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5 趙丹塵

快樂是一天,不快樂也是一天,為什么不天天快樂呢?查看文章九鼎記第九篇青山歸來第二十五章趙塵丹2010022221:51 薛辛一聽,頓時明白自己師傅剛才那么做的原因:原來,師傅都是為了讓我報仇! 三大仇敵——趙喜、趙光佐以及正在清湖島的趙甫。 在下趙光佐,正是這武安郡郡城的郡守。穿著雍容的高大中年男子,在眾人簇擁中,遙看著滕青山,我聽李將軍他們說……你的弟子殺死了我清湖島外門執事‘趙喜’,你又毀了趙喜夫人的丹田,不知,李將軍他們有沒有冤枉你? 滕青山看著這趙光佐。 不錯,趙喜是我徒兒所殺,那婦人也是我毀的丹田。滕青山點頭承認。 不知荊意你可給我清湖島一個交代?趙光佐微笑道。 交代?滕青山一笑,目光隱隱發寒。 趙光佐見到這一幕,卻沒再多說:這個叫荊意的,沒想到這么不識抬舉。不過……聽之前他們說的,這荊意實力極強,特別是輕功……更是快的驚人,詭異莫測。哼,暫且讓他得意幾日。 趙光佐當即轉頭。 我們走!趙光佐一聲令下,便帶著一隊親衛欲要離去。 趙大伯。那趙夫人連抓著他。 李將軍則是跟隨趙光佐,趙光佐轉頭看了眼趙夫人,瞪了眼:回去再說。 趙光佐,趙郡守,我看,你還是留下吧。滕青山笑聲回蕩在街道中,一道模糊身影穿梭在人群中迅速靠近向郡守‘趙光佐’。 保護大人! 保護郡守大人。 立即一片混亂,眾多軍士們立即拼命地欲要保護郡守‘趙光佐’……可是在滕青山詭異的身法面前,根本沒人能阻攔滕青山。其實若非滕青山故意隱藏實力,一個閃身就能抓住趙光佐。 此刻滕青山,只是表現地好似先天高手罷了。 可是即使如此,僅僅一個呼吸功夫,滕青山就站在了趙光佐身側,右手則是掐住了趙光佐的頸部。 大人。 郡守大人! 那些兵士,以及李將軍等人都慌了。 你,你要干什么?趙光佐感受到頸部被掐住,不由有些緊張,連道,荊意,我跟你可是無仇無怨。 你讓所有人都讓開。滕青山吩咐道。 讓開,都讓開。趙光佐連忙吩咐道,他很清楚……九州大地上,能成為先天強者的哪一個不是殺伐果斷?恐怕他一個猶豫,對方就能取他性命。 嘩嘩—— 眾多兵衛立即讓開一條道,直通向荊府。 滕青山就抓著趙光佐頸部,朝荊府走去,很快便走到正門口處。 荊意,你先放了郡守大人。李將軍連忙急切道。 荊意兄,你還是放了我吧。被滕青山掐著,趙光佐一副好人樣子,好心勸說道,我跟你無冤無仇……你抓住我,如果能對你有幫助還好,可是,你抓我,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啊。 滕青山驚訝瞥了一眼趙光佐,暗忖:這趙光佐,處亂不驚,不是那種膽小之人。 若膽小的人,此刻恐怕就會驚恐,歇斯底里了。 徒兒,關門滕青山掐著趙光佐,朝府內走。 是,師傅。薛辛高聲應道。 荊意,放了郡守大人。李將軍急切連喊道。 可回答他的卻是-- 哐哐哐~~兩扇大門正緩慢關閉。 哐當! 荊府大門完全關閉上,而府門外街道上熙熙攘攘數千人,還有著將荊府重重包圍的軍士,都在等李將軍的命令。 將軍,怎么辦?幾名軍官在李將軍身側。 李將軍一肚子火,低罵了一聲:能怎么辦?回去,先回去!都是那個趙喜什么時候惹上一個先天高手了,現在搞成這樣,能怎么辦!郡守趙光佐在對方的手里,他們也沒有其他辦法。 旁邊趙夫人也不敢多說。 當即,李將軍帶領著四千多號人,又狼狽灰溜溜的離開了。 荊府內院當中。 荊意被滕青山掐著,趙光佐連道,不,荊意大人!我和你無仇,你折磨我,這,這算什么事呢? 滕青山看了他一眼。 只要荊意大人你放我走就算趙喜之死,我也會想辦法為大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趙光佐完全換了一副模樣。 滕青山一副驚訝顯得高興的模樣。 大人盡管放心,一切我來做。不就一個趙喜嗎?要擺平這事,只需要將他那女人給擺平即可。在這武安郡,還沒有我解決不了的事。趙光佐一副自信的樣子,可這時候,旁邊的薛辛卻是死死盯著趙光佐。 嗯,你很聰明,可惜—— 滕青山搖頭,一揮手掌。 