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0 第三弟子

第四篇赤虎咆第二十章第三弟子 第四篇赤虎咆第二十章第三弟子 名單的九個人都是那種做夢都想復仇,都想吃仇人的肉呵仇人的血的。 “恩?” 騰青山看著第八張紙,“懷疑我和歸元宗有關系?” 第八張紙描述的人名叫“薛辛”,乃是揚州武安郡人士,薛家在武安郡也是一個古老大家族,有著兩三百年的歷史,不過到了薛辛的父親“薛成道”這一代后,薛家男丁下一共才三個,分別是薛辛以及薛辛的爹和二叔。 薛辛是薛家單傳! 薛辛童年,少年階段過的非常悠閑,受父親影響,薛辛年幼就喜歡讀,在武安郡城,薛辛都是有名的才子!不過十六歲的那年,薛辛的父親“薛成道”得到一件寶貝,據說是“詩劍仙”李太白的詩帖流云帖! 李太白,那可是至強者。 同樣,在詩歌文壇中,李太白地位更是至高無。他的一幅詩帖絕對價值萬金。對喜好詩詞的人而言,這一幅流云帖,可以說是命根子。 “這個薛成道,竟然得到詩劍仙李太白前輩的詩帖。”騰青山暗贊不已,“不過,可惜,也因為它遭了難!” 薛成道,得到這流云帖后小心珍藏。 奈何,他弟弟“薛成潛”再一次酒后的時候,無意中吐露出“流云貼”的消息,得意洋洋地向人們炫耀。就因為這一次酒后的泄露,令當時的武安郡守的侄子,同樣喜好詩詞的“趙甫”動了心,當天便去薛家,提出以重金夠買下流云貼! 可惜,如果薛家賣掉流云貼也就罷了。 可薛城道將“流云貼”當成命根子,怎肯賣?當時便婉言拒絕了趙甫,并說自己并沒有流云貼,純屬是他兄弟酒后炫耀說大話! “這個叫“趙甫”的真夠狠!“滕青山看著紙張那簡單幾句,不由心寒”三日后,武安郡兵衛們捉拿了薛成道,薛成潛兄弟二人入了牢獄,翌日,便誣陷薛家乃是鐵衣門余孽,將薛家滿門包括女眷等,共計十八人,全部抄斬,唯逃了薛辛一人”。 看著這幾行字,滕青山暗自嘆息。 在青湖島的霸權面前,一個富豪家族,又算什么?冠以“鐵衣門余孽”就可以全部殺光。 在薛家滿門抄斬后三個月,一場驚動整個武安郡的大事發生了 武安郡郡守府,發生下毒大案! 整個郡守府,死了八十七人,卻未曾堵死趙甫。死了這么多人,這令武安郡城郡守大怒,立即查探……最終查探出來,這次下毒竟然就是那個只懂得詩詞的柔弱少年‘薛辛’做的!當即,整個揚州境內開始通緝這個叫薛辛的少年。 薛辛卻隱姓埋名,隱藏了起來,消失了整整三年。這三年,據我教探查,懷疑與歸元宗有關。 在今年八月份,薛辛被一鏢局邀請為‘鏢師’,又回到了武安郡城,現如今,正是武安郡城‘長盛鏢局’的一鏢師,假名為‘武毅’。 仔細看了遍這人的消息。 “這個薛辛,在家破人亡前竟然只是一個生?”滕青山有些驚嘆,“先是用毒藥報仇,三年后更成了一個鏢師?”同時滕青山也驚嘆……雪蓮教的情報網實在厲害,竟然查出這個薛辛如今身份。 “消失三年?懷疑這三年和我歸元宗有關?”滕青山思忖著。 “嗯,看看這小子到底怎么樣。” 其實九個人,滕青山都可以選,不過就因為‘懷疑與歸元宗有關’這幾個字,令滕青山傾向于這個薛辛。 “吼” 六足刀那巨大的身體正在漆黑一片的夜空中飛行著,滕青山就這么直接站在六足刀背,迎風而立。狂風鷹也偷懶在六足刀背。 “武安郡!” “當年,我就是將小郡安置在武安郡的。沒想到,又要來武安郡了。”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這個叫薛辛的小子,如果真是可造之材……我就收他為弟子,可以為他出頭,為他報仇!” 滕青山的目的是——和青湖島對! 為徒弟出頭,這是一個很理直氣壯的理由!恐怕誰也想不到……會有人故意去招惹青湖島。 六足刀破風而去,從南星郡刀武安郡,耗費了時間不足半個時辰。 武安郡城,長盛鏢局對面的一家酒樓中。 武毅老弟,這次走鏢可真是虧了老弟你啊,要不然,且不說這條命能不能保住,至少,我這一條腿肯定要廢掉。感激的話不多說了,老哥敬你一杯!酒樓二樓,三名武者正一道喝著酒。 “咱們走鏢,本就是腦袋別在褲腰帶,這次我幫你,下次你幫我。。。這些都是理所應當,哪里要說是嗎謝不謝。”一名臉有著一道刀疤的青年也舉著酒杯說道。 