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4 故意為之

這李將軍周圍,可是足足有著數千名親衛,攜著數千軍人的氣勢,這李將軍一番喝斥,恐怕就是剛剛踏入先天的高手也得思忖思忖……畢竟就算先天金丹強者,面對數千大軍,也得選擇退讓。 “共犯,死罪?”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仿佛面前數千號人是空氣似的,笑看著李將軍,“這位將軍,我也提醒你一句,闖入我這荊府,也是死罪!” 李將軍一怔。 “只要你的軍士,有一個闖入我的府邸,我就取你姓命,你信是不信?”滕青山微笑著,仿佛在說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可他的前方,卻是手持著兵器的充滿煞氣的軍士,甚至于鎧甲、兵器上隱隱都能聞到血腥氣。 面對大軍,談笑威脅對方敵軍,這一幕讓人想發笑。 可在場沒一個人敢笑!滕青山之前的一聲怒喝,早讓不少人心中發顫了。 “你——”李將軍臉色難看,暗忖道,“這個神秘高手到底是什么人?看他一聲怒喝就有如此威勢,應該是一個先天強者。荊府荊府……這九州大地上,出名的、厲害的先天強者我也知道,似乎沒有姓荊的。” 雖然如此想,可李將軍謹慎起見,還是喝道:“你是何人,報上名來!” “哦?”滕青山看了旁邊徒弟‘薛辛’一眼。 薛辛領會滕青山意思,立即上前一步,洪聲道:“我師傅姓荊,名易!” “荊意?”李將軍思忖著,“這個名字,從未聽過。哪冒出來的一人?”不但李將軍疑惑,在李將軍身旁的那位趙喜夫人也在思索……須知,她乃是青湖島核心弟子,介紹天下間先天強者訊息的書籍她也看過:“絕對沒有一個叫荊意的,估計……這荊意是剛剛突破達到先天。” “荊意!” 李將軍略微退后,頓時更多的軍士將他保護好,他洪聲道,“你這個徒弟,膽敢當街殺死我青湖島外門執事,這是大罪!你作為師傅……沒有管好弟子。我們青湖島也可以既往不咎,畢竟不聽話的弟子還是有的。你現在,還是將你的弟子交給我們處置……一切好說,否則時間拖久了……” 在場人都知道李將軍這話的意思。 時間一久,青湖島肯定會派先天強者帶領一些厲害高手過來,到時就晚了。 “這位將軍。” 滕青山看著李將軍,淡笑道,“我也懶得和你廢話,你還是帶著你的人馬快點走。至于事后,你是要帶更多人馬,還是要上稟青湖島,我也懶得管。至于我這弟子……誰也不能動。” 說完,滕青山轉頭就朝府邸內走,同時吩咐道:“徒兒,關門!” “是,師傅!”在萬千軍士面前,薛辛有些興奮地大聲應道。 “你……”滕青山這幅高高在上,不屑一顧的態度,完全激怒了李將軍。 旁邊那位趙喜夫人,更是大怒,嘶聲怒罵道:“荊意,我不管你是誰,你的弟子當街殺了我男人!殺了青湖島外門執事,你這個師傅還這么囂張,怎么,以為我青湖島無人?所有人給我上,抓住這荊意弟子,我賞百萬兩白銀!” 百萬兩白銀? 一個大富商全部家產估計也就這么多。 未等李將軍下令,首先趙喜夫人麾下的數百人就一個個嘶嚎著沖過去。 “兄弟們,殺啊。”不少軍士們也一個個紅眼沖上去了。 先天強者很厲害? 怕個鳥! 先天強者再厲害也就一個人,能同時殺幾個人?他們上千號人一起涌上去,誰如果抓住了這個‘荊意弟子’,那可是百萬兩白銀啊。那可是真正發了! “哼。”滕青山面色一沉。 嗖! 一道模糊幻影瞬間出現在趙喜夫人身側,這位趙夫人一怔,滕青山卻是直接抓住她的頸部。 嗖! 幻影消散。 滕青山便抓著趙夫人出現在了荊府大門門檻處,那沖上來的大群人馬距離門檻還有三四丈距離。由此可以看出滕青山速度之快。 “停,停下!”趙夫人立即凄厲喊起來。 沖在最前面的,直屬于趙夫人麾下的一群護衛、家仆,一個愣愣看著仿佛老鷹抓小雞似的,被滕青山抓著的趙夫人……這些家仆、護衛后面的眾多兵衛們也是一個個愣住了。剛才懸賞是趙夫人懸賞的。 如果趙夫人死了,就算他們抓住那個‘荊意弟子’,又找誰得懸賞呢? “住手。”李將軍也急聲喊道。 滕青山笑看著李將軍:“先讓你的人,退遠點。” “所有人都退下,都退下。”李將軍連喝道,眾多傻愣愣的護衛、兵衛們只能一個個后退。