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14 破門而入

大中小 按→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九篇青山歸來第十四章破門而入 騰青山并沒有遁入天地之力趕路,而是使用土行之術,一邊趕路一邊感悟土行之道,只見騰青山一步跨上高山,一步踏到水面上。。。。。。就這么地,以近乎直線的路線,從南星郡硫石城趕到青州! 青州境內,鐵龍城外,一座荒山之內,騰青山背負著一柄長劍和槍套,正盤坐在某一山頭上,作惡他早早就抵達鐵龍城外,不過他特地在這山頭一直待到現在。 “呼呼” 冷風吹著,騰青山睜開眼抬頭看天,只能透過云層勉強看到太陽輪廓, “不早了,差不多該去軍營了。”騰青山起身,又施展輕功,朝軍營方向趕去。 鐵龍城,乃是青州十八郡之一“焦葉郡”境內的一個小城。在青州,逍遙宮一共掌控了十五郡,另外三郡則是被各種幫派,宗派控制著。。。。。。這焦葉郡,就是那混亂的三郡之一。 “好大一軍營。” 滕青山感受著領域內前方軍營中密密麻麻生命氣息,微微一笑,“小珺在那!”他已然尋找到了小珺的氣息,小珺的氣息就在虛鏡妖獸‘雷電神鷹’氣息旁邊不遠。 嗖!嗖! 滕青山宛若鬼魅就潛入了均應當中,朝李珺住處趕去。 “教主這么急召我們干什么?”三名盡皆穿黑衣繡著金邊長袍的男子正走在軍營當中,這三人中其中有兩個頭發已經白了,第三個雖然年輕些,可是雙鬢也有幾根銀絲了。 “看,二圣女也到了。”中年黑袍人笑著遙指前方。 “赤炎旗主也到了。” “這赤炎旗主還真有幾分能耐,經常看到他和二圣女在一起。” 這三名黑袍人一邊談笑著,在二圣女、赤炎旗主之后,也進入了雪蓮教主的住處。 雪蓮教主住處,大廳內,高坐主位的雪蓮教主,寶座一旁正趴著一頭巨型神鷹,三位黑袍人很清楚這雷電神鷹的地位。 “拜見教主!”三位黑袍人連恭敬行禮。 “三位長老,請坐。”雪蓮教主高坐主位,笑著一指右排座位。三位黑袍人間大廳內幾人,不由吃了一驚:“神女!”雪蓮教主的左側竟然一驚坐下了私人,從高往下,分別是神秘青年、神女李珺,二圣女莫容燕、赤焰旗主盧立龍。見到神女李珺,他們吃驚,可是更吃驚的是…… 什么人,有資格坐在神女之上? 神秘青年是何人? 三位黑袍人心中震驚,還是規規矩矩在右排座位依次坐下。 “我來介紹一下,主位——”雪蓮教主指向騰青山,笑道,“就是我天神宮三大客卿之一的呼和客卿。” “客卿?” 在座一指疑惑的三位長老、二圣女‘赤焰旗主等人都大吃一驚,身為天神宮一員,他們都清楚天神宮何等勢大,他們都以身為天神宮一員而自豪的很。天神宮如此強大勢力,能被其邀請為客卿的,都飛一般人。 客卿地位之高,也僅次于‘天神’。 “原來是呼和客卿,我早聽說呼和客卿大名。”2圣女“慕容燕”立即笑道,“當年大草原上,呼和客卿1人大戰10萬大軍的事跡,早傳開了。我一直想見見呼和客卿,沒想到今日能得幸見到。”滕青山笑著點頭,同時也觀察著自己妻子的2師姐。 這慕容燕,雖然滕青山知道對方有80幾歲,可論容貌好似美麗的婦人,魅惑力驚人,氣質上比較接近雪蓮教主:“這慕容燕,達到先天后,肯定修煉一種上等秘典。估計是和雪蓮教主修煉的同一種秘典,氣質才會如此相像。” “見過呼和大人。” “呼和客卿。” 在場其他人也都拱手同時自我介紹。 滕青山笑著點頭。 “呼和客卿,不單單是客卿。。。而且,和小珺也在不久前成親了。”雪蓮教主微笑說道。 “成親?” 