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6 古雍

第四篇赤虎咆第二十六章古雍 第四篇赤虎咆第二十六章古雍 傍晚時分,寒風吹起,令青湖掀起道道波浪。 披散著長發,穿著臟兮兮袍子,身材高大的船夫正劃,動著船只,最終靠岸停在青湖島旁。就在這時候,遠處一道人影化作一道殘影迅疾趕來,撲通一聲,那人影落在了船只內,正是獨臂的趙丹塵。 “古雍。”趙丹塵看著船夫。 “起長老。”古雍露出了一絲笑容。 如今的古雍,正是以真實容貌示人。青湖島前任,島主,古雍,成為船夫的消息,早傳開了。 “麻煩你送我一趟了。”趙丹塵微笑道。 雍微笑著點頭,開始劃動著船槳,古雍每一次劃動速度并不快,可是卻有著一股奇異的節奏正是他這種劃,船方式,令船只的速度在不斷增加,從一開始慢悠悠,直至猶如離弦之箭。 船只破浪前進,古雍很平靜的劃船。 見如此模樣的古雍,趙丹塵心底暗喜:“山雍的進步果然驚人師祖的方法的確是好。這才近四年功夫,古雍實力比當初就高了一大截!至少,現在的古雍,和當初大延山一役中的,諸葛元洪,比,也是相差無幾。”青湖島內,最有希望,步登天,成為虛境強者的,正是這古雍! “古雍。”趙丹塵忍不住開口道,我看,你如今還是閨關潛修的好。如今劃船只是浪費你時間。”算不浪費時間。”古雍淡笑著道,笑容讓尸心自然寧靜“每次劃船送過往之人,感受世間冷亂,我甘之如怡。不過師祖也說了,如今九州大地不寧,那青州,天神宮,有著大野心,擔心那天神宮派人來殺我,所以,三天后,我就會選擇閉關潛修,好突破達到虛境。”趙丹,露出一絲笑容。 “趙長老,你這次只去哪?”古雍微笑問道。 “武安郡城。”趙丹塵搖頭笑道“不知道哪冒出的一個先天高手,竟然擄了光佐這孩子。”光佐雍微微點頭“不過趙長老,你也小心點。如今天下不穩,凡是小心為。”趙丹塵點頭,表示知曉。 突然,船只速度銳減,很快,極為緩慢地靠岸。 “到岸了。”古雍微笑道。 趙丹塵微微一拱手,便一躍而起朝不遠處,青湖島建的驛站趕去,那里有專門馬匹供應。當然如黑魘馬等馬匹,這等驛站是沒有的。不過武安郡城距離青湖島并不算太遠。 武安郡城,荊府,清晨時分。 “起長老,就是這。”普通人打扮的李將軍正和趙丹塵,站在街道角落,遙看荊府。 “哎,那就是荊府啊,嘖嘖,聽說荊府的主人是先天強者呢。”“嗯,城衛軍萬人都沒敢闖進去,那府主,那可是了不得。”走過荊府前街道的過往行人,經常對荊府指指點點,并且感嘆一番,對普通人而言,先天強者實在太少見在武安郡城內,趕傳越夸張,舁就將這荊府主人,傳得擁有著無敵的實力。 “你就在這,我進去看看。”趙丹塵低聲吩咐道。 將軍恭敬的很。 只見趙丹塵恍若普通行人,走到荊府旁的院墻墻角,而后一個晃身,便躍進了荊府府內。 “哼,那個荊意囂張的很。”李將軍目視荊府,心底嗤笑“現在趙長老去,看他還狠不狠,真想看到這荊意被抓住的狼狽樣子!”這位李將軍前兩天,在荊府門前可是大大的丟了面子。 荊府,內院練武場。 滕青山正演練著《土行之拳》,轉而又變成《金行之拳》旁邊那頭六足刀篇正趴在那,時而它的兩根巨型刀腿還揮舞著,隱約有著金行之道的味道。 “噗!”“噗!”薛導則是苦練著,形意十二形”宛如一頭兇悍的野獸,一招一式,顯然已經得了其中三味。 “嗯?”滕青山停下拳法。 “吼~~”六足刀篇立即發出不滿地低吼聲。 “這青湖島的人,竟然偷偷摸摸進來。夠謹慎的。”滕青山搖頭,同時喊道“薛辛。”“師傅。”薛午連跑過來。 “跟我來。”滕青山沒多做解幕,就朝外走去。薛午對滕青山是既感激又佩服,也沒多問,乖乖跟著。 唯有六足刀囂只能無奈地獨自在那琢磨它的,刀法,。 此時乃是清晨時分,天蒙蒙亮,荊府的護衛,丫鬟大多還在熟睡,只有部分起床。 在一角落中,趙丹塵單手掐著一名護衛的喉嚨。 “我真不知道了。”護衛連搖頭,我們家老爺,是剛剛買這府邸,除了剛才說的,別的,我們真不知道。…”剛剛買這府邸?”趙丹塵思忖著“看來是剛來武安郡城。”可知道,你家老爺抓的武安郡城郡守,趙光佐”藏在哪了?”趙丹塵低聲道。 “在內院,我親眼看到的。”護衛連道“就被綁在柱子七。”“哦?”趙丹塵滿意點頭,微微一笑。 “大人饒命,你打暈我,我不會說的。”連道。 