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21 坦誠

“讓我一年之內達到先天境界?”薛辛看著眼前神秘的白袍人,心中大震“先天強者非常稀少,就算如今揚州第二宗派,歸元宗”據傳先天強者也才三四個。武者中達到先天的,萬中無一。這人說,能一年內讓我達虛境?”薛導咽了咽喉嚨,盯著眼前人。 在他看來,眼前白袍人,實力很可怕。 “先別做夢,想走捷徑,讓我幫你達虛境。前提是你能傷我。”滕青山淡然一笑”我就站在周圍三尺之內。”說著,滕青止右腳腳尖冒出金焰,滕青山腳尖在周圍劃出了一個圈子。 “先天真元?”薛辛心臟撲通撲通直跳心“你盡管出劍,如果出了這個圈子,就乍我輸。”滕青止笑看著薛辛。 “前輩乃是先天強者,先天真元護體,我不可能傷得了前輩的。”薛辛說道。 “我不用先天真元護體。”滕青山平靜下來“出手吧!”薛辛聽了不由有些暗暗不忿:“就這么點小圈子不用真元護體? 還不走出圈子?在圈子內,根本沒辦法閃躲,如果這樣,我的刀都傷不了他我這三年刀法練到狗身上去了。”薛辛當即恭敬一聲道: “前輩小心了!”說完,手持著斬馬刀,冷鄂盯著滕青山,一時間天地間仿佛只有他和對手,滕青山,。 “有點意思。”滕青山仔細觀察著這薛辛。 “咻!”斬馬刀瞬間化為一道冷光,仿佛破出的水波及到滕青山身上,可詭異地滕青山身影模糊消散,半徑三尺的圈子內一下子出現了模糊的四五道滕青止影子,而后影子凝聚合一,化為滕青山。 “這”薛辛眨了眨眼,眼中滿是不信。 “用你的絕招。”滕青山淡笑道。 “前輩,這是我自己悟出的狂風刀。”薛辛深吸一口氣,猛地一個前沖,當沖到滕青山前方一丈遠的時候,薛辛整個人攸地化為一道圓弧幻影,整個人都開始旋轉起來,同時他腰司的斬馬刀也化作弧形亮光! 呼!呼!呼! 凌厲的足足十八刀,環繞著滕青山所在圈子,進行瘋狂切割。 呼吸……呼……”薛辛站在旁邊不遠處,不由喘息著,額頭都是汗珠。 “刀法不錯。”滕青山依舊站在圈子內,不過那白袍依舊干凈的很,沒一絲傷痕。 這,這怎么!”薛辛低頭看看手中斬馬刀,這三年來,靠著這柄斬馬刀他多少次逃過劫難,多少次殺死敵人他最信任的就是他手中這柄斬馬刀了。 在薛辛看來,他這十八刀將滕青山所在圈子范圍重重切割,絕對能傷到對方。 可是他施展刀法時也感覺到,刀刀落空,并沒砍中實體。 “前輩。一薛辛猛地恭敬拱手”是晚輩太自大前輩就在這三尺圈內,晚輩竟然都無法擊中前輩。剛才晚輩的話,還請前輩見諒。”滕青山一笑。 一個虛境強者考驗一個后天武者,如果這一幕被其他虛境強者,比如被劍宗宗主看到,恐怕也會笑滕青山太欺負人。 后天武者的刀法,在虛境強者眼里大慢了,后天武者一刀劈過來,虛境強者完全可以先跑到數丈外先殺一人,再返回原處擋住這刀!由此就,可以知道后天武者和虛境強者速度相差多少。 沒法愚,虛境強者一個晃身就是一兩里路。 你的刀法還可以。”滕青山淡笑道。 薛辛心中一顫。 這個神秘強者,會收他為弟子嗎?這三年,他吃了太多苦,真的很想有一個厲害的師傅教導。 “說說,你的力量怎么練出來的?”滕青止饒有興趣道,據我觀察,你并無內勁,用的是身體力量。”作為內家拳一脈最巔峰的強者,滕青山對于使用力量的武者,那是非常喜歡的。 “前輩。”薛午苦笑道“晚輩并無師傅,當年在外流浪的時候,是自己菩練力量。”“怎么練的?”滕青山好奇問道。 數千斤力氣,可不是那么好練的。 如滕家莊那么多好漢,單靠自己苦練,苦練到數千斤力氣幾乎不可能。 “晚輩一開始是亂練,不過用處不大,身體還練傷了。”薛辛搖頭無奈道,后來,晚輩開始動腦子,我在想,我用兵器手臂力量要大。手臂力量怎么才能大呢?我看過馬匹,野狼等野獸,我發現,這些野獸四條腿的前腿甚至于更強。” 滕青止眼眸中露出一絲喜色。 我在想,如果人也一樣雙手雙腳,在地上爬著走,會不會增強手臂力氣?”薛辛驚喜道,沒想到效果真的很好,每天我最起碼七八個時辰時旬,在地上爬著走,我的雙臂力量在不斷增加!”我在一座山脈里,吃著野果野物,每天爬,有一天,我吃了一顆青果子,肚子疼的很,可疼了過后,我就發現,我力量劇增。”