三名武者,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顯然都是走鏢歸來,都開心的很。 在酒樓的角落,有一名白袍背負長劍男子正悠閑喝著酒。 “這個薛辛。”騰青山瞥了一眼那個叫‘武毅’的鏢師,“難怪,武安郡郡守的人沒認出薛辛來……這哪里是哪個柔弱的,只懂得讀的少年?如果不是情報寫,我都不敢相信,三年前他僅僅是柔弱少年。” 名叫‘武毅’的鏢師,也就是薛辛。 此時的他身高有七尺三寸,臂膀粗壯,虎背熊腰,臉還有著一道劃過鼻子,布滿半個臉的猙獰刀疤,雙眸開間都有如刀子似得。 “三年,僅僅三年,從一個柔弱生,變成武者高手。”騰青山注意著薛辛的談吐、眼神、暗暗點頭。 騰青山悄然觀察了這薛辛三天,這三天當中,最讓騰青山決定收薛辛未弟子的一件事就是——這薛辛竟然在一天夜里,去了一個破落乞丐窩,給了在寒冬中瑟瑟發抖的乞丐孩子們一些碎銀子。 “這薛辛,十六歲的時候,被清湖島通緝。滿天下逃……估計,他也當過乞丐。估計是這個原因,才讓他對這些乞丐有憐憫之心。” 站在黑暗角落,遙看薛辛這么做的滕青山,因為這一幕,終于決定收薛辛為弟子。 而后,滕青山花費了一天的時間,在武安郡城內耗費了十余萬兩銀子購買了一座豪奢府邸,六足刀篪和狂風鷹也在夜間,以閃電般速度降臨這豪奢府邸內,這府邸被滕青山命名為“荊府”。 “形意拳……形意形意,我跟青湖島斗起來,就以‘荊意’的假名。”滕青山買下府邸,安置好六足刀篪、狂風鷹后,當天夜里,便悄然來到了長威鏢局。 長威鏢局。 憑借虛境強者領域內的感應,滕青山輕易找到了薛辛。 “嗯?難怪短短三年就能成為一個有點身份的鏢師。”滕青山站在一棟樓閣的屋頂,全身宛如隱身在黑暗當中,正俯視著下方院落中,那個正在練刀的青年——薛辛! 噗!噗!噗! 薛辛著半身,手中握著一柄斬馬刀,正閃電般行走在院落當中,手中的斬馬刀時而揮劈,時而斜拉,時而格擋,每一刀都仿佛前方有敵人似的。甚至于每一刀劈出,都能聽到氣爆聲。 薛辛雙眸銳利如刀,不斷地練著。 “嗯?這小子沒使用內勁?”滕青山有些驚訝,以滕青山對天地之力的感應,清晰能判斷,這令滕青山臉路出一絲笑容來,“這個小家伙,用的竟然是身體力量!” 薛辛的刀,非常的快!非常的狠! “也對,他在三年前,根本就不懂武功。當時他已經十六歲……十六歲都未修煉過內勁,即使有內勁秘籍讓他練,恐怕,都不會有什么成就。”滕青山很清楚,修煉內勁最好從小修煉。 “而且,他當時逃亡沒人來救,只能靠身體力量揮刀。可現在感覺,以他一刀威力,他最起碼有幾千斤力氣。”滕青山暗道。 “可為什么,請報,些,或許有歸元宗有關?” 雖然疑惑,可滕青山沒多想,靜靜等這薛辛練刀完畢。 “呼!” 薛辛收起斬馬刀,強勁半身盡皆都是汗珠,他低聲不斷喘息著,雙眸隱隱有著寒芒:“爺爺,爹,娘,二叔……還有大姐二姐,我一定會殺了趙甫他們三個混蛋,為你們報仇,一定會!” 仇恨,每天都令薛辛不敢有絲毫放松。 奈何…… 他和敵人差距太大了。 漆黑的夜,薛辛收起斬馬刀后準備回屋,就在這時候—— 一道人影宛如瞬移,突兀地出現在薛辛前方,身影詭異地凝實,正是一身白袍的背負利劍的滕青山。 薛辛大吃一驚,連后退一步。 “你,你是誰?”薛辛冷靜了下來。 “小家伙。”滕青山微笑看著薛辛,“昨夜,你送了些碎銀子給那些乞丐?” 薛辛心中更是震驚。 “你用你的刀,攻擊我。”滕青山笑看著他,“記住,用你最厲害的刀法……說不定,我人收你為徒。” “你要看我刀法?”薛辛忍不住一陣驚喜,他雖然不知道來人到底是誰,可是單單那突然出現的可怕輕功,他就從未見過,也從未聽說過……如果真的能拜對方為師,那報仇恐怕就有望了。 “放心,我不會拔劍。”滕青山笑看著他。 “不拔劍?我,我如果傷了你?”薛辛有些擔心。 滕青山啞然失笑:“了我?你若能傷我一絲,我就讓你一年之內,達到先天之境。” 2章完畢!從明天開始番茄開始補欠 閱讀地址:baishuku/booksinfoinfo/32/32896.htm 網站字母分類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