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19 選擇一個

九鼎記下載: 九鼎記第九集青山歸來第十九章選擇一個 青州,虎躍珺城。虎躍珺本是青州的中心,逍遙宮宮殿就在虎躍珺城外,不過自從逍遙宮宮殿被毀,整個大山被雷電狂劈過后,虎躍郡在青州十八郡中的地位就降低了些,不過“雪蓮教”的總教如今卻是改設在這了。 雪蓮教總教,位于虎躍郡城北城區,占地極廣。須知,虎躍郡郡城諸多府邸,當年都是逍遙宮高層人員的居所,如今卻是被雪蓮教給占了。 “你們退下吧,小君和呼和客卿留下。” “是,師傅!” 寬敞的大廳內,雪蓮教的大圣女、二圣女雖然眼中掠過不甘之色,可還是和九大長老一道恭敬推下,只剩下滕青山和李君二人。 “這雪蓮教夠狠的,竟然直接讓另外兩名圣女成為長老,這樣一來,完全斷了那兩名圣女的念想,如今,雪蓮教未來教主,板上釘釘是小君樂。”滕青山看了一眼那雪蓮教主,雪蓮教主臉蛋嬌紅,穿著粉紅色長袍,顯得愈加教研,從外表,根本看不出有一百多歲的年紀,此刻這雪蓮教主正笑吟吟地看著滕青山。 “呼和客卿,”雪蓮教主聲音柔和,“客卿藏得這夠深的,達到虛境,也不說。” “教主沒問,”滕青山一笑。 “我不問,你就不說”不由噗哧一笑,“呼和,我大師兄請你加入我天神宮,甚至于以‘天神’之位待之,這是多好的事你成了我天神宮‘天神’,放眼整個九州,誰敢惹你你想開宗立派,完全可以像我建立‘雪蓮’教一樣,也建個宗派來。” 滕青山一笑,只是搖搖頭。 “真是個木頭。” 雪蓮教主臉色一冷,看向李珺,“小珺,你男人,就是個木頭,笨蛋。” 李珺也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 “女生外向啊。”雪蓮教主無奈搖頭,吩咐道,“好了,你們夫妻二人走吧。” “是,師傅。” 李珺連行禮。 “對了。”雪蓮教主連鄭重盯著李珺,“小珺,剛才我已經說了,從今天起,你是我雪蓮教唯一圣女。我不在的時候,雪蓮教的事情一律由你代管。所以——小珺,你可千萬別偷懶。” “是,師傅。”李珺只能應道。 “去吧。”雪蓮教主一聲吩咐。 李珺便和滕青山一道離去了,離去的時候,滕青山只是向雪蓮教主點頭一笑示意罷了。 “這個呼和,悶壞!”雪蓮教主美眸瞇起,“不過現在你妻子,都成了我天神宮雪蓮教未來教主,你又是客卿。就算不加入我天神宮,和加入,又有什么區別” 滕青山,李珺夫妻二人正在住處悠閑飲茶閑聊。 “青山,天神宮夠舍得的,為了拉攏你,都讓我的大師姐,二師姐直接成為長老。”李珺吃了瓜子,便說著。 滕青山看著李珺:“在他們眼里,我無門無派,當然值得拉攏!不過小珺……從今以后,你就是雪蓮教的代教主!要心有靈犀很多了。” “就是沒辦法和青山你一起走了。”李珺有些苦惱。 “事情會很快解決的。”滕青山伸手握了握李珺的手。 “嗯。”李珺點頭。 “我準備明早出發。”滕青山正容道,“根據情報……天神宮這次滅了逍遙宮,令天下間更加混亂。天下九州,不少州的超大宗派,都開始肅清境內范圍了。” 看到逍遙宮的滅亡結果,所謂兔死狐悲,像洪天城,雪鷹教,清湖島等宗派,也擔心自己控制的境內,出現一些反派的宗派。 不能給小宗派發展的空間! 這幾乎是個大宗派的共識,正因為逍遙宮,過去僅僅控制18郡中的15個,有3郡根本沒人管。而且逍遙宮管理也很松……才會令在不知不覺中,令雪蓮教靠3郡之地,發展出數10萬大軍。 “如今,洪天城已經在行動,要將東北幽州內一些雜小宗派,以及大型的強盜幫派全部滅掉!” “我擔心,青島湖也會這么做!” 這是一個常識! 對長達宗派而言,攘外必須先安內!比如揚州青湖島,因為“歸元宗”只是占據一郡之地,天神宮如果攻入揚州,很可能和歸元宗達成協議,給歸元宗一郡之地,然后讓歸元宗做內應。 歸元宗處于揚州腹地。 歸元宗在內,天神宮在外……一旦聯手,青湖島恐怕真的沒法防御!