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8 步步緊逼

“青山,在這九狼島……青山他雖然化名‘荊意’大鬧過青湖島,可是按理說,單單這一點,瞎子劍圣還不至于來殺青山,而且,恐怕其他宗派也不會借給他虛境妖獸,幫瞎子劍圣殺青山。”諸葛元洪雖然早有推斷。 他認為滕青山死的可能,不足一成。 可還是擔心! “若連青山,也遭不測,我就是罪人!”諸葛元洪身體隱隱發顫,畢竟滕青山所作所為,都是他這個師傅指點的。 諸葛元洪猶如一陣風,踏著湖面,而后一躍而起落在了九狼島岸上。 “師傅。”一道聲音傳入諸葛元洪耳中,令諸葛元洪不由露出一絲喜色,連仔細看去,只見前方雨幕中,一道人影站著,這大雨在靠近這人影瞬間自然避開,看清來人,諸葛元洪這才長松一口氣。 “師傅,你怎么了?”滕青山看到眼前,全身濕透,面色蒼白的諸葛元洪,大吃一驚。 自己師傅諸葛元洪,就算山崩于前怕也面不改色,什么情況令師傅如此狼狽? “我沒什么,可是……”諸葛元洪眼中滿是哀色,“武長老,怕是死了。” “什么!”滕青山一驚。 武長老死了?武長老可是坐鎮歸元宗的虛境,現在自己師傅說武長老死了,而師傅更是一身狼狽地過來,歸元宗現在又會怎樣? “師傅,到底怎么回事?發生什么事情了?”滕青山有些驚慌失措,“歸元宗現在怎么樣了,有沒有事?到底是誰?是青湖島嗎?”滕青山一連問出一大堆事,顯然他也有些驚慌了。 他不得不驚慌,因為騰氏宗族就在江寧郡城,那里有他的父母、妹妹等眾多親人,武長老的沖動,滕青山或許有些嘆息,可是—— 顯然在他心中,父母宗族等更重要。 “歸元宗暫時沒事。”諸葛元洪嘆息一聲道。滕青山暗松一口氣:“師傅,到底發生什么了?” “就在前天。”諸葛元洪低沉道,“傍晚時分,我和武長老當時都在宗內,可是,突然……武長老就傳音給我,說,有一人類虛境強者和一個走獸類虛境,聯手來追殺他。還讓我快逃,吃了就逃不掉了。” 滕青山面色一變。 虛境強者是很難殺死虛境強者,兩個虛境,一個能用十成天地之力,一個只能用兩成天地之力。差距大的很。可是——在速度上,一旦達到‘身融天地’層次,虛境大成和初入虛境,速度都差不多。 所以,沒虛境妖獸幫忙,人類虛境要殺死另一個,很難。 “是青湖島?”滕青山第一時間想到。 “嗯,除了它,我想不到還有哪個宗派,能花費這么大代價,來殺我歸元宗虛境。”諸葛元洪低沉道。 “青湖島!”滕青山眉毛絞起,隱隱有著煞氣。 “青山,你也別犯渾。”諸葛元洪連道。 “師傅,放心。”滕青山深吸一口氣,“我若有能力,早踏平青湖島了。”大延山一役,滕青山恨青湖島令他大伯身死,父親殘廢,還有死去的黑甲軍兄弟,以及青姑娘。青湖島更是全天下追殺他! 滕青山自然恨青湖島入骨! 而青湖島,也認為是滕青山的原因,使得他們間接損失十三位先天高手!青湖島自然,也要殺滕青山。 滕青山和青湖島,是個無法解開的死結! “嗯,這就好。”諸葛元洪點頭,“以你資質……只要給你足夠時間,將來滅青湖島,絕對沒問題。” “對了,師傅,前天,前天晚上,那瞎子劍圣就從我九狼島上空路過。”滕青山驚醒道,“估計,那時候,瞎子劍圣正是追殺武長老后,回青湖島。” “他沒攻擊青山你?”諸葛元洪吃了一驚。 “沒有。”滕青山搖頭,“當時,我只是感應他一個,并沒發現虛鏡妖獸。” “和我預料的一樣。”諸葛元洪點點頭,“青山,我們還是進屋在說。” 滕青山和諸葛元洪,一個是虛鏡,一個是歸元宗宗主,竟然在雨中談論許久……顯然這次武長老的死,對二人打擊都很大。 二人在亭子下,相對而坐,亭子外邊是連綿的大雨。 “這次是我考慮不周。” 諸葛元洪搖頭,“我一時間疏忽,沒想到瞎子劍圣能借來虛鏡妖獸,從而令武長老身死。”諸葛元洪很清楚,瞎子劍圣配合一虛鏡妖獸,武長老活命的可能不足一成,而且她諸葛元洪也通過歸元宗情報人員探查,知道武長老并沒會歸元宗。 就成就可能,武長老已死。 “虛鏡妖獸這么好借?”滕青山皺眉。 “不。”諸葛元洪搖頭道,“在天神宮崛起前,射日神山和清湖島的關系并不好。畢竟,是兩個相鄰的宗派,大家都警惕著對方。 