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22 血濺青樓

薛辛拜得滕青山為師,當然不需要再當鏢師,悄悄地留下一封信,薛辛就和滕青山悄然離開了長盛鏢局。 荊府,滕青山在武安郡城剛剛置辦的一座豪奢府邸,內院書房中。 “從今天起,你就住在我這。”滕青山點起一根蠟燭,便轉身坐下,笑看著眼前背著包裹的薛辛”薛辛,先坐下,將你和青湖島的仇怨,給我一一說來。”“是,師傅。”薛導在一旁坐下后,像開始了仔細地敘說。 敘說了他和父母,和姐姐等人的濃懇親情,也講述了那一場災難的過程,甚至于連下毒要殺死仇人的過程都全部說出來。 百無一用是讀書人!”薛辛搖頭哈哈大笑,眼中卻是有著淚花“讀書有個屁用,如果我從小就學武,就算比不上歸元宗那位十七歲就達到先天實丹境界的天才滕青山,也不至于,那三個混蛋一個都沒殺死!”人生那最大的一場打擊,令薛辛認為讀書無用。 自此,他才全身心去學武。 “薛辛,你跟歸元宗有些瓜葛?”滕青山問道。 薛幸驚訝看著滕青山,點頭道:“師傅,你怎么知道的?”這話令滕青山不由吃驚,薛辛繼續道”當初我在山里一個人苦練,吃得那青果子后,有所成后。就開始在外面闖蕩,機緣巧合下,和歸元宗黑甲軍的一些人有些交情。”滕青山點點頭。 這個薛辛,一直想報仇,可就是沒報仇能力。”滕青山暗自嘆息。 薛辛,你可想報仇?”滕青山開口道。 當然想。”薛辛眼睛放光,隨即搖頭”可我實力太差,別說去對付武安郡城郡守趙光佐”就算對付那個趙喜”我都沒一點辦法。”薛辛一共有三大仇人,分別是當初強行索要流云帖的,趙甫,。 誣陷并且斬殺了薛家一家的郡守趙光佐”以及這過程中”直充當,狗頭軍師,角色的,趙喜、,。 “你沒那本領,我就給你報仇的本領。”滕青山起身“你現在這呆一會兒!”是,師傅。”薛辛有些忐忑,看著滕青山離開。 空蕩蕩書房內,僅僅只剩下薛辛一人,薛辛看著火焰搖曳的蠟燭,目光灼灼,牙根緊咬“我薛斧總算能夠拜得名師,老天也待我不菡,我一定要認真苦修,十倍百倍的努力!爹,娘,奶奶,二叔,姐姐……我一定會將三個雜碎千刀萬剮,給你們報仇!”片刻后。 噠!噠!撻!滕青山腳步聲傳來。 薛辛立即平靜心情,轉頭看去只見滕青山拿著一玉盒走了進來。 “薛辛。”滕青山打開玉盒。 薛導立即仔細觀看,玉盒內擺放著只有兩片葉子的小草”小草雖然早被摘下,可依舊讓人感覺到那勃勃生機,甚至于小草葉子上恍惚有著露珠似的,滕青山淡笑著道:“這靈草,名為,晨露草”擁有非常神奇效果,一旦服用,即可打通全身所有經脈!”你先服下。”滕青山說道。 “打通全身所有經脈,這……”薛辛呼,的就站了起來,咽了咽喉嚨,有些忐忑地看向滕青山“師傅,這太對貴了,我……“別婆婆媽媽的,吃下去。”滕青山冷聲喝道。 打通全身所有經脈的靈藥,在九州大地上就有,在靈草靈果當中也算是上品了。不過滕青山這,晨露草”是當初在端木大陸搜尋,云夢白果,的時候,偶然得之!其實滕青山有不少靈果靈草。 一來,他自己搜尋一些。 二來,也是最多的,當初滕青山將端木大陸第一家族'天風家族,寶藏洗劫的時候,就是將各種靈草,靈果以及各種秘籍等帶走。 天風家族千年的靈寶有多少? 所以,這晨露草,還真的不算什么二汩汩~~”薛辛心中感激師傅,習時也吞下晨露草,怪異的是,晨露草到了薛辛嘴里直接化為汁水,仿佛喝水一樣,汩汩地喝進肚子里。 全身麻麻的。”薛辛表情奇怪,情不自禁身體扭動。 “好熱!”只見薛辛的皮膚毛不不斷地滲透出灰色黑色雜質,薛辛沉浸在,晨露草,對他的身體改造當中,絲毫不覺時間流逝。僅僅盞茶功夫,薛辛就長呼一口氣,臟兮兮地臉上也露出一絲喜色。 謝師傅。”薛午啪地一下跪下。 張嘴!”滕青山吩咐道。 薛xin一怔,張開嘴巴。 只見滕青山手中的玉瓶中,一滴水滴飛出,竟然直接飄進了薛辛的嘴巴里。薛辛一些驚訝地瞪大眼睛可是片刻,他臉上就露出喜色。 這滴水滴,乃是珍貴的‘北海之靈”僅僅一滴就可以造就出后天巔峰高手,且能改造經脈。 “經脈完全通暢,對薛辛練內家拳,只有好處并無壞處。”滕青山滿意點頭,體內充滿內勁,也可以令他在修煉過程中,有充足能量消耗以強大身體。” 片刻后。 “師傅。”