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第十章派遣

第九篇青山歸來第十章派遣自己就算呆在歸元宗,對打造火鎏鐵鎧甲也無幫助,所以第二天早晨,滕青山就帶著自己的人馬回南星郡了。 南星郡,李府練武場中。 “吼~吼~~”六足刀篪開心朝滕青山發出聲聲低吼,滕青山這次出去已經有八九天了,這八九天,它可一直沒機會觀看《金行之拳》。 “刀篪,現在勤奮了呢,在端木大陸的時候,你這大家伙懶得天天睡覺,現在倒是勤奮的很。”滕青山笑著摸了摸六足刀篪那冰冷猙獰的露在地面上的刀腿,刀腿上還有著根根鋒利尖刺。 “青山,六足刀篪嫉妒小青呢,當然得勤奮。”李珺笑道。 “我離開這幾天,家里沒事吧?”滕青山問道。 “沒事,一切都好。”李珺點頭道,如今這平靜享福的生活,也令李珺多了一絲雍容氣質。 滕青山轉頭看向身前兩大徒弟。 “師傅。”滕獸和楊冬恭敬道。 “阿冬。”滕青山看著楊冬,“我走之前,傳你的那套《青蓮四十九劍》,你練給我看看。” “是,師傅。” 楊冬手持一根竹竿,這竹竿并非普通竹竿,而是用上等青鋼打造成竹竿模樣的‘劍套’以迷惑人。 “呼!” 一拔劍,楊冬整個人就詭異的走曲線,宛若化為一陣風,手中的劍影則是好似毒蛇吐信,每刺出一劍都是‘嗤’的一聲。楊冬身體微胖,在施展輕功之下,就好像一個胖葫蘆在不斷晃悠著。 “嗯?”滕青山眉毛一掀,“這楊冬對劍法的確是有悟性,也對,這青蓮幻劍,以幻,快為主,楊冬走的就是詭、快這一路。” “僅僅在八九日,劍法上成就,比之他父親老汪,也很接近了。” 看楊冬練拳,滕青山很失望。 可是看楊冬練劍,卻超乎滕青山的意料,令滕青山很是驚喜。 其實楊冬的劍術如此之高并不奇怪……在未遇到滕青山之前,楊冬本人的那套‘刺劍術’就是他自己所創,每天苦練千遍萬遍,在基礎上楊冬無比的扎實。如今練上這套,源自于至強者‘李太白’所傳青蓮劍歌,后經滕青山根據楊冬脾性改編成的這套劍術,的確合楊冬脾氣。 《青蓮四十九劍》博大精深,楊冬幾乎每次修煉都有所感悟,少年時期數年積累,如今不斷地躍升提高。 “呼。” 楊冬練完這套劍法后,收勢,看向滕青山,雙眸掠過一絲期待之色以及自得之色。 他自問……如今劍法,在同齡人中都沒人超過他,連李珺都贊嘆過他劍法厲害。 “阿冬這小子,的確如我當初所看的那樣,悟性、毅力都有。不過——他畢竟歲數不大,恐怕會有驕傲之心。”滕青山很清楚,天才最怕的是什么?就是驕傲!如果太過驕傲,以后成就會很有限。 “嗯,看來你這八九天沒偷懶。”滕青山淡笑道,“不過,你的劍法還差的太遠。我像你這么大的時候……槍法境界早早超越你如今層次,而我當初槍法純粹自己所創。” 楊冬一怔。 “你這套劍法,就是放在九州八大宗派,就是核心弟子也沒資格學。”滕青山冷漠道,“你現在,僅僅得了這套劍法的皮毛罷了……不過也不怪你,畢竟你才學習八九天,得了皮毛還算過得去。” 楊冬聽得心里頗不是滋味,有些憤憤不平,皮毛?自己這等實力才是皮毛? 他當年可是混在強盜匪窩里的,很清楚自己實力,對普通人而言強到何等程度。 “師傅……”楊冬忍不住要開口。 “繼續修煉吧。”滕青山淡然道,“你的劍法現在只是略得皮毛,如果你能將劍法略有些小成,我便讓你出去歷練。” 皮毛? 雖然憤憤不平,可是楊冬一想到他師父的實力,就猶如被一桶冷水澆個透心涼。在端木大陸的時候他不知道滕青山年齡,可是在歸來途中,他已經知道了滕青山的年齡……在九州大地上,楊冬出去逛街時在酒樓等地方,也經常聽到別人談論‘滕青山’這個名字。 “二十一歲的虛境強者!二十一歲的戰神!” “而且,獨創內家拳一脈。” “和師父一比,我的確差的很遠很遠。”楊冬豁然清醒,“對,和普通馬賊強盜比算什么?要比,就和真正一等一人物比。我有師傅教導,而師傅是自己一個人自創,取得這點成績我還沾沾自喜?” “而且,就是大師兄,按照師傅的話說,先天虛丹強者都不是大師兄對手!大師兄,也不到二十,比我大幾歲罷了。” “我連大師兄都比不過,更別說和師父比。” 這一比,感覺到差距,楊冬再無驕傲之心。 而楊冬不是氣餒之人:“比不過師傅,不過,我至少也不能比大師兄差!” “師傅。”楊冬鄭重道,“弟子定當認真練劍法。” “嗯。”滕青山微笑著點點頭。 一晃已經半個月過去。 嗖!嗖!嗖! 