趙丹塵左手用力,咔嚓!護衛眼睛瞪得滾圓,鮮血從喉嚨朝外流出。 “這個荊意,還真神秘。”趙丹塵化作一道青煙,穿梭在府邸內“在這買了府邸,竟然不舞許任何丫鬟,護衛進入內院。看來,這內院當中有一些秘密。”所謂藝高人膽大,斷臂后又有突破的趙丹塵,還真不怕。 自信能排《天榜》前十,還怕啥? 比他強的先天強者,他幾乎都認識。 至于可怕之極的虛境強者?在趙丹,三看來,虛境強者何等身份,是不會輕易和青湖島對。 一躍,趙丹塵便躍入了內院當中,內院前院很是空曠,在右側正有著一個大花池,花池旁還有著亭臺樓閣。 “嗯?”趙丹塵面色一變。 只見那亭臺的其中~根柱子,正綁縛著全身染有血跡的一人。 “這”趙丹塵靠近一看,不由睚眥欲裂。 “光佐,光佐。”趙丹塵壓低不音喊道。 這被訴縛的人,艱難地睜開唯一一只眼,透過血癡,才隱約看到來人,不由激動發出:“啊,啊”的聲音。 “嗯?”趙丹塵一看漚光佐嘴巴,再看趙光佐的全身等各個部位,氣的臉色發紫“這荊意,竟然挑掉了光佐手筋腳筋,還廢了他的內勁,還讓他成了啞巴。已經是一個廢人,沒用的廢人。” 這樣的趙光佐,勢必無法繼續成為武安郡郡守。 “荊意,你這是找死。”趙丹塵目光發寒。 可就在這時候,“竟然敢擅闖我府邸,找死不成?”一道背負著利劍的白袍人影走了過來,在白袍人影后跟著的正是薛辛。 “你就是荊意。”趙丹塵冷漠盯著白袍人。 “你獨臂?應該就是趙丹塵。”滕青山看著來人,心中則是唏噓當初在大延山,面對先天金丹強者滕青山只能狼狽逃竄,而如今,所謂的先天金丹強者,在虛境面前好比蹣跚走路的嬰兒。 趙丹塵心中暗驚:“這人知道我是趙丹塵,竟然絲毫不擔心?” 他察覺到不妙。 “你是誰?”趙丹塵冷聲喝道“你不是荊意!這九州大地,沒有一個叫荊意的厲害強者。” “哈哈,九州大地強者無數,你一個趙丹塵,又能看到幾個?”滕青山不由搖頭嗤笑,天神宮那么大的宗派,未暴露前,九州大地沒幾個宗派,知道天神宮那幾大天神的存在。 “那你為何與我青湖島為敵?”趙丹塵喝道。 “起丹塵,你一個先天金丹,也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滕青山,搖頭一笑“真不知道,你青湖島那位臭瞎子,到底是怎么教你們這群弟子的。” 趙丹塵不由臉色漲紅:“你,你敢” 瞎子劍圣,外人都稱呼,天眼劍圣”不敢說,瞎子劍圣”更別說,臭瞎子,了。 “怎么,說那臭瞎子幾句不行?”滕青山淡笑著,朝綁縛著的趙光佐走去。 “嗯?這個叫荊意的,會不會看到我后就想逃跑?所以,故意在這說大話嚇我。趁我不注意,逃掉?”趙丹塵不由如此想到,這種故意說大話糊弄人,然后好逃命的事情是經常有的。 “整個九州,就那么點虛境強者。而且大多都在各大宗派坐鎮。”趙丹塵冷靜下來。 “哼,口氣倒是挺大。”趙丹塵喝道“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幾分手段。” 他話音剛起,滕青山卻已經走到趙光佐身旁。 “噗!”一巴掌拍擊在趙光佐胸膛。 “呃”趙光佐染血的身體猛地~顫,而后頭顱垂了下來。 “死了也不必受罪。”滕青山轉頭看向趙丹塵。 “你,你敢!”趙丹塵怒極攻心,怒喝~聲,整個人手持著神劍化作一道凌厲的劍光,劍光仿佛太陽陽光般,只是一條光線,直射滕青山頭顱。 滕青山臉色一沉,身形幻動。 只見出現在趙丹塵身側,一腳就踹在了趙丹塵腹部,將趙丹塵踹地跌飛出去,滾落在地。 “我,我的丹田”趙丹塵捂住腹部,臉色慘白,而后驚恐看著滕青山“你,你是”滕青山遠超他的實力,令他瞬間明白對方身份。 滕青山冷聲道:“剛才在我面前大呼小叫,現在還向我刺套,哼,我例要去問問你青湖島那臭瞎子,怎么教弟子的,這么不懂規矩。”說著,滕青山一把拎起趙丹塵,化作一道幻影消失在內院中。 “徒兒,我去青湖島找那臭瞎子一趟,你就呆在這。”滕青山聲音回蕩在內院中。 三章完畢~~嘎嘎,明天大鬧青湖島啦~~下面務必要看 番茄拜托兄弟們了沖一次!沖到第一去! 閱讀地址:baishuku/booksinfoinfo/32/32896.htm 網站字母分類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