拍擊在趙光佐的腹部,趙光佐臉色猛地一變,變得煞白,一絲血跡從嘴角流出。 你,你……趙光佐瞪大眼睛,死死盯著滕青山,廢了我的…… 一掌,已然廢了趙光佐丹田。 你是和我無冤無仇,可惜,你和我的弟子,有大仇。滕青山轉頭就走,同時吩咐道,徒兒,這里的事就交給你了。這個趙光佐……你來處置吧。 有大仇? 趙光佐轉頭,死死盯著薛辛,連道,你,你是誰?我不認識你,你是不是弄錯了?不……或許我的手下和你有仇,可是這都是我手下做的,跟我無關的。 薛辛冷然一笑:趙光佐,聽清楚了,我叫——薛辛! 趙光佐眼睛瞪得滾圓,一句話說不出了。 聽到‘薛辛’二字,他就知道完了……當初定‘薛家’為鐵衣門余孽,將薛家滿門斬殺。如此大事,肯定是需要他這個郡守下令的。 趙光佐,趙郡守大人……哼,你的一聲令下,我薛家滿門啊!全部死光!薛辛雙眸泛紅,甚至于眼角有著血絲,當初趙甫想得到流云貼,趙喜出鬼主意,而下令的卻是趙光佐! 你不是說,我薛家是鐵衣門余孽嗎?今天,我這個余孽,就好好報答你。薛辛猛地一揮手掌。 趙光佐被一巴掌抽地飛了出去,砸在亭子旁柱子上滾落在地上,趙光佐滿臉慘白,仰頭狂喊:救命,救……凄厲聲音嘎然而止,因為薛辛一腳踩在了趙光佐嘴上,趙光佐臉上都是驚恐之色。 別急,我奶奶,我爹,我娘,我二叔,二娘他們,還有姐姐,妹妹……他們的仇,咱們慢慢算。薛辛卸下趙光佐嘴巴,便拎著好工作朝地窖走去。 滕青山盤膝坐在練武場,他的前方就是龐大的六足刀篪,六足刀篪整可憐巴巴看著騰青山,希望騰青山練拳,可騰青山卻在思考這事。 趙光佐,是一郡郡守,一聲令下,就能輕易將一個家族滿門抄斬!不知道多少人,畏懼這趙光佐。 而現在,他卻淪為階下囚。 一切都是因為地位,因為實力。 滕青山暗嘆,地位是靠實力帶來的。 前世社會,對普通人而言,錢就是地位。,而前世社會的黑暗世界,騰青山這些殺手中,一個AA級殺手和一個A級殺手,地位也完全不同。如果騰青山一開始就是AA級殺手,小貓就不會死。 而今生····· 若早先一開始自己就是虛境強者,小青也不會死。 實力!一切都是因為實力。滕青山也暗道,想要談道理,最起碼有實力才能談。 沒實力直接一劍殺死,誰和你講大道理? 嗯···· 這次我抓了趙光佐,堂堂一郡郡守。青湖島絕對不會無動于衷。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這趙光佐,乃是青湖島中趙家一脈,趙家一脈···好像那趙丹塵就是趙家一脈中人。 一個有著過千年歷史的超級宗派,里面會自然而然分為一些派系出來,以家族形式分派系,是很正常的。 趙家,就是清湖島中比較強的一個家族。 如今趙家中最強者,正是斷臂的趙丹塵。而趙光佐能當一郡郡守,在趙家地位也很高。 青湖島,丹生閣。 這是專門為趙丹塵建造的一座樓閣,樓格外,正有青衣弟子在掃地。 青衣弟子一看到遠處來人,大吃一驚連恭敬站好,躬身道:島主! 走來的三人,為首一人龍行虎步,雙目好似有電光,一頭金色長發,正是青湖島島主鐵樊,鐵樊帶領著二人,直接進入丹塵閣。 丹塵閣中的中庭院中,杜比的碧發俊美少年正緩慢施展著劍法,劍法竟然產生道道模糊幻影。 神劍入鞘,趙丹塵微笑著看向來人:島主。 趙長老。鐵樊無奈一笑,你趙家,出事了。 什么?趙丹塵一驚,一個老人最重視的就是家族后代,他目光落在鐵樊身后的一名老者身上,連喝道,怎么了? 大伯。這老者恭敬急切道,武安郡城內,有一個叫荊意的先天強者,縱容弟子殺了趙喜,然后光佐這孩子,帶領不少人馬去找這個荊意。沒想到光佐直接被這個荊意給擄進他的府邸,現在生死未知啊。 趙丹塵臉色微變。 如今趙家,就他一個先天……而除了他之外,地位最高的就是趙光佐了。 趙長老,不單單如此,連古雍師兄的那個女弟子,也被廢了丹田。鐵樊說道,就是那荊意廢的,所以……就請趙長老出馬了。 放心,此事交給我! 趙丹塵雙眸掠過一絲寒光。 Ps:第二章到,還有第三章。隔了近四年,滕青山和趙丹塵即將再度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