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2 朱果酒

“當初妹妹青雨喝了朱果酒,也增加兩三千斤力氣。而青虎他喝了朱果酒,更是增加近八千斤力氣。”滕青山當初服用,更是增加兩萬斤力氣。這朱果酒的功效,顯然和服用者的體質有關。 “不過也奇怪,這朱果酒,竟然沒記載在書籍上。”滕青山暗想道。 其實不奇怪,后天強者去鐵臂猴山采摘‘朱果’罷了,誰敢去猴群老巢里?一般先天金丹強者,面對那么多猴子以及猴王,也發怵。敢闖猴群老巢的,恐怕也只有虛境強者了,可天下間虛境強者太少太少。 有幾個虛境強者,會無聊到去鐵臂猴山?他們根本不知道‘朱果酒’的存在。 就算知道,朱果酒增加兩三千斤力氣,虛境強者們恐怕都不一定在乎。 “不過,這朱果酒對我不同!” “以后我傳內家拳一脈,內家拳修煉者,都是身體強。身體越強者,就越加能吸收朱果酒奇效!使得練拳速度大大提升。”滕青山還在想著,旁邊的薛辛低聲道:“師傅,師傅……他們談完了。” “哦。”滕青山一笑。 “哈哈,王老三,我們就不送了啊。”楊冬的笑聲傳來。 “我們過去。”滕青山吩咐道,薛辛立即跟著滕青山靠近。 在火把照耀下,如今的楊冬雙眸目光有著彪悍氣息,掃過剛剛收容的九狼幫一群逃亡幫眾,朗聲道:“各位兄弟,我兇獸幫不是這泰阿山脈人最多的幫派,可是,卻是整個泰阿山脈有最彪悍兄弟的幫派!也是最護短的幫派!” “沒二話,只要是我們幫派的,就是我楊冬兄弟” “當然,我們兇獸幫,要的是‘兇獸’,是彪悍的漢子。軟弱的娘們,那是不要的。”楊冬哈哈一笑,“現在,走,我們一起喝酒去,暖和的被窩,柔軟的姑娘,大壇的好酒都準備好了,就等大家了。” 周圍立即響起一片歡呼嚎叫聲,一個個幫眾就仿佛野獸般嚎叫。 “走。”楊冬一揮手,頓時大量人跟他走。 “師弟。”在旁邊一直沉默,卻是整個兇獸幫最彪悍的男人——滕獸,輕輕碰觸了楊冬的臂膀。 楊冬一怔,順著滕獸指引看去,只見火光隱約光芒照耀下,模糊有兩個人影。 “師傅。”楊冬看清來人,不由驚喜。 “陽子,你帶人先走,我和大當家等會來。”楊冬吩咐一聲。 “好咧,大當家二當家,你們可得快點,否則酒肉就要被這群孫子都吃光喝光嘍。” “曉得!”楊冬一揮手喊道。 如今的楊冬說話,顯然已經漸漸有了揚州本地的口音。戴的大群人馬離去,楊冬和滕獸已經走到了滕青山旁邊。 “師傅。”楊冬和滕獸都恭敬有禮。 滕青山看著兩個徒弟,微微一笑,指了旁邊的薛辛說道:“阿冬,阿獸,旁邊這位,是你們的三師弟,名叫薛辛。 薛辛,這是你兩位師兄……這個小點的是你二師兄楊冬,而這,是你大師兄滕獸。” “師弟,見過大師兄、二師兄。”薛辛立即恭敬道。 滕獸很沉默,只是點點頭,嘴角微微上翹,似乎在笑。 “哈哈,三師弟。”楊冬則是親昵的很,一把摟住薛辛,“三師弟,以后,咱們就是兄弟了,有啥事情盡管說,一切,我幫你擺平。”楊冬話語間盡皆是匪氣,這個從小就鉆進土匪窩的楊冬。 如今是故態復萌了。 “哼。”滕青山微微皺眉。 楊冬微微一顫,看了看滕青山,嘿嘿憨笑兩聲:“師傅。” “嗯。”滕青山這才應了聲,“現在你兇獸幫,怎么樣了?” “我們兇獸幫人不算多,才三千多人,可是,卻是整個泰阿山脈最強鷹嘴剽悍的幫派。”楊冬得意一笑,“師傅,你是沒看到啊……當初我們兇獸幫成名那一戰,大師兄叫一個狠啦,在戰場上都吃人肉呢!嚇得那群家伙差點尿褲子,現在,提到我們兇獸幫大當家‘兇獸’,泰阿山脈水人不知?” 滕青山一怔。 吃人肉? 不由皺眉看向滕獸。 “師傅。”滕獸在滕青山面前低下頭顱。 滕青山暗嘆,自己這個大弟子,乃是奴隸出身,又是從小生活在野獸群中,生活習慣和野獸一樣,估計從小都吃過人肉。兇獸幫成名戰,自己這個大弟子估計也殺得眼紅,才會吃人肉吧。 “以后,不許吃人肉了。”滕青山下了嚴令。 “是,師傅。”滕獸不敢吱聲。 三個徒弟中,滕青山對這個大徒弟其實是最喜歡的。 “阿獸,拳法練得如何?”