可二圣女,赤焰旗主等人顯然并不知道這一點,一個個大吃一驚。“我這師妹,可是馴獸大師,怎么和呼客卿成親了?”不但二圣女疑惑在場其他人也疑惑。 “今天我找你們來,是吩咐一件事。“雪蓮教主鄭重道,”今天神宮即將起兵,而這南部一路,赤焰旗、青龍旗共二十萬大軍……從今開始,由我徒兒李珺主持,為統帥!而呼和客卿,暫為副統帥。“ 此命令一下,二圣女、赤焰旗主面色一變。 “教主。”“赤焰旗主恭敬道,“神女殿下年紀還小,怕是難以服眾……” “哼。” 雪蓮教主一聲冷哼,赤焰旗主嚇得一跳。 雪蓮教主冷冽的目光拍過赤焰旗主,又看了其他人一眼:“什么叫難以服眾?眾?不就是你們幾個,我命令已下,我要你們幾個全力輔助李珺!如果你們在其中破壞搗亂,出了什么簍子。。你們該知道,我天神宮的規矩。” 在場幾人再也不敢反抗。 “好了,都退下吧。”雪蓮教主起身,“這里的事,就交給小珺了,我還有大事。” 雪蓮教主乘坐雷電神鷹當天就離開了軍營,將這軍營交給了李珺和滕青山負責。軍營內如今只有赤焰旗十萬大軍,至于青龍旗十萬大軍還在趕來途中。 屋內,滕青山、李珺二人。 “青山,師傅離開,我擔心,鎮不住他們。”李珺擔心道,“我二師姐很有些手段,而這軍營,我根本沒什么親信,要掌握住赤焰旗,青龍旗。。” “放心,交給我。” 滕青山笑著道。 耳朵動了動,作為虛驚使者,在領域范圍內不但可以傳音,也可以聽到領域內聲音。 “小珺,你那二師姐,的確有動作了。”滕青山一笑,“你在這,我出去一趟。” 二圣女‘慕容燕’的府邸當中,雖是白天,可是大廳大門卻關閉,只有窗戶隱約光亮照射進來,令大廳顯得很是昏暗。 此刻,二圣女‘慕容燕’和赤炎旗主,以及三位長老都在這。 “哼,李珺那小女娃才多大一點?”赤炎旗主不滿怒哼道,“連二十都不到,教主竟然也讓她統領二十萬大軍!我看,在這女娃娃手上,我們兩旗二十萬大軍,恐怕要多死不少人。” “盧旗主。”微胖白發長老笑道,“雖是如此,可教主有令,我們聽著就是。” “師傅,就寵小師妹。”慕容燕搖頭嘆息一聲,“其實寵愛歸寵愛,可此次乃是大事,而且,豈能拿二十萬大軍的命運當兒戲?”說著,慕容燕又看了看三位長老,可三位長老依舊沒出聲。 “何長老,我懂。”慕容燕一笑,“我這小師妹才十七歲,她從未帶過軍隊,她懂什么?到時候讓她出些丑,嚷大家都知道我這小師妹,只是一個花瓶,對帶領大軍管人一竅不通。到時就算我師父力捧,怕也不能違背教內數十萬上百萬弟子的意愿。” 旁邊的赤焰旗主也笑道:“恩,只需要略微動點手段,她就要出丑了。無他,陽奉陰違而已。” 在場幾人都笑了。 二十萬大軍,沒點音信,一個女娃娃想要管好,豈是這般容易的? “呼” 大廳正門陡然化為了粉末流淌下來。 “誰?”大廳內五人都是臉色大變。 他們5人內是雪蓮教高層,都是先天強者,竟然被人破了大門事先都沒一點察覺。 “陰奉陽違?”一聲冷笑,一名深色青袍青年走了進來。 “呼和客卿?” 在場的5人一怔。 他們都知道,呼和和李君是夫妻,他們在這議論對付李君,現在,對方的丈夫找上門了。 “呼和客卿,你這是?”慕容燕笑著迎上去。 “你們五個聽好了。”滕青山冷冽目光掃過五人,“你們那些鬼心思,我早就看出來了。剛才,我也聽得一清二楚!”此話一出,慕容燕等五人臉色都冷了下來,聽了又如何?難道教主會信呼和的話? “當然,雪蓮教主不一定信我的話。” 滕青山淡然一笑,“不過,我也懶得管她信不信。” “我只是要說一句,不想死,就乖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