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4 一則消息

第九篇青山歸來第三十四章一則消息 第九篇青山歸來第三十四章一則消息 我吃西紅柿 “哈哈,這猴王太有趣了。”李珺見金瞳猴王可憐巴巴的樣子,不由笑了起來。 “是太聰明。” 滕青山笑看著金瞳猴王,“他知道我要用著水箱盛酒,所以連搬酒壇子給我……一酒壇子才多少點?”旁邊的李珺眼睛一亮,說道:“青山,這猴王這么看重朱果酒,說不定為了朱果酒,就跟我們走了。” 說著,李珺就發出聲聲叫聲,和金瞳猴王交談起來。 其實,對滕青山而言,這金瞳猴王是否臣服并不重要,畢竟一個從先天金丹層次妖獸,要突破到虛境是非常難的!而神鳥‘青鸞’本來就只差一步,外加青鸞天賦極高,這才能最終突破。 六足刀篪,那也是離突破只差一步。 至于這金瞳猴王,雖然厲害,可和六足刀篪以及當初的青鸞相比,還是要差些的。 “吖吖吖吖”金瞳猴王急得快哭了。“青山。”李珺無奈道,“這猴王死活不肯跟我們走,說它不在族群里,猴群就要危險了。還說……這朱果酒,對剛出生的鐵臂猴非常重要。 它求我們,千萬千萬別將朱果酒都弄走了,還說,我們的大箱子太大。” 滕青山微微一思忖,說出最終目的:“你問它,制造朱果酒的秘方。” “吖吖吖吖吖吖!”李珺看著金瞳猴王。 金瞳猴王智慧不比人類低,它思忖著,有些遲疑。 “嗯?”滕青山眉頭一皺,就要將開始準備裝酒。 “吖吖”金瞳猴王急了,連擺手,同時朝李珺說。 “青山,它同意了。”李珺連驚喜道。 這個時候,金瞳猴王轉頭在山腹中,撥弄著瓶瓶罐罐,將其中一個石盆端了過來,這石盆當中不少各種各樣的野國,甚至于還有一枚朱果。“呀”金瞳猴王朝藤青山,李君叫一聲 隨后,金瞳猴王端起一水缸,將不少水倒進石盆中,同時朝李君叫著。“青山,這候王說,必須襖用鐵臂山的泉水。”“孳孳”又將一個小瓶中的綠色汁液倒了些許進去 七彩21:40:42 七彩21:41:58 在這候王細心講解下。藤青山總算找到了踉造“朱果酒”的秘方以及過程,遠遠比藤請山預想的要復雜的多。 “這比例看來,并不是太講究,大概差不多就行了。”滕青山用心記下,各種材料怎么獲得,金瞳猴王甚至親自帶滕青山他們去尋找,泉水取哪里的泉水,猴王也親自帶領,一一指點。 最后,唯有三種野果,滕青山和李郡都不認識,只能記下生長的地方和模樣。 為了弄清楚朱果酒的秘方,滕青山和李郡在鐵臂猴山呆了足足三個時辰。 山腹當中。 滕青山正端著石盆,在石坑中舀起一盆盆朱果酒,朝水箱中傾倒。旁邊的金瞳猴王急得抓耳撓腮。卻只能在一旁乖乖看著。 “青山,這猴王就怕我們取光所有朱果酒呢。”李郡笑道。 “這朱果酒,乃是猴群不知道多少年的積累。”滕青山看向李郡,“既然對猴群有大用處,我們也不能將朱果酒都取光……留下個兩成吧。這石坑中留下兩成朱果酒,足以猴群正常使用了。” 兩成? 滕青山一下就取了八成! “嘩嘩”石盆慢慢一盆朱果酒,朝水箱中傾倒。 一盆又一盆! 一次又一次去裝滿! 那方形大石坑中的朱果酒,愈來愈少。 “吖吖!”旁邊猴王都叫了起來。 滕青山已久傾倒著朱果酒,過了片刻,滕青山一揮手,一道水藍色流光將石坑中的朱果酒卷起,令滕青山一眼看到石坑底部,這一幕卻令旁邊的猴王大驚失色,但是旋即水藍色流光消散,朱果酒又回到坑內。 “下面朱果酒,也就還有兩成左右。”滕青山看著身側大水箱,如此超大水箱,已然裝了過半。 “差不多了吧?”李珺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猴王可一直在旁邊可憐巴巴看著呢。 “嗯,可以了”滕青山將水箱蓋好,又背負在了身上。 “走吧。”滕青山和李珺一道就要朝外走,那金瞳猴王看著方形石坑中的朱果酒,過去石坑可是被填滿大半,如今已經下陷到底部了。金瞳猴王,欲哭無淚啊,不過幸好兩個人類給它留下兩成。 離去的李珺轉頭,朝金瞳猴王叫了幾聲告別,意思是“猴王,我們走了,這次謝謝啦,以后會常看你的。” “吖!” 猴王一瞪眼。 