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6 九環山

第四篇赤虎咆第十六章九環山 第四篇赤虎咆第十六章九環山 天下九州,青州人口最多, 如今在青州這片大地,竟然突然冒出一股可怕的勢力,仿佛滔天的海浪要沖垮掉逍遙宮。這消息一開始 只是天下間各大超級宗派知曉,不過——隨著神秘勢力三路大軍齊頭并進的進攻,整個青州都知道了這股 神秘勢力。 這股神秘勢力,名叫——天神宮 一時間,整個九州大地,都談論起了這個突然冒出的“天神宮”。這“天神宮”膽敢挑戰八大宗派之一的 “逍遙宮”,為何過去一點訊息都沒有?實在太過神秘。 不過,天下間絕大多數人都認為逍遙宮必勝無疑。九州八大宗派,已經存在過千年,早已深如人心。 春范郡,青州中南部的一郡。 如今這個春南郡城一片狼藉殘骸,大量的尸體隨處可見,城墻下焦黑的尸體,那已經裂開的城門,還有城墻 干枯的干紅血跡。這一切都說明,這春范郡城剛剛發生了一場慘烈之極的戰爭。 “不堪一擊”赤炎旗主站在城墻,不由笑道。 站在城墻的,還有青龍旗主、二圣女,三位長老,以及騰青山李夫妻二人。 “整個春范郡城,一共也就一個先天強者。而且還僅僅只是先天實丹。”青龍旗主一摸胡子,也朗聲笑道,“我們這么多人聯手,而且——還有呼和客卿在,破開春范郡城,易如反掌。” “對。不過這春范郡城,根本不需呼和客卿出手。”三位長老也滿臉笑容。 二圣女也為裝出一副笑臉。 滕青山見狀一笑,自從三位長老、二圣女等人被他威脅過后,這幾人非常地老實,在他面前也不敢擺譜。二圣女等人都清楚,滕青山根本不和他們講道理,而且滕青山并非天神宮的人,誰敢來惹滕青山? 嫌命長不成? “雖然我們速度快,一戰即攻克,可是今天已經是十月二十八。”李珺正容道,“按照宮主之令,必須在十二月前攻克沐陽郡!我們在春范郡城歇息整修三日,三日后,出發前往沐陽郡!” 李軍作為統帥,的確有一股風范! 雖然因為他年紀小,本身實力弱,令赤炎旗主等人心中不怎么服。可是……李珺的身旁,有著一個可怕的男人——呼和!滕青山只需要目光掃視那幾人一眼,那幾人都連笑臉相對。 自然,誰也不敢違抗李珺命令。 “統帥。”青龍旗主眉頭皺成“川”字,“我們一戰即攻克春范郡城,雖然有先天強者的優勢,可是,很明顯春范郡城的軍隊本身也不怎么強。據情報,逍遙宮麾下十五郡,每一郡都有精英軍隊‘黑鱗軍’,可剛才,到最后黑鱗軍都沒出現!” 超強宗派的精英軍隊也分高低。 如青湖島,銀蛟軍是精英軍隊。而“金鱗衛”則是精英中的精英。 而黑鱗軍,是逍遙宮麾下十五郡各郡的最精英軍隊。 “對,是沒看到黑鱗衛。”赤焰旗主也皺眉,“那逍遙宮是什么意思?避開我等鋒芒,將精英軍隊都收縮集結,欲要和我等決戰?” “嗯,很可能。”胖長老也沉吟道。 李珺轉頭看向滕青山:“呼和大哥,你看呢?”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滕青山一笑,“何必擔心?以天神宮的眾多探子人馬,這逍遙宮真的在某個地方要集結大軍,肯定事先能探查。如果實在無法解決……就將消息通知天神宮就是!” 在場幾人點頭。 不管如何,他們只是天神宮麾下雪蓮教一脈而已。 休整了三日,將春范郡也好好整治了一下,滕青山、李珺他們統領這大軍也收編了三萬軍隊,令整個大軍可戰軍士達到了二十二萬之多。浩浩蕩蕩的二十二萬大軍,在十一月初一離開春范郡,朝沐陽郡趕去。 二十二萬大軍趕路,速度實在是慢。 趕路的第七日。 蜿蜒的長龍正前進在官道雖然不少軍士騎著戰馬,可是畢竟軍隊實在太龐大,一時間根本沒有足夠的馬匹。所以有過半軍士都只是步兵。 夕陽西下。 軍隊形成的長龍,延伸至天地盡頭,滕青山和李珺都騎著“黑魘馬”,處于軍隊的中央,緩緩而行。 “報”探子騎著駿馬從前方趕來。 “嗯?”滕青山眉頭一跳。 那探子連從戰馬一躍而下,恭敬地呈一卷起的紙張:“稟報統帥,這是前方探子剛剛傳來的消息。” 李珺一看,大吃一驚,遞給旁邊的滕青山。 “果然。”