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3 大亂子

這逃跑的趙喜,和追殺的薛辛,一前一后都從三層樓高處,躍到下面的街道上。 街道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 “蓬!”趙喜在地上打了個滾,站起來,拔腿就跑。 “別想跑!”薛辛腳下內勁迸發,呼的就竄了出去。 “殺人啦!” “殺人啦!” 寬敞的街道上有一些行人不由高聲寒起來,頓時不少行人連朝街道兩旁避讓,而在遠處的行人們則是迅速朝這靠攏,街道兩旁的青樓、店鋪、酒樓等的客人們,也是一個個朝下觀望。 “看,那不是趙大公子嗎?” “竟然有人敢追殺趙大公子?” 議論聲不斷,可沒人插手來救趙喜。 “你是誰,竟然敢來殺我?”趙喜狼狽地逃竄,同時怒吼道。 “哼。”薛辛冷哼一聲,“你這雜碎,早就該死了!”嘴上說著,薛辛手中斬馬刀則是接連不斷地劈向趙喜……不過這趙喜在小范圍閃躲能力上的確是厲害,竟然令實力大增后的薛辛一時間無法擊殺他。 “大人!” 那兩個護衛也要沖出救趙喜,可是身體一顫,就軟倒在地上。滕青山淡笑著瞥了一眼,手中惦著兩塊碎石子。 “那兩個廢物。”趙喜眼角余光撇到他雇請的兩大高手,竟然倒地不起,不由焦急,“追殺我的,不單單眼前一人。還有第二個人。我必須速戰速決才能逃命。”對于應付眼前的薛辛,趙喜顯然有十足把握。 他就是擔心…… 暗中那個解決了兩大護衛的神秘高手。 “噗哧!”趙喜竟然左手一把抓住斬馬刀,斬馬刀蘊含的可怕沖擊力,令趙喜身體一震,不由連退兩步。 “嗯?手套?”薛辛也發現趙喜手中半透明的手套。 這趙喜目光一寒。 手持兵器地右手竟然微微高舉,袖口對著薛鑫。 咻!咻!咻!咻!咻!咻!咻! 一時間數十枚細小毒針同時從趙喜袖中噴出,這毒針好似繡花針,加上速度快、距離近,薛辛根本沒法躲避,不由嚇得眼睛瞪得滾圓:“不——”他不甘心死,他還有大仇沒有報!” 一道幻影,滕青山出現在了薛辛身側,同時揮了一下右臂,數十枚毒針幾乎同時被滕青山右臂上袖子給卷去。 “這————” 看到滕青山突然出現且輕易接住她的暗器,趙喜心中一涼,他完全確定,“是先天高手,而且應該是先天實丹乃至先天金丹!完了,完蛋了……”從一個仆人一步步爬上來。 趙喜的眼力,心計,那是極高的。 “我就要死了么?不,不”趙喜一瞬間宛若瘋狂,連盯著騰青山凄厲喊道,“不,你們不能殺我!!!” 騰青山卻懶得看一眼趙喜,而是瞥了一眼自己的徒弟“薛辛”。 薛辛額頭有著冷汗,剛才他生死邊緣走一圈,的確嚇怕了。 “師傅。”薛辛有些慚愧。 “好了,先殺了他。”騰青山吩咐道。 薛辛轉頭看向趙喜,趙喜面色慘白,狀若瘋狂,此刻的趙喜明知神秘高手“騰青山”在場,他沒機會逃跑。 “你們不能殺我。”趙喜從懷中取出一塊深青色令牌,急聲道,“我是青湖島在武安郡的外門執事,這里又是大庭廣眾之下,你們若是殺我”趙喜沒多說,他相信眼前兩個高手會明白的。 “執事?”騰青山笑了笑,“更好!” “更好?”趙喜一愣。 “噗嗤!”刀光亮起。 “不——” 一聲凄厲響徹天地的聲音從趙喜口中響起,一顆頭顱拋飛起來。甚至于在頭飛起來的瞬間,這趙喜口中還在嘶喊著,凄艷的鮮血仿佛水一樣從趙喜的斷頸處噴發而出。街道周圍不少圍觀婦人們發出驚呼聲。 “終于殺死一個。”薛辛盯著那跌落在地面上那顆人頭,心中跌宕起伏。 “我們走。”滕青山開口道,薛辛驚醒過來:“是,師傅。” 當即滕青山、薛辛二人迅疾地進入人群,消失不見,而街道上還有著大量的人們圍在這,盯著那具尸身議論紛紛——這武安郡城的風云人物,在武安郡城,堪稱只手遮天的‘趙喜’就這么被當街斬殺了。 僅僅片刻。 足有數百人的一群人正瘋狂趕過來,沖在最前面的則是一名貌美婦人,這婦人臉色發白,頭發都凌亂的很。 “讓開!”“讓開!”…… 大量呼喝聲響起。 街道周圍不少圍觀行人連避讓開,這數百號人則是迅速地將發生追殺的地方給重重包圍住。 貌美夫人看著那尸體,臉色頓時煞白,不由凄厲叫了一聲:“阿喜!!!”跪下,顫抖著手抱住了那頭顱。 “是誰!是誰殺死阿喜呃,是誰!!!” 貌美婦人仰頭嘶喊,狀若瘋狂。 “夫人,夫人。”兩名侍女見他們夫人這么瘋狂,也有些惶恐。 “給我查,快給我查,查出來,到底誰殺死阿喜的!”婦人怒視周圍,“不管是誰,我要把他千刀萬剮!!”周圍數百號人根本不敢多廢話,立即一個個沖進人群,開始抓住行人們就詢問。 