最好的辦法,就是耗費點力氣先滅掉歸元宗,然后將揚州弄成鐵板一塊,齊心好應付對有可能入侵的“天神宮”。 “所以,我必須讓青湖島頭疼,青湖島沒精力去對付歸元宗。”滕青山鄭重道。 如果沒天神宮統一青州的事,去對付青湖島,騰青山還不急,現在,卻極了。 “恩,我明白。”李珺點頭。 “小珺,按照我們之前的計劃……你從雪蓮教情報組織,搜集一些和青湖島有大仇的人員消息。”騰青山囑托道…… 十二月初六清晨,騰青山就離開了虎躍郡。 當天中午,騰青山就抵達了揚州南星郡,一身白袍的騰青山,宛如瀟灑貴公子。 “老爺!”李府門口的門衛一看到騰青山,恭敬地很。 “我不在的這些天,可有人來這找我”騰青山詢問道。 “老爺,就在前些日子,有一個來自江寧郡的人要見老爺。”其中一個大胡子門衛恭敬道,“說要奉上一封信給老爺,不過他等了大半天沒等到老爺,就留下了信離開了。” 騰青山心中一動。 江寧郡或許是歸元宗。“老爺,就在六天前,楊冬工資曾經回來過。”這大胡子門衛又連道,“就在府里呆一天,就走了。” “阿冬回來過”騰青山眼睛一亮。 片刻后,當初江寧珺來人送來的信件,管家就恭敬送給了騰青山。 便走在內院,騰青山便打開信件:“江寧郡的信” 打開后。 信件中僅僅只有四個字……‘火鎏已成’。 “成功了”騰青山露出一絲笑容。 如果是外人得到這封信,那么,以歸元宗打造鎧甲的速度,三千多套鎧甲,恐怕一個月時間,就差不多了吧。“騰青山心中松了一口氣,”有火鎏鐵卡佳配備,清湖島就算真的動手,至少,靠人海戰術無用了。“ 應對人海戰術最好的辦法,就是精英戰術! “不知道阿冬這小子,回來,給我留信說了什么。” 行走在內院上,滕青山很快進入書房。 當初滕青山就吩咐過兩大弟子,去泰阿山脈的一些事情,過兩三個月就回來稟告一次,如果自己不在,就留信在書房,放在紙張下。 書房內。 滕青山走進書房,就發現書房,書桌上諸多宣紙中,就摻雜了一封信:“果然在這!” 上面的自己是端木大陸字跡——‘師傅親啟,弟子楊冬敬上’。 這封信,讓外人看到也沒法認出。 “師傅,我和大師兄已經在泰阿山脈,拉起了一支一千多人的強盜幫派,我將這幫派起名為‘兇獸幫’我們兇獸幫,那可是個個好漢……”看看上面楊冬自我吹噓的大段大段文字,滕青山笑了。 “這楊冬,當強盜土匪,倒是擅長。” 滕青山一笑,“竟然起個‘兇獸’的名字,阿獸竟然也同意” 滕青山和楊冬兄弟二人,混強盜土匪,絕對適合。 滕青山獨自一人在李府當中靜修,待得回來的第三天。 “噗哧!”“咻!” 滕青山手持一桿輪回槍,正一招一式演練著槍法,一世間槍若閃電,身影若游龍,每一招都蘊含著“道”的意境,仿佛看到火山爆發,看到了天地被一斧頭劈開,宛如看到太陽般的火球砸向地面…… 六足刀篪正瞪著大眼睛,死死盯著練拳中的滕青山。 “老爺,老爺!”清脆的聲音遠遠傳來。 “嗯”滕青山驚訝停下。 六足刀篪立即瞪大三角眼,很是憤怒滕青山沒繼續演練下去,氣的鼻孔都噴出兩條粗壯氣息。 “沒重要事情他們不敢打擾我。” 滕青山放下輪回槍后,來到了院門口。 吱呀—— 院門口正站著一名俏麗的扎著兩根羊角辮的侍女,清澈的大眼睛看著滕青山,有些緊張地道:“老爺,信,說是夫人的信。” 滕青山驚訝接過。 “你去吧。”滕青山一揮手。 這侍女看了滕青山幾眼,仿佛受驚的兔子連離去,心中則是暗忖:“我們家老爺,和那些姐妹們說的一樣,真是夠俊的。” 滕青山則是一邊回練武場,一邊打開信。 “果然!” 一展開信件,里面有一疊紙張,滕青山臉上便露出笑容,信件上寫著—— “這上面記錄了九個人的事,這九人都是和青湖島有著不共戴天死仇。第一人,名叫張巍……”整個紙張上密密麻麻,足足寫了十二紙張,才寫滿九個人的消息。上面每一個人都和青湖島有著死仇。 “到底幫哪一個呢”滕青山暗想道。 P: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