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29 一座島(砸來吧)

青湖島內數十萬弟子,因為騰青山那番話“能夠讓青湖島為我陪葬,痛快,痛快啊”,數十萬弟子都嚇住了。 青湖島陪葬? 誰說這樣的大話? 嗖!瞎子劍圣化作一道黑色流光破空飛去,迅疾的飛向騰青山,同時傳音道:“荊易,那些都是小輩,你也是虛境,何必這么屠戮這些小輩呢。那趙甫我現在就派人去抓來。” 到這份上,瞎子劍圣在憤怒也能忍在肚子里。 呼!騰青山身影一幻,落在一座宮殿頂上。 站在宮殿頂上,狂風掀動白袍,騰青山卻是看著前方懸浮在半空的瞎子劍圣,同樣傳音道:“鐵五,你讓我住手?之前一開始你交出趙甫,我肯定給你面子。帶著趙甫離開。可是現在,完了!” 瞎子劍圣臉色微變。 騰青山繼續冷笑道:“你還威脅我?還說不惜一切代價,追遍九州大地也要取我性命?我荊易最受不得人威脅!也最討厭別人威脅我!我倒要看看,你青湖島貴為八大宗派之一又能奈我何?” 瞎子劍圣胸腔里怒火燃燒,他怒啊! 可他必須忍!!! “不能和這個荊意計較,他一個瘋子,一個活了幾百年,無牽無掛,不怕死的瘋子。”瞎子劍圣不斷說服自己,他畢竟還有整個清湖島要照看著,他不能像對方‘荊意’一樣光棍。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此刻詮釋得很是清楚。 “荊意。”鐵劍武圣聲音也溫和下來,“之前,就算是我的不對,這一件事情就這么作罷吧。那個趙甫,我馬上命人交給你。” “一句不對,就揭過去了?”滕青山冷哼道。 兩大虛鏡強者,一個站在宮殿之上,一個懸浮在半空。 這一幕被清湖島成千上萬的弟子看到,眾多弟子們一個個激動得要發狂。 “看,會飛啊,那個黑衣人在半空呢。” “能飛,竟然能飛。” “那個白袍人,剛才好像突然就出現在宮殿頂上。” 四面八方,成千上萬的弟子們都盯著兩大虛鏡,議論紛紛,激動得不能自己!畢竟……在九州大地上,雖然許多人都知道,在先天搶著之上,肯定還有更強者,可是他們并不知道‘虛鏡’的含義。 而且,也沒看過,超越先天的存在! 不管是傳說中的‘禹皇’‘秦嶺天帝’等無敵人物,還是九州大地上的巔峰存在——虛鏡強者,他們都沒機會看到。 “荊意,這事算我不對,你說吧,如何,才能揭過此事。”瞎子劍圣蒼老低沉的聲音,似乎沒一絲怒意。可是對面的滕青山卻能夠猜出……此刻的瞎子劍圣,肯定是一肚子火,都壓在心里。 “我到如今,還沒有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 滕青山嘆息一聲,“你青湖島家大業大,這樣吧……揚州境內,在那泰阿山脈西邊,有一‘九狼湖’,這九狼湖中也有一座湖心島,那里很是適合居住。你們青湖島,統領近乎整個青州,不在乎這么個湖島吧。” 瞎子劍圣一怔。 九狼湖? 就算是瞎子劍圣,也知道九狼是何等地方存在。 須知“泰阿山脈”,乃是整個揚州最大的山脈,里面的強盜土匪數十萬之多,謠傳近百萬,而山脈當中生活環境和地理優勢,豈能比得上,在九狼湖的湖心島?湖心島一來有湖水這天險。 二來,生活環境也好很多。 所以,九狼湖的湖心島上,有一個超大幫派,名為“九狼幫”,是 泰阿山脈眾多強盜土匪中,最龐大的一個幫派!單單幫眾近十萬之多。 “怎么,一個九狼湖都舍不得?”滕青山臉色一沉。 瞎子劍圣心中氣急,卻無奈。 一個是強盜幫派罷了,孰強孰弱根本不用想。那九狼幫雖然號稱幫眾十萬,可對青湖島而言,卻是不堪一擊。 “好吧,半個月內,解決這九狼湖,到時候荊意你可以去接受。”瞎子劍圣雖然憤怒不甘,可現在,他只想將這個“荊意”的事情給擺平。 “荊意,你我,還是到下面去吧。”瞎子劍圣雖然眼睛瞎了,可是耳朵能聽,同樣也能感應……他知道,此刻萬千上萬的青湖島弟子都在仰頭看著他們二人。 “也好。” 滕青山淡然道,“那趙甫,還是快點抓來。” 鎖龍閣旁的一座宮殿中,滕青山和瞎子劍圣都在宮殿中,跟隨在旁邊的還有青湖島主“鐵樊”、趙丹塵。“鐵樊,你親自去,讓人將趙甫給帶來。”瞎子劍圣低沉道。 “是,師祖。” 島主‘鐵樊’則是看向滕青山,“荊意前輩,不知道,是哪一個趙甫?我青湖島弟子眾多。” “武安郡郡守‘趙光佐’的侄子。”滕青山瞥了一眼趙丹塵,“這趙丹塵,肯定知道。” 