小時熱門資訊12345678910熱辣美女 最新資訊 社會獵奇 周邊資訊智慧體育在線 20032009龍象數碼.PoweredbyLongShare.Allrights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電信業務 經營許可證粵B22003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