午安郡城,將軍府。 穿著裘衣,愜意躺在椅子上,手中撥弄著鐵球的大胡子漢子,正瞇著眼哼著小曲,時而跳起旁邊的侍女。 “將軍,將軍。”外面會竄來急切聲音。 “鬧騰什么?”這將軍不滿地睜開眼。 外面沖進來一名中年軍官,這軍官急切道:“將軍,出大事了,那趙喜在暖風樓下街道上,被人當街殺了。” “什么!”講句話呢一骨碌爬了起來。 “趙老弟死了?”將軍不敢相信,“這,這怎么可能?這趙老弟本身實力就不錯,是一流捂著,就不提他的護衛,趙老弟那也是小心謹慎之人,怎么被人當街殺了?”如果被毒死了罷了,當街被殺? 太詭異了。 “他死了,那生意……”將軍皺眉,趙喜負責的生意可有他的一份,趙喜一死,麻煩就大了。 “將軍,現在趙喜那婆娘,正在暖風樓下街上哭著呢。”中年軍官急切道。 “趙喜媳婦?那位青湖島大小姐?”將軍一驚,連喝道,“走,我們快趕過去……” “老四!”將軍猛地一聲大喊。 “將軍。”遠處傳來喊聲。 “一營二營兄弟,都集合,出發!”將軍嘶喊道,這城衛軍的一營編制,比歸元宗黑甲軍一營人數要多的多,一營人馬可是足足有兩千號人。兩營,那可就是四千號人。 趙喜府邸中,此刻城衛軍李將軍本人,正帶著一群親衛趕到了這。 只見整個府邸已經處處縞素,哭泣聲老遠就聽到了。 “李將軍。”那位年輕婦人一身白色喪服,在出大廳。 “弟妹,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將軍急切道。 “怎么回事?這年輕婦人眼眸泛紅,咬牙盯著李將軍,”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家阿喜,還不是跟著你們一起做事的,現在阿喜死了……你們還不知道,到底是誰干的?其他我不管,那兇手,一定要抓住,千刀萬剮!!!“ 李將軍兩色微微一沉,不過一想到對方身份,便忍了忍。”別太難過,弟妹“李將軍安慰道“放心,在武安郡,還沒有我找不到的人!既然敢殺我兄弟……我一定會讓他們后悔來到這世上!” 李將軍恨啊! 不單單是為趙喜報酬,更重要的是,趙喜的死,令李將軍損失極大啊。”對,讓他們后悔來到這世上!“婦人氣急。 不得不承認,這里將軍和趙喜府邸的人,在這武安郡消息的確靈通,短短半個時辰之后,他們就收到消息,那兩個兇手進入了一座府邸——荊府中! “快!”“快!” 穿著鎧甲的軍隊仿佛黑暗洪水,很快就將荊府所在街道給完全布滿。 “將這荊府給我圍住,重重圍住。”李將軍怒聲道。 “是,將軍。” 鎧甲撞擊金屬聲不斷,兩千名軍士將整個荊府包圍的嚴嚴實實,水泄不通。還有兩千名軍士以及趙家數百號人,正堵在荊府府門外,而李將軍和趙喜夫人也是在人群中,怒視著荊府府門。 “關門?”趙氏夫人冷笑一聲,喝道,“給我撞開大門!” 就在這時-- “咔!”的一聲,木栓拉開的聲音響起。 “哐哐哐”兩扇大鐵門被緩緩的打開,荊府本身的不少護衛們早就退得老遠,不過,一名看似瀟灑的白袍負劍青年以及一名臉上有著猙獰刀疤的青年一前一后走出大門,站在大門口。 一片寂靜。 薛辛看著外面密密麻麻數不盡的黑甲軍士,即使在師傅旁,也依舊感到緊張。 “就是他,是他殺死的趙喜大人。”站在趙夫人身側的一名三角眼男子怒指薛辛。 “是你!” 趙夫人一瞪眼,怒視薛辛,“你敢殺我男人!我要你家滿門死絕!!!” 旁邊的李將軍也是臉色一沉,怒視著薛辛:“竟然敢當街殺死我清湖島外面執事,這是滅族大罪,來人……給我將這荊府,所有人都押了!” 一聲令下! 頓時李將軍身后,站滿整條街道的軍士們立即洶涌地,仿佛海水一樣朝荊府涌去。荊府內的護衛、丫鬟們一個個嚇得都哭起來,不少人都高喊:“大人啊,和我們無關啊。”“打人,饒命啊。” 一片混亂。 滕青山目視著朝荊府大門沖過來的軍士,咧嘴一笑,猛地臉色一沉,怒喝道:“滾!” “滾!”“滾!”“滾!”…… 頓時沖在最前面的軍士們仿佛被無形沖擊波撞擊一樣,一個個都倒地,痛苦地捂住耳朵,足足上百號人倒地,其他上千號人軍士雖然沒倒地可也一個個臉色發白,那趙夫人也是臉色發白,唯有李將軍顯得很鎮靜。 “你是誰?”李將軍臉色一沉,怒喝道,“膽敢和我青湖島為敵不成?速速交出人犯,我饒你無罪,如若抵抗……你就是共犯!” 即使是先天強者,面對掌控有近十萬大軍的一郡將軍,也得低頭。 PS,三章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