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31 九狼島

從李將軍這得到消息,青湖島已經將九狼湖給攻克,如今正派出大軍駐扎在那,等滕青山去接受。當天,滕青山就和李將軍一道,分騎著青湖島準備的三大龍馬之一的“黑魘馬”,趕往九狼湖。 九狼湖,放眼整個揚州,在眾多大湖中,單論水域面積,這九狼湖要排第一!雖然水域面積大,可是論湖心島,九狼湖卻比青湖要小不少。所以,當初青湖島開山祖師,才將宗門立在青湖島。 在九狼湖東邊,就是連綿六百里的揚州第一山脈—泰阿山脈! 此刻,泰阿山脈和九狼湖交界處,在一座足有近百丈高的高山的山林中正藏匿著數百名彪悍的強盜,不少人身上衣服上還有著干涸地血跡,這數百人正從高山朝下方俯瞰。 “這么多人。” “狗日的青湖島,這么多銀蛟軍軍士在這干什么呢?” 強盜們一個個低沉咒罵。 在山下,九狼湖一個湖岸碼頭旁,正聚集著浩浩蕩蕩大量的軍士,每一個軍士穿著黑色重甲,這黑色重甲隱隱有著血腥氣,在重甲、頭盔、戰靴的邊沿都有著銀色條紋,顯然這一支大軍正是青湖島的精英軍隊— 銀蛟軍! 銀蛟軍每一個軍士都宛如兇悍的野獸,可這些野獸們,此刻卻井然有序地站好,偶爾有小聲議論罷了。 “少當家,這青湖島滅了我九狼幫,到底為了啥?難道看上了九狼島了?” “哼,以后別提‘九狼幫’,現在沒有九狼幫了。我們現在是血狼幫!”一名穿著厚皮襖,身材高大的八字胡男子低喝著,“跟我九狼幫有仇的幫派不少,如果讓他們知道我們還活著,我們還能活命?” “是,是。” 在其身側的強盜們個個應聲。 “狗日的,這青湖島,無緣無故滅我九狼幫,占著九狼島,到底要干什么?”這位幸存的九狼幫少當家也是憋了一肚子火。 在八天前,青湖島就派人傳令,通知這九狼幫滾出九狼島。九狼幫,那可是有著十萬好漢的大幫派,橫行慣了。他們可不認為青湖島會為了一個島和他們十萬人開戰。 所以九狼幫根本沒理會。 可誰想,三天前,銀蛟軍竟然就到了久狼湖,乘坐大量戰船,殺到九狼島。 此次一戰,九狼島根本就是在崩潰中北屠戮! 一些強盜匪徒,豈能和銀蛟軍相比?九狼幫真正死去的幫眾其實只有一兩萬人罷了,絕大多數幫眾都是潰散逃命了。最要命的是,銀蛟軍一來,就將九狼幫的精英,特別是九位當家盡皆殺光! 頭目一殺光,九狼幫自然崩潰。 可是……逃離的九狼幫幫眾么,因為九位當家都死了,所以許多有野心的人物也開始召集眾多幫眾,想要自立山頭。而臺阿山脈的其他大幫派,立即也以各種好處吸引九狼幫的幫眾。 僅僅一兩天,縱橫泰阿山脈數百年的九狼幫,就此煙消云散。 “少當家,快看。” “好快。” 那些強盜匪徒們驚愕看到,遠處兩道殘影正朝這極速趕來,原本規規矩矩站著的數千銀蛟軍軍士,一下子鴉雀無聲,沒有一個軍士膽敢說話。而那兩道殘影也停下,原來是騎著戰馬的二人。 “是黑魘馬!” “嗯,就是黑魘馬,我也見過。這兩人是什么人,竟然讓數千銀蛟軍軍士在這候著?”對這群強盜而言,銀蛟軍那絕對是可怕的存在。 騰青山躍下黑魘馬,那位李將軍則是恭敬跟上騰青山身側。 “王統領。”李將軍連一聲。 只見一名穿著幽藍色站鎧的銀蛟軍,宛如一妖獸鐵牛般奔跑了過來,而后停下,恭敬道:“荊前輩,奉島主之令,我率領六千銀蛟郡在這接前輩,戰船已經準備好。”周圍六千銀蛟軍軍士一片寂靜,宛如幽森寂靜地一片海水。 “嗯。”騰青山目光掃過周圍眾多銀蛟軍軍士,沒一人膽敢和騰青山對視。 “我們走吧。”騰青山直接朝戰船走去。 “是。” 這王統領和李將軍連根在身后,王統領還在旁邊解釋著:“前輩,如今九狼島種還有兩千軍士在那守著,九狼幫過去的那些破敗住處,大多被我們推掉,只留下一些好的住處,我們也專門建造了一座府邸,以供前輩歇息。” 調遣軍隊,滅九狼幫,將整個九狼島處理干凈煥然一新,建造府邸。 一切,僅僅九天! “狗日的,什么人啊,銀蛟軍統領在他面前跟個孫子一樣?”那少當家瞪大眼睛,之前王統領嗓門不小,他們在山上也聽到了,“喊什么荊前輩?似乎不是清湖島的人。”這幾天九狼幫面臨危機,這少當家也沒和外界接觸,并不知道荊意打鬧清湖島的事情。 “好威風啊。”