而且,射日神山和清湖島這種彼此警惕關系,已經持續上千年,我潛意識里,就沒想過,瞎子劍圣能借到虛鏡妖獸來“最近幾月,我都一心悟道。忘記了,在天神宮威脅下,射日神山和青湖島要結盟的事情。” 諸葛元洪搖頭嘆息。 “我若早想到這一點,就讓青山你住在歸元宗了。”諸葛元洪苦笑,“即使瞎子劍圣來,有你們兩個虛境,我也可以假稱,你是武長老朋友。瞎子劍圣即使配合虛境妖獸,也只能殺一個,另一個就會帶給他青湖島災難。所以,絕對能保住武長老。” “師傅,智者千慮還必有一失,不必太內疚,我們得往前看。”滕青山勸說道,“現在我最擔心,瞎子劍圣能派大軍,滅了我歸元宗。” “嗯?”諸葛元洪面色微變,“這很可能。” “就算到時候我在場。”滕青山搖頭苦笑,“瞎子劍圣若帶著虛境妖獸來,我也擋不住。” “青山。” 諸葛元洪搖頭道,“不必擔心,一來,瞎子劍圣不可能為滅沒有虛境強者的歸元宗,還去借虛境妖獸。二來,他想借怕也借不到。” “哦?”滕青山一驚。 “青山,虛境妖獸是很難借的。”諸葛元洪解釋道,“天下間有虛境妖獸的,應該是雪鷹教、射日神山等幾大宗派罷了……須知,借虛境妖獸一道去殺敵,得和這個宗派關系極好才成。” “其次,想殺的虛境,還要是沒背景的。否則——有點背景,到時候借虛境妖獸的宗派,也要倒霉。” “其三,你得比你想殺的人要強。虛境妖獸只會幫你牽制,可不會動手。” “第四,得付出大代價!如射日禮帽山,人家借虛境妖獸出來,是擔負風險的。一旦沒有殺死虛境,射日神山不是多了一個虛境敵人?所以——得付出大代價,才能借虛境妖獸。” 騰青山聽地恍然。 這四大條件一出來,虛境想殺虛境,的確極難極難。 “青山,你現在身份是荊意。”諸葛元洪笑道,荊意這個身份,過去在九州大地上沒一點蹤跡。如此神秘身份……瞎子劍圣就算想殺你,可是射日神山也不會答應借虛境妖獸,惹一個神秘敵人。” 騰青山點頭。 “只要沒虛境妖獸,單單一個瞎子劍圣,青山,你應該沒問題吧。”諸葛元洪看著騰青山。 “嗯。”騰青山點頭。 “不過青山……雖然瞎子劍圣,幾乎沒有可能帶虛境妖獸來殺你。可是,小心點。我們還是離開這九狼島。”諸葛元洪鄭重道,“那瞎子劍圣,知道青山你在九狼島。” 騰青山沒猶豫,當天在大雨之中,讓三徒弟薛辛去找他兩位師兄后,騰青山就和諸葛元洪,以及六足刀,狂風鷹一道離開了九狼島。 江寧郡,宜城。 一座很幽靜的府邸內,騰青山和諸葛元洪就在這。 “青山,從今天起,你就暫時住在宜城。宜城萬距離江寧郡也近,如果有什么事,也要照應。而那瞎子劍圣,怕還以為你在九狼島。”諸葛元洪看著騰青山,忽然表情復雜,“青山,師祖他死了,你可一定要活著!” 被師傅盯著,騰青山微微一怔。 “你一定得活著。”諸葛元洪目光銳利,“就算我歸元宗暫時覆滅,你也得活著,只要你活著……我歸元宗才能再次興盛。” 滕青山感到肩上的擔子。 “是,師傅。”滕青山點頭。 揚州,清湖島。 三月二十八這一天清晨,劍刃山上,一身灰色麻布袍的古雍,和一身華貴裘衣的鐵樊都恭敬站在一名黑衣瞎子旁。 “師祖,命令已經傳達,在江寧郡周圍邊境的駐軍,應該今天中午得到消息,會立即從三面進軍,前往江寧郡城。”鐵樊恭敬道。 “嗯。” 瞎子劍圣淡漠道,“小小歸元宗,我沒放在眼里。可是……那個諸葛元洪,我殺死武長老的時候,他逃掉了。我就擔心,在我們大軍進攻歸元宗的時候。這個諸葛元洪殺到清湖島來。這諸葛元洪,離虛境也只差一步……說不定什么時候就能突破。不能大意。” “鐵樊。”瞎子劍圣命令道。“你傳令下去,將宗內先天強者以及所有精英弟子,年輕一代弟子都暫時遣散,讓他們去周圍郡城逛逛,十天后再回來。”這些人,都是清湖島的未來。 “是,師祖。”鐵樊恭敬道。 “清湖島上留一些老人,老輩留守即可。”瞎子劍圣吩咐道,“鐵樊你也出去散散心……古雍,你就陪我一道去一趟江寧郡。帶領那三方大軍踏平歸元宗。” “是,師祖。” “是,師祖。” 清湖島島主‘鐵樊’,清湖島最可能踏入虛境的‘古雍’同時恭敬應聲。 閱讀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