李將軍額頭卻是滲出了冷汗……趙喜死了只是一件小事。可是,如果趙喜夫人死了,那就麻煩了。 趙喜之所以,能令趙家收為義子,能和李將軍拜把子,靠的就是這個女人! 那可是能通青湖島最高層的女人。 “荊意,我看,你還是先放了趙夫人。”李將軍擠出一絲笑容,“趙夫人她是死了男人,所以悲憤之下才這樣。你得諒解!她一個女流……荊意你貴為先天強者,就放了她吧。其他事我們好說。” 滕青山扭頭,和旁邊的薛辛相視一眼。 好說? 李將軍想好說,滕青山都不會好說。 “如果和你和談了,我怎么找青湖島麻煩?”滕青山心中暗道,“這武安郡的郡守‘趙光佐’,按理說,也該來了。數千名兵衛聚集在這,如此大事……他一個郡守,怎么能當成沒看到?” 之前滕青山和薛辛,被人發現進入‘荊府’,這純粹是滕青山故意的! 否則,若是想殺那趙喜,以滕青山手段,暗中殺了,恐怕都無人知道。 可是—— 滕青山的目的,就是招惹青湖島! “好說?”滕青山在數千大軍面前,冷聲喝斥道,“我荊府,也是那些兵衛所能擅闖的……既然是這女人下令,死罪可饒,活罪難逃。”說著滕青山右臂略微一用力,那個趙夫人就拋飛了起來。 “啊!”趙夫人在高空中發出一聲痛苦慘叫,捂住腹部。 “夫人,夫人!” 不少家仆、護衛們連慌忙接住趙夫人,趙夫人卻是捂住腹部,怨恨轉頭看向滕青山,嘶聲凄厲道:“你,你廢了我丹田!”對一個練武之人,從小就要修煉內勁感受氣感,而后一步步來,才能擁有深厚內勁。 內勁,可以讓人有著強大實力。同時,也能令女人緩慢衰老。 一個普通女人,活個六七十歲算不錯了。可是一個內勁巔峰高手,卻能活到一百二三十,甚至于直至一百五十歲這個大限。如果達到先天,容貌更是幾乎永駐,一百多歲都能保持突破先天時的容貌。 內勁沒了,女人衰老速度大增。 女人最重視容貌,這趙夫人,豈能不恨滕青山? “這個女人,肯定也會恨我,在她師傅面前搬弄我的是非。”李將軍愈加惱怒滕青山。 “荊意,你這是……”李將軍氣急。 “哼,我這荊府,豈是你等撒野的地方?”滕青山瞥了一眼李將軍,“相信李將軍也知道……我取你姓命,如探囊取物般容易,還是乖乖給我滾遠點吧,否則,我不介意也廢掉你的丹田。” 說完后,滕青山甚至于看都不看李將軍一眼,轉頭朝府邸內走,薛辛立即準備關門。 “徒兒,算了,不用關門。”滕青山那平靜聲音從府邸內傳出,幾乎在每一個兵衛耳邊響起,“我倒是想看看,有誰找死,敢擅闖我荊府。” 李將軍氣的滿臉通紅,牙齒緊咬:“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 府邸內。 滕青山悠閑在前院一座亭子中,躺在椅子上,而徒兒‘薛辛’則是站在一旁,臉上泛紅,雙目光芒直閃,既是興奮又是忐忑:“師傅,咱們這樣,純粹是等于給這李將軍臉上狠狠抽一巴掌再踐踏幾腳,他們會就這么算了?” “不算了,才更好。”滕青山淡笑。 “師傅……”薛辛并不知道滕青山計劃,心存疑惑。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滕青山說道。 同時滕青山通過領域,清晰感應到……又有一批人馬迅速地朝自己府邸趕來:“嗯,十有,應該是武安郡郡守‘趙光佐’。事情鬧這么大,他這個郡守豈能不露面?” 按照滕青山的計劃—— 等的就是趙光佐露面。 滕青山耳朵一動,就聽到府門口聲音—— “趙大伯,你一定得給我報仇啊!!!我丹田被那個荊意給廢了,阿喜也被那混蛋的弟子當街斬殺啊,你可一定得給我還有阿喜報仇啊。”那趙夫人哭訴聲響起。 “放心,沒人能得罪我青湖島,還能逍遙自在的。”渾厚聲音響起。 滕青山聽地微微一笑,站起身來。 “師傅?”薛辛有些驚訝,他可沒聽到外面聲音。 “跟我走,去正門。”滕青山淡笑著說道,薛辛雖然疑惑,不過還是謹尊師命,跟隨滕青山一道來到了正門處。 荊府正門大開,可是,數千名軍士都在街道上根本不敢闖入府邸內。 當滕青山和薛辛出現在正門口,立即吸引上千號人目光聚集。 “嗯?”薛辛忽然死死盯著被大量親衛簇擁著的一名高大中年男子,萬千殺機涌上心頭,“趙光佐!” “徒兒,這第二個,不是來了?”滕青山淡笑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