滕青山詢問道,“你師弟,他劍法如何?”滕青山可不會問楊冬,自己三個徒弟中,楊冬是最滑頭的一個。 滕獸老實道:“師傅,拳法總感覺還差點,不過我現在身體力量,已經超過二十萬斤了 嗯。“騰青山滿意的點頭,大徒弟的內家拳進步速度的確是夠快。”二十萬斤?“旁邊的三土地”薛新“暗驚,偷偷看了一眼大師兄,不敢相信這個看似年紀不大的大師兄,如此厲害。”二師弟的劍法,已經很不錯。“騰獸繼續道,”就連我,不小心都會吃虧,二師弟每天早上 和晚上都會苦練劍法。“ 旁邊的楊冬偷偷看了一眼騰青山,只見騰青山終于對他漏出一絲笑容。這次松一口氣。”你們做的錯,”騰青山笑這點頭。“好了,我也該走了···對林雷,啊獸啊冬,我現在居住 在臺阿山脈西邊的九狼島。如果有事,你們可以去那找我。 九狼島?”騰獸,楊冬即驚又喜 “師傅。”楊冬忍不住驚呼道,“那銀角軍啥過來,滅了九狼幫,是不是因為師傅你,可是 否你和青湖島,似乎、、、、”楊冬騰獸他們都知道,騰青山和青湖島是有仇的,這次回來就 是針對青湖島 “嗯。”滕青山點頭,“師傅現在有一個身份,叫‘荊意’。” “大鬧青湖島的荊意?”楊冬和滕獸都露出驚色,他們這幾天從外界得知‘荊意’的傳聞,可是他們卻不知道……滕青山化身‘荊意’,滕青山之前并沒有告訴這兩個弟子。”好了,你們安心在這。“滕青山吩咐道,”有事去我那。記住……三四天后,去我那一趟。“”是,師傅。“楊冬,滕獸應命。 隨即滕青山仰頭,發出一聲銳嘯聲。 “轟”一道狂猛氣流從高空俯沖而下,任丘市抓住薛辛,而后一躍就是七八十丈搞,落到了俯沖下的六足刀篪悲傷,六足刀篪那兩對翅翼一掀,便劃過一道弧線,朝九狼島飛去。 當晚,滕青山便居住在了九狼島上,而薛辛則住在滕青山旁邊一座庭院內。 深夜,九狼島一片寂靜,只聽到湖面拍岸聲,滕青山居住的幽靜庭院中。 “嗯?” 只見穿著寬松內衣的滕青山一臉喜色,從屋內沖出,仰頭看天。 “呦”高空中傳來一聲鳴叫聲。 一頭雪白的神雕從高空俯沖而下,這巨大的神雕全身雪白,唯有頭部翎毛為火紅色,一身淡藍色衣袍的女子正盤膝坐在其上,在這雪白神雕旁,還有著一頭在黑夜中很不顯眼的通體漆黑的大雕。 一陣狂風刮過,黑白兩大神雕降落在庭院中。 “青山。”李珺躍下神雕,變激動興奮跑過來,一把便抱住滕青山。 “小郡。”滕青山也摟著妻子。 這么些日子不見,滕青山也感覺,挺想念小郡的,小別勝新婚嘛……當即顛鸞倒鳳纏綿了好一會兒。 床上。 滕青山依靠著衣架,李珺則是躺在滕青山懷里。 “小郡,你怎么找到這了?”直至此刻,滕青山才問。 “你不是告訴我,要跟青湖島斗起來么?所以我就知道,這個荊意是你。” “李珺調皮地一嗅鼻子,繼續說道,我剛剛去了武安郡荊府,不過,在荊府我沒找到你。我聯想到青湖島銀蛟軍進攻九狼島……我當時就想,無緣無故他攻擊九狼島干什么。剛好是在青山你大腦青湖島之后發生!而青山你又不在荊府,所以……我就猜測你在這,便乘著大白,趕過來了。” 滕青山聽了不由笑了。 “你來了也好”滕青山笑道,“我剛好有一件事請你幫忙。” “什么事?”李珺疑惑。 “還記得當年我將你安置在安武郡城,我去蠻荒嗎?”滕青山笑道“那次我去蠻荒,就是為了去鐵臂猴山,尋找“朱果”!尋找朱果的過程,在北海海上飄蕩的時候我也告訴過你。” “你說,那鐵臂猴山的猴群?”李珺連點頭,她知道,那次滕青山面臨著危機,為了逃命,從懸崖上跳下,滕青山差點沒摔死。 “嗯,我準確去取朱果酒”滕青山笑道,“那石坑中的朱果酒,可是很多很多的。也不知道,是猴群多少代的積累。” “朱果酒,好主意”李珺眼睛發亮。 “你來了,就更好。”滕青山思忖著,說“那頭金瞳猴王……很是厲害,我在想,以我手段,加上小珺你懂獸語,看能不能收服這金瞳猴王,一旦收服這金瞳猴王,等于收服整個猴群。到時候,也可以從它那,知道煉制朱果酒的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