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1 雪蓮教教主

“天神宮?”滕青山不由一驚。 “這天神宮怎么找到我了?還知道我就是呼和?”滕青山暗驚,當初自己以‘呼和’的名字縱橫北部大草原,更是在天神山謀得‘客卿’之職,可是此次回九州,自己和小珺并沒有聲張,知道的人極少。 滕青山瞬間腦中掠過諸多可能,一笑道:“哈哈,天神宮果然厲害,竟然這么快就找到我。” “呼和大人,我們已經找你三年多了。”這黑衣冷酷漢子拱手道,“敢問,神女她在?” “你來,是找李珺的?”滕青山眉頭一皺。 “找神女是一件事,同時也找呼和大人。”黑衣男子‘曹巖’忽然面色一變。 只見在旁邊不遠處,一龐然大物從地表微微冒出,那三角巨型頭顱,兩根細長的觸角,還有駭人伸出的兩條巨型泛著冰冷金色光澤的刀腿……六足刀篪從深坑中冒出頭,顯然嚇得曹巖一大跳。 六足刀篪冷冷盯了曹巖一眼。 “好厲害的妖獸。”曹巖暗驚,在天神宮他也算上層,見過不少先天金丹妖獸,可是看到六足刀篪,曹巖就感到了巨大的壓力,“這呼和,不愧是被稱為惡魔‘阿拉達’的人物,能擊敗第一神將,果然有著驚人實力。不但他自己厲害,連這妖獸都這么可怕!” 頓時,在曹巖心中,滕青山地位提高不少。 …… 正當曹巖有些發怵的時候,忽然—— “誰?”遠處傳來喊聲,一道白衣身影飄逸而來。 滕青山轉頭看去,露出一絲笑容,來人正是李珺。 李珺看著那倒塌的大樹,一片狼藉的練武場,吃驚不已,一邊跑向滕青山,一邊疑惑看向黑衣人‘曹巖’。 “曹巖,見過神女。”黑衣人曹巖笑道。 “你是曹統領?”李珺走到滕青山身側,驚訝看著曹巖,也有些驚喜,“曹統領,你怎么來這了……咦,你怎么知道我在這?” 滕青山見李珺表情,一笑:“小珺,你認識他?” “嗯,當初我和師伯學獸語的時候,曹統領曾經去見師伯,那次,我見過曹統領一面。”李珺笑著轉頭看向黑衣人曹巖,“曹統領和當年一模一樣,一點都沒變化。” “神女你比當年,可變化大了。”曹統領搖頭笑道,“這才幾年功夫,咱們天神宮的神女竟然就嫁人了。如果這消息傳播開去,恐怕會令整個天神宮很多年輕人失望。” 李珺一笑。 滕青山則是不出聲,在旁邊看著。 “曹統領。”李珺笑問道,“你這次來是?” “我們查到神女你出現,特別是你成親……這事情令宮內不少人大吃一驚!甚至于教主都親自來了。”曹統領看著李珺,“神女,不管怎樣,你成親之前,應該告訴教主才對,教主對你感情,你該知道。” 滕青山疑惑,教主? “小珺,教主是誰?”滕青山問道。 “就是當初帶走我的師傅。”李珺回答道。 滕青山也知道,李珺那個師傅是個女子,對李珺非常關心,當成女兒一樣看待。 “我和呼和大哥成親,因為當時在海外孤島上,所以沒辦法通知師傅,就先斬后奏了。”李珺嬉笑道。 “亂來,亂來。”曹統領搖頭。 對一個超大宗派,獸語大師地位極高,而李珺的天資,天神宮已經將李珺當成宮內第一獸語大師培養……如此獸語大師,天神宮怎么可能會讓李珺和宮外之人成親?不過李珺先斬后奏,也讓天神宮不少人很是惱怒。 “師傅她生氣了?”李珺有些忐忑問道。 “當然生氣了。”曹巖搖頭道,“當年天石島一役,客卿呼和大人出海,而神女你則突然消失!在天神山,我們就知道你和呼和大人關系比較近,當時,我們就猜測……神女你應該是和呼和大人一道出海了。現在看,果然如此!” “神女,教主她已經到了揚州。”曹巖開口道,“你還是見了教主再說吧。” “師傅來揚州了?”李珺眉毛一掀。 “呼和大人。”曹巖看向滕青山,“教主也命令我,讓你陪著神女一道過去,教主也要見見你。” “見我?”滕青山看向李珺,“小珺,你要去嗎?” “恩。” 李珺點頭,雙眸中有著一絲渴望,“師傅對我有大恩,而且三年多不見,我也想見見師傅。” 滕青山點頭:“我陪你一起去。”那教主所謂的召見,滕青山可不在乎,他可不是對方呼之則來的人物。而且——滕青山的身份是‘客卿’。客卿和天神宮是相互扶助的關系,而并非上下級。 