滕青山觀 看這密信,臉色微變,“逍遙宮的確不甘于就這么被滅,不過……逍遙宮也的確是有膽色有決斷,之前的城池都沒怎么堅定防守。看來,想要和天神宮共分這青州。” 在滕青山看信的時候,李郡則是吩咐,讓手下將三位長老等一群人請來。 “統帥。” 三位長老,兩位旗主,二圣女也靠近過來。 “情況不妙。”李郡咬了咬嘴唇,“和猜測的一樣,這逍遙宮之前那般容易就將春范郡拱手相讓,的確是集結精英軍隊與‘九環山’,欲要在九環山,將我們大軍完全阻擋在東邊,無法西進!” “九環山?”三位長老等六人大吃一驚。 “糟糕!”青龍旗主更是臉色大變,“這九環山,乃是我們西進的必經之路。官道足足有十多里地都在‘九環山’內,官道曲折,只能容三匹戰馬并列,官道兩邊都是山壁。他們如果憑借九環山地利,固守死戰,我們就麻煩了。” 滕青山聽得心底一驚。 官道兩側都是山壁?足有十余里地? 赤焰旗主低沉道:“如果進入九環山,官道曲折,首尾不可兼顧,命令也無法傳遍整個大軍……難怪,難怪他們僅僅調遣開精英的黑鱗軍。在九環山這種艱險環境,翻山越嶺攀爬險壁,普通兵衛根本做不到,而這些精英軍隊,則如虎狼進入山林……可以在九環山,肆意地進攻我軍。” 一時間,幾人都想不到好的主意。 畢竟九環山這條官道,是必經之路。 “如果有虛境強者在,就好了。”胖長老開口道。 “有虛境強者在,就算是斬首,也能將對方軍隊的首領任務一一斬首,到時候,敵方自亂。” 作為天神宮的人,他們都知道虛境強者的厲害之處。 李珺則是磚頭看向騰青山,騰青山一笑:“天神宮很快知道這里消息,就不必擔心了。” 蒼茫的天際,白云之。 “喲” 高亢響亮的鳴叫聲,一巨型雷電神鷹正展翅而飛,在它的背正盤膝坐著一身淡藍色長袍的雪蓮教主。除了乘坐雷電神鷹的雪蓮教主外,在旁邊,竟然還有兩名御空飛行的男子,其中一個一襲黑色長袍,還有飄灑如箭的黑色長發,背負著一并黑色神劍。 唯有眉毛,是白的。 這黑袍白眉男子背負著神劍御空飛行,和雪蓮教主乘坐神鷹并列。而在他們二人前面,還有著一名穿著簡單黑色長褲,灰色長衫的看似普通的男人,這男子皮膚白皙,微胖,讓人容易親近。 正是當年那位裴三。 “師傅。”黑袍白發男子恭敬道,“如今這逍遙宮,已經在九環山、鐵羽峽和柳壽城三地,都派出大量精英人馬以及先天強者,欲要堅守!這三地,都是最為奇險之地……特別是那九環山,官道在其中足有十余里……這逍遙宮看樣子,明顯是要在這三地堅守住,守住他們八郡之地!” “哼,爹。” 坐在雷電神鷹的雪蓮教主喊道,“這逍遙宮還想堅守,特別是那個逍遙宮老宮主竟然打都沒打,就逃走了,根本不在逍遙宮,讓我們白跑了一趟,想起來就氣人……不過那個老家伙,想守住八郡之地,我們偏不能讓他如意。爹,破開那三地,不難?” 裴三御空飛行,淡笑道:“別小看逍遙宮那個老頭,逃走?他聰明著呢……現在看,想要輕易解決逍遙宮,可不是簡單容易事。” “阿朝。”非尖銳開口道。 “師傅。”黑袍白眉男子恭敬應道。 “三地當中,這九環山,是最艱險。如果硬拼,那二十萬大軍怕是要近乎死光。”裴三淡笑道:“阿朝,你就前去,帶領那二十萬大軍,攻破九環山。” “是,師傅。”黑袍白眉男子恭敬應道。 “大師兄,麻煩你了,讓你為小妹的人馬跑一趟。”雪蓮教主笑道。 黑袍白眉男子嘴角微微翹起,泛起一絲無奈苦笑。對于這個小師妹,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畢竟小師妹,乃是他師傅唯一的親人。所以在小師傅面前,不單單他這個大師兄,其他人也同樣吃癟。 裴三見狀,不由哈哈一笑。 “阿朝,你現在就出發。”裴三笑著吩咐道。 “是。” 黑袍白眉男子一鞠神,也不顧旁邊的雪蓮教主的偷笑,便化為一道模糊劍光,迅即地朝南方飛去,很快便消失在遠方的云層當中。 閱讀地址:baishuku/booksinfoinfo/32/32896.htm 網站字母分類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