薛辛完全感到自身驚人的變化,心中不由地對滕青山充滿感激。自從家破人亡后,滕青山可以說是對他最好的人了。雖然他也結交過其他朋友可是很顯然,眼前的師傅才是對他最好的。 感受過人情冷暖,別人對他有意思,他就越加記在心里。 “別傻傻在著了。”滕青山吩咐一聲,“剛才我來的時候,已經命下人們燒熱水了,趕快去洗澡。記住內院,是禁止下人進來的。 這熱水要不自己抬進屋。” “恩。”薛辛看著自己,身上臟兮兮的,不由嘿嘿一笑 武安郡城,暖風樓市最上等的青樓,在這青樓最普通的花費都要達到數十兩銀子,堪比普通鄉下人一年賺的錢。 暖風樓三樓,墻壁上懸掛著一些名人的詩詞。畫圖,而看臺下擺了十余個雕刻精美的桌子,每一臺桌子都擺放著上等的茶水。很顯然這里生意很好,看臺下坐滿了人,大家笑聲談話,聆聽著傳來的琴X聲 如今雖是寒冬,可是這三樓內卻是陣陣熱氣彌漫,一點不冷,好似暖春。 看臺上,兩名身材妖嬈,容貌較好的少女僅僅穿著一層薄紗,隱隱能看到里面裸露的身體,一個吹簫(好邪惡的番茄的)一個彈琴,聲音在三樓內回蕩著。仙人 而在看臺下,左側角落上,正做著滕青山和薛辛這一對師徒。 “師傅,那邊坐著的,就是趙喜。”薛辛眼神示意了一下方向,“就最前面那個精瘦青年。” “哦。”滕青山瞥了一眼。 坐在最前面一桌的,屬于整個三樓最好桌子旁的有三人,一個看似俊秀的青年,以及一對貌美的雙胞胎少女。這雙胞胎少女正剝著葡萄送進這俊秀青年嘴里,俊秀青年閑得很悠閑自在。 這俊秀青年深厚,還站著兩名彪悍護衛。 “這趙喜,年幼被趙家買下,本是趙家家仆,陪趙家嫡系子弟‘趙甫’練武讀書。”薛辛低聲道,“不過這個趙喜,很有心計。不但將趙甫哄的好,而且本身還有不錯的實力。和武安郡城內三教九流,都有些關系。” “他,和武安郡城的軍隊首領李將軍,還是拜把子兄弟,暗中還做著什么大生意,連趙家家主,都收了趙喜為義子。” “如今,在武安郡城,這趙喜,可是能和李將軍,和郡守把酒言歡的,絕對是了不起的人物。” 薛辛低沉道:“必須承認,這趙喜,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在我看來,比趙家公子趙普還要厲害 騰青山微微點頭。 一個家仆,能發展到這一步,此人心計可以想象。 “這趙喜跟著“趙甫”的時候,只要趙甫想的,趙喜都能為他得到,事情都能解決地圓圓滿滿!當初,“流云貼”的消息,就是趙喜告訴趙甫的。而且,誣陷、抄家的事,也是他安排的。”薛辛目光發寒,“這趙喜,我必要殺之而后快!” 薛辛的談話,雖然被滕青山阻礙,外界聽不到,可是………… 遠處被一對雙胞胎姐妹服侍著的趙喜,似乎察覺到了薛辛充滿殺意的眼神,陡然轉頭,砍了薛辛一眼,薛辛卻瞬間恢復平常。 “阿寶。”趙喜陡然站起,眼神示意了一下身邊兩美女。 “喜哥?”這對姐妹疑惑站起。 “我們走。” 趙喜卻是拉著其中一個女子的手,另一只手則放在腰間,當即帶著兩美女,兩護衛朝外走去。 “趙大公子。”青樓的老鴇,一名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沒婦人笑著迎過來,“這么早就走了?” “嗯,今天還有事。”趙喜笑著塞了一張銀票在老鴇懷里,順手在其胸口摸了一把。 可就在這時,趙喜面色微變。 因為…… 滕青山和薛辛二人也朝樓梯口處走來。 “嗯?”趙喜不動聲色的微退一步,退到老鴇,護衛等人之后。 咚,咚,咚…… 薛辛已經走到護衛旁,眼看著擦肩而過,要朝樓梯處走去。 “趙喜。”薛辛陡然轉頭,盯著趙喜。 “哦,你是?”趙喜笑著看著薛辛,同時摟著一名美女微微擋在身前,“恕我記性不好,不知道兄弟你是?” “是取你命的人!”薛辛一聲厲喝。 一道匹練般的刀光亮起! 頓時旁邊的護衛、美女還有跟在老鴇身后的青樓女子們立即凄厲叫起來。 “鏘!” 刀光斬斷趙喜懷中美女的臂膀,而后一聲金屬撞擊聲,鮮血濺開,趙喜竟然撞在旁邊的墻壁上,轟隆一聲,墻壁上撞出個大窟窿,整個身體直接朝外躍出。 仿佛下山猛虎,雙目泛紅的薛辛直接通過窟窿,手持滴血的斬馬刀,一躍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