薛辛看著滕青山 滕青止聽得露出一絲笑容。 在地上爬,的確是很簡單且有效的方法。如果人類從出生開始,就, 和動物一樣在地上爬。那么,十年二十年后,雙臂力量和雙腿比,也 相差不大。不過這種“練方法,也不可能夸張增加數千斤力氣六 這個薛辛,的確有點奇遇。 我練一套拳法,你認真看。”滕青山珍重道。 “是。”薛辛立即瞪大眼睛,唯恐錯過滕青山一招一式。 滕青山雙手陡然成虎爪式,雙目一瞪,頓時宛如老虎瞪目,只見形 意十二形中的虎形拳在滕青山手中完全施展開,到了滕青止如些境界, 每一拳都宛如真正有一頭老虎在其中,甚至千滕青止的一個眼神都讓人 驚恐。 滕青山雙手雙腳一撐,就是十余丈遠,迅猛如雷猛虎下山!”嗤……” 利爪撕裂空氣的氣勁,都讓周圍空氣激蕩。 “吼”隱隱都聽到一聲老虎低吼。 一個老虎擺尾,更是令空氣仿佛豆腐一樣被切成兩半。 旁邊薛辛看的絲毫不敢眨眼。 “看清楚了嗎?”滕青山收勢停下。 “嗯嗯。”薛辛連點頭。 “將你看到的演示給我看看。”滕青山平靜看著,薛辛從小好詩詞之類,腦子非常好,虎型拳本來就不復雜,薛辛輕易的記住……不過單單記住沒用,這內家拳并非這薛辛想象的那么簡單。 薛辛在空地上,也是一招一式演練起虎形拳。 練到中途,薛辛聽停下思襯著,然后又再度練,不斷修正自己的招式。隨著一次次修正,薛辛的虎形拳竟然也漸漸有了點味道,僅僅小半個時辰,薛辛竟然僅僅憑借一次的觀看,就將虎形拳打出一定的味道。 “嗯?”滕青山眼睛一亮“沒想到我運氣這般好,哈哈……意外之喜,意外之下。” 本來是為了去對付青湖島,隨便選的一個人,沒想到竟然找到一個內家拳天才。 其實不奇怪,薛辛曾經在大山里爬,雪野獸動物飛撲等,他對‘形意,的‘意,已經有了些領悟,自然,再學虎形拳事半功倍。 “前輩。”薛辛慚愧拱手道“晚輩只能將這拳法連道如此程度了,和前輩剛才施展的比,晚輩就差了太遠太遠了。” 滕青山哈哈一笑。 差太遠? 自己乃是虛境強者,入道的存在。比內家拳宗師都要強得多,薛辛的拳法。若能趕上滕青山十分之一,那就足以和先天的‘騰獸,一比“你很不錯。”騰青山笑看著薛辛“武毅,從今天起,你就為我的第三弟子,如何?” 薛辛大喜“碰”的一聲就跪下,剛要磕頭,忽然他一怔。 薛辛表情復雜。 在九州大地上,師傅的地位可以說等同于父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這絕非虛言,畢竟在天下間闖蕩靠的就是實力,而師傅就是傳授你的人。 “前輩。”薛辛心中掙扎許久,盯著騰青山,一咬牙說道“晚輩本名并非“武毅”而是薛辛!” “薛辛?”騰青山故作驚訝,吃驚道。”青湖島通緝的薛辛?” 薛辛被整個青湖島通緝,是提前離開九州后發生的一件大事,凡是消息靈通的人都知道。 “是。”薛辛低頭,暗嘆。 或許…… 一次拜師機會 就此錯過,不過他不后悔,畢竟如果將來因為自己,禍害了師傅,他才會一輩子內疚。他的親人都死了,他不想……再一個對他好的人在死。 “哈哈……”滕青山笑著看著薛辛,心中完全接受了這薛辛。 如果說一開始心里還存在有利用成分,現在,是真正將其當成和騰獸,楊冬一般地位的弟子。 “薛辛,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弟子。”滕青山淡笑道薛新瞪大眼睛,有些不干相信。 “這,這……前輩,我得罪的可是青湖島仙人!”薛辛連道,青湖島乃是天下八大宗派之一,在薛辛看來,就是厲害的先天強者,也不干得罪龐然大物般的青湖島。 “青湖島?”滕青山眼眸中掠過一絲冷光”就算是青湖島島主親來,我也一劍將其殺了。” 薛辛一怔,隨即身體隱隱發顫,他知道……他碰到了不起的師傅了! “還不拜師?”滕青山笑看著弟子。 跪在地上的薛辛驚醒,露出喜色,連磕頭,砰!砰!砰!連續三聲重重磕頭聲,薛辛抬頭雙眸中有著壓抑不住的興奮:“徒兒薛辛,拜見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