滕青山站在練武場邊上,看著楊冬那胖乎乎的身影時而慢如烏龜,時而快如狡兔,快慢變幻詭異非常,劍法出劍的時機、防衛更是詭異之極,好似羚羊掛角,天馬行空沒一點規律。 “嗯。”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阿冬是那種喜歡偷襲人的陰險詭異風格,和李太白瀟灑恣意風格不同……” 青蓮劍歌,為四大神典之一。 本該飄逸瀟灑、迷幻重重。不過不同人風格不同,一來滕青山自己簡化改編《青蓮四十九劍》就偏向冷厲、迅捷的風格,到了楊冬手上,這套劍法施展出來味道更是變得更遠。如果是庸師,恐怕會大罵弟子。 滕青山卻很滿意。 “阿冬,阿獸。”滕青山喊道。 楊冬和滕獸二人連停下趕過來。 “師傅。”二人恭敬看著滕青山,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師傅之恩,等于是傳他們在世立足之本領,不管是端木大陸,還是九州,乃至于滕青山前世內家拳內傳承,弟子對師傅都是當成父親一樣尊重。 “阿冬你的劍法進步不小。”滕青山淡笑道,“不過你的風格偏于詭異,是殺人的劍法。” “既然是殺人的劍法,必須在殺人中才能逐漸完善,才有更大的進步,否則紙上談兵,終究是一場空。”滕青山一開口,楊冬立即眼睛一亮,他已經猜到滕青山的意思了,滕青山要讓他出去歷練了。 滕青山看了一眼楊冬,暗嘆:“我這二弟子,太聰明,就擔心這小子以后聰明反被聰明誤。” “阿獸,阿冬。” 滕青山從懷中取出一份地圖,扔給滕獸,吩咐道,“這是揚州的地圖。” 這些天,滕獸和楊冬平時也都學九州的字跡,因為九州和端木的文字,在禹皇時代是一樣的,發音相差無幾,學習起來并不難。如今滕獸和楊冬都認識不少字了。 “我揚州第一山脈,為泰阿山脈,橫穿三郡之地,綿長六百里。經商等許多都要經過泰阿山脈……這令泰阿山脈有著大量的山賊強盜。”滕青山鄭重道,“里面大型強盜幫派就有八家,普通的更是不計其數,泰阿山脈內聚集著數十萬匪徒強盜,平時呼嘯山林,時而掠奪過往商客。” 滕青山這一番話,令滕獸和楊冬眼睛直發亮。 數十萬強盜? 在端木大陸根本不可能,端木大陸百族爭霸,強盜們都很弱小,數百名強盜就算大團伙了。 “我要你們兩個,前往泰阿山脈。”滕青山吩咐道,“一年之內,最起碼給我弄個兩千人的幫派。” “哈哈,師傅,你放心,你讓大師兄跟我去?有先天強者在,加上我……別說兩千人,就算弄個兩萬人的大幫派,我也有把握。”楊冬自得一笑,“強盜匪徒,也就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簡單的很。” 滕青山無奈搖頭…… 自己這二弟子,從小就混進土匪窩,干這一行,最是擅長。 “記住。”滕青山鄭重道,“幫派內,非悍勇彪悍之徒不收!其次,在山脈中不要墮落到欺負老弱婦孺,其他,我便不管了。” “咱們要做,就做泰阿山脈最厲害的山賊,要最厲害的好漢。欺負老弱婦孺?那種慫貨,我絕對不收。”楊冬說的眉飛色舞,大有掌控一大幫派的風范。 “這是三萬兩黃金,足夠你們起事了。”滕青山取出一疊金票,“你們今天下午就出發吧。” “是,師傅。” 楊冬和滕獸都連應道。 楊冬雙眸放光,而滕獸眸子中也有著兇光閃爍,他乃是野獸群中長大,強盜匪徒的野蠻才是最適合滕獸的。 “一個兇獸,一個從小當強盜,這就是我滕青山的兩大弟子。”滕青山心中苦笑。 滕青山派遣楊冬、滕獸離開南星郡,前往泰阿山脈后的第三天傍晚。 滕青山正在練武場盤膝靜修,寬敞的練武場上就滕青山一人,一時間滕青山和練武場仿佛化為一體。 忽然—— “竟然有人偷偷進入我這?”滕青山睜開眼。 一道人影飄忽在練武場,一下子就發現了滕青山,微露驚色。 “不請自入。”滕青山淡然一笑。 “哼。”黑衣身影猛地竄出,快若閃電猛地沖到滕青山前方,一道仿佛匹練的刀光猛地亮起,無聲無息地劈向滕青山頭顱。 滕青山依舊平靜盤膝坐在地上,右手仿佛一記大印拍出,后發先至,直接拍擊在刀光上。 “蓬!” 刀光仿佛水中月一般破裂開,那道黑衣身影不由自主地連退數步,而后撞擊在一棵樹木上,蓬的一聲,那棵足有大腿粗的大樹猛地一顫,而后轟然倒下。 “你是何人?”滕青山冷冽目光掃過來,“報上名來,否則,死!” 黑衣人震驚看向滕青山,而后連揭開臉上黑巾,露出一張仿佛巖石雕刻的冷酷面容,他嘴角上還有著血跡,此刻這黑衣人連恭敬一拱手道:“在下神天宮‘屠元衛’統領‘曹巖’,見過呼和大人!”