趙丹塵眼皮一跳,沒敢吭聲。 “我已知道了。”鐵樊沒多說,當即離開,去找趙甫了。 “荊意。”瞎子劍圣語氣也平和起來,“到現在,我都不知道……這趙甫,到底怎么惹了你弟子了?說說吧。” “我弟子,名叫薛辛!”滕青山看向趙丹塵,趙丹塵此刻面色一變,顯然已經知道原因了,“薛辛和這個趙甫的仇怨,你可以問趙丹塵。” “丹塵。”瞎子劍圣詢問趙丹塵。 趙丹塵不敢隱瞞,恭敬地開始敘說:“師祖,是這樣的,三年前……“…… 這島主”鐵樊“離開宮殿后,走到宮殿外,就看到滿地的鮮血,乃至于殘肢。”島主。” “島主。”不少在院外的弟子們,護法們都行禮。 “怎么樣?”鐵樊詢問道,“死傷怎樣?” 一名銀發長老走來,臉色難看:“島主,剛才一道光芒一閃……我們足有五十三人斃命,十三人重傷,死去的五十三人中,有兩位長老,是萬師兄,還有李桐師侄。“”什么。“鐵樊大驚。 在青湖島內能擔任長老之職的,都是先天強者,自從大延山一役,青湖島的先天數量本來就少,剛才竟然又損失兩個。”剛才在院外足有近千人,趕到的長老包括我,也才三個!我想不通,怎么那么巧國……一道光芒竟然殺了萬師兄他們二人。“那銀發長老眼也是氣急,鐵樊一聽就明白了——肯定是那個叫“荊意”的故意的! 虛境強者,是能夠根據氣息判斷實力強弱的,先天強者神強,氣息明顯要強大的多。 滕青山那一道劍芒,也是盡最大范圍殺死先天強者。 “趙甫!”島主‘鐵樊’心中惱怒,“這個趙甫,仗著是趙家子弟,竟然給我青湖島惹得如此大敵,今天還死了兩個先天,連趙長老也廢了,馬上,還要攻占九狼湖……這個趙甫,太能惹事了。” “你們幾個,去給我將趙甫那廢物找來,就是那武安郡郡守‘趙光佐’的侄子趙甫。” 鐵樊一聲令小。 周圍的銀發長老,幾大護法們,立即領命去找趙甫了。 青湖島,既然能成為八大宗派之一的老巢,由此可以想象,這島嶼之大! 趙甫,是居住在青湖島島中。 “剛才怎么回事?活了三百多年?還說要讓青湖島陪葬?” “不知道,聲音好像從東邊傳來的” 除了靠近鎖龍閣區域的一些弟子外,整個青湖島,九成以上的弟子們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放心吧,能有什么事?可能哪個瘋子來我青湖島搗亂。”一名穿著鑲著銀邊的藍袍青年,正笑著在在一名俏麗少女旁,“師妹,師傅傳的《飄風九劍》,我還有些地方不懂,我們互相切磋,共同參悟如何?” 這俏麗少女忍住厭惡之色,擠出笑容道:“趙師兄,我還有事,下次吧。”對眼前青年‘趙甫’,她也不敢太得罪,對方可是趙家的當代家主的兒子,而趙家,在青湖島內是有著很強的勢力的。 “好,下次,嗯,明天上午如何?”藍袍青年‘趙甫’笑道。 俏麗少女勉力點頭,當即離去。 趙甫面色一冷,而后臉上露出一絲冷笑:“有意思,在好言陪你玩今天,如果再不識趣……就別怪我了。” 忽然—— “趙甫呢?” “趙甫。” 幾聲怒喝聲響起。 趙甫皺眉轉頭看去,欲要喝斥,可一看來人,嚇得一跳。來的十幾人當中,竟然有包括他師父在內的兩位長老,其他人更都是護法。 “師父,長老。”趙甫連行禮。 “哼,你這孽徒。” “現在不是訓斥他的適合,趕緊帶他去找島主吧。” 趙甫完全被嚇呆了,根本不敢吭聲,乖乖地被兩位長老,十余位護法一道帶走。他再囂張也只是和地址囂張罷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我沒惹事啊?”趙甫根本不懂。 好一會兒—— 趙甫被帶到了鎖龍閣院外,趙甫一看到鎖龍閣已經倒塌的院墻,還有地面上的血跡,不由心顫。 “趙甫,你過來。”一聲呵斥。 趙甫抬頭一看,喝斥他的正是一頭金發,仿佛怒獅子的島主‘鐵樊’,鐵樊看趙甫的眼神,仿佛要殺人似的。一個核心弟子,怎么及得上三大先天強者的價值。 “島主。”趙甫嚇得額頭直冒寒。 “跟我進來。”鐵樊喝道,趙甫連乖乖地跟在后面,一道進入了那宮殿當中。 宮殿內,趙甫心中緊張的很。”哦,這位就是趙甫?“一道淡漠聲音響起。 趙甫抬頭一看,說話的正式一名白袍負劍青年,不由暗忖道:”此人是誰?“ 只見清湖島島主‘鐵樊’連行禮道:”荊意前輩,他正式趙甫,現在,就交給前輩了,任憑前輩你處置。” “處置?我被處置?”趙甫眼眸中滿是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