也有強盜目露羨慕精光,(這是廣告。請罵人的不要看了。) “老子,哪有一天,能夠讓銀角軍也跟孫子一樣恭敬此后我,死也值了。這群強盜們,大多不怕死,可是卻夢想著能夠威風八面。 九狼島,處于九狼湖湖心,整個島嶼,大概有十里方圓。 滕青山正站在九狼島的邊上,旁邊有著不少樹木,隱隱還有著積雪,前兩天下的一場大雪還未融化干凈。 “景色,不真不錯。”滕青山看這浩蕩的湖面,露出一絲笑容,“這九狼島,足有十里方圓,以后就住在這吧……甚至于將來,可以讓我整個滕氏宗族,都搬到這。” “前輩。”那位王統領和李將軍過來了。 “不知道前輩還有什么吩咐,我等一定會盡力完成。”王統領恭敬道。 “嗯,帶著你的人馬離開吧。”滕青山淡笑道,他倒是懶得在統領、將軍這個級數的人身上擺威風。 “是。” 王統領斟酌一下,說道:“欽北,我們銀蛟軍雖然攻下這九狼島。可是我們一走……以這九狼島地利,加上剛好有在泰阿山脈旁。估計,泰阿山脈的一些大的強盜幫派回來搶占島嶼。” “知道了。”滕青山揮揮手。 王統領便躬身行禮,和李將軍一道,帶領銀蛟軍剩余駐扎在九狼島上的人馬,迅速地乘坐一艘艘戰船離去。 一個時辰后,整個九狼島僅僅只剩滕青山一人。 “該去講六足刀篪,小灰,還有薛辛結果來了。”滕青山一邁步,便到了遠處蕩漾的湖面上,再身體一幻,就完全消失不見了。 一頭龐然大物正在夜空迅速的飛行著,滕青山和薛辛正在做六足刀篪地背上,狂風鷹則是愜意地在六足刀篪周圍不斷地俯沖、上升,顯得很興奮。 “薛辛,你的兩位師兄,現在就在泰阿山脈中。” 滕青山居高臨下,俯瞰著下方,泰阿山脈連綿六百里,六足刀篪如今僅僅是在十余里高空飛行,滕青山自然看得清清楚楚。 “兩位師兄?”薛辛有些期待。 “我們先去泰阿山脈看看。”滕青山輕輕一拍六足刀篪,手指指引一下方向。 六足刀篪三角形頭顱微微點頭,便按照滕青山指引方向飛去……飛在泰阿山脈高空,滕青山通過領域輕易地感受到泰阿山脈中成千上萬道活物的氣息:“這泰阿山脈中,竟然也有先天金丹層次的妖獸!” “嗯?停下。”滕青山輕輕一拍六足刀篪。 六足刀篪領會滕青山意思,停在半空。 “夷?這么巧,有意思。”滕青山耳朵清晰聽到山中的談論聲音,以聽到的內容判斷—— 這時候,自己的兩大弟子滕獸和楊冬,正在和另外一個幫派,爭奪著九狼幫一群潰散幫眾。 “師傅?”薛辛疑惑看著滕青山。 “走吧,隨我去見你的兩位師兄。”滕青山抓著薛辛的手,直接從六足刀篪背部朝下一躍,朝下方墜落的時候,滕青山還朝六足刀篪遞了個眼神……六足刀篪明白,滕青山是讓他呆在這。 嗖!嗖! 兩人猶如隕石,極速朝下方墜落。 “師,師傅。”薛辛被狂猛的氣流逼得幾乎無法開口說話,他臉色發白,如此高空墜下顯得很驚恐。 “哈哈,放心。”滕青山一笑。當兩道墜下的“隕石”接近大山的時候,兩人速度驟減,不斷的減緩,當落地的時候就仿佛從數丈高處跳下一樣,沖擊力非常小。 夜里,大山里一片漆黑,騰青山和薛辛走在大山中。 “師傅,前面有火光。”薛辛喜道。 “你那兩位師兄就在那。”騰青山說道。 隨著靠近,已經聽到火光處傳來的聲音。 “哈哈,王老三!你真是吃了豹子膽了,敢跟我兇獸幫爭人……怎么,想說走就說走,我兇獸二兄弟,以后在阿泰山脈怎么混?”滕青山一聽就笑了,這聲音正是二弟子\&楊東\&的聲音。 “楊二當家,這次是我做的不規矩,說吧,怎么了結。”一道陰森的聲音響起。 “哼哼,簡單,我不要你金銀……聽說,你前段日子搶到一些好酒,是祝家五十年的窖藏?不要多,來個三壇,這事情就算了。” “三壇,楊二當家,你···· 那邊的談判交談聲,騰青山沒有在仔細聽因為這無所謂的”好酒“讓騰青山心中一動 “好酒”騰青山腦海中浮現他喝過的最好的酒————朱果酒 鐵臂猴山的朱果酒 “那些鐵臂猴弄出來的朱果酒,不但味道絕美,功效更是神奇,喝一點可是能夠令人身體力量大漲。” 騰青山一拍腦袋,笑了,“哈哈,當年被猴王逼的跳山,差點摔個殘廢。如果不是這次,我都忘了。 要去鐵臂猴山一趟了,那朱果酒,可是有整整一石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