常看它? “丫丫丫!”猴王盯著方形石坑,它在想……這鐵臂猴山哪里適合藏朱果酒呢,絕對不能再被人類發現了,這可是它們猴群多少代的積累啊,今天已下載就被弄走了八成之多。 在上千頭鐵臂猴的注視下,滕青山背負著朱果酒的超大水箱,和李珺一道上了六足刀篪背上。 六足刀篪兩對羽翼一震,便破空而去,離開了這座鐵臂猴山。 “吖吖吖!”鐵臂猴山上立即響起來陣陣叫聲。 當六足刀篪從蠻荒之地,飛到九狼島,已經是下午時分了。 薛辛在島上,正仰頭看著六足刀篪俯沖而下。 嗖!嗖! 滕青山和李珺從六足刀篪背上躍下,而后輕輕落地。“師傅”薛辛連忙迎上來。 “朱果酒這么多,不過……以后要釀造朱果酒,也非常難,得節省著點使用。”滕青山暗忖道,不過……這朱果酒,自己的親傳弟子是肯定有機會喝到的。 “薛辛,跟我來。”滕青山背負著超大水箱,和李珺一道朝住處走去。 薛辛立即跟在身后。 “薛辛,吃過午飯了?”李珺笑著問道。 “稟師母,還沒有”薛辛回答道。 “唉。”李珺看了看四周,“這九狼島環境是好,可是,這里沒有糧食沒吃的,買菜都要到外面去購買,挺麻煩的。”僅僅住了一天,李珺已然察覺在九狼島的不方便之處。 “小珺,你有辦法?”騰青山笑看著她。 李珺微笑點頭:“當然,這次我來九狼島……就是要長住了。不過,我現在是雪蓮教代教主,許多事我必須要管。所以,我會調遣一百親衛過來,讓他們負責洗衣煮飯等,而且,我也能更好的向外界傳達命令。” “親衛?”騰青山一怔。 “那可是一百個美貌女子哦。”李珺嬉笑看了眼騰青山。(圖片是李珺,我覺得應該是騰青山) “女子,一百個?”騰青山摸了摸鼻子。 在九州大地上,妻子的丫鬟,一般理所應當成為丈夫的暖床丫鬟……那些親衛,等于就是侍女。 “心癢了?”李珺笑看這騰青山,小聲道。 “你可真是。”騰青山哭笑不得,“薛辛亥在后面。”李珺是從小生活在九州,男人有幾個女人她倒是不介意,畢竟大家都這樣……可騰青山思想不同,他對這點倒是無法接受。 “薛辛,跟我進來。” 騰青山準備開始讓弟子付服用朱果酒。 在薛辛喝了朱果酒之后,兩天后,來九狼島的‘騰獸’和‘楊冬’也服用了一次朱果酒。其中薛辛憑借朱果酒,增加了六千斤力氣,而二徒弟‘楊冬’憑借朱果酒,卻僅僅增加了四千斤力氣。 最強的還是騰獸! 服用朱果酒,竟然增加近兩萬斤力氣。和當年的騰青山相比,也很接近了。 其實,讓三大弟子接連服用朱果酒,騰青山倒是一副平常心。 可是—— 當李珺的一百親衛抵達的時候,騰青山開始頭疼了。一百名親衛各個科都是內勁高手,如此才能成為代教主親衛!既然是內勁高手,從小鍛煉,至少這一百名女子身材都極好,被選為親衛,容貌至少也在中等水平往上。 在九狼島,親衛們可不會穿鎧甲,平時都是穿侍女的衣服。 一百個如花似玉的女子,天天圍著轉……滕青山也倍感不方便。 取回朱果酒的兩個月后。 滕青山和李珺如今居住的,是整個九狼島最大的一座府邸,畢竟還需要住下一百個侍女,府邸小了可不行。 “大人。”滕青山走在府邸內,隨處可見侍女。 “嗯。”滕青山點點頭,“夫人在哪?” “夫人在書房呢。”侍女稟報道。 滕青山搖搖頭,暗嘆:“當了代教主,的確事情很多,小珺她師傅,那雪蓮教主倒是懶的很。”片刻——滕青山便走到了書房外。 一身紫衣的李珺,正端坐在書桌前,皺眉看著眼前一封情報。 “大人。”書房門口兩名侍女的喊聲,才驚醒李珺。 “在看什么呢,這么入神?”滕青山笑著走過來, “青山,你看吧。”李珺將這份情報遞過來。 滕青山接過來,隨意一看,可是緊接著便臉色一變,仔細地觀看這封情報中的內容。 “這天神宮……” 滕青山心中大震,“它野心,還真大。” “嗯。”李珺站了起來,“宮主一聲令下,我天神宮各個支脈都不得違抗。” “洪天城……八大宗派,逍遙宮被你們天神宮滅了,現在竟然又要攻擊東北幽州的洪天城。”滕青山倒吸一口涼氣,這天神宮,的確是不讓人省心,野心太大。 玄幻小說王()看小說,就搜小說王。 玄幻小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