不過,李珺既然去,自己當然要去。 而且,這教主是李珺的師傅,李珺如今沒有爹娘,這師傅可以說是李珺半個娘。 “神女,呼和大人,你們準備什么時候走?”曹巖詢問道。 “師傅她現在在揚州哪里?”李珺連問道。 曹巖笑道:“就在南星郡境內的硫石城。” “啊。”李珺大吃一驚。 “這樣吧。”滕青山開口,“現在已經天黑了,明早出發去硫石城吧。曹巖曹統領,你今天就暫時住在我這吧。” 滕青山一開口,李珺和曹巖也都同意了。 …… 深夜。 滕青山著上半身倚坐在床上,而穿著單薄內衣的李珺則是趴在滕青山懷里。 “一想到明天能見到師傅,我就興奮,就是不知道……這次我突然成親,師傅她會不會生氣。”李珺笑著仰頭看著滕青山,“青山,明天見了師傅,你說師傅她會不會不高興,怪我?” 滕青山淡笑道:“責怪或許有,不過你師傅還是應該會很高興,畢竟師徒相見。” “嗯。”李珺點頭。 “小珺,你師父是教主?什么教?”滕青山詢問道,過去雖然知道李珺有個師傅,可滕青山對其了解并不詳細。 李珺無奈笑道:“我就知道,我師傅是雪蓮教教主,至于雪蓮教內部情況怎樣,我就不太清楚了。當年我跟師傅學了數月,而后就和師伯學獸語了,之后又去了天神山。對雪蓮教內部,并沒有管理過。” “雪蓮教?”滕青山點點頭。 “嗯,不早了,睡吧,明早還要去硫石城。”滕青山笑著一刮李珺鼻子。 李珺嗅了嗅鼻子,嗔怪看了滕青山一眼:“嗯,我睡了。”便縮進了被窩里。 當天早晨,滕青山和李珺囑托了‘六足刀篪’一番,讓六足刀篪靜靜呆在內院,就算要出去最好從地底走,別惹事。而后,滕青山、李珺就和曹巖一道離開了南星郡城,朝離南星郡城大概兩百里地的硫石城趕去。 兩百里地,曹巖他們三人都騎著上等戰馬,中午時候,他們便到了硫石城。 “硫石城到了。”曹巖笑看向前方。 “硫石城!”李珺也露出了笑容,她轉頭看向滕青山,“呼和大哥……”她卻驚訝發現,滕青山表情比較嚴肅。 “怎么了?”李珺輕聲問道。 滕青山看著硫石城,心中有著震驚。 因為—— 滕青山清晰感應到,在他的領域內,就在硫石城當中有著一股強大的氣息——虛境強者氣息!虛境強者的氣息,在領域當中就仿佛萬千星辰中的太陽一般耀眼,可以輕易地發現感知。 “一個硫石城,如此小城,竟然也有虛境強者?”滕青山暗驚,“難道……是小珺她師傅?” 滕青山不由有了如此猜測。 在他的感應中……那股氣息乃是閃電氣息,仿佛道道雷電聚集。 “呼和大哥,呼和大哥?”李珺連喊兩聲。 “沒事。”滕青山展顏一笑。 李珺見了卻心中有些疑惑,滕青山卻是平定了心情,暗忖道:“這個未知虛境強者……感受其氣息,是純粹是雷電氣息。看來修煉是雷電之道,并沒有其他的‘道’。估計也就掌握兩三成天地之力罷了。” “我們走吧。”滕青山笑著,一夾馬腹。 …… 滕青山、李珺、曹巖三人進入硫石城后,在曹巖的帶領下,很快來到了一座府邸前。 “看來,這虛境強者還真可能,就是李珺的師傅。”滕青山暗驚。 他清晰感覺到……虛境強者氣息,就在眼前府邸中。 “走,我們進去。”曹巖笑著跳下戰馬。 滕青山、李珺也跳下戰馬,而府邸看門守衛則立即乖乖來牽馬,顯然他們是認識曹巖的……在曹巖帶領下,滕青山和李珺進入府邸。 片刻。 “神女,教主就在這園子內。”曹巖說道。 “師傅。”李珺看著眼前這座占地極廣幽靜的園子,有些激動起來。 “教主,神女和呼和客卿到!”曹巖朗聲道,聲音傳入園子內。 “小珺,還不進來?”一道悅耳的女子聲音,從園子內傳出來。 “是師傅。”李珺激動地看向滕青山,滕青山一笑牽住李珺的手,夫妻二人一道進入了園子。園子內布置的非常漂亮,一片竹子林在風吹之下嘩嘩作響,滕青山目光透過數十丈距離就看到遠處。 一名穿著藍色長袍的婦人正站在那,在其身側有著一巨大的仿佛一座屋子大小的‘神鷹’。 “虛境強者……是,是這神鷹?”滕青山大吃一驚,李珺的師傅,并非虛境強者!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